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冷酷战神独宠仙妻 > 第257章 林卿太可怕了(一更)
  这是林卿之前用一些劣质的玉,随手炼制的法器,她炼制的法器都会有个火形的标记,这个标记极为特殊,是她用红莲业火灼烧而成,就像真有一团火存在于玉石里面一样,其他人就算想模仿也模仿不了。

  尤其是她开了红莲拍卖会后,每一个她炼制的法器,她都会做上标记,以防有的人以假冒充真的搞事情。

  不过林卿送给郑睿轩的这个法器,只是长期戴能强身健体,并不能预防一次意外伤害。而能抵抗一次意外伤害的法器,对玉的品质要求有些高,直接送给郑睿轩,林卿有些不舍得,毕竟关系没那么熟。

  而郑睿轩显然是认出了这个标记,他曾经多次陪他父亲去红莲拍卖会,他父亲一直希望能拍到一件红莲拍卖会的法器,但是一直一无所获,毕竟林大师的法器太紧俏了,实在是供不应求。而他家虽然有钱,但是在华国有钱有势有权的人太多了,他家争不过别人,也不敢因此得罪更加有权有势的人。

  他会对这个标记记忆尤深,因为在红莲拍卖会上,拍卖师会专门讲解一下这个红莲标记,说这是林大师炼制的标识,其他人模仿不了。

  “这林卿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林大师炼制的法器呢?她不是来自山村吗?林大师的法器动辄上千万,她随手送出,这得多大的资本才能做到的呀?”郑睿轩暗道。

  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现,有了一种猜测,这林卿姓林,林大师也姓林,也太巧合了吧,莫非这林卿是林大师的什么亲戚?

  据他说知,很多能人异士都喜欢生活在山林当中,这样林卿来自于山村就有了解释。

  他估计想破头都想不到,林卿就是林大师。

  姜冉看着郑睿轩颤抖的双手,还有无意中表露出的懊恼的表情,还以为对方是气得,生气林卿送如此差的礼物,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她笑着开口道:“郑少,林卿这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土包子,也就能送这样的礼物了,这说不定是对方几天的伙食费呢?甚至是她省吃俭用几天,扣扣索索才省下来的呢?你实在不想要,可以扔了,估计林卿也不会在意的。”

  她看似说话温柔,其实字里行间句句是针刺,在挑拨关系,引起郑少对林卿的怒火。

  “姜冉,你闭嘴!”郑睿轩怒道。

  郑睿轩平时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很少对别人发火。

  可姜冉太过分了,竟然在挑拨他和林卿的关系,她知道林卿是什么人吗?林卿可很有可能是林大师的亲戚呀,林大师可是中原第一大佬呀,不仅有众多资源,还神鬼莫测,他的亲戚林卿是他们这样的商家能得罪的吗?这简直是找死吗?

  姜冉看到郑睿轩发火,正要露出得意的笑容,当听到郑睿轩是让她闭上嘴后,她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姜冉不敢置信道。

  “你什么你?赶紧向林卿同学道歉。无论富贵贫贱,但是我们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无论对方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都是对方的一番心意,我怎么能嫌弃呢?你这样一副模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没素质。更何况,在我的心里,林卿送的礼物并不比你们差。”郑睿轩冷冷地说道。

  郑睿轩觉得林卿既然没有表露出她和林大师的关系,那只能说明对方想要低调,不想借助林大师的威势,那他也不好贸然指出来。

  而且他这样怒气冲冲地对姜冉,也是为了姜冉好,否则凭着姜冉刚才说的那几句话,林卿若是心眼稍微小点,那么姜冉就为姜家惹祸了。

  姜家和郑家也算是世家,来往多年,而姜冉这个人也许说话不好听一些,但是也没什么太坏的心思,郑睿轩也不能见死不救。

  “郑睿轩,你什么意思?”姜冉怒气冲冲地瞪着郑睿轩道,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赶紧向林卿道歉。”郑睿轩依然坚持道,没有因为姜冉发怒而改变主意。

  姜冉仿佛想到了什么?尤其是郑睿轩刚刚说,在他看来,林卿送的礼物不比她们差,一个地摊货被说成不比她们的礼物差,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郑睿轩,你是不是喜欢林卿呀?否则怎么可能这样维护她?哈,这林卿真是个狐狸精,那周灵儿勾搭上萧穆庭,而她那么快就引得你春心大动,为了她你向我发火。林卿可是跟周灵儿关系很好,哈哈哈,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姜冉冷笑道。

  “啪”

  林卿实在看不下去了,眼前的姜冉一次次污蔑她,真当她林卿是摆设吗?她上前给了对方一巴掌,这一巴掌就算她控制住了力道,也打得对方立马喷出一口血来,而这血里带着几颗染着鲜血的牙齿。

  而姜冉的脸立马红肿起来,像个肉包子一样。

  本来姜冉的脸是瓜子脸,现在一下子变成一侧大胖脸了,还真是滑稽。

  “恁敢打饿?”姜冉模糊不清地说道,同时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我真要对付人,还不需要别人为我出手,你一次次污蔑我,当我柔弱可欺吗?”林卿冷冷地说道。

  同时她的气势直接压向瞪大了眼睛的姜冉。

  姜冉只觉得一股如大山一般的气势向她扑面而来,她感觉面对的似乎是一只凶猛的野兽,哦不,比凶猛的野兽还要可怕,这气势险些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连脸上嘴里的疼痛跟现在的压迫相比都无足轻重了。

  “我是要死了吗?这林卿也太可怕了,比周灵儿还要可怕,虽然周灵儿一直被称为女魔头,这林卿到底是什么人?”姜冉暗道。

  就在姜冉以为她快支撑不住,要晕倒在地的时候,她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如果不是她颤抖的双腿,还有差点憋不住的尿意,她都以为刚才是一个噩梦。

  “现在你说你有没有做错呢?”林卿淡淡地开口道。

  “对……对不起。”

  姜冉说完便掩面哭泣着跑走了,呜呜呜,林卿,太可怕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