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现代都市 > 村委会 > 第二十三章 乔懂寨(三)
  思虑再三,侯常青还是觉得先不和媳妇实话实说。

  他想起以前自己第一次说我爱你时,媳妇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看到自己直愣愣的看着她,以为他听不懂。

  “城里人的说法,咱农村人不懂,那我换一个,是我妈说的啊。”啊?未来丈母娘也对男人谈恋爱时为了哄女人讲出来的话有偏见?

  “我妈说,闺女,你要记住,男人为了得到你,甜言蜜语说得贼溜,但听妈一句劝啊,你要留神:宁可相信这世人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宁可相信母猪会爬树,也不要相信男人对你没企图。”

  “哈哈哈……”听到这,朱珠和燕玲得欢快起来,小北也没忍住,这丈母娘真有意思!

  在场的其余人员也会心一笑。

  “村长您接着讲,不好意思啊。”朱珠说道。

  话说这侯村长也没啥觉得不好意思的,他接着往下讲起来。

  就正因为媳妇这样说,隔了两天,才主动在厂里下班时,约他到外面的行道路上娇羞的丢下一句。

  “常青,你要骗我,就要骗我一辈子哦。我宁可你骗我一辈子哦。”

  跑了。

  自己还像个傻不拉叽的愣头青在后面大声说。

  “小美,我可没骗你,我真没骗你。”

  惹得行人侧目。

  爱情是上天赐给大地最愉悦的礼物。

  “扯远了。”侯村长终于回了神,在场的人员都没催他。

  停顿一会,他继续说。

  “所以我没和她说实话,我要回来补救,还能补救,不能欺骗她,要把路修好,房子盖起来,不让她嫁自己委屈,低人一等。”

  听到这里感动。村长和他媳妇都是农村出生,家里条件不好,很早就辍学了去广东工厂里打工。

  “和媳妇说村子里有公益事业,要回去商量,这可是大事,在外面,也存好了建房的钱,想回老家盖新房子,再接她母女回去。”

  “那时老大刚出生不久,得丈母娘照顾,自己父母老了,照顾不了,再说怕有婆媳矛盾,吃的都不一样。”

  “建房灰着呢,要拆老房子,没地方住。家里是老房子,土基房,这没瞒着她。”

  “去厂里安顿好,老板还挺不舍。把媳妇和老大送去丈母娘家那,又马不停蹄赶回大堡镇。”

  “到街上,先去找了熊所长。”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清楚了。”熊所长搭话。

  “常青先讲,没讲到的我再补充。”熊所长这样说道。

  “熊所长和我一块到了我们乔懂寨,先去了当时任村长的家里,也姓侯,是我二耶(二叔的意思,当地方言)。”

  “二耶以为我来夺权。”

  真是个奇怪的现象:

  有能力的,年轻体状的都出去外面打工了,留在家里的全是老弱病残。

  当村长的习惯了在村民面前开会讲话,从那位置下来还不习惯,觉得缺了点啥。

  不当村干部的要么唱反调,要么酸几句,不知有想当的没?毕竟一年才300块钱,做小工都一天100左右了。

  “自己首先申明不是来夺权的,路修好就回去广东打工。接着去副村长和会计家请了他两位一起到二耶家来。熊所长和我一块做工作,达成一致:路务必得修。”

  “接下来就好干了。”

  侯村长说的杂乱,虽说的惊心动魄,但路小北总结下来就是:首先召开了村民小组会议。什么要致富先修路,官方的标语用上了,再加上大白话。

  “老陶,你又爱喝酒,下雨天从哪个耶耶(叔叔)家和哥弟猛(哥弟或好玩的年龄相仿的玩伴,苗语)喝完酒回来,怕是摔几跤才到家,衣服脏了不说,关键是疼!”

  “老熊,你家儿子年初是不是领个咪彩(苗家姑娘)回来,人家看见我们又破又烂,跑了,不愿意嫁来你家?”

  “二哥,咱们的小孩去学校是不是被同学笑球孩(球鞋的意思)脏、黄?就是因为路不是水泥路,是泥巴路,怎么都会脏!”

  “……”

  不得不说,侯常青了解乡亲,抓住厉害关系,抓着疼处了。

  “现在有一事一议项目了,就是需要每人斗(凑)五十块钱,去换取国家的一百柒十五元,这笔账都不会算!划算呢。”

  “还需要群众工投劳。”

  “父老乡亲们放心。国家给的钱,大家斗的钱,都放在财政所,由熊所长他们保管。熊所长大家都认得,隔壁石碓窝寨子的。

  “在财政所三十多年了,大家都信任的,平时大家大情小事(大事小事的意思)都会去找熊所长帮忙。”

  “大家的钱使用情况都要公示的。”最后强调。

  虽然会上动员工作说的激愤昂扬,但当场没人交钱。

  说没钱,或者说没带钱,更甚者说没有钱,病着,医药费都不知去哪里找。或者说小孩上学需要好多钱等就回去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都没人来交钱,第一次筹资失败。

  “我就说了一喊拿钱大家就不同意吧,说了你又不相信,非要见棺材才掉泪不可。”散会后二叔村长这样说。

  侯常青当时可不气馁,想了一晚上,心里有了主意。

  这就是其次了。

  第一步,一一联系在外面打工的同村人,给他们去电话说明事情原委,好在在外面的,看过大城市的繁华,一对比自己的山村,心里的落差大自己是深有体会的。

  在外打工的想法都一样,都纷纷前后转了钱给家人拿来交,有些是直接转给侯常青的,他自己一一记录,最后家家户户都交清了按了手印拍照发彩信给他们,又叫熊所长做证钱交了,他侯常青入财政所账了。

  第二步,又去找了村干部:村长、副村长、会计,还有七个监督委员会的——熊所长说了侯常青才知道每个村小组除了那三个村干部大家都知道的配置,还有三到七个监督的,奇数,以前常青也不知道。

  路小北更不知道了,听了涨知识了,也对最底一层的村小组建制有了认识。

  让这十位村干部在接下来的会议上带头交钱。

  再次,召开会议,自筹交钱。当时收了一部分钱,一一记录,其中监督的一位记账,会计收钱。

  第三,没收起来的,常青带着记账和会计挨家挨户的去,收起来一部分。实在收不起来的,穷的或其他的,常青拿自己建房的钱借给那些户交了。

  “6户人家,311人,自筹15550元,财政资金54425元,合计69975元,只够买水泥和其它物资,所以需要发动群众投工投劳。”

  最后开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