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乃木坂物语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重大失误
  十二月下旬,《nogibgo!2》开始录制。

  此时距离《nogbgo!1》最后一期节目放送结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盛夏全国巡演,场次追加,七单发售等,多个大事挤在一起,感觉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

  就在几天前,十二月二十号在武道馆举行的圣诞演唱会才刚刚结束,短暂的两天休息充电后,马上开始了新节目的录制。

  说是新节目也有些奇怪,毕竟c番组名节目组都没换,原班人马,唯一的区别是录影棚的布景比《nogibgo!1》的时候要好上不少,那时候背景板都是彩色卡纸直接贴上去的。

  摄影初日,成员早早地来到现场,之后一连几天的主要工作都是节目的录制。总之要在年前把十二期的整季节目录完。考虑到说不定会有成员工作日程冲突,时间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充裕。

  这次过来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

  附近有staff捧着dv负责拍摄特典花絮,五更竟然看到了有栖川混迹在一众staff中,见她似乎在工作便没过去打扰。

  生田对着镜头发射小公主的成名绝技“bea——”,中元站在她身侧不留情地吐槽“生田酱你这是抄袭。”然后作为本家也来了一发,此时一只路过的小飞鸟笑着把两人推走“够了啦,这种商业bae,不需要啦。”

  “好久不见呢,生驹酱。”staff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头发比上次来的时候,长了不少呢。”

  “太好了!我想试着留长一点,感觉那样更有女人味。”

  “很适合你哦。”staff夸奖道。

  “谢谢!”生驹害羞地捂脸。

  “生驹酱的头发还是剪了比较好哦,长发不适合你的。相信我。”结果被碰巧看到的小飞鸟一发击沉。

  “……”生驹顿时哭丧着脸找staff求证,“真的?”

  “呃……我蛮喜欢长发的。”staff苦笑着打圆场。

  场内,未央奈被一名staff拦住拍摄。

  “猴莉桑是第一次参与录制吧?(指本节目)”

  “嗯,现在,稍微……有点紧张。”未央奈抿着嘴巴,换了个环境对镜头有些不适应。

  “没关系啦,大家人都很好的,一会我坐你旁边。”一旁的秋元凑过来,手搭在未央奈肩上,出言安抚。

  “谢谢,真夏桑!”

  本来应该是感人的前辈后辈展现情谊的画面,却被角落里窜出的小飞鸟破坏殆尽。

  “猴莉酱你要注意点哦,多点危机意识,不然节目上的镜头会全部被真夏抢光的。”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告诫道。

  “我才不会这样做呢。”秋元哭笑不得。

  不远处的西野将这几幕通通看在眼里。

  “小飞鸟最近很开心呢,”她笑着说,“感觉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

  “是啊,”五更附和,“毒舌的功力也见长。这都triple kill了,简直是毒舌界的天才,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小宵你就别损她了,还不是跟你学的。”西野推了下五更。

  “哪有!我最近超级克制好吗,感觉再努力一把,就能摘掉毒舌的帽子了。”

  “小飞鸟最近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听说这两天的休息时间和桥本两人出去约了饭,连发了好几篇博客炫耀呢。”

  五更朝后面看了眼,那里桥本和白石几个人有说有笑地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不禁感叹,老年人就是会找乐子,一点小事都能乐好久。

  五更对桥本心有怨念,此时心里疯狂腹诽。

  前两天的圣诞节演唱会,本来是个挺高兴的事,武道馆开唱成就达成,大家都很开心。本来那天对五更来说也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应该被珍藏在回忆里,偶尔捧出来重温下的美好时光。

  可桥本把这一切都毁了。残忍地,不懂气氛地,把这一切,都毁了。

  西野偷偷看五更略有些阴沉的脸色,捂着嘴偷笑。

  “小宵你还生着气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生气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谁让桥本奈奈未对我做出那么过分的事!不可原谅!”五更刻意加重“桥本奈奈未”这几个字的读音,自演唱会以来,她都叫的桥本全名,以示不满。

  只可惜桥本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对五更也没个只言片语的表示。

  “不过是在舞台上说错话而已嘛,谁没咬过舌头呢,小宵不过是时机太差而已。和桥本桑无关啦。”

  没错。

  十二月二十日的武道馆演出。五更一如既往的担任热场的c工作。一众成员在演唱完之后,在舞台上插科打诨互开玩笑,既炒热了气氛又趁着机会稍作喘息。

  “大家,休息好了吗!”五更拿着话筒大声喊道,声音贯穿全场。

  她本身声音就大,这种带动全场回答的环节,一般都是由她来负责。

  “休息好了!!”

  “应援棒举起来了吗!”

  “举起来了!!”

  “准备好≈ap;ap;!≈ap;ap;¥≈ap;ap;34了吗!!”

  “……”

  咬到舌头了!

  没错,她咬到舌头了!!

  在最糟糕的时机咬到舌头了!!!

  而且还是在大声说话的时候,当着全场近一万四千人的面!!!!

  说实话,舌头超级痛,肯定肿了,绝对肿了,感觉快要断成两半的那种。因为当时非常用力地在呐喊。虽然强忍着痛处硬是把整句话说完了,可含混不清的发音搞得全场观众都一头雾水。

  台下只有零星的应答,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因为根本就没听清五更在说什么,甚至有的观众只是在大喊大叫而已。

  会场一片嘈杂。

  “逝宵酱说了什么?”

  “你听到了么?”

  “没听清,好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丢掉。”

  “丢什么?应援棒?”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排了几小时的场贩才买到的!”

  “我怎么听的是把衣服脱掉?”

  “这么冷的天……不合适吧。”

  “下一首歌是要全场一起跳舞吗?”

  “跳毛线,哪有空间,你要踩在前面人的肩膀上跳吗?”

  五更站在舞台上,本来舞蹈后燥热的身体,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上一盆冷水,迅速降温。

  台上的成员你看我我看你交头接耳起来。队长樱井刚想说话,就见五更再次把话筒伸到嘴边,声音发颤地大声道

  “大家,休息好了么!!!”

  这次的声音更大,音浪之强,音响附近的成员和观众赶紧捂住耳朵。

  然而却是参差不齐的回应。

  “这什么情况?”

  “这句刚才不是问过了吗?”

  “又来了一遍?”

  “是特殊环节吗?突然的惊喜那种。”

  “我怎么感觉逝宵酱之前说错了,想再重来一遍?”

  “所以她之前那句到底说的是什么啊,超级在意啊啊啊啊!”

  五更,站在舞台上,被公开处刑。

  “噗——”桥本迅速背过身子肩膀耸动不止。

  前一个发言成员手里还拿着话筒,她这一笑不要紧,倒是把话筒交出去啊。全场都听见桥本,“噗哈哈哈哈哈”的笑声。转过身遮掩的行为无异于掩耳盗铃。

  笑声是会传染的。有了桥本这个带头老大哥,之前憋笑的成员也纷纷放开了限制,在台上肆无忌惮毫无形象地大笑。一点都不顾及同团情谊。

  场下的观众这才反应过来,五更绝对是咬到舌头说错话,根本不是什么特殊环节。整个会场都笑成一团。笑声落在五更的耳朵里,感觉比前一首歌的应援声还响亮。

  五更捏着话筒的手突然垂下,她仰头看向上方晃眼的灯光,尴尬到视线模糊,有点分不清梦幻和现实。

  所以,最能让人感觉刻骨铭心的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在一片笑声中她得出了答案。

  是绝望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