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第256章 苏茶茶,你活该!
  战煜城今天晚上会出现在安宁的公寓,实在不是他想安宁了,过来看看她。

  而是今天安宁去他的办公室找他了,还发高烧,昏倒在了他的办公室。

  安宁曾经不顾生死在大火中救了他的性命,他当然不可能不管安宁的死活。

  刚刚他推开门看到苏茶茶,心中忽然就有些说不出的狼狈,如同,被妻子捉~奸在床的丈夫。

  他下意识想要向苏茶茶解释,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又觉得可笑。

  他和苏茶茶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啊!

  被她撞到他在安宁这里,他有什么好心虚的!

  战煜城刚想质问苏茶茶一句,她来这里发什么疯,苏茶茶就已经拽开门进了安宁的卧室。

  安宁今晚发烧不是装的,她烧得小脸酡红,看上去颇有些柔弱可怜。

  苏茶茶对安宁着实生不出怜香惜玉的心思,现在,她只想揍安宁,狠狠地揍,跟个泼妇似地揍她,让她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苏茶茶手上使不出多少力气,她觉得只是甩安宁巴掌,对安宁来说,真的是太轻了。

  瞥到安宁的床头柜上有一个水杯,苏茶茶抓起那个水杯,就狠狠地往安宁的脑门上砸去。

  “苏茶茶,你疯了!”安宁被苏茶茶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她控制不住尖叫出声,“煜城哥哥,救我!”

  战煜城也意识到了苏茶茶来者不善,听到安宁的声音,他连忙往安宁的卧室冲,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等他冲进来的时候,苏茶茶手中的玻璃杯,已经精准地砸在了安宁的脑门上,瞬间渗出了血。

  玻璃杯剧烈摇晃后坠落在地上,杯子里的水,混杂着似有若无的血丝从安宁的脸上淌下,沾湿了她的长发,看上去好不可怜。

  安宁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就滚落了下来。

  她瑟缩在床角,哀哀戚戚地对着战煜城叫道,“煜城哥哥,救我!苏茶茶要杀了我,我真的好害怕!煜城哥哥,我好疼……”

  战煜城怎么都没有想到苏茶茶会对安宁下这么重的手,看到安宁这副模样,出奇的,他没有觉得心疼,只是愤怒。

  愤怒苏茶茶在他面前这么嚣张,愤怒苏茶茶完全不把他战煜城放在眼里!

  “安宁,别装了!你把小贝害得那么惨,你还有脸装可怜?!”

  刚才用杯子砸安宁,苏茶茶用了太多力气,手腕疼得厉害,她挥了下手腕,恨恨地对着安宁说道,“安宁,刚刚我说了,今天晚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会饶了你!”

  说着,苏茶茶环视了周围一圈,想要找到点什么东西,继续攻击安宁。

  苏茶茶后悔了,刚才她来得太仓促,她在路上的时候,就该买把水果刀,那样,她直接一刀捅进安宁胸口,现在,安宁早就已经进了急救室。

  注意到窗口有一盆盆栽,苏茶茶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就要抱起那盆盆栽往安宁身上砸。

  战煜城也看穿了苏茶茶的意图,他眉头蹙了蹙,连忙上前阻止苏茶茶。

  “苏茶茶,你给我住手!”

  战煜城重重地将苏茶茶扯回来,他的声音,冷凝到了极致,“苏茶茶,你别发疯!”

  “战煜城,你放开我!我要杀了安宁!她那么害小贝,我要杀了她!”

  苏茶茶红着一双眼睛,她用力想要挣开战煜城的钳制,但是战煜城的力气比她大太多,她折腾了许久,手腕依旧被战煜城紧紧地控制着。

  苏茶茶恨啊,六年前,战煜城帮着安宁那么欺负她,她在监狱里面,又被他那样折磨,现在,他凭什么还想欺负她!

  手,动不了,但是她还有脚!

  苏茶茶暗暗咬牙,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一脚就狠狠地往战煜城脚上踩去。

  趁着战煜城吃痛的空档,苏茶茶直接扑到了安宁的床上,她一把抱住安宁的脑袋,想要将她狠狠撞在床头柜上,继续让她头破血流。

  战煜城的动作比苏茶茶更快,他一把抓住苏茶茶的肩膀,就将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刚才玻璃杯碎裂了一地,苏茶茶这样摔倒在地上,好几片玻璃碎片深深地刺入了她的血肉之中。

  苏茶茶今天穿了一身米色的风衣,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后背上渗出,看上去格外的怵目惊心。

  战煜城也看到了苏茶茶背上的血,他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拉过苏茶茶,好看看她背上的伤口。

  但是想到刚才苏茶茶疯了似地撕打安宁,他终究是压下了担忧的念头。

  疼,真的很疼……

  苏茶茶疼得指尖都在颤巍巍地动,她想要扶着地面从地上站起身来,但是她的手腕太不给力了。

  这一刻,她的手腕竟是使不出支撑她的身体站立的力气。

  苏茶茶真的是一个很怕疼的人,她曾经是父母捧在掌心的珍宝,小时候,她的手上,蹭破一点儿皮,她都得哭个昏天暗地。

  那时候,最疼她的爸爸妈妈也会一个劲儿地安慰她,茶茶乖,茶茶不哭。

  现在,她的爸爸妈妈都已经不在了,她还能哭给谁看?!

  苏茶茶笑,笑得倾国倾城,笑得荒芜丛生。

  哭给战煜城看么?

  她的眼泪,不会让战煜城心疼,战煜城只会帮着安宁欺负她,让她撕心裂肺的疼。

  战煜城定定地看着苏茶茶,刚才推了苏茶茶那一把,他本来就有些后悔,现在,看到苏茶茶苍凉地笑,他心中更是前所未有的慌乱。

  可是战煜城不会向苏茶茶道歉,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向苏茶茶道歉。

  见苏茶茶恨恨地盯着他,他心中暴躁到了极致,所有的柔情都被他掩埋,最后,到了嘴边的,只是一句带着三分阴狠,七分绝情的话,“苏茶茶,你活该!”

  苏茶茶,你活该!

  听了战煜城这话,苏茶茶笑得更厉害了。

  她可不是活该么!

  她爱上战煜城,才会与他的命运纠葛在一起,才会与安宁不共戴天,更害得小贝被无辜牵连,差点儿被老鼠药毒死。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她啊,真的是活该!

  在地上僵硬地躺了好一会儿,苏茶茶总算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将眼底所有的落寞,都不着痕迹掩盖,让她看上去,总不至于太狼狈。

  她扬着下巴对战煜城笑得颠倒众生,“对,战煜城,我活该!但就算是我罪该万死,安宁害我的小贝,我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说着,苏茶茶猛地拔下扎在自己后腰上的一块比较大的玻璃碎片,就毫不客气地往安宁的胸口扎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