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砍鬼就强化 > 第176章 雪崩的阴谋,小骷髅的懒惰,抄写词典
  天地灰蒙蒙,蓝月降临。

  夜晚,黑暗笼罩,雪停的镇子越来越暗淡,像是天空中被笼罩上了一层面纱,将淡蓝的月光遮盖住。

  苍山镇,西北角一条被阴影笼罩的小巷里,躺着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女,纯白色的羽绒服被溅上不少泥点。

  “嗯?我这是怎么了?我不应该是在旅馆里么?怎么到这里?”

  “八路军。是那个混蛋,他想要催眠我。肯定是他,我被催眠了?没,我没被。我脑子很清醒,可我怎么就忘记了,他的名字,他的长相。他叫什么?”

  “他到底叫什么?八路军,不对,他长什么样?我怎么都忘了。我是被···删除记忆了?”

  没多久,躺在的华丽少女苏醒了过来,有些错愕,像是在努力思考着什么,可不管怎么想,怎么思考,有些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明明记得某个人,却记不起他的名字,记不起他的长相,就连旅店的名字都忘记了。

  “可恶。”

  “臭混蛋。”

  “催眠我。”

  少女正是水笙。

  很气愤,很恼怒。

  催眠的时候,她是有记忆的,知道在被催眠,还故意装作‘配合’的样子,可怎么将那个混蛋给忘了?

  名字,长相都忘了。

  但相处的点滴,全都记得。

  很痛苦。

  她想报复,却找不到人了。

  “死八路,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我让你天天尝尝我画皮的滋味。”

  “不给你饭吃。就让你吃画皮,吃到吐。”

  她们水家的画皮一般都是用鱼皮做成的,不是人皮。

  都二十一世纪了,还用人皮,很low。

  所以早在好些年前,她们家的画皮技术就经过改良了,从人皮转变到‘鱼皮’。

  她说的吃画皮,就是让‘八路’吃鱼皮。

  确实,真是一个残酷的刑罚。

  “怎么就,呜呜,混蛋,我的木扇还在你那里,你怎么就把我给抛弃了,你还我木扇,还我,还我,臭混蛋,还我木扇,那是我们水家的传家宝。”

  “我的,木扇就是我的。”

  像是小孩子一样,开始自言自语的耍无赖,说了一通,情绪总算好了些,像是想到了什么,“呀”的一声。

  “我爸爸和表哥他们好些天都没我的消息,会不会急了?”

  “我得联系他们才行,我连吃饭饭的钱都没,马上就要露宿街头了。臭混蛋把我扔出来,都不记得给我扔些钱。”

  好似人间三月天,时风,时雨,时晴。

  想着,她尝试的找了找,很快就找到了通讯器。

  还好,那个混蛋没有将通讯器收走。

  松了口气,开启通讯器。

  ```

  ```

  苍山镇。

  水家驻地。

  此时,水家驻地的这间四合院里,充满‘喜悦’的氛围,因为他们水家的水大小姐找到了。

  据传是水大小姐被找到时,很凄惨,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泥点,刚回到苍山镇驻地,就嚷嚷着要吃饭,像是好几天都没吃过饭了。

  有些人传言,水家大小姐这是被虐待了,不给衣服穿,不给饭吃。

  事实上,真是这样,因为水家大小姐刚回来,气鼓鼓的,一副被坑的样子。

  好在,人找到了,被坑,就被坑了。

  倒是水大小姐这几天的‘脾气’不怎么好,很容易生气,动不动就骂臭混蛋,不知道在骂谁。

  以前的水大小姐可是很‘文静’的,到底是谁将水大小姐折磨成这样?

  那位水家女婿?

  不给饭吃,虐待水大小姐,这叫水家女婿?

  “笙儿。到底是怎么了,你和爸爸说说。你怎么连你表哥都不搭理了,你和你表哥关系不是很好么?你和爸爸说,这几天你都去了什么地方,又干了些什么。家里都快急死。”

  刚回到家,在得知女儿回来以后,水岱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看到女儿完好无损的站在面前时,他不免松了口气。

  “呜呜。爸爸,我被坑了,那个混蛋独吞了我的扇子,还删除了我的记忆。”水笙正啃着一只苹果,闻言委屈的解释道。

  经过水笙的一番解释,水岱这才知道来龙去脉。

  “你是说那个八路救了你?”

  “嗯。”

  “他说要绑架你威胁水家要画皮?”

  “嗯。”

  “你和他去福地里抢灵药来着?”

  “嗯。还弄到了一把扇子。是冥器。”

  “你说他催眠了你,让你忘记了他的名字和长相?”

  “嗯嗯。”

  水岱的脑子有点乱。

  去福地,刷灵药,夺冥器。

  好大的胆子。

  “哦。爸爸,我这还有不少灵药,那个混蛋没全拿走,留下了几只给我。”突然,水笙想到了什么,像是献宝一样,将几只冒着‘精光’,吐着精气的灵药掏了出来。

  “快收起来。”水岱脸色微变,说道:“你的这些灵药你好好收着,不许传出去,更不许家里人知道。”

  “明天一早,你就跟我回家,你把这些灵药全修炼掉,你不许出家门。记住,这些灵药谁都不能给,只许你自己修炼用。”水岱补充道。

  “爸爸。我想找那个混蛋报仇。”水笙气鼓鼓的道。

  “笙儿,一切等你将这些灵药全修炼完再说。”水岱又道:“你口中的那个小恶贼确实可恶,将‘镇教冥器’的帽子扣在我们水家的身上。这笔帐,我们水家是要和他算,但不是现在。我们现在被不少势力盯上了,现在找到你了,我们必须赶快些离开苍山镇,回家去,不然有危险。”

  “嗯。我知道了爸爸。”水笙犹豫了下,又道:“其实··其实那个小恶贼,不是太可恶,只要出出气就好。”

  水岱闻言,脸色剧变。

  莫非生米煮成熟饭了?

  他真的要有一个女婿?

  这些他不好问。

  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为今之计,还是尽快离开苍山镇,返回水家比较好。

  其余的等着回去再问不迟。

  ```

  ```

  晚上九点。

  确定水笙被家里人接走以后,丁洁才回到旅店。

  没有要‘赎金’。

  倒不是他不缺功德,是不想暴露身份,现在绝大多数的觉醒者从‘福地’里出来,都知道他这有镇教冥器,他要是贸然暴露身份,会被围剿的。

  不要小看人的贪婪,有时候为了利益,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所以,他才没要赎金,直接把水笙放了。

  “嗯。是时候离开了。”

  苍山雪原福地是不可能再刷下去了。

  一来,没有什么可刷的了。

  二来,追杀他的人可不少,他不想暴露身份。

  谁追杀他?

  雪女,吴三一,各方觊觎‘镇教冥器’的觉醒者势力。

  刚进旅店,他就看到老板娘正在柜台前忙趴着,是在录制短视频,估计她对短视频情有独钟。

  “老板娘。你怎么回来了?前几天你不是失踪了么?”走山前,丁洁主动问道。

  “谁失踪了?我只是迷路了,在山上躲了阵子雪,雪停了,我自然就回来了。”老板娘起身,短视频可能刚好录制完毕,经过美图,再上传到网上。

  “原来是这样。”丁洁漫不经心的道。

  “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我们回聊。”

  “等一下,你怎么就这样着急走。”老板娘可能是刚将短视频上传完毕,收起手机,掏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酒,笑道:“小帅哥,要不要加个微信?”

  “额。”突然,丁洁的目光定格住,停留在老板娘的那只酒壶上,“老板娘,你的酒壶不错,什么地方买的?”

  “你说这个?某宝上买的,怎么了?”老板娘有些错愕,问道。

  “没,没事。我就是问问,微信就算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说完,丁洁转身上楼,没做停留。

  “说的好好地,怎么就走了,加微信呐。”

  老板娘念念不忘的道。

  ```

  ```

  回到房间,他立刻检查了一下行李,没发现被翻动过的痕迹,不免松了口气。

  刚才那个酒壶,和福地中的‘镇教冥器’好像,他记得那个冥器是被雪女拿走了。

  雪女,老板娘?

  长相一点都不像,完全是两个人的样貌。

  肯定是太敏感了。

  “这里不能继续呆了。我得赶紧走,明天一早就走。一秒都不呆,回苍山县城。”

  想到这,他立刻将行李收拾好,到了明天早上,就坐客运车离开苍山镇。

  因为雪停了好几天,镇县的客运车又通车了。

  休息。

  一晚上他都没怎么睡,总感觉不踏实,要发生什么。

  次日一早。

  他匆匆退房,离开旅店,前往客运站。

  在退房的过程中,那位老板娘再次询问微信,但他没给。

  老板娘的怨念很深,办理手续时,不情不愿的。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从苍山镇,再到苍山县,又到市区。

  等着到家的时候,都是第二天了。

  很累。

  这段时间,神经都在高度的紧绷中,好久都没得到放松了。

  咯吱!

  开锁。

  推开屋子的门。

  里面乱糟糟的,都是脏衣服和小零食的垃圾袋。

  当然,是带有骨头的小零食。

  好懒的小骷髅,房间都这么脏了,都不知道收拾,就这样乱着摆放。

  “小骨?”

  丁洁尝试着叫了一声。

  “咣当。”

  有东西掉地上的声音。

  “咔咔咔。”

  又传来点击东西的声音。

  没多久,一个穿戴一新,sy柯南服饰的小骷髅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捧着平板,像是在追剧,在看到丁洁时,第一反应是错愕,第二反应立即扔下平板,转身回到房间里取出一本厚重的词典,专心致志的抄写词典。

  这,这转变的未免太快了。

  不用猜,他没回家的这几天,小骷髅玩疯了。

  捡起地上的平板,刚要关上,他就看见平板上的界面是个微信界面。

  上面写着,妈妈俩字。

  姜晴晴?

  她们经常聊天?

  看一下?

  想了想,点开了界面。

  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番。

  嗯,聊的还挺仔细,从每天学什么穿什么,到吃什么。

  翻了翻,他就没再翻下去。

  小骷髅是蛮可怜的,只能了骨头,不能吃别的食物。

  那么多的美味都没办法吃。

  多可怜。

  收拾房间!

  费了三个小时,将房间给收拾完毕,丁洁这才躺到床上,点了两份外卖。

  一份骨头,一份超大份美食外卖。

  赚了这么多功德,是该享受一下了。

  ```

  ```

  次日。

  昨晚,他睡了一个美觉。

  休息的很好,这是几天来,休息最好的一次。

  今天是时候加点了,等着加点完毕,就去冥店继续做临时工,他还真蛮喜欢这份工作的。

  “叮!”

  就在此时,微信响了。

  是一条新闻推送。

  “震惊。苍山县再次发生雪崩,山路倒塌,死亡无数。”

  在文章下面,附带几张照片。

  是苍山县,苍山镇的照片。

  是苍山镇发生雪崩了。

  是超大面积雪崩,将苍山镇四周的大部分区域都给覆盖住了。

  换而言之,将苍山镇围的水泄不通,路都断绝了。

  好在,苍山镇里面虽然受到了雪崩的冲击,但范围不大,只是一小部分。

  是一小部分民民宅区域,据说不少人被埋在雪中了,当地正在组织人抢救。

  果然,真是死伤无数。

  预感好准,他当时隐隐的感觉苍山镇要发生什么,没想到真发生了。

  雪崩。

  断绝了出镇子的去路。

  “是雪女做的?”

  “各大觉醒者势力做的?”

  雪崩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不想让任何人出镇子。

  为何?

  镇教冥器。

  这是有人在找丁洁。

  找出镇教冥器的下落。

  不是雪女,就是各大觉醒者势力做的,他们是想瓮中捉鳖。

  可他们万万没料到,丁洁先走一步,早就离开了苍山镇。

  评论区,很火爆。

  “大新闻,真是大新闻。雪女太狠了,为了弄死八路军居然来了这样一处瓮中捉鳖,不简单,这下八路军真的完蛋了。”

  “烧纸,我们给八路军烧纸,一路走好,兄弟,你是狠人。但这个雪女更狠,我现在想出去,都出不去了,被困在镇子里。”

  “恐怖如斯。你们说的雪女是谁?能不能普及下?”

  “八路军死了,死在雪崩里,我刚得知的情况,好像是雪女亲手杀的八路军。八路兄弟,一路走好。”

  “真好。死八路总算死了。”

  “死得好,此处应有掌声。”

  “散了散了,八路凉了,雪女这架势是和他不死不休了,就算没死,估计也得被雪女找出来弄死。雪女是谁,你们不了解,我可了解,她是我们苍山县的第一冰系觉醒者。”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