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第159章 陆少被男人伺候
  安康的那两个手下还没把叶唯推到陆霆琛的怀中,陆霆琛手上用力,一左一右,就重重地赏了那俩人一人一拳。

  安康一脸的懵,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少怎么还不开心?

  而且,还揍了他的人!

  安康怔怔地站在原地,看到陆霆琛那张冷峻矜贵的脸,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忽地,安康灵机一动,他怎么忘记了,他曾经听过一个小道消息,其实,陆少这么多年身边没几个女人,貌似是因为他喜欢男人。

  陆少既然喜欢男人,他送女人给他,他当然不会开心。

  这么想着,安康连忙对着陆霆琛笑道,“陆少,抱歉,我忘记了,你不喜欢女人。你喜欢男人,我这边更没问题,我手下弟兄,可都是一个赛一个的勇猛,我这就让他们去伺候你!”

  安康连忙对着站在他身后的两个手下招手,“你们脑残是不是!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伺候陆少!”

  叶唯唇角抽搐,安康这简直就是作死啊,他哪只眼睛看出小舅舅喜欢男人了?!

  安康身后的两个手下,都是纯爷们,他们当然不愿意跟男人啪啪啪,但是陆霆琛是谁啊?!

  海城最尊贵的男人,他想要把他们那啥,就算是他们比钢筋还直,也得把自己给掰弯。

  他俩对视了一眼,努力克服心中的障碍,上前一步,对着陆霆琛笑得花枝乱颤,“陆少,今天晚上,我们会好好伺候你,保证让你心满意……”

  一个“足”字还没有说出口,那两个人就已经被陆霆琛给踹飞了出去。

  陆霆琛的脸色,愈加的黑沉,叶唯本来就已经够排斥他的了,安康这脑残还当着叶唯的面说他喜欢男人,简直就是找抽!

  安康不敢置信地看着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哀嚎的两个手下,陆少不是喜欢男人么,他投其所好,他怎么还这么暴力?!

  难不成,他喜欢的,不是这种类型的?!

  安康继续赔笑,“陆少,你不喜欢他们俩这调调的对不对?没关系的,不管你喜欢哪种调调的,我都能帮你找来!”

  陆霆琛没有搭理安康,而是看着站在他身旁的战煜城冷声说道,“战七,今天晚上,我不会手下留情!”

  陆霆琛知道战煜城和安宁的关系,他这话的意思,显然是让战煜城别浪费口舌给安康求情了,因为,他不可能放过安康。

  战煜城没有接陆霆琛的话,他的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一身残破的苏茶茶身上。

  苏茶茶现在,倒也算不上衣不蔽体,但是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安宁的弟弟,安康。

  因为安宁的关系,战煜城对安康也算是不错的,可此时此刻,看着苏茶茶唇角的血痕,以及想到刚刚,安康差点儿当众把苏茶茶给强了,他只想打爆安康的脸!

  陆霆琛都还没有出手,战煜城就已经率先出手,他扬起手,一拳头就狠狠地打在了安康的脸上。

  安康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战煜城竟然打了他?!

  “姐夫,你……”

  安康捂着自己的脸,他不敢对战煜城发火,他只能无比委屈地对着战煜城说道,“姐夫,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安康?

  战煜城微微有些恍神,他会揍安康,定然不是因为他在乎苏茶茶这个女人,他只是不喜欢,自己用过的东西,再被别人用。

  对,一定是这样!

  见战煜城不说话,安康更是委屈,“姐夫,你该不会是为了苏茶茶这个表子打我吧?!姐夫,难道你忘了吗,苏茶茶这个表子差点儿害死二姐,她还残忍地杀死了你和二姐的孩子!”

  “安康,别碰苏茶茶!”战煜城眸光意味不明,他的前妻,就算是他垃圾一般丢掉,别的男人,也休想染指!

  安康心中冒火,战煜城揍他,果真是因为苏茶茶!

  安康无耻惯了,他自然不会让苏茶茶占了上风,“姐夫,我也不想碰苏茶茶!但是她主动跳脱衣舞勾我,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根本就把持不住!”

  现场大多数人都是安康的亲信,听了安康的话,他们也连忙帮安康说话,“是啊战少,安少没有欺负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又跳舞又脱衣服的,主动勾我们安少!”

  苏茶茶死死地咬着唇,鲜红的血液,又从她的唇上渗出,她没有解释,只是唇角勾勒出讥诮的弧度。

  相信你的人,不管别人如何抹黑你,他都会对你深信不疑,但是不相信你的人,不管你怎样辩解,都是不要脸的狡辩!

  她和战煜城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信任这种东西,所以,她不会再浪费感情浪费口舌!

  “安康,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欺负了茶茶!”

  叶唯见不得别人这么欺负苏茶茶,气呼呼吼道。

  “臭表子,你给我闭嘴!你比苏茶茶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是你主动往我身上贴,我……”

  “砰!”

  安康话还没有说完,陆霆琛一拳头就已经狠狠地落在了他脸上,这一次,陆霆琛揍得狠,安康直接被他给揍掉了一颗门牙。

  安康吐出那颗沾满血液的门牙,捂着嘴哇哇乱叫,“陆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啊?!姐夫,你要帮我主持公道,我没有犯错,陆少不能这么欺负人!”

  “惹了我的女人,还想往她身上泼脏水,你,该死!”

  安康都没有看到陆霆琛是怎么出手的,他的身上,就又接连挨了好几下,他肚子疼得歇斯底里,他刚要捂着自己的肚子稍微缓和一下,陆霆琛一脚就又踹到了他的胸口。

  安康可怜巴巴地看着战煜城,希望战煜城能够出手救他,可战煜城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对于他的求救,没有半点儿反应。

  “姐夫,陆少要杀了我!姐夫,救我!”

  安康不停地怪叫着,他刚张开嘴,陆霆琛直接一脚踹到了他嘴上,安康叫都叫不出来。

  叶唯身体一得到自由,就想要去看看苏茶茶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她还没跑到苏茶茶面前,战煜城就扼住了苏茶茶的手腕,强行拖着苏茶茶往流年外面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