|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第806章 这一战,他们输了
  中蛊两个字扎进每个人的心中。

  宫殿里安静如鸡,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只是下一刻,段雪瑶再也不能沉默了,她朝安枫墨走了一步,咬唇问道:“八王爷,你这意思是在怀疑我给她们下蛊了?”

  她一双眼眸哀怨地看着安枫墨,心中又爱又恨。

  为了这个男人,她千辛万苦来到京城,忍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辛苦和屈辱,这个男人却由始至终都不能接受她,还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不断地来伤害她。

  她的心在滴血。

  安枫墨黑眸冷漠如冰,睨了她一眼,嘲讽道:“段姑娘别又自作多情了,本王由始至终都不曾提到你的名字!”

  “轰!”

  自作多情四个字,如雷劈在段雪瑶身上!

  她全身上下的血液一下子就凝固了。

  她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脸火辣辣的难受。

  她咬了咬舌头,舌尖传来血腥的味道,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一点。

  她看着眼前冷酷的男人,心中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八王爷虽然不曾提到我的名字,可我是冷月国之人,冷月国之人擅长制毒和养蛊,只要提到这两样东西,大家都会自动想到我,怀璧其罪,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

  安枫墨又是冷冷一笑:“这么说,你承认你会制毒和养蛊了?”

  段雪瑶脸色又是一白:“曾经会,可中间我失忆了,至今没能想起这些才能。”

  安枫墨冷哼一声:“失忆?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的,反正你说的每个字,每句话,本王都不相信!”

  段雪瑶身子摇晃了一下。

  她感觉自己被丢进了一个油锅里,翻来覆去地被炸成了灰。

  她的心已经痛得没有知觉了,她倒想知道,这个男人还能伤害她到什么程度!

  她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凄然的笑容:“八王爷真是好狠的心啊!为了拒绝我这个先帝赐下的未婚妻,为了保护你心爱的女人,你根本不在意你的所作所为会给别人带来什么伤害,是吧?”

  “本王从来不在意不相关的人。”安枫墨冷漠道。

  不相关?

  好一声不相关!

  她十岁与他定下婚约,至此整整十年,他一声不相关,将所有的过往都抹成零。

  段雪瑶想哭,却笑了出来:“所以就算王爷为了甩掉我,朝我泼脏水,也是能理解的!”

  她朝元祐帝跪了下去:“皇上,雪瑶自从来到宫中后,一直呆在坤宁宫不曾外出,可时至今日,先是宜贵妃,再是八王爷,都怀疑我养蛊害人,雪瑶百口莫辩,只能以死证清白!”

  她说完,身子一转,就朝一旁的圆柱撞过去。

  安枫墨依然冷眼看着,一点上前救人的意思都没有。

  皇后却吓得脸都白了,扑上去抱住段雪瑶,只是她动作还是慢了一点,段雪瑶的头狠狠撞在圆柱上,头破血流。

  鲜血顺着她的额头蜿蜒流下来,一下子就将她的脸和衣服都染红了。

  皇后抱着段雪瑶,怒不可遏:“八王爷,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难道你不亏心吗?没错,你不喜欢她,可她何错之有?当初是她救了先帝的命,是先帝做主给你们赐婚,当初你也是答应了,她失踪了,失去记忆,可这一切是她自己愿意的吗?”

  “不是,她比任何人都不想!她先经历了国破家亡,再失去记忆,可她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在恢复记忆后,她不惜千辛万苦,万里进京来找八王爷你,可八王爷你做了什么?”

  “你先是拒绝她,再和八王妃两人写话本子排成戏羞辱她,让整个京城的人看她的笑话,现在更是将脏水泼到她身上,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救父恩人,你就不怕被天下的人唾弃,将你钉死在历史的长河上吗?”

  皇后这话说得义正言辞,落地有声!

  在她的话中,安枫墨和辛瑟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安枫墨为了逃婚,罔顾先帝的遗愿和赐婚,而且还忘恩负义地对恩人下死手!

  辛瑟瑟善妒恶毒,为了保住自己王妃的位置,写话本子羞辱丑化对方,将对方一步步逼进深渊!

  皇后这话要是传出去,到时候御史的折子便会像雪花一样飞进宫中,读书人会视他们为寡廉鲜耻之人,到时候他们就会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辛瑟瑟心中冷笑,皇后果然不愧是皇后,一段话,立即就将形势给扭转了过来!

  元祐帝眉头紧紧蹙着。

  他刚才的确是相信了安枫墨的话,怀疑段雪瑶对安清华和翠姑两人下了蛊毒,从而控制她们的心智,以此为自己洗脱嫌疑。

  可他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决绝地一头撞过去,她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传出去,忘恩负义的人,便不只有安枫墨,还有他这个皇上。

  毕竟段雪瑶救先帝是事实,也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还有她与安枫墨的赐婚,也从来不是无中生有,他却任由恩人被羞辱,最终只能以死证清白,这传出去,他这皇帝的名声就全没了!

  众人会以为,他是个无能昏庸的皇帝,还不孝不悌,罔顾先帝的圣旨,任由安枫墨胡闹。

  想到这,他对两个呆若木鸡的太医喝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救人?要是段姑娘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要你们的命!”

  两个太医立即颤颤兢兢上去为段雪瑶包扎伤口。

  得了,这一战,他们输了。

  段雪瑶这一撞,为这件事情画上了句号。

  除非他们能拿出切确的证据,证明段雪瑶对安清华和翠姑两人下了蛊毒,否则他们再提这事,就等于要将人逼死!

  辛瑟瑟心中充满了无力感。

  他们是怀疑段雪瑶给两人下了蛊毒,可他们没证据啊,他们对蛊毒这东西一点都不懂,身边也没有懂的人,真是愁死人了!

  安枫墨握了握她的手,随即松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是他,也无能为力,若是再逼迫下去,天下人会如何就不说了,首先元祐帝就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