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第327章 生同衾死同穴!
  听了叶唯的话,陆霆琛的身子微微一顿,叶唯以为她的话起了作用,谁知,下一秒,她就听到陆霆琛一字一句说道,“叶唯,你这是要逼我也给自己打一针是不是?!”

  “叶唯,就算是你不让我碰你,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受苦!”

  陆霆琛从来都不是冲动之人,他也向来爱惜自己的身体性命,但是现在,他不想再去珍惜自己的身体了。

  若是叶唯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了,他的人生,了无意义,倒不如,他与她,共享苦与甜,生同衾死同穴。

  叶唯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陆霆琛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小舅舅竟然说,他要去给自己打一针!

  他知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这可是要命的病,小舅舅怎么能拿他的性命这么开玩笑!

  “小舅舅,你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叶唯红着眼睛吼道,“小舅舅,求求你放了我,别让你自己后悔好不好?”

  陆霆琛眸光灼灼地看着叶唯,他那双墨玉般的眸涌动着令人心悸的光,温柔得如同一潭水,却又坚定得如同埋了一把利斧。

  “叶唯,我陆霆琛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我只知道,我爱你,此生不悔!”

  说着,陆霆琛再不给叶唯任何反抗的机会,他猛一用力,长驱直入。

  此生不悔啊……

  叶唯一遍遍回味着陆霆琛的这句话,心,软乎乎颤动,可她还是想要将陆霆琛推开。

  那么好的小舅舅,就算是此生不悔,他也不能因为她,毁掉了原本该光芒万丈的一生。

  可是,没有机会了……

  小舅舅已经,冲进了她的身体,而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小舅舅,你真傻,你怎么就这么傻……”

  叶唯低低地呜咽着,这些年,她也掉过眼泪,可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放肆地哭过。

  她将小脑袋深深地埋在沙发上,任眼泪将她的小脸打湿。

  天底下,怎么就会有小舅舅这么傻的人呢!

  她叶唯就算是得了那种病,在他心中,也是块宝,可他,却不把他自己的命当命。

  脸,蓦然被陆霆琛托起,他一点点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叶唯,我不傻,我只是,太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罢了!”

  陆霆琛的唇,顺着叶唯的眼角一点点下移,最终,落在了她的锁骨处,辗转反复。

  他爱怜地抚摸着叶唯的眉眼,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小女人呢?

  不管是在云端,还是与她一起坠落深渊,怎么都爱不够!

  他小时候,盛云汐最喜欢看那种爱得死去活来你侬我侬的肥皂剧,他觉得,那些电视剧中,男女主角为了彼此不顾生死,太可笑。

  尤其是什么殉情啊,变成蝴蝶啊,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真正遇到自己心爱的女子之后,他才明白,原来爱情,真的能够让人疯魔让人痴,心冷如他陆霆琛,也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这繁华世界,弱水三千,只愿与她同生共死。

  陆霆琛的吻渐渐由热烈变得温柔,但是叶唯的哽咽,已经无法停止,她真的没有想到,小舅舅竟然不顾她被叶安好注射了那管子血,强要了她。

  小舅舅对她的深情,她感激而又感动,可她更心疼。

  小舅舅说,他对她,此生不悔,可她恨她自己啊,恨她自己的力气不够大,恨她没有直接了解自己的性命,恨她将小舅舅拖下苦海。

  叶唯哭得越来越厉害,最终,在陆霆琛疯狂的索取中,以及对自己的厌弃中,沉沉昏睡了过去。

  叶唯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

  她梦到,她和小舅舅都都已经得了很严重的艾滋,他们都到了这种病的后期。

  他们两个,饱受着病痛的折磨,就算是将大把大把的钱扔到医院,他们两个的生命,还是快速而又绝望地流逝。

  她还梦到,盛云汐指着她的鼻子骂,她说,是她毁了她的小琛,她还说,她太自私,就该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盛云汐起初吼得声嘶力竭,言语刻薄,最后,看着陆霆琛残败的身体,泪如雨下,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她也在哭,比盛云汐哭得还要厉害,因为,她梦到小舅舅在一场抢救中没有醒来,先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

  看着小舅舅已然变得僵硬的尸体,她哭得几乎要黄河决堤。

  小舅舅,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要不是因为她把这种该死的病传染给了小舅舅,小舅舅也不会死!

  叶唯从来没有那么恨过自己,她害死了小舅舅!

  叶唯从睡梦中猛然惊醒,她额上的碎发,已经被冷汗浸湿,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陆霆琛。

  小舅舅还没有死。

  幸好,刚才那么深重的绝望、那么疼的生离死别,只是一场梦。

  她多希望,今天发生的一切,也只是一场梦。

  可是,她被叶安好打了那一针是真的,小舅舅跟她发生了关系,也是真的。

  现在,她还能感受到小舅舅的温度,但用不了多久,她和小舅舅,终将生离死别,上演刚才梦中肝肠寸断的一幕。

  “小舅舅……”

  叶唯重重地将脸扭到一旁,她不想陆霆琛看到她眸中的脆弱,她深吸了一口气,“小舅舅,对不起,对不起,小舅舅,我害惨了你……”

  陆霆琛一把将叶唯搂进怀中,他那张如同精工雕琢的俊脸上,没有半点儿可能染病的颓丧。

  他用那双如同一泓清泉一般的眸灼灼地盯着叶唯的小脸,“叶唯,记住,别再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若是你想抛夫弃子,才是真正对不起我。”

  见叶唯的眼眶红红的,肩膀还在难受地颤抖,陆霆琛心中一疼,他吻住叶唯的眼角,一句话差点儿脱口而出。

  但是想到这个小女人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告诉他,让他跟她一起分担,而是想着跟他分手,还找了个娘炮来气他,陆霆琛就气不打一出来。

  是不是他不从那个娘炮的口中逼问出真相,她就真的把他一脚踹开了?

  这么想着,陆霆琛决定稍微吊一下叶唯的胃口,作为她不懂事的教训。

  “叶唯,我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一件好事,一件坏事,你想先听哪一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