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凡世仙露 > 小秘镜(五)
  之后,香云拿出那四株高阶灵药,说:“这是四株高阶灵药,那两株五千年的我和云菲一人一颗,其他两株,晓晓,你是以后要炼药的,你拿那株七阶的,林存墨拿六阶的。”

  林晓晓说:“我们已经白拿了你们这么多东西了,这两株还是你们自己拿着吧。”林存墨虽没说话,但看来也是赞同林晓晓的。

  这时,陈云菲笑着说:“你真以为那顶好的灵药我们舍得给你,我们自己藏都还来不及呢,我和香云都还有一颗八阶的灵药,这个我是怎么也不给你的。”

  四个人都一起笑了起来,林晓晓本来要哭的表情一下子又笑出来,有点滑稽的样子,她故意沉声说:“既然你把这不要的东西给了我,那我以后用它练了丹可不会分给你们”

  这一下,把刚刚四人之间奇怪的氛围一下子冲散了。

  待四人弄好后,林存墨说:“今天晚上我来守夜,今天你们也累了,就早点休息。”

  三人想也是,便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睡了过去。到半夜,香云被人叫醒了,她刚想大声问是谁,嘴巴便被紧紧捂住了,香云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是林存墨,他像她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放开了她,旁边的林晓晓和陈云菲也醒了。也是有点懵的样子。

  林存墨向一个方向指了指,香云看过去,立马感到浑身一阵冰冷,林晓晓差点叫了出来,被陈云菲紧紧捂住了嘴巴。在不远处是一群归一门的弟子,地上已经倒了好几具尸体。不过很明显分为了两派,一边只有两个人,里面一个赫然是陈灵韵,不过此时她的眼睛血红一片,很明显是不正常,还有萧白起,他们已经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这时另一派的一个领头人说:“陈灵韵,你识相的就快把那本《阵法大全》交出来,不然我们还能怜香惜玉一把,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们这群杂碎,要打就打,磨磨唧唧干嘛,怕被我打的叫爷爷吗?”这旁边萧白起顶着一张猪头脸放出的狠话,香云看着他,觉得这萧白起肯定是平常得罪人多了,不然别人为什么只打他的脸,而人家陈灵韵虽然狼狈了一点,但这脸还是好好地。

  果然那边被萧白起那张猪头脸放的狠话给激怒了:带着他的小弟就和他们打了起来。

  这两人本来已经神符重伤,果然不一会儿,就已经落于下风。香云看着,对一旁脸色发白的众人说:“我们还是要救救他们。”四人虽然都被这场变故吓到了,以前虽知这场试炼凶险,但没想到这人杀人比兽杀人更残忍,更何况还是同门相残。但他们还是马上冷静下来。

  对方大概还有七八个人,几个人把自己身上最强劲的符箓留给陈云菲,让她留在原地,把这些符箓在暗处射出去,其它三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袭击。

  待到陈云菲射出第一张符箓时,把那个头头直接炸成了焦炭。其他人立马方寸大乱,这时三人冲出去,陈灵韵看到香云的时候瞳孔微缩,但马上又继续杀敌,不过出招却更加狠辣香云迎战的是一个练气十一层的男修,她把小花先人像他,然后拿着大花直接冲了上去。这小花虽然没对那人一击毙命,但还是产生了一点伤害。

  香云出招开始还是没去出全力,谁知那人招招致命,险些让香云送了性命。她便不再留情,电光火石之间,那人竟然自己冲到她面前,被后面回来的小花一刀削掉了脑袋。

  香云直接愣在了原地,但她还是稳了稳心神,朝人群中杀去,不过脸色却白的厉害,拿刀的手也微微颤抖。混战了一段时间,这几个人死的死,伤的伤,陈云菲也从暗处跑了出来。

  那几个还尚有一丝余息的人也被陈灵韵一剑结了性命。林晓晓和香云被这场面吓得倒退一步,香云的手直接抖起来。陈灵韵在做完这些事后,突然吐了一口血,直接昏倒了。香云跑过去接住她,看到她脖子上的那块玉佩已经被沾了血。她让林存墨把她背了起来,然后自己和林晓晓扶起萧白起,陈云菲在前面探路,准备去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待他们走后,有一个人从暗处出来,往这些尸体上撒一些药粉,这些尸体瞬间便变为血水,最后都消失不见了。

  这边,四人来到一个山洞里,香云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些衣服,给两个人垫好,还用一块白布在两人之间支起一块屏障。这时陈灵韵也醒了过来,她感到有人正在解她的衣服,她立马抓住那人的手,看过去,发现是一脸疑惑的香云,她把手放下来,对香云说:“我可以自己涂药,你们先出去吧。”香云看她好像不太想让别人看到的样子,于是就和林晓晓她们出去了。

  但是这一出去便听到一声嚎叫,她们三看过去,发现这萧白起趴在那里,带着一脸悲愤欲绝的表情趴在那里,身上只穿了一件亵裤,指着她们说:“你们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我一个男人在外面涂药你们就这么走出来了。”他旁边的林存墨已经是一副快要笑出来的表情。

  只见林晓晓立即回过去:“你不叫,我们怎么会看你。”香云在一旁补刀:“就是啊,托你的福,正好把你看光了,你要不要对我们以身相许啊,反正我们三个是好姐妹,不介意的。”

  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萧白起顶着一张青红交加的脸转过去。香云三人这才走了出去。

  这时在里面的陈灵韵,从她身边的灵兽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手指粗的小青蛇,不过仔细看,它的头顶还有两个鼓起来的小角,她把要全涂在小青龙的身上,让他来给她涂药。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黑色火焰纹身,想到她刚刚所处的不明空间,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香云她们回来了,趁大家都在疗伤的这段时间,她们三人在这附近打了一头类似于野猪的疾风兽,是一头一阶中期的灵兽,虽然修为不高,但肉质鲜嫩而爽口,贴别是用来煲的汤贴别好喝,汤汁馥郁醇厚,肉也被炖的酥软,这一口下去,活似赛神仙。这本来是她在食堂吃过一次后就恋恋不忘,在后来她学会自己做饭,便从食堂大师傅那里买了一些肉自己做着吃,香云可以打包票说是她在修仙界吃过的肉中最好吃的。

  正好今天碰到了一头倒霉鬼,又有隐秘的场所来做饭,她今天晚上便好好做一顿给他们补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