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不死之物 > 第106章 可怕梦魇
  而此刻姬姜那张美艳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了被压抑多年后的痛快笑意。

  阴康候玺不明所以的看着姬姜脸上畅快的笑容,只觉得自己的双腿越来越软,眼前越来越黑,直至支撑不住整个身体,他才放任自己以一国王上的身份跪倒在地上,跪倒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

  在弥留之际,阴康侯玺的嘴巴轻轻的说了几个字,紧接着就慢慢的、永远的闭上了那双让人惊艳的漂亮眸子。

  死后,他的双腿仍然保持着跪立的姿势,脑袋无力的向下耷拉着,细细看去,他表情虽然恬淡如水,但他的嘴角向下,似乎留下了很多的不解和遗憾。

  当辛瑶在远处看到这一幕时,她瞋目裂眦,发直穿冠,眼睛血红,每呼吸一下都觉得胸口痛绞难忍,眼泪如滂沱大雨般潸然而下,嘴里大声疾呼着“父王……父王……”

  云来客栈里,住在辛瑶隔壁的姬姜、仲孙云幽和阴康世都听到了辛瑶的哭声,三人纷纷从床上坐起,迅疾到来辛瑶的房间。

  开门后,三人只见辛瑶满脸泪痕,就像死了亲人般的悲痛哀戚。

  而四个守在她门口的血族士兵,正不知所措的站在她的床边,眼睛上下左右一一看遍,连床底都没有放过,也没有发现有敌人入侵的迹象。

  刚刚被梦魇住的辛瑶,听到门板被打开的声音后,立刻警觉的从梦中惊醒。

  才一醒来,就看到屋子里的七个人正站在她床前,懵逼和关切的看着自己。

  辛瑶伸出手臂,快速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后,满脸羞窘的说道“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刚刚做了一个噩梦,被梦魇住了,大家快点回去休息吧。”

  仲孙云幽率先说道“公主没事就好,那我们先回去了,公主和王妃的门外各有四名血族士兵把守,一旦有异常情况,公主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向他们呼救,我和廷卫长也会立刻赶过来。”

  “好的,好的。”辛瑶的小胖脸越来越红,此刻她特别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将自己埋起来。

  姬姜看着辛瑶脸上的泪痕,担忧的问道“要不要母亲陪着你?”

  辛瑶连连摆手拒绝,“不用了,母亲快回去休息吧,我只不过做了一个噩梦而已,现在醒了就好了。”

  阴康世笑眯眯的带着云幽和四名血族士兵无声的退了出去,姬姜脸上虽然挂着担心,但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姬姜一走,屋子里便只剩辛瑶一人,她重重的吁了口气后,又重重的将自己的身子摔倒在床上。

  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之后,忽的嗤笑出声,一个人小声的嘀咕道“母亲只是不爱父王而已,但她就算再不爱,也不可能对父王动杀机吧?再者说了,父王是血族的王,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像梦里似的,那么容易就被人掏出心脏?”

  辛瑶越想越觉得可笑,过了一会儿后,她的瞌睡虫上来,眼睛渐渐的阖上,但当她再次踏入梦乡之际,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阴康国以黑色为尊,原来左丘隐会如此特立独行的穿白色衣服,竟是因为自己幼时无知时,无意中的一句话?”

  ……

  在这个万物俱寂,月疏星稀的夜晚,左丘隐一如继往的身着一袭月白长衫。

  他笔直挺阔的身姿就像一颗巍峨的大树,久久的立于夜深人静的天海涯边,衣袂和如墨的秀发随风而起。

  在月色的映衬下,他就像是一个随时会驾雾而去、风采卓然的谪仙。

  随着身后脚步声的越来越近,左丘隐眼底的笑意也愈发浓烈起来,他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了此刻向他走来的身后之人究竟是谁,因为那人身上亘古不变的好闻的植物香气。

  “没想到,白天派传信蝠给我留纸条约在这里相见的人,竟然是你,太叔子鱼!”

  太叔子鱼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气质永远都是那么的清绝出尘,温文尔雅,他温和的开口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从阿世和殿下的地裂重杀中,将那只千年古猿救出来的人,竟然是你,左丘世子!”

  闻听此言,左丘隐莞尔一笑,“比起这个,太叔大公你拥有可以让所有血族异能都变得无用的能力,才是真的让人惊为天人。哦,对了,你身上植物的清新味道,还是一成不变的那么好闻。”

  太叔子鱼缓步走到天海涯边,与左丘隐一样,垂手并肩而立,两人的身高虽然相差了一些,可气质却同样的清逸绝伦,让人见之难忘。

  “今夜约左丘世子来此相见,是因为子鱼有一事不明,特向世子请教,不知世子可否愿意为子鱼解惑?”

  面对风姿如此出众,态度永远如此谦和的谦谦君子太叔子鱼,左丘隐今夜也一改往日慵懒,同样温恭有礼,进退有度的回道“既然我肯赴约,就说明我愿意为太叔大公解惑,大公尽请问就是,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大公存疑而来,无惑而归。”

  左丘隐既然这么说了,就说明今夜的交流,他不会再有所隐瞒,这样最好。

  就是不知道,自己若是对他瞳力的高级幻象无力抵挡时,他是否也会像现在这般,如此坦诚。

  太叔子鱼淡然一笑,风姿高雅,“子鱼想知,世子在去青藤山救千年古猿的那一日,随行之人是谁?”

  左丘隐果然如自己所承诺那样的坦率,“那日和我一起的,是公主殿下。”

  公主?

  这么说,那个人,竟是辛瑶?

  这个答案,的确大出太叔子鱼所料,可他风度教养极好,即便心中大吃一惊,面上也不会表露出来。

  他不动声色的接着问道“据我所知,辛瑶能施展出的地裂重杀,并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世子是否还隐下了其他人的名字?”

  左丘隐摇了摇头,面上堂而皇之的流露出了些许的嘲弄之意,“如果连太叔大公也这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公主殿下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实际上她聪慧狡黠的不得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