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洛川雪 > 第三十章 郑伯克段于鄢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感慨别人,夹紧马腹,开出一条血道疾奔而行。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踏山蹈海的马蹄声。

  常年军旅生涯,江阔和刘林一听便知有大队人马正在靠近,而且先行的是一批速度极快的骑兵。刘林知道江阔并未让他安排援兵,那来的便是敌不是友了,他立刻催马朝江阔靠拢,好在像刚才那种突发状况时护他周全。

  可要说没抱一丝援兵的希望,那是假的,无论如何他都不想现在这境况再糟糕一点了。但前面山口转弯处,蓝紫色的鸢尾花旗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刘林的心忍不住一沉:那是左木的人。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赶来了,到底是跟弟弟串通好的还是早就得了将军的指示,刘林实在不敢确定。他偷偷瞄了一眼江阔,只看到了一脸置身事外的从容不迫。刘林也习惯了,越是紧急严峻的时刻,将军就越镇定,多少年耳濡目染,他还是没能学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但也无所谓了,在将军身侧,他总能定下心来。

  几人逃出寨子后害怕流箭,走的是一个蛇形的路线,小心地绕弯奔驰了一会儿,确定已在弓箭射程外后才改为直行,这样甩开追兵一段距离,江阔突然命令众人下马。

  说话间他已抱着如衣跳了下去,刘林不解,一时有些愣住,反倒是秦萧,二话不说就割开左陶的绳子,扯着他的腿把他拉了下来扔在地上,之后对刘林喊:“还愣着干吗,想被踩成肉泥吗?”

  刘林立刻下马,跟着躲了起来。这是一个有点扁平的小山坡,虽然杂草浓密,但还不至于能藏人,他还是不明白躲在这里当活靶子的意义。

  “郑伯克段于鄢,你这赌注下得有点大,不惜以自己为饵,早知道我就不趟这趟浑水了。”秦萧盯着江阔,虽然面带微笑,但眼神却如同深渊一般看不见底。

  “你不来,谁去引郑伯千金注意,他不及时收杆,我这鱼饵也不过被白白吃掉而已。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凡事都有变数。”江阔抬头眯眼看着渐渐靠近的骑兵。

  “定数变数,偶然必然,不过互为皮毛,你早就吃准了,换个说法罢了。”

  “我可吃不准。”江阔这关头竟然轻轻笑了。

  秦萧也少有的笑了,十分正经肃穆的那种:“女人的心,男人的天性,想吃准的时候还是能的。”

  刘林更加一头雾水了,不过也懒得问,只跟更加糊涂的如衣握了握手,给彼此鼓励打个气。又去看了看左陶死透没死透,那家伙此时已经难以呼吸了,恐怕熬不过一刻钟了。

  此时追兵也出现在了视线内,正和对面训练有素的轻骑遥遥相望,听着如雷的踏地声,白崖川的人惊勒缰绳,不敢向前,直到有人喊:“鸢尾花!是大老爷的骑兵,我们的人!”

  话刚落地,一支长矛呼啸而来,穿透说话人的喉咙后又刺穿了后面一人的胸膛,矛头扎地立住,将他后仰的姿势定格了一瞬,而后尸体才慢慢穿过矛身,终于落在了地上。

  这下还没来得及欢呼的人可炸了锅,个个调转马头想逃,混乱间相互冲撞,弄得人仰马翻。对面的轻骑也没留给他们什么反应的时间,下马威之后便是一阵箭雨,使的都是十发的连弓弩,刚刚还热血沸腾的男人们顿时抱头鼠窜,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形势迅速逆转。

  刘林那颗备战的心落了下去。藏身之处是藏不了人的,再隐藏下去只会失了侯爷的身份,但让江阔贸然起身显然不妥,所以他率先起身,望向骑兵的队伍,一眼就看到了个熟人。

  “孟坎将军,好久不见!”

  孟坎听到刘林的声音急忙下马,走了上来。他知道江阔一定也在此,不敢抬头,径直跪下垂首道:“左陶犯上作乱,宣抚使急命属下前来平乱,一并向西平侯请罪!”

  江阔这才起身整了整已然沾满血迹的衣裳,示意刘林扶起他:“宣抚使大义灭亲,一心为国为民,还救了本侯的性命,何罪之有?本侯还要好好谢谢他呢!”他面带笑容,穿着寨中小厮的衣服却与平日缓带轻裘,战场上戎装劲服无异,不减半分气度威严。

  “属下先替宣抚使谢过侯爷,多谢侯爷体谅!宣抚使担心侯爷安危,让属下带领轻骑先行,他随后就到!”孟坎听了江阔的话放心不少,但依然小心应答着。

  说话间秦萧扶着如衣也站了起来,连带把奄奄一息的左陶也拉了出来,江阔见了突然问孟坎:“将军可带了见血封喉的解药?”

  孟坎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呈给江阔:“属下临行时,大小姐特意让属下带上,以备不时之需的。”

  “快喂给本家老爷吃吧,再晚恐怕就没救了。”

  “这……”

  “本家老爷”这四个字让孟坎有些犹豫,左陶毕竟已经是个罪人了,他不知晓江阔的心思,不敢轻举妄动。

  “侯爷都发话了,你还犹豫什么?”秦萧接过药瓶就往左陶嘴里塞了一粒,“侯爷一向宅心仁厚,就算他处处算计,多加陷害,也不忍看他如此惨死的。更何况他还是宣抚使的亲弟弟,功是功,过是过,都得一笔笔算过。”秦萧自然明白江阔的心思,这左陶一定要死,但不是现在,不是在他手里。所以他必须得服下解药,必须活着。

  孟坎也不知明白了没有,只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

  “好了,孟坎将军,我们到寨子里去看看吧。”

  孟坎本来还怕寨中正在清洗残余,污秽又危险,稍稍阻止了下,江阔坚持后他也多留了个心眼,想着他应该是想亲眼看下宣抚使的“大义灭亲”,不再赘言。

  同一条路,同一行人,一来一去间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诸事却皆不同了。

  寨中人还在抵抗,但明显毫无作用,场面已同屠宰无异。纵然如此,孟坎和刘林这种骨子里是“军人”的男人仿佛肩上永远都扛着天职和使命,刀口永远渴血。秦萧却开始嫌弃太脏,不愿再战,只负责看护目光已经呆滞的如衣,江阔则静静坐在高处观战,脚边躺着一个恢复中的垂死之人。

  一切快要结束的时候,江阔脸上谁都看不透的表情终于尘埃落定,成了一种坚定的冷毅。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马蹄的嘶鸣声和整齐划一的踏步声,江阔知道等了一晚的人终于来了。

  可门口的单骑却让他慌乱地站了起来。

  破烂的大门洞开着,来人一袭粉蝶长裙,跨坐在黑色骏马之上——战后的村落中经常见到这样的女人,却不是在战场上,不是骑着马,散落在肩上的如云乌发,疲倦而惊恐的双眼和通红的脸颊,无一不在透露着她的无助和悲痛。

  “缓缓!”

  “小姐!”如衣听到江阔的呼唤,随着他的身影望去,发现陌归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嘶声喊了出来,双眼顿时都是泪水。

  “你怎么来了?”江阔跑到马前,有些心虚地微微责备她,可陌归听见了如衣的声音,又望见她衣衫破烂,满身伤痕,哪里还顾得上回答他,一扯缰绳就冲了过去。

  江阔只能再追上去。可就在陌归跳下马时,异变突生,三支连发的毒箭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直朝她射来,江阔眼疾手快,冲过去将她猛地扑倒在地,才险险躲过。

  呼啸的毒箭于是齐齐射在了马腹上,马儿痛苦地嘶鸣了几声,踉跄了一下,高高抬起了前蹄,不停地转圈踩踏着,一时尘土弥漫。幸亏江阔早有预料,抱着陌归落地后就顺势滚了一圈,起身拉开了她,这才没被踩成肉泥。

  刘林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幕,也为陌归捏了一把汗,看清她没事后就顺着刚才冷箭的方向去找那只黑手。射箭之人也看到了此举并未成功,看见刘林寻来也不躲避,脸上带着愤恨和痛惜,举起刀迎战。谁知刘林的长刀实在太占便宜,都没能容他近身便劈开了他的头颅,他眼睛大睁着,没来得及呼救便脑浆四溢,赴了黄泉。

  “小姐,小姐!”

  “如衣,如衣!”

  两个女人都没了分寸,哭成了一团,身后的男人——秦萧和江阔则分别抱住了她们不许再轻举妄动,生怕在这节骨眼上再有意外。

  “住手!”

  大门处传来一个雄厚的男声,正在厮杀的众人渐渐小了声音,最后终于寂静成了一片。

  白崖川现在虽归左陶管治,但毕竟是左木的领地,寨子的护卫兵士对这大老爷的话也都是听的,更何况如今还处在如此明显的劣势,几个称得上头目的不是死就是伤,恐怕只有得他庇护才能逃过一劫,岂敢不从?

  止住了混乱,左木立刻下马跪在江阔和陌归面前请罪:“公主和侯爷没事吧?舍弟不争气,犯下如此大错,属下也有管教不严之过,还请公主和侯爷责罚!”江阔还未开口便听得如衣一声尖叫,望去只见她脖子上正横着一把匕首,竟是被左陶挟持了。

  原来左陶得了解药,早已苏醒,继续装作昏迷只是为了恢复体力,刚才的变故给了他可趁之机,趁无人注意,他已悄悄站了起来。刚才秦萧见左木稳定了形势后便放开了如衣——毕竟男女有别,一直拉扯着实在尴尬,可这正合了左陶的意,他趁这空当儿,拼尽全力地冲上去挟持了她。

  陌归在刚才那记狠毒的冷箭之后就镇定了下来,左木来后她更是穿上了平日端着的“架子”。她没失措地喊出口,只是抓住江阔的手加重了力道,指甲深深嵌进了他的掌心里。江阔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轻声在她耳边安抚道:“他不敢把如衣怎么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