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第513章 你要当爸爸了,我很难受
  她爷爷去世了。

  宫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别说是订婚,就算是结婚,短期内,她也别想了。

  她不可能,在爷爷举行葬礼的时候,跟陆霆琛订婚,那样,不仅宫家人不同意,她还会被全世界耻笑不懂孝道。

  其实,要是单单只是爷爷去世,宫媛还没有这么愤怒。

  让她愤怒的是爷爷的遗嘱。

  这些年,宫家旗下的服装品牌宫廷,一直是由宫媛打理。

  宫廷在宫氏,一直是很特殊的存在,它独立于宫氏,却又受着宫氏的庇荫。

  宫氏的继承人,自然无人可与宫擎争锋,宫媛也从来没敢想,要跟宫擎争夺宫氏,毕竟,宫擎的势力,她几辈子都比不上。

  可宫廷,她势在必得。

  她也以为,她继承宫廷,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爷爷却在遗嘱上,留下了一项对她来说近乎荒诞的规定。

  两年之内,宫廷的销售额增幅必须达到200,并跻身国际十大服装品牌。

  否则,宫廷由宫媛的奶奶,另择继承人。

  现在,宫廷只能勉强进入国际服装品牌前一百,想要冲进前十,哪有那么容易!

  爷爷,这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她!

  宫媛恨得牙痒痒的,她不敢想,平日里看似最疼她的爷爷,在临终前,还给她留下了这么大一个难题。

  但不管面前的难题有多么的不可跨越,她宫媛都不会轻易认输。

  销售额大幅增长,跻身前十,这两个目标,她宫媛都会做到!

  宫廷是她的,谁都别想跟她抢!

  宫媛心里真的很难受很难受,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她想到的,还是她最爱的男人。

  这个时候,哪怕他能对她说一句温软的话,她心里,也一定会前所未有的温暖。

  宫媛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她还是拨通了陆霆琛的电话,“珈成哥……”

  她的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哽咽,她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珈成哥,爷爷去世了,我们明天,没法举行订婚仪式了。珈成哥,我现在,心里好难受。”

  “宫媛,我会让汪铎陪你过去处理爷爷的后事。”说完这话,陆霆琛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宫媛怔怔地看着渐渐变黑的手机屏幕,她许久都无法回神。

  他说什么?

  他说让汪铎陪她回去处理爷爷的后事?

  到底他是爷爷的孙女婿,还是汪铎才是爷爷的孙女婿?!

  而且,她刚刚说无法举行订婚仪式的时候,她是试图想要从陆霆琛的声音中听出一丝丝的遗憾或者不舍的,可,她没有听到。

  她能够感觉到的,只是陆霆琛的如释重负。

  难道,跟她在一起,已经变成了他的负担了么?!

  这怎么可以!

  她双手沾满鲜血,不过就是为了和他白头偕老,他现在对她这么冷漠,她所有的牺牲,算什么?!

  叶唯!都怪叶唯啊!

  现在,她要忙着回欧洲那边处理爷爷的后事,没工夫教训叶唯,但是等她回来,她一定会让叶唯身败名裂,永世无法翻身!

  她就不信,他会接受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九哥,你是我的!我会让你知道,叶唯她根本就配不上你!我宫媛,才是与你最般配的女人!

  叶唯是在晚上的时候听说的宫媛爷爷去世的事情。

  对于老人的去世,叶唯很遗憾,不过宫媛无法和陆霆琛订婚,她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原来,老天并没有一直站在宫媛这一边。

  休了个舒坦的周末,叶唯周一上班的时候,格外的神清气爽。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在接诊的病人中碰到柳诗诗。

  叶唯在之前剧组的时候,虽然没跟柳诗诗说过几句话,但她对柳诗诗的印象真挺好的。

  柳诗诗身上有一种寡淡的美,那么淡然的模样,仿佛,这个世上,所有的功名利禄,富贵欢喜,都与她无关。

  柳诗诗的五官,算不上多惊艳,但是搭配在一起,却说不出的精致和谐,再加上她身上那股子冰美人的气质,令无数男粉丝痴迷。

  柳诗诗家世很好,她的资质在娱乐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她的咖位,也是妥妥的一线,但因为她这人比较懒,从来不愿意演女一号。

  叶唯每次看到柳诗诗,都会想到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她没有想到,这么优秀的柳诗诗,有一天,会来她的诊室,找她看病。

  她虽然是在肿瘤科,可过来找她看病的,基本上都是恶性肿瘤,很多人甚至已经是晚期,不愿意再受放疗、化疗的苦,想要用中药维持下生命。

  见叶唯一脸的惊愕,柳诗诗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起伏。

  依旧是那副寡淡的表情,唇角微勾,脸上也看不出笑意。

  “叶医生,我是子、宫癌,晚期,已经扩散,医生说,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柳诗诗波澜不惊开口,仿佛,她说的那个快死的人,不是她,而是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叶唯想到了柳诗诗的情况会很不好,可她还是不敢想,她的情况,已经差到了这样。

  “叶医生,我发现自己病情的时候太晚了,就算是做手术,也没用了。叶医生,我不怕死,可是我想,从死神手里,再抢几天的日子。还有88天就是南洲的生日了,我想,为南洲过完生日后,再离开。”

  “叶医生,我曾经听人说过,西医能够让人明明白白地死去,但是中医却能让人稀里糊涂地活着,叶医生,你能帮我撑到南洲过生日么?我不要太多时间,只要还能给我三个月就好。”

  是了,费南洲,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天才费南洲,是柳诗诗的丈夫。

  可惜,费南洲的心里没有柳诗诗,只有他的白月光,宫媛。

  想到昨天她听孙晴晴说过的一件事,叶唯的眼眶,忽然就有些湿。

  柳诗诗三年前,是怀过一次孕的,她满心期待地想要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宫媛不爱费南洲,却还要霸占着费南洲对她的好。

  她得知了柳诗诗怀孕的消息后,给费南洲打了电话。

  她说,南洲,听说你要当爸爸了,我很难受。

  就因为宫媛这句话,费南洲残忍地让人拿掉了柳诗诗肚子里的孩子。

  见叶唯给她把完脉后迟迟没有说话,柳诗诗那张干净得近乎透明的小脸上快速闪过一抹黯然,“叶医生,三个月,是不是我奢求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