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科幻灵异 > 降临诸天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阴癸派的意图
  “杀!杀!杀!”

  洛阳四面同时响起震天的喊杀之声,联军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起了进攻,无数联军士兵在战鼓的催促下涌向城墙。

  “放箭!”

  城墙上的守军在军官的指挥下射出漫天箭雨飘洒而下,密密麻麻的联军瞬间人仰马翻倒下一大片,但又有更多的士兵跨过战友尸体冲向城墙,许多士兵抬着一个个长达数十米的云梯冲向城墙,将云梯架上城墙,立即有士兵用牙咬着刀剑双手快速往上爬。

  “放擂木,倒金汁!”

  一根根粗大的木柱从城墙上扔下去,只要撞到便是一片惨叫,一根长长的云梯上爬满了士兵被擂木一砸,一溜全部砸了下去,就像是撸肉串一口全撸下来一样。

  一盆盆恶臭难闻的粪水从城墙上倒下,烫的下方联军士卒痛苦不已,难闻的臭味在下方弥漫。

  粪水最大的伤用并不是伤人,也不是恶心人,而是被粪水淋到,只要身上有一点伤口,立即就会破伤风发炎,以现在的医疗手段,基本上是没救了,端的歹毒无比。

  守城总比攻城要容易,城墙上早有人准备勾子勾住云梯顶部撑起,将云梯向后推倒,一个个云梯被反推出去,爬在上面的一串士卒也随之倒下去。

  叶晨站在城楼之上,面无表情看着下方漫无边际的军队如潮水一样涌向洛阳城,而洛阳城又像万年不变的礁石将涌来的海浪打的粉碎,战斗虽然激烈,但洛阳城还是稳如磐石,只要城中守军士气能稳住,联军想攻下洛阳城纯粹是做梦,起码两三个月内是不可能攻下。

  第一波攻城直到结束,联军连城头都没摸上。

  等到下午吃完饭,第二波攻城继续,直到晚上,城下燃烧起大堆大堆的篝火,联军竟然在晚上开始第三波攻城。

  只是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没攻下,虽然偶有士兵攻上城头,但立即就被压下去。

  接下来联军开始了连绵不断的攻城,仗着兵多将部队分成两部分,日夜不停的猛攻。

  叶晨同样调整战术针对,将守军分成几个部分,轮流防守。守城总比攻城容易,洛阳城中有**万的守军,如果加上各大臣及世家的私军能再组织好几万,同时在洛阳城被围时杨广就着手组织城中青壮,已经初步组织了五六万,守军总人数加起来超过了十五万,足以一直坚守下去。

  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六天联军都没能攻破洛阳城,最多的时候攻至城头,但最终还是被压了下去。

  六天攻城,洛阳城守军死伤近万,但联军损伤更大,超过三万士兵战死城头,巨大的损失就算是联军也有些承受不起,很快他们改变计划,开始使用各种战术,如挖地洞之类从城外挖出一个地洞至城内。

  可惜这些还是被识破,叶晨在神雕世界经历过的攻城战不下百次,什么战术没见过,早就在城墙边缘处放置许多装满水的大缸,以监听地下动静,一旦察觉到哪里有人挖地道,立即做出应对。

  攻城战至第十三天,叶晨正站立在城头坐镇,不时有箭矢射中自己被弹开,这一幕让守城士卒看到士气更盛。

  突然,一名传令兵从城内奔来至他身后单膝跪下,大声道:

  “报大将军,城南独孤霸将军战死。”

  “嗯!”

  叶晨转头,无数次的杀戮积累的杀意冲的士卒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

  传令兵咽了咽口水令自己镇定,说道

  一个小时前,洛阳城南城墙上,独孤霸作为坐镇南面城墙的统兵大将正在一如即往的督战,这个职位是独孤阀影响力的体现,本来一开始这一面城墙统帅并不是他,只是随着杨广被杀,通过一系列运作统领便换成了他,原统领成了副统领。

  这样的情况不止是在这里,而是体现在洛阳城的方方面面,独孤峰获得尤老太君的支持后立即联络了洛阳城中大量大臣将领,同时还通过阀中特殊办法将消息传出了洛阳城。

  只是此时独孤霸心中有些疑惑,因为他们发现,在洛阳城除了独孤阀,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正与独孤阀竞争。

  是的,在与其他大臣将领联络的时候,他们发现洛阳城中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已经拉拢了相当大一部分大臣将领,虽说比不上独孤阀的势力,但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一开始他们怀疑是叶晨在动手,当时他们还着实慌乱了一下,但后来查探发现不是,而是似乎是来自魔门西宗阴癸派的势力。

  以阴癸派为首的魔门西宗一直有支持隋朝独孤阀知道,只不过他们一直很低调,以至于独孤阀并不清楚他们具体实力,以及现在到底拉拢了多少人都不清楚,只知道人数不少。

  于是独孤阀立即将魔门西宗列入最大的竞争对手,加快了对朝中剩余大臣与将领的拉拢,特别是叶晨,如果不是现在战况激烈情况不允许,老太君早就找他谈一谈。

  独孤霸倒是不太担心,魔门虽然实力强大,但他们的势力一向在江湖之中,在朝堂与军中完全比不上独孤阀,如今可以肯定的实力对比独孤阀占绝对优势,只等击退联军洛阳城危局解除,再获得叶晨的支持,立即就能逼退魔门,一举取代杨氏成为这朝堂新主人。

  今天的攻城战如以往一样,洛阳城作为数朝古都,一向城坚器利,想攻下绝不容易,所以就算这一次联军再次攻上城头,他也没有一点担心,从城楼边擂鼓力士手中抢来粗大的鼓锤用力敲击大鼓,为手下战士鼓舞士气。

  一波接一波的联军沿着云梯攻上城头与守城士卒撕杀,在守城士卒绝对的数量优势下联军又被赶下城头。

  很快又一波联军攻上城头,四五个联军士兵向他杀来,独孤霸哈哈大笑将擂鼓往边上力士手中一塞,呛的拔刀砍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