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凰池 > 第557章 你算什么东西
  太子缓声道“二皇弟!”

  北辰轩上下打量着他,刚才太子走过来的时候,他看得清清楚楚,太子走路并没有一脚高一脚低,这意味着,他不但眼治好了,腿也治好了。

  他不但没有死,竟然还好生生的,连伤残都不见了?

  可是自己呢?费了那么大的劲,付出了那么多,连人都关在天牢里了,那个被他算计,被他针对的人,却毫发无损,那他之前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

  北辰轩压下心中强烈的不甘,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你的腿和眼,真的治好了?”

  太子微微一笑,道“托二皇弟的福,都治好了!”

  托他的福?这句话简直充满了恶意,可是太子笑容在脸,让人如沐春风,要是落在别人眼里,那儒雅温和的样子,谁会觉得是恶意?

  “谁治好了你?”北辰轩恨不得把那个治好他的人剥皮拆骨。

  太子仍是轻描淡写“二皇弟,你忘了,有一阵,你不是也派人满京城的寻找那个人,难道你寻来,不是为了给本宫治伤的吗?”

  他笑了笑,又道“也是,二皇弟巴不得本宫死,就算寻到了人,也不会带来给本宫治伤吧!”

  满京城寻找的那个人?毒医弟子?

  他满京城的寻,只是想弄死那个毒医弟子,绝了太子的路。

  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太子找到了。

  难道真的有天命这回事?难道,太子就是被天命眷顾的那个人?所以,他才能找到毒医弟子,而自己不论怎么阻拦,不论怎么出手,都伤不到他?

  北辰轩心里不甘,他冷冷看着太子,道“所以,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太子摇头而笑,道“二皇弟这话说的有趣,蝼蚁也配成为让本宫看的笑话?”

  他笑容温雅,说出的话却有如利刃。

  是北辰轩先一再算计他,现在北辰轩能留一命,他不计较,不是他大度,身在上位者,没有谁会对要把自己弄死的人大度。他只是不屑。

  若是两个势均力敌相差不大的对手,那自然是用尽一切力量弄死。但现在的北辰轩,犯的是死罪,虽然皇上网开一面,但已经贬为庶人,还要流放三千里,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出现在京城了。

  对一个从天堂跌落到尘埃的人,让他活着,比让他死更痛快。

  这个时候,北辰轩也顾不得别的了,他道“父皇准备怎么处置我?”

  太子好心地道“父皇念及父子之情,在本宫的求情下,免了你的死罪,只判流放三千里!”

  北辰轩眼中光芒一闪,只判流放,没判死罪?这是表示他能东山再起?他压下心中的喜悦,淡淡地道“你是要本王感谢你?”

  “本王两个字,二皇弟以后还是不要自称了,流放三千里,哪里还有什么王呀侯呀的?二皇弟如今是庶人,不是晋王了!”

  太子目光淡淡扫过,道“本宫今日来天牢之中看你,也算是全了兄弟之情,以后,二皇弟就好生享受来之不易的日子吧!”

  他的目光,没有在沈颖怡身上停留片刻。

  他不是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这样的女人,多看一眼,也是污了眼睛。

  沈颖怡拼命地抓住栅栏,几乎要把手指甲折断,那个器宇轩昂,高贵夜华的男人,本应该是她的夫君,如果当初她没有想尽办法地改变这桩婚事,那她就是太子侧妃,随着太子伤好,变得风光无限。

  可现在呢?

  她以为必能一飞冲天的夫君,能给她带来荣华富贵,无上尊荣的那个人,像条死狗似的关在天牢里,那个她看不上的人,却成为遥不可及,无法仰望的人。

  直到太子走得不见,她才像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般,顺着栅栏滑落在地,也顾不得地上脏乱潮湿,顾不得那里虫蚁乱爬。

  她的眼神空洞,心里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也许那支签没有错东风若与便,扶摇上青天。

  本来她已经等来了东风,即将嫁与东风,只需要等待,便能扶摇上青天。

  可是她把到手的东风给推掉了,所以现在,她只能成为阶下囚,仰望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北辰轩这时候心情也不好,他一回头,就见到沈颖怡失魂落魄,后悔不及的样子,眼里顿时一片阴鸷,他冷声冲着沈颖怡道“是不是后悔了?”

  沈颖怡回过神来,道“王爷说的什么话?”

  北辰轩冷冷道“你没听到北辰云峰说吗?我现在已经不是王爷了,我只是个庶人。你原本要嫁的是太子,结果,嫁了我这么一个庶人!哈哈哈,沈颖怡,你可后悔?”

  沈颖怡岂能不后悔?

  她本来肠子都要悔青了,但是这是她自己选的,她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但北辰轩竟然反过来挑衅她,都已经落到这个境地了,谁又比谁好得了多少?

  沈颖怡本来就觉得委屈,她什么也没有做,只不过是嫁给了北辰轩,现在北辰轩出事,她就跟着被连累,凭什么呀?

  她不能找别人说理,已经够委屈了,北辰轩却还阴阳怪气的,都已经是庶人了,还以为是皇子吗?

  沈颖怡没好气地道“我后悔又怎么样?我是后悔,后悔当初瞎了眼。”

  把东风当成废物,把废物当成了东风。

  北辰轩大怒,刚才沈颖怡的异常已经让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挑衅,现在沈颖怡更是直接说了出来。

  他猛地扑过去,隔着栅栏,正好把从栅栏上软瘫滑下的沈颖怡的脖子掐住。他的手猛地收紧,喝道“你说什么?你说你瞎了眼?连你也敢看不起我?你算什么东西?”

  骤然而至的窒息感觉让沈颖怡脸色苍白,看着北辰轩布满血丝的眼睛,她挣扎了一下,但是越挣扎,就越是激怒了北辰轩,北辰轩下手就越重。

  他是习武之人,沈颖怡却只是一个女子。

  沈颖怡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恐,拼命去掰北辰轩的手,却哪里掰得开,等到暴怒之中的北辰轩回过神来,松开手时,沈颖怡已经软软地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