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凰池 > 第139章 雨馨
  端木景澄摆摆手道“回吧回吧,对了,你派了何人去跟踪那美人儿神医?那美人儿有神有韵,清新淡雅,空灵聪慧,可别跟丢了!”

  钟溧阳一用力,胡子都揪下一撮,疼得差点吸气,他心中更是涌起深深的无力感,不得不再次规劝“殿下,老臣并没有派人去跟踪。别人还罢了,这位女子,你还是不可得罪。毒医是何等样人?他固然能生死人肉白骨,也能毒人于无形,殿下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端木景澄脸色一沉,顿时黑了下来,看着钟溧阳的目光中透着冷意“钟寺卿,你是正使,还是本宫是正使?你一路大事小事不断烦本宫,本宫都不计较,怎么本宫好不容易看上个女子,你又来扫兴?”

  钟溧阳道“殿下……”

  “别说了,你速回别苑,本宫的事,不许你多事!”

  钟溧阳气得胡须直抖,却无可奈何,只得道“遵命!”

  等钟溧阳走后,端木景澄还余怒未消,哼道“什么毒医弟子?就算她真是毒医弟子,本宫想要的人,也没有得不到的!龙川!”

  无人应声。

  端木景澄喝道“龙川!”

  一个侍卫急忙道“回殿下,龙侍卫跟踪那位神医去了!”

  “哈哈哈!”端木景澄顿时心情大好,到底是他身边的近卫,了解他的心意。只要龙川寻到那美人儿住处,等到天珩太后寿辰过后,便把那美人儿一起带回苍阳。

  想到美人儿的手段,他笑得越发开心了。这美人儿有性格,有手段,有她在身边,日子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聊。

  天色还没全黑,红笺阁外面已经亮起灯盏。

  这红笺阁是京城第一烟花之地,里面的姑娘要论才华,比大家闺秀也不逊色。只不过出身所限,只能以色艺侍人。

  端木景澄虽然来天珩京城没几天,但他一掷千金,出手豪气,何况身边还有侍卫跟随,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

  红笺阁的老鸨阅人无数,眼光极准,对端木景澄当然是给以最高规格的待遇,一见端木景澄又来了,立刻热情相迎。

  端木景澄道“红招呢?”

  老鸨笑容满面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公子来得不巧,红招屋里有客人!”

  端木景澄倒是很好说话,笑道“红招有客人,那行,那去绿挽那儿!”

  红笺阁排名前面的姑娘,分别叫红招,绿挽,翠袖,彤云。都是以颜色为名。

  老鸨笑得都有些僵了,道“公子,这可真不巧了,红招绿挽翠袖彤云,都有客人!”

  端木景澄笑容一收,脸色不善,那你的意思是,让本公子自个招待自个了?”

  老鸨急忙陪笑道“公子息怒,红招她们虽然是脱不开身,但是,咱们红笺阁里的姑娘,个个都是有自己特色的,有位雨馨姑娘的琵琶,那简直是一绝,公子不如去雨馨的屋里?”

  端木景澄眯了眯眼“我说老鸨子,本公子是出不起银子吗?你要拿些残次差货来敷衍本公子?”

  老鸨嘴角的笑僵了僵,急忙道“公子误会了,咱们雨馨姑娘可不是残次差货,她和红招绿挽几个相比,丝毫不逊色。公子见过了就知道了!”

  端木景澄斜睨她一眼“整个京城,青楼多的是,姑娘也多的是,本公子另去他处!”

  老鸨急了,这位可是财神,她忙陪笑道“公子别急,要不,公子先去看看,要是不满意,老婆子再给公子安排?”

  端木景澄顿了顿,不太情愿地道“老鸨子,要是这什么雨什么的不能让本公子满意,以后你休想让本公子踏入一步!”

  老鸨子心中叫苦,口中却是笑道“公子,红笺阁的姑娘个个都是温柔解意,定会叫公子满意。”

  端木景澄这才勉为其难地随着老鸨子去了西面的那栋小院。

  见端木景澄在门口看了一眼后,便大步进屋,一会儿还把门关上了,老鸨子大大松了口气,这个财神,好歹是留下了。只希望雨馨好好招待贵客。

  端木景澄的侍卫们在外面守着,屋子里,雨馨收起刚才的殷勤笑意,神色一肃,蹲身行礼“见过殿下!”

  端木景澄坐在桌边,手中捏着一个茶杯,却没喝,也没看雨馨,道“受苦了!”

  雨馨微微一怔,继而眼中有一抹感动,低声道“属下不辛苦,属下来天珩三年,早前并无建树,殿下没有降罪,属下感激不尽!”

  端木景澄淡淡地道“你能在这里站稳脚跟,已是成功。接下来,都按计划行事便行。有什么为难之处,自有人帮衬你。现在你手中掌握着多少信息?”

  雨馨道“属下现在已经和不少官员建立了关系,不过,最高的只有三品大员,离殿下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属下定会继续努力,一年之内,达到殿下所定目标!”

  端木景澄微微俯首,道“嗯!”又道“老鸨说你的琵琶是为一绝,弹来听听!”

  雨馨大眼闪动,继而面现喜色,却取了琵琶过来,清泠的琵琶声音铺泄,屋子里不时响起调笑之声,远远的老鸨子提着的心才真正放下来。

  沈珞言还在路上,原本只是想去吃个饭,结果却为人除毒,几个时辰不知不觉溜走,这么一耽搁,天都黑了,沈珞言这才觉得脖子饿得咕咕叫。

  八珍楼的饭吃不成,好歹也得找个地方果腹。

  饿了也就不挑地方了,她在华觞楼里用过晚膳,出门时,看天都黑了。还是赶去妙春堂。

  新的一批药材已到,但是,只有灯盏草,另两味还是欠缺。

  这也比没有好,沈珞言拿着灯盏草,抱着小匣子,继续往武定侯府方向走。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

  可当她看去时,却什么也没看到。

  沈珞言眉头微皱,她从门口进了八珍楼,过了老长时间,又安全出来,那些看热闹的人,知道她是拿到赏金了。财帛动人心,这是有人要打她主意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