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古神罪 > 第两百三十九章 阳泽
  阳逸、冷新鸿等人驭使着渡空飞舟起在云端,那时空间壁垒破碎,元气风暴肆虐,即便渡虚、万象的强者,也不能独力抗衡。于是那参灵宗的“法长老”见事不谐,就纵起冰蛟,躲入云中深处。

  过了许久,那破碎的空间被南皇补好,法长老才敢出来。

  冷新鸿见了,冷笑道“您老原来还记得我呀,是担心我死在风暴中,您不好交代”

  法长老满面尴尬之色,苦笑道“少爷恕罪,刚才空间破碎之后,无数碎片袭来,莫说是我,即便化神境的强者也不敢轻易去触碰啊。”

  “那这么说你还有理了。”冷新鸿闻言,面色骤然一冷。

  “少爷息怒,刚才我虽躲到云后,但无意间知道了一个极大的隐秘。”法长老见他正要发作,于是急忙道。

  此言一出,阳逸却突然来了兴致,说道“冷兄先别急,看看法长老有什么发现。”

  冷新鸿点了点头,法长老心下一松,向阳逸躬身道谢,随后才道“适才我见破碎的空间壁垒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撕扯着,重新聚拢而去,随后两处的天地规则就不再互相冲突,多半便是这股力量强行介入的结果。这股力量无论来自于谁,有一点可以确信,它必然凌驾于天地规则之上”

  阳逸心下一震,轻喝道“那法长老的猜测是”

  “我猜测可能与圣皇或者祖脉有关”法长老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其实也着实一惊。

  “倘若真与祖脉或圣皇有关,那么此间之事我们多半做不得主。”冷新鸿长吐一口浊气,向阳逸道“阳兄以为如何”

  阳逸淡淡一笑“冷兄要向族中传信,我自然不反对。”

  冷新鸿闻言一愕“那阳兄不传信么”

  阳微笑不答,于是冷新鸿心下踌躇不定。

  这时一个阳家护卫悄然传音道“二爷约少爷在阴瞳门相见。”

  阳逸点了点头,他深知自己二叔阳泽一向,当年中域不少女子都遭到他的祸害。而如今传信约见在阴瞳门,那显然是还与韩夫人有旧了。

  阳逸想到此节,不由得暗暗一叹。其实这一路行来,他没少向冷新鸿打听韩夫人的消息。韩夫人的艳名早令他垂涎三尺,于是心中谋划着,待得元晶矿脉到手之后,就前往阴瞳门走一遭,然则现在却被他二叔捷足先登。

  他二叔阳泽是何等人物,阳逸比谁都清楚。若要他与阳泽争夺女人,那是万万不敢的。

  “二叔已知道我在此间了吗”阳逸向护卫传音问道。

  护卫回应“二爷知道,还说让我们暂且放弃这一条矿脉,因为这矿脉是有主之物。”

  阳逸闻言暗惊“二叔的情报网络竟如此厉害,人还未到,却已洞察先机”

  “阳兄,法长老已将话点明了,你看我们是否还要留在此间”冷新鸿突然开口试探道。

  阳逸微微一笑“既然元晶矿脉已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护着,我们做得再多也是无用,不如就在南域西界找点乐子,冷兄以为如何”

  冷新鸿说道“阳兄之言大合我心,只是我要前往罗韵楼,阳兄也一起吗”

  阳逸嘿嘿一笑“先前已向冷兄打听了那么多韩夫人的消息,难道还猜不出来吗”

  随即二人相似一笑,辞别而去。

  “让人盯住他,看他往哪里去。”但各自转过身时,却暗暗传令。

  这时南域西界最边远之处,一座黑铁也似的山脉如同蛮荒巨兽匍匐在地,东西横跨足有数百里。

  这山中没有生长任何植物,仅有一座古老宗门。因其修炼的功法极为诡异,往往难以被世人认同,所以许多宗门弟子只是闲居山中,并不参与世家大族的争斗。

  然而不久之前,这座宗门的门主身殒,无人压制,其中的好战的人士骤然沸腾起来,加之背后的推手,就把韩夫人玄钰推了上去。

  玄钰一登临阴瞳门门主之位,就一改其师阴瞳老人的路子,而将整个宗门纳入阳泽的麾下。

  她与阳泽匪浅,昔年阳泽一见玄钰,就用尽各方手段,让她为之心折,并心甘情愿地叛出阴瞳门,浪迹南域。然而数年之后,阳泽之父身殒,阳家家主之位悬空,阳乾身为长子,是最有机会继任家主之位的。

  但彼时阳家之中,支持阳泽的长老也有不少,两方相斗之下,阳乾惨胜。但事后阳乾虽继任了家主,却对他这个二弟极为警惕。阳泽闭门不出,至此与玄钰断了联系。

  玄钰无奈之下,暂且与韩越达成交易,以“韩夫人”的名义进入韩家,以躲避阴瞳的骚扰。

  而韩越也借着玄钰之名,招纳了不少强者为客卿。短短数十年间,韩家就成了南域西界明面上的第一强族。

  “酒倒是好酒,可惜景无好景。”此刻阳泽坐于山崖上,身旁放着一个几案,一面饮酒、一面轻叹。

  玄钰闻言,娇嗔说道“你是见惯了美景的人,对于我们这些山野之色自然看不惯了。”

  阳泽勾起她精致的下巴,微微一笑道“你可不算山野之色,论起容貌来,即便是那藏龙阁主也未必胜得过你。”

  “是么”玄钰就势靠在阳泽身上,疑声说道“可是我听闻即便藏龙阁主那样的本事,却还不是被你那不成器的兄弟占了便宜”

  “那是被其父黑凌远所害,否则阳末废物一个,岂能碰得了黑子倩一根手指头”一提起阳末,阳泽的兴致似乎就高了起来,说道“不过我大哥阳乾对他,倒是喜欢得紧嘿嘿,也许哪一天就拿他来做点文章。”

  玄钰柔声道“可是阳乾对你向来防备得很呐,当年若非他运气好,阳家家主就是你了。”

  “正是因此,我才要夺回来。”阳泽冷声一笑,看向玄钰之时,双眼中骤然升起一股火热。随后大手一划,这一面空间就被封印起来

  到傍晚时分,阳逸依约而来,他在山峦上看去,心头不禁一跳。但见案旁依着一名绝色女子,身披锦袍,头上一缕青丝垂在身侧,掩去了胸前大半绝好的景致。同时面上又是醉红一片,眉眼半阖,撩人之至。

  “简直是妖精”阳逸眼放异光,一步步地缓缓走去,突然肩上有人手掌一搭,他身上汗毛直竖,回掌拍去。

  那人朗声一笑,也知他如何移动身形,就立时出先在案旁,伸手在玄钰腰间一揽。

  玄钰衣衫褪去大半,但仍是醉人一笑。

  阳泽皱眉道“这是我侄子,稍微得拿出点长辈的风范。”

  玄钰娇媚地白了他一眼,闪身而去。

  “二叔,你找小侄前来,可是为了元晶矿脉一事”阳逸压下心头旖念,肃然问道。

  阳泽一笑“不必紧张,其实那元晶矿脉我早已知道,更知那片天地还有比矿脉更为重要的东西。”

  阳逸心中一跳,问道“那是什么”

  “血脉之地,一处天生奇地”阳泽说道“当年的八方门长老自以为行事滴水不漏,却怎知其门内早有人暗通诸王,送去叶王的信件在半年前被我意外得到,获悉了其中的隐秘。”

  “可是那封书信距今已有一万多年了吧,还能保留到现在”阳逸闻言,疑声说道。

  阳泽点了点头“寻常书信自然放不了这般许久,但用一些特殊材料书写,保留至今并非难事。那家族的渡空梭可带着”

  阳逸点头道“便在我身上。”他将两枚银白色的小梭子取出,但见梭子之上铭刻着诸多符文,全是有关空间与禁制一类。

  阳泽道“这梭子三年才能炼制一枚,一枚仅能使用一次,它能帮你破开元晶矿脉那一片天地的禁制。届时你可以带着几名阴瞳门渡虚境界的长老一同前去。”

  阳逸疑声道“此番阳霍长老护我前来,不如就让跟我进去吧。”

  “他的修为已达万象境,若胆敢强行进去,则必死无疑”阳泽回道“那片天地之中,有上古大能的不灭意志护着,意志依托天地规则,纵然是我也无法违逆,何况阳霍”

  “好吧,那一切听凭二叔安排。”阳逸闻言,便也只得应允。

  这时韩潇小院之中,韩越眼望着韩潇疯狂的神色,暗暗一惊道“你想怎么做”

  韩潇冷声道“那贱人成为阴瞳门门主的消息,无论如何是封锁不完,与其到时候那些客卿脱离韩家为他人所用,倒不如让他们去对付司徒家族。只要司徒家族一灭,我们便少一个劲敌。”

  韩越苦笑道“没那么简单,司徒家族底蕴极深、强者无数,凭那些客卿的实力,只怕连让司徒家伤筋动骨都办不到。”

  “可是无论哪一方死光了,父亲都不会伤心吧”韩潇森然问道。

  韩越一愕,但还是点了点头“虽说那些客卿为我们办了不少事,但毕竟都是外人。”

  韩潇道“那好,既然如此,便让我来设计,教那些客卿与司徒家碰一碰,玉石俱焚自然是最好的局面,再不济,客卿全部战死与我们而言,也无伤大雅。反正韩家如此之弱,便是因这世上强者太多,强者死光了,韩家才是理所当然地第一”

  此言一出,韩越心头剧震,这时他才知,自己儿子竟然癫狂到这等地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