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第834章 去庄子
  安枫墨垂眸,长长的眼睫在他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再过一阵子,就算你不装病,母妃也会免去你的请安。”

  老王妃这阵子更没精神了,一天到晚都浑浑噩噩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这段时间海棠居安静了不少。

  辛瑟瑟却不这样认为。

  只要段雪瑶一天不走,晋王府就一天不能安宁,而段雪瑶只有在她去请安的时候才能见到她,所以短时间内,老王妃肯定不会免去她的请安。

  不过她没跟安枫墨说这话。

  第二天,辛瑟瑟就宣布自己病了,还要到庄子去养病。

  赵灵儿收到辛瑟瑟病倒的消息,立即蹙起了眉头:“那女人病了?她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子就病了?”

  茜儿垂着头盯着地面,没有接这话。

  小紫却很积极地刷存在感:“依奴婢看,这是恶人有恶报,那女人这么嚣张,估计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所以才让她病倒的!”

  茜儿闻言,微微抬眸看了小紫一眼,随即很快又垂下去盯着地面。

  赵灵儿却很高兴听到这话,她双眼亮了起来:“你说得有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她那么嚣张,这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

  欢迎晚宴虽然过去了好几天,可那天的耻辱还历历在目,赵灵儿想起那晚的事情,还是恨得咬牙切齿。

  小紫看自己拍马屁拍对了,更加来劲了:“侧妃,奴婢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王妃去了庄子,王爷却没有跟着过去,侧妃可以趁这个机会,将王爷的心给抓过来!”

  可这次赵灵儿笑不起来了。

  她何尝不想利用这个机会将王爷的心抓过来,可她能吗?

  之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候辛瑟瑟还是感染了天花毁了容,都没能让王爷放弃她,现在不过是生了个小病,王爷更不可能放弃她!

  赵灵儿越想越烦躁,越想越不甘心。

  偏偏小紫没有眼色,继续叨叨道:“以侧妃的盛世美貌,只要稍微打扮一下,一定能将王爷迷得神魂颠倒……”

  “给我滚出去!”赵灵儿拿起桌上的茶盅,朝小紫身上扔过去!

  小紫正说得唾沫横飞,谁知一个茶盅迎面飞过来砸在她的身上,她猝不及防,被泼了一身的水。

  她愣在那里,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实在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侧妃不是很高兴听到她那样说吗?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呢?

  茜儿依然盯着地面,嘴角抿了抿,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

  连她这个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人,都要处处被挑刺,更何况她一个刚来不久的小丫鬟?

  若侧妃是那么容易讨好的人,那她又何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赵灵儿怒目圆,指着门口厉声喝道:“还不过我滚出去!”

  小紫回过神来,抬头撞上赵灵儿要杀人的目光,浑身哆嗦了一下,脚底抹油一般跑了。

  茜儿将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洗了手后,又端了一杯新的茶过来,从头到尾都没有坑声。

  她不出声,赵灵儿反而觉得她这样很沉稳。

  赵灵儿端起桌上的茶盅,正是她喜欢的龙井茶,她饮了一口道:“小紫说我应该利用这次机会,茜儿你觉得呢?”

  茜儿眼皮跳动了一下,淡声道:“奴婢以为一动不如一静,就算要试探,不如由段姑娘去试探为好。”

  赵灵儿眼眸一亮,赞赏地看着茜儿:“还是茜儿你深得我心!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去了!”

  她在王爷那里吃瘪太多次了,如今他对自己印象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她若是再作死,只怕小命都要作没了!

  晚宴那天晚上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决绝的善意,如今想起来,她依然心惊肉跳的。

  所以,就算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她也不能再跑到他面前去,她应该蛰伏下来,让段雪瑶和辛瑟瑟两人鹬蚌相争,等她们两败俱伤了,她再出来捡便宜!

  想到这,赵灵儿忍不住去找段雪瑶:“茜儿,快过来给我梳妆!”

  茜儿知道主子这是要去做什么,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会劝说她不要这么急着去挑拨离间,至少应该等到王妃离开后再去。

  毕竟现在这么过去,目标太明显了,落在王爷眼中,只会让王爷更加讨厌她,可现在她不会再劝说,说多错多,不如闭嘴什么都不说。

  辛瑟瑟这边动作也很快,让梅影过去禀告了老王妃后,便让人收拾东西,不到中午就带着人离开了王府。

  她这次将如梦、梅影,还有青果全部带走,当然还有喜欢装小大人的陆之寒。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陆之寒不再像之前那样骨瘦如柴,脸上和身上都肉眼可见地胖了起来,个子也抽条了,皮肤变得越发白皙,乍一看下,清秀得有点像小女孩。

  只是这孩子依然话不多,看到她有模有样地向她行礼,之后任她怎么逗他,他也不笑。

  她不由有些挫败,小小年纪,怎么性子像个小老头这般严肃呢?

  梅影平时也喜欢逗陆之寒,只是那小子实在太不言苟笑了:“话说之寒那小子越来越像七爷了,不仅模样像,性子更像,尤其是绷着脸不笑的样子,简直就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真父子呢!”

  如梦闻言,目光闪了一下。

  青果双眼瞪大:“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之寒和七爷真的很像啊,要我说,既然这么有缘,不如让之寒拜你们做义父义母吧?”

  话音一落,车厢里莫名安静了下来。

  如梦抬眸看了她们一眼,淡声道:“我们不会收之寒做义子,你们以后不要再提这事了。”

  说完,她撩开车帘坐到了外面去,留下青果和梅影两人面面相觑。

  青果瞪大着小眼睛看着梅影,用眼神问她:这是怎么了?她是不是说错话了?

  梅影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唯一知道前因后果的辛瑟瑟却没打算将真相告诉她们,只吩咐了一句道:“既然如梦不喜欢,那你们以后就不要再提了,知道了吗?”

  青果和梅影两人对视一眼,皆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两人心里都想到,这里面肯定发生了她们不知道的事情,两人心里如同百爪挠心,恨不得抓住如梦问个清楚。

  只是她们也知道分寸,如梦不愿意讲,她们也不会逼迫她!

  马车行了两个多时辰才来到庄子。

  两个多时辰的晃荡,辛瑟瑟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被晃散了。

  她扶着梅影的手下了马车,回头却看到后面的马车里面走出一个妇人,那妇人面上用布包着,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妇人是之前她救回来的鄂婆子。

  说起来鄂婆子虽然住在听风阁里,但她实在没什么存在感,刚到京城时,她倒是有经常出去找记忆,可显然没什么效果,后来她就不再出去了。

  之前她出去时,都有影卫悄悄跟在她身后,没有看见她跟任何人有联系,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可疑之处。

  之后她在听风阁住了下来,为人老实,因为嗓子被毁了,所以她很少跟人说话,在听风阁里,她就跟透明人一样。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做出任何危害到他们利益的事情,所以如梦也没有向她禀告鄂婆子的消息,以至于她几乎忘记这么个人的存在。

  这次会将鄂婆子带过来,也是陆之寒要求的。

  陆之寒来王府后,跟鄂婆子相处得很好,这次过来庄子,她身边还少个粗使婆子,因此陆之寒一提起,她也就立刻答应了。

  鄂婆子见王妃看着自己,有些胆颤地退缩了一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就要跪下来行礼,辛瑟瑟摆摆手,扶着梅影的手走了。

  段雪瑶那边知道辛瑟瑟离开王府的消息,也是十分惊讶:“你说她病了?”

  赵灵儿点头,一双眼眸直直盯着她:“段姑娘,这可是个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将王爷的心抓过来!”

  段雪瑶却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眉头紧紧蹙着。

  赵灵儿看她分神,面色一沉道:“段姑娘,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段雪瑶这才回过神来,看赵灵儿一脸不悦地看着自己,她也不在意:“我听到了。”

  要说赵灵儿最讨厌段雪瑶什么,那便是她这副目中无人的清高模样!

  拜托好吗?

  都已经国破家亡,早已经不是什么元微公主了,摆出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给谁看啊?

  若不是她身上还有点利用价值,她以为这京城里面,真有人会当她是一回事吗?

  只是现在还不是跟她撕破脸皮的时候,赵灵儿抿了抿嘴角,压下心中的不悦道:“那你打算怎么做?你要知道,错过这次机会,你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接触到王爷!”

  段雪瑶嘴角微微一勾,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至于如何心里有数,要怎么做,她似乎没有向赵灵儿解释的打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