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科幻灵异 > 降临诸天 > 第四十九章 杀生道主
  黑衣人苦口婆心的劝说,叶晨则是不为所动,他冷哼道:

  “我不会加入魔教,更不会当杀手。”

  所谓的圣教就是魔教,圣教只是魔教自己的称呼,在江湖上属于人人惧怕,又人人喊打的势力。

  不过黑衣人听了他的话却是哈哈大笑道:

  “原来你担心这个,你可以放心,我杀道依附于圣教,又独立于圣教,你若不愿当杀手,没人能强迫于你。”

  但叶晨还是摇头拒绝。

  很快黑衣人耐心被消磨干净,脸一拉冷哼道:

  “今天你不拜也得拜,由不得你。”

  说完抬手一掌五指张开向他拍来。

  这黑衣人一动手,叶晨就知道自己估计失误,这个叫杀生道主的黑衣人的实力远超自己想象,之前他以为最多就二星上阶,但甫一动手就知道远远超过这个级别,十有八九,已经超过了后天极限,达到了先天的境界,也就是三星位阶,完全碾压他的实力。

  一掌按下,宛如天倾地塌,恐怖的压力令他浑身颤抖,似乎承受不住这股压力而崩溃一样。

  “不行,我不能倒下!”

  他牙关咬的咯吱作响,猛的抬头,用尽全身所有力气一剑刺出。

  “一剑穿云!”

  关键时候,他将无生杀剑与一字穿云剑融合,融合了无生杀剑的一剑穿云威力大增,宛如后羿射日射出的那一支神箭,破开天穹遮天云层射向宛如太阳般的杀生道主。

  只是,实力差距太大,穿云一剑在半路被拦截,杀生道主竟然凭空用手抓住剑身,轻轻一抖,他的手猛震,虎口裂开,手中剑不由自主脱手。

  杀生道主夺下剑后眼中异彩连连急切的问道:

  “刚才那一剑无生杀剑中没有,但又明明是无生杀剑,你怎么使出来的?”

  叶晨沉默了一下,抬头问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不会强迫我去杀人?”

  杀生道主一脸欣喜点头:

  “当然,本座可以发誓。”

  叶晨摆了摆手:

  “不用发誓,等我修为有成打败你,你想强迫我也做不到。”

  “很好,快拜我为师。”

  看着杀生道主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他很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下行了个拜师礼。

  跪拜杀生道主他倒没有觉得有丢降临者脸的想法,这种情况很正常,虽说有很大一部分降临者认为自己来自高等文明,看不起这些诸天异世界的土著,将这些异世界的土著当npc看,但那是别人的想法,他没有这种想法。

  很简单,即然拜师,那就会学人家的功法,跪拜一礼就当是拜谢传功之恩。

  在大部分世界,师徒之间的关系有如父子,师父尽心教授徒弟,老了需要弟子养与送终,有时候比父子关系还要亲密。

  当然,的确会有欺师灭祖的畜生,但那只是少数,绝大部分师徒关系是非同一般,就算魔教也不例外。

  大马金刀坐在石头上受叶晨一拜,简单的拜师礼完成,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师徒关系,杀生道主非常高兴的挥手,一股强大的内力托他起来,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为师的入室弟子,你本有五位师兄,不过现在只有两个还在,另三位师兄已经死了,等你随我入门就会见到。”

  入室弟子,一般代表是最重要的一位弟子,很大情况会是最后一名关门弟子,师父会将自己压厢底的武功绝学都会传给入室弟子,如果师父有什么身份地位或者家产有很大可能传给入室弟子,当然,前提师父没有子女。

  但相应的,入室弟子要承担师父的养老与送终,将来师父老了如果有仇人打上门,需要入室弟子来抵挡。

  一位先天高手的入室弟子,说实话叶晨还是有点压力,以及有小小窃喜。

  窃喜是好歹是位先天高手,肯定会有修练至先天的内功心法,身为入室弟子,其他两位师兄可能学不到,自己肯定能学到。

  先天武学学到手,再存够足够的潜能点,结合杀生杀道武学,可以推衍出一门如上个世界一样天下无敌的三星上品武学,那样再完成这具身体的遗愿就简单多了。

  压力就是怕这个师傅的仇家太早打上门,杀生道主是先天高手,能打上门的仇家肯定也是先天高手,现阶段乃至最近一年内他估计还打不过先天高手,或者说他还没把握凑够足够的潜能点将修为提升至三星级。

  只能希望一年内不会有太厉害的高手找上门,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杀生道,入门武学是杀生剑,与无生杀剑一样是二星下品武学,身为杀生道主徒弟必须要学会。

  不过这次他没有像刚才一样直接提升至大成,而是提升一层后先缓一缓,过段时间再提升,越到后面间隔时间越长。

  之前是没人发现可以快速提升,现在就在杀生道主眼皮子底下,要是瞬间将一门剑法提升至大成,那也太夸张了,世间不是没有这么牛比的天才,但肯定不在这种低武世界,几年降临经验告诉叶晨,超过常理的事最好不要做。

  一边教他武功,一边穿山越岭,数天后,两人离开山区,进入一个叫离山的小县城,随便找了间客栈住下。

  刚住下当天晚上,就有两个无生杀道的黑衣人摸上门刺杀叶晨,被他发现当场宰了一个,另一个被杀生道主阻止,他拿出一块暗金色令牌对那个无生杀道刺客说道:

  “将消息传出去,我已经收他为入室弟子。”

  第二天一大早,叶晨起床与师父杀生道主下楼吃饭,发现小小的客栈一楼大堂坐满了黑衣人,不过仔细一看发现这些黑衣人分成径隔分明的两派,一派看到他们下来,立即躬身行了一礼,显然是属于杀生道一派,而另一派不出意外是无生道一派。

  无生道领头的是一个瞎了一只眼的中年男子,他拱手向杀生道主行了一礼,指着叶晨说道:

  “此人乃本道此次刺杀目标,不知道主为何要收他为徒?”

  但杀生道主理都没理他,径直坐到杀生道黑衣人让出来的座位上,叶晨上前倒茶端给师父,杀生道主端起茶杯轻啜一口,咂了咂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