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六零时光微微甜 > 第401章 他们俩从小到大就从来没分过彼此
  六零时光微微甜正文卷第401章他们俩从小到大就从来没分过彼此韩进第二天就带香香去了县城,怕太早出门香香会冷,韩进等到十点多钟天气暖和起来才出门。火然文ena`

  香香的棉袄里缝了两块獭兔皮,围着厚厚的大围巾戴着大口罩,被韩进放在自行车后座上脖子都难转一下,韩进还怕她会冷,出门就叮嘱她,“靠着我后背,手放我兜里。”

  韩进给香香挡着风,也挡住了大家看过来的目光。

  自从三家老太太受伤,香香和韩进又一直没有反应,不但钱不出一分,连去看看都没有,屯子里一些人看他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不会在乎是非对错,只要没涉及到自身利益,他们就是天下最善良的大善人,对老弱极尽包容爱护,谁弱谁有理,你年轻你过得好就得忍让,否则在他们眼里就是不近人情,严重了甚至是道德败坏。

  韩进带着香香目不斜视地穿过村道,很快就消失在去县城的沙石路上。

  王罐子媳妇蓬着乱糟糟的头发,缩着脖子吸溜了一下大鼻涕,在黑乎乎的棉袄袖子里抄着两只手探头看着他们的背影,一直到他们走没影儿了才跟韩八奶的儿媳妇韩二婶嘀嘀咕咕。

  “这俩人是去县城了?挣现钱就是好啊!想下馆子就下馆子!小香那大围脖色可真鲜亮!是今年冬天新织的吧?”

  “可不是今年新织的,我听建设家的说,那毛线咱们县都没卖的,她娘家嫂子二大爷家的妹子在省城百货看着过,十多块钱一斤,还得要啥工业券!咱老农民一辈子都买不起!”

  “啧啧!是跟进子处上对象织的?”

  “嘘!可别瞎说!传出去你家不想过了?”

  “啧!这还用人说?他俩这大闺女大小伙子地,又处上对象了,关起门来谁知道在家里干啥。要不进子能这么舍得?我看小香今年可是做了不少衣裳,秋天光大衣就两件!”

  “这么有钱,就是抠,我家老太太躺炕上好几天了,都没见她拎两瓶罐头看看去!”

  ……

  韩进和香香到县城的时候正赶上饭点儿,两人也不高马大叔见外,直接去了他家。

  马大刀工作忙回不来,早就把家里的钥匙给了他们,知道他们这几天要过来看房子,还托人买了半片羊回来,冻在雪堆里,就等着香香来好好吃一顿。

  韩进是极度不待见外面的吃食的,很多时候要在外面工作回不来,他宁可带几个馒头夹肉也不肯吃外边的东西。

  所以今天早上走的时候他把家里剩的白面豆包带上了,还带了两样小咸菜,打定了注意不肯吃饭馆的。

  到了马大刀家里,韩进让香香喝了一碗姜糖水去炉子边暖和着,他熟门熟路地去厨房做饭。

  香香暖和好了去帮忙,他已经炒好了酸菜,热好了豆包,还给香香蒸了鸡蛋羹熬了小米粥,再把自己带的咸菜端上桌就可以吃了。

  香香对他这个速度特别惊讶,“你这么快就把酸菜切完了?”

  切酸菜可是东北女人一辈子的看家本事,要切得又细又快才会被夸奖是个巧手媳妇,有很多女人切了一辈子都切不好。

  韩进今年才开始做饭,这才小半个冬天,他就把酸菜切得比香香还好了,而且还特别快。

  韩进不让香香去端装菜的大碗,她的手从医院回来之后就特别嫩,稍微热一点就会红,这个冬天他特别注意,香香身上一块都没烫红过,也没冻着一点,对自己的成果特别满意,并且打算继续保持下去。

  “我做饭没你好吃,用刀肯定要比你顺手啊,你忘了,我十一那年扒兔子皮就跟张爷爷一样快了!”

  香香一听就笑了,“张爷爷可一辈子没用过菜刀。”

  韩进看着香香颊边的小梨涡,目光有点控制不住地发热,“张爷爷一辈子都没媳妇,我跟他比什么呀!要不是给你做饭,我也不动菜刀。”

  香香被他看得低下头,却还是用勺子舀出几大勺的鸡蛋羹放到他碗里,“快吃吧,待会儿小王就来带我们去看房子了。”

  韩进看着香香粉粉嫩嫩的脸颊,根本不知道自己吃进去的东西什么味儿,直到吃了半顿饭,香香都要让他看化了,他才勉强把心思放到饭菜上来,一吃就差点没吐出来,“这什么味儿?怎么土了吧唧的?”

  香香已经吃完了,她也觉得难吃,不过她知道这不是韩进手艺的问题,而是水的问题。

  马大叔家的自来水哪里有他们家的空间水好喝呀,韩进在家吃惯了空间水做得饭,忽然吃外面的水肯定是反差很大的。

  韩进一口菜不肯吃了,只吃自家带的豆包和咸菜,有点担心地跟香香商量,“咱们得买个带水井的院子,不行就自个打个深水井,他们城里人的自来水可真难吃!”

  香香特别赞成,要不以后家里水表不走也是个问题呀。

  两人还没吃完小王就来了,他是马大刀带出来的人,去年围捕敌特的时候被韩进带着还立了功,从那以后就对韩进特别佩服,看见他进哥叫得可顺溜了。

  香香看这个时间小王过来,就知道他没吃饭,做得菜她和韩进几乎没怎么动,就盛了粥让小王一起吃。

  小王第一筷子就往韩进这边的咸菜上夹,“桔梗!是我小香姐做得!我老馋这口儿了!老马太抠,在单位食堂把咸菜瓶子把得死紧,就让我尝个味儿!”

  韩进把咸菜碟子往自己这边一挑,让小王虎视眈眈的筷子落空,“吃菜,有菜不吃你盯着咸菜干嘛?尝尝,我炒的,还有肉丝呢。”

  小王的筷子又往另一个咸菜碟子里扑,“小香姐做得雪菜黄豆闻着就香!”

  韩进毫不客气地又让他的筷子落空,“吃菜!剩下不好,都是你的,快吃!”

  一顿饭小王努力吃了十一个拳头大的白面豆包,把韩进的晚饭都给吃了,这才觉得心气平和了一些!

  香香觉得韩进太欺负小王了,跟他保证,“过两天让韩进给你带一坛子咸菜来,你喜欢吃什么的就带什么。”

  小王这才高兴起来,“小香姐,你喜欢啥样的房子?我看着一个小院子特好,有一棵柿子树和一棵梨树,还有地方种花,我先带你去看那个吧?”

  果然,那个小院子不但房子整洁,三间正房东西各两间厢房,院子也够大,院子里不但有两棵长得很好的树,竟然还有不小的一块空地,可以种几垅小菜。

  一下午看了好几个小院子,韩进发现香香还是最喜欢第一个看的小院子,就很痛快地做主定了下来。

  现在私人买卖房子的不多,能有几个院子让香香选择,还是借了小王的工作之便,他几乎是发动了全县城三个派出所所有的民警帮忙,把县里达到要求要出售的院子都找来了。

  这个院子是农业局一个退休干部家的,他家儿子今年要娶媳妇,专门好好收拾过一遍的,可收拾好了还没来得及住,儿子调到省里工作了,老两口舍不得儿子,又退休了,就打算买了房子再添点钱跟着儿子去省城买房子。

  要不然儿子单位一时半会儿不给分房,婚期就得无限期拖后。而老两口要不卖房子也凑不够钱给儿子在省城买房,这才很舍不得地把房子卖了。

  省城的房子已经看好了,就等着这边卖了凑够钱买那边的,要带走的已经托跑长途的大卡车运走了,老太太已经跟儿子过去了,只剩下老头在这边准备卖了房子就走,所以院子里的东西几乎搬干净了。

  一个小院七间房,总共卖了一千一百块钱,韩进特别痛快,当场就付了现金,然后就跟着老头去房管科办过户。

  他也算是公安局的半个内部人员,进去不到二十分钟就把一张奖状似的房照拿到手了。

  他这个办事速度堪称神速了,小王直到送走了心急火燎要去追老伴和儿子的老头,看着钥匙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进哥,这老头跑这么快,是不是有啥猫腻啊?”

  这当然不可能,别说老头知道他们的身份,就是老头老太太也不是找不着的人,他们单位还都在县里呢。

  小王只是觉得买房子这么大的事,进哥怎么跟买了盆花似的。

  韩进才不在乎小王怎么想,但他怕香香担心,“没事,你要住着不喜欢咱们明年春天再换,反正房子在手里也赔不了。”

  小王吞吞唾沫,什么叫赔不了?一千多块钱放手里,谁能放得起啊!这又不是买条裤子,这个不喜欢了就放着穿别的!

  香香是见识过韩进前世买房子的气魄的,也就不觉得他这样有什么不对,况且,他们确实是不怕暂时把一两个小院子放手里的。

  先不说县城房子少,以后房子会越放越值钱,就是不升职,凭韩爷爷给韩进留下的钱也不怕买几个院子存着。

  所有人都以为韩爷爷走的时候韩进才十二岁,还是个小孩子,韩爷爷就是留给他钱最多也就一二百的零花钱,最多也不可能超过百,可韩进给她看的数目却让她这个曾经自己做过生意当过老板的人都震惊了!

  韩爷爷一辈子在山里跑,解放前韩家是十里八村日子过得特别殷实的,可家里却只有二亩地,大家都以为韩家也不过如此,所以没人会觉得韩家有多厚的家底。

  可看了韩爷爷留给韩进的东西,香香才知道,韩爷爷这一辈子,真的是太低调了。

  不说他留给韩进的那些大人参和珍贵药材,就说大黄鱼就有一小箱子!

  还有满满一大首饰盒的各种珠宝,“当年爷爷进山找我,在狼窝附近找到了逃跑土匪头子藏东西的地方,爷爷说这是我的机缘,就是等在那给我的。”

  韩进把两个箱子都交给香香,“还有放在山里的那些棒槌,咱家家底都给你保管,以后我的工资也给你,你再给我发零花钱。”

  香香跟韩进不是普通的情侣,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人,对别人来说这些东西太贵重,对香香来说却一点不觉得,韩进的就是她的,她的也是韩进的,他们俩从小到大就从来没分过彼此。

  况且还是爷爷留下来的,爷爷走前就叮嘱过韩进,以后这些东西也要分给香香一份。那时候没当面给她,一时怕王家和周保田夫妻起心她留不住。

  还有一个就是为了让韩进有机会去跟香香接触,让这个别扭小子主动去找香香说话。

  后来的几年,韩进的心里都是狂躁烦闷,香香不在身边,他什么都想不到,哪里还会去想这些东西。

  现在交给香香就再顺利成章不过了。

  韩进这两年也曾试着要跟香香交底,可那时候香香对他们的事有心结,并不想知道,直到她终于决定要跟他在一起,直到他们要来县城买房子,韩进才有机会把爷爷留给他的家底交给香香。

  香香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还跟韩进商量好,以后找时间进山,让他把那些人参和贵重药材也拿回来给她收着,毕竟她的空间能保持药性,要比放在山洞里要安全又保值。

  有了这些钱,香香对买个小院子先住着这事儿也不在乎,定了她就跟着韩进在屋里转悠,把要添置的家具都商量好了,锅碗瓢盆这些过日子的东西也列出个单子来。

  等傍晚的时候从小院子里出来,家里需要添置的东西也差不多都商量出来了。

  房子是新粉刷过的,老头老太太几乎没住,也省了他们再收拾,把家具搬过去就可以住了。

  而且这个院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跟马大刀家很近,穿过一个小胡同就到了,以后也方便两家走动。

  小王陪着他们从院子里出来,香香不让他回家,“咱们晚上吃涮锅子,你也一起去吃,我做麻辣的,冬天吃了热乎。”

  小王看着韩进锁门,高兴得满脸的笑根本收不住,“我去买汽水,小香姐你是不是喜欢橘子味儿的?”

  韩进虚虚地踢他一脚,“用得着你买吗?回家片肉去!”

  三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出来,小院子门前的小马路对面就是菜店和副食店,旁边还有几排红砖房,是个很大的大杂院,他们迎面就碰上了几个脏兮兮的捡煤球的半大孩子。

  韩进把香香护在路内侧走,刚要去对面菜店看看有没有涮锅子吃的菜,香香就被一个背着大竹筐的男孩子撞了一下。

  韩进没等那个孩子撞实就把香香一把拉了过来,那个孩子一个没收住,向前跑了几步就摔了个狗吃屎。

  等那孩子抬起头来,街上下班和买菜的人群都吓了一跳,竟然摔得满脸是血,额头和嘴唇都破了好大一块皮。

  孩子们刚叫起来,对面大杂院里就冲出来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冲着香香就去了,“你这女的!你咋回事?我家小军走得好好地你撞她干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