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现代都市 > 都市少年仙尊 > 第424章 抛绣球
  潘姑娘的才貌远近闻名,金州男儿早早就来到彩楼下,抢占好位置,希望艳福从天而降。不只金州的男儿来了,邻近地区的男儿也来了不少。不只少年男子来了,中年、老年男子来的也不在少数,为的是一睹潘小姐的芳容。

  闹市中心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将彩楼围得水泄不通。人人都想靠近彩楼,好让潘姑娘看得更清楚,增加入选的机会。大家都抱同一个心思,一个劲儿往前挤,都快挤到台柱上了。

  若把彩楼挤塌了,未免不吉利。幸好潘员外早有准备,凭他与金州城主的交情,请来一队府兵维持秩序。当彩楼危急之时百余名府兵手持兵器,排众而出,将想碰运气和看热闹的人喝退,硬是在拥挤不堪的彩楼前逼出丈许空间。

  楼下英俊少年比比皆是,潘姑娘委决不下,抱着绣球迟迟不肯抛下,引来观众一浪接一浪的呼喊,“潘姑娘,快抛啊。”“潘小姐,抛给我!”

  场上的喧哗声萧岩在三百里之外就听到了,他正在散开神识,漫无目的四处寻找“蒙面女郎”,听到和看到三百里之内的动静不是难事,不知金州城出了什么事,在好奇心驱使下,寻声来到彩楼,老远就被人山隔阻,挤不到前面,就仗着目力好将楼上的潘姑娘瞧得一清二楚。

  潘姑娘艳若桃花,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万种风情含而不露。

  忽然潘姑娘美目一亮,放出异彩,含羞一笑,抛出了绣球!

  萧岩目光跟着绣球移动,见绣球投向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书生模样的青年。

  那青年姓颜名富才,本地人氏,其父战死沙场,抛下两儿三女和家中娇妻。尚幸颜富才之父因军功摆脱奴籍,成为平民,拥有数十亩田产,颜夫人与长子富才和长女辛勤种植各种灵草、灵花、灵果、灵菜、灵茶,尚能得一家人温饱,次女年龄尚小,还不能帮忙干活。

  颜富才家境一般,听闻潘姑娘的大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绣球现场,万万没料到潘姑娘会选中他,彩球投来,他竟不知所措。

  好心人提醒颜富才“快接绣球”,颜富才才傻兮兮地张开双臂。眼见绣球已进入颜富才的双臂环抱圈,空中忽然伸出一条长鞭,“啪”的一声轻响,鞭子将绣球卷走。

  观众纷纷指责场中出现的不道德和违规行为。

  颜富才扭头一望,见持鞭的是一个身穿红衫,长相俊俏,油头粉面,一看就是贵族子弟的青年男子。他右手持鞭,左手托着绣球,面露笑容。

  不能说他的笑容不好看,但颜富才却感到厌恶,气往上冲,斥责道:“你为什么抢走我的绣球?”

  红衫青年瞟了颜富才一眼,露出不屑的神情,反问道:“绣球没投到你身上,何时成了你的?”

  金州城主府这个百人队的府兵头目洛百溪与潘姑娘交换意见后,对红衫青年喝道:“大胆狂徒,竟敢在此捣乱!来人呐,给我拿下。”

  观众自觉地退开。众府兵一拥而上,将红衫青年围住。百姓都退至圈外,但有三名腰挂长剑,相貌凶恶的劲装中年大汉站在红衫青年身旁。红衫青年还有同伙。

  一名府兵小头目问道:“不相干的人退下了,你们不退下,那就是他的同伙了?”

  “是又怎样?”一个劲装大汉凶狠地反问。

  众府兵大怒,纷纷拔出刀、剑等兵器,上前就欲拿人。

  红衫青年与同行的三名中年男子自恃武功,以空手迎敌。

  众府兵对付小贼还可以逞逞威风,但在这四人手中却走不了一招,尚未近身就被这四人摔了出去。这还是红衫青年想取悦潘姑娘,只是卖弄功夫,无意伤人,否则众府兵这一跌恐怕再也不能站起来。

  洛头领又惊又怒,灵力贯于刀身,大喝一声,带着霍霍刀光向红衫青年身上卷去。

  洛头领刀法娴熟,人未至刀风先至,吹面生疼。

  红衫青年知道厉害,不敢以空手硬接,近距离长鞭展不开,背上的宝剑来不及拔出,心高气傲的他又不愿后退,怕在师兄们面前失了面子,情急之下抛出绣球。

  绣球蕴含灵力,撞上钢刀竟发出“砰”的一声响,然后弹回。红衫青年手一抄,接住绣球。

  洛头领手指一麻,钢刀几乎脱手,一股大力沿刀身袭来,竟“蹬蹬蹬”连退三大步。

  三个劲装大汉异口同声地赞道:“小师弟,好一招‘飞花逐月’!”

  “飞花逐月”本是剑招,在不能力敌时长剑脱手掷出,冀求在出其不意之下取敌性命,非在万不得已时此招绝不使出。因为若敌人避过了这招,失了兵刃只会死得更快。

  红衫青年道:“我这一招未能让你的刀脱手,你果然有两下子。‘无心上仙’是你什么人?”

  洛头领心中惊骇更甚,“这小子竟能借球刀相碰查出我的师承,真是可怕的敌人!”

  “无心上仙”是商国著名高手,开宗立派,修极端无情道,主张想得道成仙,长生不老,就要禁欲,仿东洲禅宗小潭寺,创立名为中潭寺,仙武禅三修的宗派,又称中潭宗,既收佛门弟子,也收少量俗家弟子。

  “无心上仙”是洛头领的师祖。在昆仑大陆,名号冠以上仙之名的,法力修为最起码是“元婴期”,多为“出窍期”。

  众府兵见头领都在红衫青年手底下吃了亏,无人敢再贸然攻击红衫青年,因此受伤而呻吟者叫得更响了,能爬起来的也躺在地上不起来。

  洛头领见手下怯阵,身为头领,不能不身先士卒,咬一咬牙,刀锋向左右各砍三刀,中路劈三刀,最后刀锋斜指向右上方。这一招是中潭宗中潭刀法的起手式“刀指南天”。

  在城主府当差的人各门各派都有,天下盗贼匪徒的法术武功也是千奇百怪,形形色色,洛头领平日里少不了与他的一帮兄弟互相切磋。府兵头领身兼两三派法术武功不足为奇。

  红衫青年见洛头领“剑指南天”使得有板有眼,深得中潭刀法“稳重厚实”的精髓,心中微懔,暗忖:“此人法力高强,刀法不弱,今天不要阴沟里翻了船。”于是将软鞭缠在腰间,“锵”的一声拔出背上长剑。

  这把剑剑身弯如新月,剑身极薄,而剑背相对剑身厚得不成比例,使这把剑看上去有点像刀。剑背两面各镶有七颗红宝石,剑长三尺六寸,直线长度刚好三尺。在阳光的照射下,剑刃泛着寒光。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