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刚来异界就成神了 > 198
  叶明走他也没敢说半个不字。

  但玛洛利特刚才的做法以及和叶明之间的对话也说明了这个剑圣似乎和叶明关系不错。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巴罗尔还怎么和叶明竞争?难道连圣域强者都如此袒护自己的小师弟么?

  玛洛利特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你小子还没资格得罪我。”

  巴罗尔眼角青筋暴起,之前他计划被打乱,现在又被这么个老神经病莫名其妙地侮辱,任谁都会发火。他强行克制自己心中的怒气问道:“那为什么?”

  “我乐意,刚才那个小姑娘长的很漂亮,这么美好的东西要是被你给毁了可就太可惜了,所以我就救了她。”玛洛利特心不在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阳光的照耀下,这把长剑的剑身显得通体透亮,而且似乎还现出了几分蓝。

  “就为这个?”巴罗尔咬牙切齿地问。

  “就为这个!你小子如果报收集的够仔细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脾气,所以别他妈在这里唠唠叨叨婆婆妈妈的。你已经惹我不耐烦了。”玛洛利特突然眼中闪出凶戾的光芒:“而作为惩罚,就是这个!”

  巴罗尔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玛洛利特的身影好像在刚才的一秒钟里动了动,又好像没有动。

  但是那犹若实质的惊天剑意却让他心中大骇,如果自己成为这剑意的目标,恐怕会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下一秒,所有的剑意已经全部消失,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而玛洛利特也恢复了那懒洋洋模样。

  就在巴罗尔有些茫然的时候,围在矿坑周围的弓箭手一个个倒了下来。他们全身上下只有一个伤口,那就是眉心的一个细小的红线。而如果将这些尸体解剖,人们就会发现,这些人的脑部已经烂成了一团浆糊,玛洛利特的斗气通过那个伤口进入了弓箭手的脑部,将他们的大脑搅得粉碎。

  冷汗如同泉水一般从巴罗尔的每一个毛孔之中了出来。虽然和维尔莱斯相了很长时间,但巴罗尔却从来没见自己的

  老师动过手。所以他至今还对圣域没有一个完全的概念,而今天,他终于领会到了这个“圣”字的意义。

  好强的人!好利的剑!巴罗尔从没想到一个人竟然能强到这种地步,刚才那天地为之变的剑意就是面前的人发出的么?一个凡人竟然也能强到这种地步?难道这就是圣域的力量?

  几个忠心部下的并没有让巴罗尔感到心疼,现在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这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望,几乎让他为之疯狂!

  巴罗尔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力量,力量,能拥有这样的力量,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打败叶明,成为老师的真正的传人!

  玛洛利特也不管巴罗尔此时在想什么,他瞥了兴奋不已的巴罗尔一眼,心中若有所。一阵微风吹过,玛洛利特的身影就此消失。

  ……

  陨星城,月影盗贼公会。

  嘭!

  维尔莱斯办公室的大门被人粗鲁地踹开,幸好这扇门是金制造而成,否则的话它就会被刚才那一脚彻底踹烂,甚至直接飞到坐在正对门的维尔莱斯的脸上。

  维尔莱斯的身影一瞬间从座椅上消失,下一刻,玛洛利特那柄长剑就在了座椅的靠背上。如果维尔莱斯刚才没有动,那么这柄剑就会刺穿维尔莱斯的心脏。

  “嘿,老伙计,你又发神经了?”维尔莱斯拔出玛洛利特的长剑递给他:“碧蓝闪光被你这么用可是会伤心的。”

  “我是它的主人,我自然知道它怎么想的。”玛洛利特冷冷地说道,他手中的碧蓝闪光也因此而发出一阵碧绿的微光,仿佛在附和主人的话。

  “你这次越线了,维尔莱斯,安妮她刚刚差点死在巴罗尔手中。”玛洛利特盯着维尔莱斯说道:“我不管你要培养怎样的一个继承人,但我不希望安妮会因此而受到什么牵连,下一次,我会直接杀掉巴罗尔。”

  “嘿,放松点,老伙计。我都已经把冰封之泪给她了,安妮是不会有事的。”维尔莱斯安抚道。

  “冰封之泪不是万能的!”玛洛利特提高了声音:“如果被巴罗尔近身,那一秒钟的时间足够巴罗尔攻击安妮十次,冰封之泪能抵挡几次致命伤害?”

  “所以呢?你想怎么样?”

  “立刻让安妮离开叶明,并且警告巴罗尔,让他不许再动安妮一根寒毛,否则我就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维尔莱斯叹了一口气:“老朋友,你觉得安妮会听从我的安排么?就算她听了,你觉得她会高兴么?”

  “……”玛洛利特无言以对。

  维尔莱斯接着说道:“安妮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她已经成长为一个有主见的大人。而你现在依旧在规划着她的一切,不错,也许你的安排会让她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声。可我问你,如果有一个人一直在你身后,为你安排一切,决定你的生活,决定你的命运,你,会开心么?”

  “……”

  “你知道么?我是看着安妮长大的,十五年,整整十五年我都没有见过这孩子的笑容。她的脸就像一块千年寒冰一样,从来都不会有任何地变化。可就在这两年,我觉得她变了,至少,安妮现在会表现自己的愤怒和喜悦了。叶明给了安妮非常珍贵的一种东西。而你,现在你要将她的东西夺走。我可以保证,老朋友。”维尔莱斯正视着玛洛利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安妮不会喜欢有人对她这么做,即便那是他的父亲。”

  “你!”玛洛利特的眼中凶光一闪而过,维尔莱斯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起来,他清楚下一秒玛洛利特的碧蓝闪光可能就砍过来了。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玛洛利特和维尔莱斯凶狠的对视,最终,老家伙的眼神慢慢的柔和了下来。他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所谓的女大不中留么?”

  “这话我说才对,她可从来没有在你身边。”维尔莱斯也放松了下来,他从书桌的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好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选择,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要静观其变就行了。来吧,这瓶酒我珍藏了三年了,今天便宜你了。”

  “呼,总算快走出去了。”叶明看着近在眼前的歌森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们已经在蛮荒平原行走了三天了。

  三天之前,他们在玛洛利特的帮助之下逃离了巴罗尔的围杀。他们急匆匆地赶了半天,在确认巴罗尔不会追来之后才开始休息。

  薇拉自从醒来之后整个人就像一根木头一样,双眼呆滞无神,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跟着他人一起行走。

  直到休息的时候火化菲尔德的尸体,薇拉才有所反应,她先是傻愣愣地看着父亲的尸体。看着这个悉的男人再烈火之中慢慢的变成灰烬。薇拉终于不可抑制地嚎啕大哭起来。

  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这个可怜的女人从失而复得的天堂又坠入了得而复失的地狱之中。更可怕的是杀死菲尔德的是自己的亲弟弟巴罗尔。

  现在薇拉对自己的弟弟感无比复杂,她该对巴罗尔心怀愧疚么?可巴罗尔杀了自己的父亲。她该对巴罗尔恨之入骨么?可巴罗尔变成这样又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一时间,薇拉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她开始无比痛恨当那个懦弱自私的自己。薇拉跪在菲尔德的骨灰盒之前哭哭笑笑,不停地抽打自己耳光,安妮洛特和科尔达克劝都劝不住。

  最终,还是叶明出手了。

  啪!

  叶明对着薇拉毫不犹豫地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小叶!”科尔达克想冲上去拦住叶明,但是这小子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多说话。

  薇拉怔怔的揉了揉脸,然后黯然地说道:“小叶你也觉得我很可恨么?”

  “你当然可恨。”叶明冷冷地说道:“因为你是个懦夫。”

  “是啊,如果我当年不抛弃巴罗尔,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了。”薇拉幽幽的说道。

  “这不是你最可恨的地方。”叶明说道:“最可恨的是你一直以来都生活在悔恨和痛苦之中,仿佛上瘾了一般,不仅不急于去寻找逃脱的方法,反而就这么窝在一个无人可知的可怜角落里面自哭泣。这才是你最可恨的地方。”

  叶明见薇拉没有反应,他接着说道:“现在的你在痛恨抱怨过去的自己,将来的你就会痛恨抱怨现在的自己。所以,

  你很懦弱,过去很懦弱,现在同样懦弱,将来也一样懦弱,懦弱得让人觉得可恨!”

  “你过去害怕死,所以扔下弟弟自逃跑,现在呢?你看到弟弟走入歧途,你做了什么?你只是在这里哭哭啼啼地打自己耳光,只顾悔不当却丝毫不知亡羊补牢!难道,你打算就让巴罗尔这么走下去么?当年你抛弃了弟弟,现在,你同样还要抛弃弟弟么?”叶明毫不留地问道。

  “我……”薇拉喃喃着说道。

  叶明双手按住薇拉的肩膀说道:“勇敢起来,薇拉。我们都在你的身边,我在,安妮在,老大也在。不要害怕,也不要将自己沉浸在无尽的悔恨和痛苦之中,这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你不想再这样下去,那就要自己站起来,然后自己走出去!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鄙夷过去的自己,你才有资格给懦弱一个耳光,你才有资格面对菲尔德大叔的骨灰啊!”

  薇拉愣愣的反复回想叶明说的话,最终,她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谢谢你,小叶,也谢谢大家。”薇拉站起来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小叶说得对,我一直都是个懦夫,现在,我该勇敢起来了。巴罗尔这混小子竟然变成这样,作为的一定要教育他!”

  “这才是我的儿嘛。”科尔达克咧着嘴将薇拉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从哪里来的道理?”安妮洛特走到叶明身边轻轻地问道。

  “类似的道理是之前在贫民窟有一个小女孩教我的,她叫艾琳。”叶明回答,他心里却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两年了,难道月影盗贼公会也找不到艾琳么?

  安妮洛特瞥了叶明一眼,抿了抿嘴自己的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幕降临,叶明等人也已经来到了歌森林的中部。

  “好了,到这里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科尔达克松了一口气,随着这两年人类在北方的频繁活动,歌森林基本已经变成了人类的地盘,当然,那个古老而神秘的灵部落是绝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只是人类并没有对森林造成太大的破坏,所以两年来这群灵也没有对人类发起过攻击。

  “哼,那可说不定,我看还是警惕些比较好。”薇拉这两天也渐渐恢复了正常,但众人也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变化,至少科尔达克就注意到了薇拉在自守的时候总是时不时拿起长弓练习射击动作直到双臂酸困为止。

  众人安营扎寨,准备休息片刻。

  篝火哔哔啵啵地烧着,科尔达克拿出从人那里夺来的科多肉,这种人才圈养的巨虽然巨大笨拙,但是肉质却鲜无比,正是烤肉的好食材。

  烤肉的香味在森林里飘了起来,自从冰封雪山一行之后,科尔达克的烤肉技术便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不叶明对此赞不绝口,连安妮洛特在品尝之后也点了点头。所以,烤肉就变成了科尔达克的一项专属技能。

  “还是老大的肉好吃。”叶明吃的满嘴油。

  “滚,你的肉才好吃,你全家肉都好吃。”科尔达克骂骂咧咧,无论哪种活做多了都会觉得烦,科尔达克做了两年的烤肉工作早就不胜其烦了。

  “嘿嘿,反正大家都爱吃。”薇拉倒是真心实意地夸了一句。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的时候,科尔达克身后的草丛突然传出了一些动静。

  “小心!”科尔达克一个翻滚抓起了自己的双手剑,然后警惕的看着草丛。

  薇拉也拿起了自己的魔法长弓,锋利的箭矢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一个略微瘦小的身影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毫无疑问,那是一个人类。

  在确认是人类之后,科尔达克等人不松了一口气,但是,当月光照在这个人类的脸上的时候,众人不愣了。

  因为这个人类他们认识,那是杰哈特,两年前在约克镇了薇拉钱袋并且当过他们向导的那个小男孩。

  “这两天什么日子,怎么全是故人重逢?”科尔达克心中暗想,菲尔德,巴罗尔,德维尔现在又是杰哈特。

  “没想到是你们。”杰哈特友好地笑了。

  “嘿,原来是你小子,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叶明看到杰哈特也很开心,这小子和当阴鸷狠厉的模样完全不同,看上去阳光了不少,叶明据此将所有的功劳都拦到了自己脸上,不淡淡的自豪着。

  “叶明大哥,好久不见,还有薇拉大和科尔达克老大。”杰哈特走进了营地,他对众人一一打招呼,在看到安妮洛特的时候不一愣:“这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