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逆天玄墨 > 八十四 花之殇
  焦大鹏带着庄氏母女从闹市中出来,跑到他藏板车的地方,先把小梦瑶抱到车上,又扶着庄氏上了车,这才一跃坐到马车前面,鞭子一挥赶着马车往城外就跑。

  出得城门,马车行了四五里的距离,庄氏见这一带人烟稀少,大声对焦大鹏道:“劳驾阁下停下车,妾身有话要说。”

  焦大鹏自认为带着庄氏脱离了牢笼,生怕有人追来,哪里肯停,头也不回地道:“夫人有什么事到前面再说也不迟,如今离定远城尚近,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得好。”

  “再远就不成了,你先停下。”

  焦大鹏听庄氏语气严峻,不敢违逆她,只得一勒缰绳,停住马车。

  马车停后,庄氏慢慢地下了车,站在地上,把小梦瑶紧紧地拥在怀里。

  焦大鹏见庄氏神情凄楚,双目含泪,时而亲吻小梦瑶的额头,时而用自己的脸庞在小梦瑶的脸庞上摩挲,他不知何意,又担心翠仙楼的人追上来,只在旁不住地催促。

  良久良久庄氏才对焦大鹏道:“阁下说的是,是该走了。”庄氏说着放开了小梦瑶,开始脱她的衣服。

  小梦瑶不解何意,一脸疑惑地仰头道:“妈妈……”

  庄氏除下了小梦瑶的外衣,又开始脱她的外裤道:“小梦瑶的衣服脏了,不能再穿了,妈妈帮你脱下来。”

  “妈妈,衣服没有脏!梦瑶今天早上才换上的,怎么会脏呢?”

  “它就是脏了,它从头到脚都是脏的。”庄氏说着把小梦瑶的外裤也脱下来,瞧也不瞧地把这套崭新的衣裤扔到了地上,又说道:“衣服的脏与净、旧与新不能光看外表。有些衣服明明干净得一尘不染,但它却是用最肮脏的钱换来的。而有些东西并没有那么鲜艳,却是世上最干净、最纯粹的东西,就好比这个荷包。”

  这荷包是庄氏还是周奎的妻子,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为小梦瑶缝制的。自打她母女二人到了翠仙楼,一应吃穿住用全是最新,这荷包小梦瑶也没有再佩戴。庄氏从怀中掏出这荷包,又从荷包里面倒出四钱银子交给焦大鹏道:“这四钱银子是阁下之前送给妾身的,妾身多谢阁下好意。妾身也想多送些金银给阁下做盘缠,怎奈妾身这满身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俱都肮脏无比,若是贸然送给阁下,反而玷污了您。”

  庄氏不待焦大鹏反应,又对小梦瑶道:“妈妈没本事,不能给小梦瑶想要的生活。这一年来还害得小梦瑶跟着妈妈一起担惊受怕,妈妈真是不称职。不过……妈妈真的好爱你!以后妈妈虽然不能再陪在小梦瑶身边,但还好有这个荷包,这个荷包会代替妈妈一直陪着小梦瑶。小梦瑶答应妈妈,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它带在身边好不好?”庄氏说着嘴角上扬,笑得那么开心。可为什么焦大鹏在庄氏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

  焦大鹏好不容易等庄氏跟小梦瑶说完话,急问道:“夫人为何说这样的话?难道……难道夫人不跟我们一起走了?”

  庄氏不答,又对小梦瑶道:“焦叔叔是个好人,以后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小梦瑶要多听焦叔叔的话。”庄氏说完,又对焦大鹏道:“妾身是个腌臜之人,已没脸面再苟活于世,所以……妾身对阁下的高义深表感激,希望阁下能将此女抚养成人,妾身九……妾身便心满意足了。”

  焦大鹏听庄氏这么说大有厌世之意,忙道;“夫人你可不能……”

  庄氏不让焦大鹏说完,便打断他道:“能不能,妾身心里早有定夺。妾身心中一直放不下此女,阁下既肯照顾,妾身便也心安了。”

  小梦瑶对于庄氏说的很多话并不能听得太明白,只依稀听懂她是将自己托付给了焦大鹏,当下张开双臂,要庄氏抱,道:“妈妈……”

  庄氏并未像往常一样把小梦瑶抱在怀里,反而微笑着对焦大鹏道:“时候不早了,阁下带着她尽快走吧。若是再耽搁,恐怕就要有人追来了。”庄氏说完又微笑着对小梦瑶挥手道:“小梦瑶,快跟妈妈再见。”

  小梦瑶有些懵,乖乖地挥了挥手才又问道:“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再见?”

  庄氏不答,还是面露着微笑,对焦大鹏道:“阁下快走吧,再迟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焦大鹏不肯舍下庄氏,三番五次地邀请庄氏上车一起走,但都被庄氏拒绝了。庄氏见焦大鹏这么执着,只得拉下脸道:“妾身若跟阁下去了,他们找到天涯海角也会把咱们给抓回去,那时我们母女重回火坑不说,阁下恐怕也性命难保。但妾身若回去,他们一定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更不会有人去关心小梦瑶到底去哪了。”

  庄氏分析得很有道理,焦大鹏听了也不由得暗暗点头,可是,好不容易庄氏才脱离了翠仙楼,他怎忍心看着她再回去那种地方。焦大鹏还要再说什么,却见庄氏先开口说道:“阁下既不肯走,那么只有妾身走了。”庄氏说完,竟真的转身向定远城的方向走去。这从始至终,她都未瞧过小梦瑶一眼。

  因为只有庄氏自己知道,她对小梦瑶到底爱的有多深。庄氏恐怕自己看过小梦瑶一眼后,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忍不住地哭出来。她不愿小梦瑶再看到自己哭哭啼啼的模样,也不愿小梦瑶在今后想到自己的时候会想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妈妈,她要将她最快乐的一面留给小梦瑶,所以她一直在保持着微笑,可天知道这微笑的背后到底藏着多少的心酸和不舍。

  若是往常庄氏宁可自己性命不要,也不愿跟小梦瑶分开,可如今她怎能让小梦瑶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怎能让小梦瑶面对未来的自己?自己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但这深渊她绝不愿小梦瑶与它有任何一丁点关系。

  “妈妈……你是不要梦瑶了吗?”小梦瑶见庄氏离自己远去,哭着道。

  “妈妈……妈妈……”小梦瑶在板车上急地直跺脚道。

  焦大鹏恐怕小梦瑶会从车上掉下来,把她向里抱了抱,有心说些什么安慰她一下,但焦大鹏是个糙汉子,平常都不会说什么安慰人的话,当此时节更说不出来了。

  小梦瑶边挣扎边哭道:“妈妈……妈妈……”

  庄氏在转头的一刹那便已泪流满面,此时听到身后小梦瑶这撕心裂肺的哭喊,更是情难自已,但既已做出了选择,便不能回头。庄氏听到了小梦瑶的哭喊声便停下了脚步,这哭喊声已让她没有力气再往前一步。

  “妈妈,梦瑶是做错什么事了吗?你为什么不要梦瑶了?”小梦瑶在焦大鹏的怀中挣扎道,“你放开梦瑶,梦瑶要去找妈妈。”焦大鹏不想在小梦瑶的心中留下什么坏印象,更想让小梦瑶劝庄氏赶紧上车跟着他们一切走,手臂一松就将她放开了。

  焦大鹏刚放开小梦瑶,就见她一跃跳下板车,可是那板车离地实在太高了,小梦瑶才脱束缚,有些掌握不好平衡,一个前扑,摔倒在地。小梦瑶摔了一跤,又疼又急,哭地更厉害了。

  庄氏听到小梦瑶哭声这么惨,忍不住就要回头去瞧,可理智告诉她并不能这么做,她知道只要她一回头,就根本脱离不了那无助又可怜的小眼神,更何况这眼神恰恰又存在她最爱人的眼睛里。

  小梦瑶见自己哭地这么伤心,妈妈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回过身来抱住自己,忍着疼向庄氏跑去道:“妈妈……梦瑶乖乖的没做错事,你为什么不要梦瑶了?妈妈……是因为梦瑶穿了不干净的衣服吗?梦瑶答应妈妈,以后再也不穿了……”小梦瑶年岁幼小,重心不稳,此时跑得急了,脚下拌蒜,又跌了一跤,她也不顾身上的疼痛,爬起来又道:“妈妈……妈妈……你不能不要梦瑶,梦瑶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也不管妈妈要新衣裳穿了……这样爸爸以后就不会再打妈妈了;梦瑶也不喊饿了……妈妈,你别丢下梦瑶……梦瑶不能没有妈妈……妈妈还说要看着梦瑶长大呢……妈妈……妈妈……”

  小梦瑶每句话都如一把匕首,深深地插在庄氏那本就已伤痕累累的心上。她再也忍耐不住,回过头来,两步跑到小梦瑶身边,蹲下身子抱住小梦瑶如孩子般嚎啕大哭。庄氏哭了好半天,哭到嗓子都已嘶哑,这才渐渐平复了情绪,她不能这样心软,此时的一时心软,害的可是三个人的性命。庄氏抱着小梦瑶的脖胫,亲吻着她的鬓角在她耳边轻声道:“梦瑶你要记得:妈妈是爱你的。”庄氏说完一狠心,再也不理小梦瑶,转身背向小梦瑶,向定远城跑去。

  只留小梦瑶在这并不寒冷,却有些刺骨的朔风中,无助且伤心地哭喊“妈妈……妈妈……”她脸庞的泪水便如八月的雨,倾盆而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