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现代都市 > 逆流二零零二 > 第十一章 忽上忽下的人生小船(求收藏求推荐)
  一天匆匆而过。

  无所事事的一天。

  在医院陪护本就是无聊的,如今随着贾三的到来,陈飞彻底沦为“可有可无”的角色,生活更是无聊到了极点。

  好在这样的生活不会持续多久,等明天取到钱、把家里的窟窿补上后,他便可以把这一对人渣母子正式纳入“议事日程”。

  只是,要从何处着手、又如何着手呢?

  陈飞想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头绪。

  一夜又匆匆而过。

  2002年7月1日,公历下半年正式开启。

  仍如前一天一样,在吃完领到的免费早饭后,陈飞拍拍手扬长而去。

  贾三的表情依然很怪异,说不出的怪异。

  ……

  喧闹了一个月的世界杯终于以巴西队夺冠而落幕,五星巴西,强悍一批,决赛中独中两元、还以七场八球捧起金靴奖的罗纳尔多无愧于外星人这个外号。

  外星人?

  其实在陈飞心里,这个人叫做肥罗……

  每当想到如今在球场上纵横驰骋的大罗会在后来变身成令人无法直视的肥罗时,陈飞总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在很多年后,这届世界杯依旧会被人提起,但很多时候,人们是将所发生的争议作为论证某个民族阴暗面的论据。所以,这个第四名,真得值么?

  大概只有他们自己的国民觉得值吧。

  反正陈飞觉得自己的民族绝对做不出这等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且贻笑大方之事。

  既然有输家就会有赢家,比如土耳其、比如巴西、比如罗纳尔多等等等等。但在陈飞的心里,他觉得自己也是大赢家中的一个。

  三万七千八百四十三呢!

  三天前刚重生时,他全身上下只有三百七十一块,转眼间,自己竟成万元户了。

  这人生的小船啊……果然是忽上忽下的。

  尽管到了这个年代,万元户这个带着独特时代烙印的称谓已经基本不再有人提起,但对大部分的劳苦百姓来说,五位数仍是一个不小的数目,顶多不像曾经那般可望而不可及罢了。

  更何况是三字头的五位数。

  这时候的很多人家,攒了一辈子都没能攒到这么多钱。

  “这么多钱本来我这里是领不了的,要到市里去领,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这两天也要去市里,先给你垫上。”

  “谢谢大姐。”陈飞一边点着钱一边把钱装进自己带来的小布袋,一边向着短发大姐说着。

  “还不知大姐怎么称呼?”

  “张兰,兰花的兰。”

  “好名字,人如其名,高洁幽雅。”陈飞由衷赞了一声。

  张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着头道:“可拉倒吧,大姐都快四十了还啥高洁幽雅?对了,你这么多钱可得收好,我这里这么多人,这等横财,保不准会有人起眼。”

  “嗯,多谢大姐提醒,我也想到了,等会就找家银行办张卡存进去。”

  说完后陈飞已经把钱装好,然后认真取出个红包,包了288递了过去。

  “请大姐与我同喜。”

  他曾说过结束后会有红包,这自然不会忘。凭心而论,这个张兰是值得包个红包的。

  张兰抿着嘴,笑意很浓,不过却坚定地把红包推了回去。

  “无功不受禄,大姐怎么可能收你的红包呢?赵钱也跟我简单提过几句你的事,那就更不可能收了。”

  ……

  “听话,赶紧拿走全部存起来带给家里,留得越久知道的人越多,不是什么好事。”

  见张兰坚决不收,陈飞不得不收回红包,然后向着张兰挑着眉道:“大姐与赵哥……什么关系?很熟?”

  “熟确实是熟的,不过关系……现在没关系了,什么关系都没有。对了,赵成可能还会想再见见你,但昨夜有事离开了临海,若是回来后找到你,不要担心,他目前对你没有什么坏心眼。”

  陈飞点了点头,又跟张兰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彩票店。

  心里却始终在嘀咕。

  现在没关系,就代表以前是有关系的,又很熟稔……所以,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加上二虎先前说过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还喊过嫂子……

  似乎呼之欲出了。

  出了店面,他向着离得最近的银行快步走去。

  这年头的治安远不如后来,虽然三万七千多不算多,比他有钱的人不知凡几,但这是横财啊,最容易让人眼红了,真保不准会被谁给惦记上,自然是存到卡上最安全。

  此时大概九点多钟的样子,太阳的劲道已经不小,快步走到最近的银行后,陈飞的后背已经湿了,额头上也是密密的汗珠。

  “这鬼天气,这么热!”坐在银行里吹着空调的陈飞抱怨着。

  钱还是不够用,除去填窟窿的三万七,才剩下几百块钱。可按这天气,回家后没有空调怕不是得要热死。

  倒不是矫情,而是在那一世每到夏天就享用空调早已成了习惯,乍乍离开“庇护”,还真是很难适应。

  这会再便宜的空调怕是也得要一千好几百吧?而且家里那破线路还得花一笔钱改造,否则根本带不动。

  还得搞钱!

  银行里有很多人,排了好久的队才轮到他,然后开了这一世的人生第一张银行卡,存了让工作人员看了他好几眼的三万七千块。

  在将钱存好后,他终于长出了口气,只觉得全身都轻松。

  我亲爱的老妈,你儿子很快要带一大笔钱给你了,就等着喜从天降喜极而泣吧。

  出了银行已经过了十一点,陈飞开始晃晃悠悠地向医院走去。

  老不死的那里,到底要怎么开始呢?

  似乎应该从“诈”开始,想办法拿话套话?

  那就先花点钱买个带录音功能的二手手机?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某一刻,在穿过一条巷子时,忽然间有一只搭着衣服的手从他的身后伸过来,他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搭上了肩,然后有一个极尖锐的物体顶住他的咽喉。

  “不要出声不要乱动不要回头,也不要有任何异常,否则你肯定会死,但我不一定会死。”

  一个压着嗓子的男声,很陌生,从未听过,感觉是个老男人,应该有五十岁以上。

  陈飞心头猛得一咯噔,大骇之下,额头上的细密汗珠立刻变成豆大的汗滴,叭嗒叭嗒落了下来。

  竟然被绑架了!

  上辈子活了三十多年都未经历过,这辈子才几天,就被人绑架了……

  难道真是这笔横财引来的?

  不管是不是,现在重要的是怎么办。

  感觉那尖锐物体应该是一把匕首,此时匕尖正在他喉咙上颤抖,很疼,应该是被戳破了。

  这个人说得对,如果试图反抗,以这种形势,在亡命之徒的神经高度紧张之下,他死是一定的,而且是死得很惨,对方会不会被捉到却不一定。

  除了乖乖听话稳住对方之外,目前似乎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他一边如常走着,一边沉声问着。

  “不要说话,不想死就我让你干吗你就干吗!”

  ……

  “现在向左转,转进巷子里去。”

  ……

  “再转,往右,一直走……再往后……”

  ……

  最终,被挟持着的陈飞被勒令停在一处很偏僻的、漫天蝇虫恶臭熏天的垃圾场中。

  附近没有人,一个人都看不到。

  垃圾场再往前,已是农村。

  “别误会也别误判。”全身都已湿透的陈飞举着双手温和说着。“我只是想弄明白,你是想要什么、或是认错人……唔……”

  啪得一声,陈飞一声闷哼,接着便是眼前一黑,后脑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天旋地转,瞬间就失去意识,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