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欧克暴君 > 第767章 暗线(上)
  他们离开了一片废墟,沿着帝国防御阵线后面那布满车辙的道路前行。

  太阳逐渐在天际升起,在绵延数公里的工事上,一个个火力点在黎明中留下长长的影子,数万顶帐篷像水泡一样覆盖着大地,用来做早饭的营火点点亮起。

  他们路过了一面面旗帜,全都瘫软地垂在逐渐燥热的空气中。

  渗透地点是距离米希尔山大概三公里以西,某个古老矿道系统的一个排水口。

  数日之前,这个位置在炮击中暴露出来,此后被严加看守。

  除了哨兵之外,还有少量巫师,日以继夜地盯着那里。

  欧克同样严密地看守着另一头的出口,但格拉卡斯并不打算一直走到另一头。

  上尉将他介绍给哨站的军官,一个叫马诺的红脸大汉。

  马诺悄悄支走了哨兵,之后和上尉一起看着格拉卡斯从破碎的峭壁溜进了排水口里。

  黑暗,这个他生命中时常出现的元素,包围了他。

  三公里,三十分钟之后,他从一个排水口里爬了出去,这里距离欧克的营地已经不远了。

  他关掉了提灯,把它放在背包里,和帆布夹克以及军用靴一起藏在了一条水渠的松动石砖下。

  他在黑暗的矿道里前行的时间已经几乎足够他完成身份转换了。

  他不再是尼克尔。

  总体上看,他并没有多少真正的伪装手段:沙漠服外面的一条粉色丝绸披肩,替换掉军用靴的毡鞋,熟练地裹在脸上的防沙面罩。

  他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虽然并没有普通的阿克苏姆人颜色那么深。

  而要伪装成一个真正阿克苏姆人还需要用子把头发扎起来,以及用带有香味的油膏涂抹额头,腋窝,胯部和肚子。

  格拉卡斯从来都不做得这么极端,虽然上司们建议如此。

  他知道自己的心灵可以轻松弥补任何手法上的缺陷,况且,那些油膏显得很恶心,而他并不打算参与其中。

  他把弯刀挂在饰带上,又系上一条宽大的腰带,上面有三个腰包,分别装着水,盐和欧克的牙齿。

  他用路边的沙土搓了搓手,把指甲弄脏。

  在那把小弯刀之外,他再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当然,除了那枚戒指。

  太阳已经趁他穿行于黑暗潮湿的地下世界时爬上了天空。

  他感觉到灼热的阳光刺在头顶和肩膀上,但他离河谷已经很近,能够闻到并感觉到它。

  新鲜的风从海岸传来,穿行于大峡谷的间隙。

  他嗅到了潮湿的空气,开始向欧克的营地走去。

  新的一天,战争马上要开始,这个曾经是人类主要阵地所在的区域变成了一个沸腾的海洋,十多万欧克在此驻留,并且又将在此出发,播撒它们对战争的狂热。

  整个峡谷中,这样的营地数以万计,但这里是最特殊的。

  营地中央巨大的王旗宣示着这里有一位非凡的存在,那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银色头盔,表明了那位主宰者的身份。

  古克,欧克之王,白色的暴君。

  这里便是他的王庭。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一个人类出现在这里,都是极端危险的s行为。

  但格拉卡斯知道,这个营地里并不只有欧克,实际上在攻掠了大半个葛拉玛提亚行省后,欧克除了掠夺到巨量的物资外,还有更为庞大的人口。

  古克并没有完全s掉他所遇到的所有人类,实际上他还是留下了一部分,其中绝大多数都在后方的工厂里劳动到死,但有极少一部分具备特殊才能的,会被他带在身边,由他的鹰身女妖仆从管理。

  这就是格拉卡斯机会。

  所有人类都被集体安置在一个营地里,由霸主近卫看管,但格拉卡斯知道整个营地的布置,他轻易寻找的了一个守卫的空隙,在阴影和障碍物的掩护下遁入这片帐篷区。

  无论战争是否降临,生活总要继续。

  帐篷之间,商人和小贩正在售卖东西,在这里他们使用的货币竟然也是欧克的牙齿,格拉卡斯也不得不感叹人类的适应力。

  所有活着的人,大部分是手工艺人,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完成一些技工无法完成的“细活”。

  比如为古克的装甲制造一些他所喜好的小装饰,或者在头盔上镂刻一些象征性不明的雕纹,而且最近古克还喜欢上了雕像。

  在他的命令下,石匠们尝试完成一个等身高的雕像,准备在古克攻占推罗后,将这个雕像立于城市的最高处。

  所以营地里每一个人都是忙碌的,因为只有证明了自身的价值,才能活着,才能让家人也活着。

  甚至都没人关注一个陌生的外来者毕竟这个地方每天都会有新增的陌生人。

  一边走着,格拉卡斯一边在脑海中默念灵能的祷文,这是转换到另一套语言习惯和文化背景的最后步骤。

  “你是谁,朋友?”

  在他走近营地某个侧门时,一个刀手忽然问道。

  营地之外虽然由近卫把守,但同样的,古克也禁止欧克进入其中,所以营地内的秩序由人类自己维持。

  那样的团体,通常被称之为帮派。

  某种意义上说,格拉卡斯并不认为人类比欧克文明多少,至少在对待同类方面来说。

  那个刀手原本将长刀靠在黑色的胸甲上,但现在他举起了武器。

  他的一些同伴也警觉起来,其他刀手正拦住一些从营地外走向这出入口的运水商人,询问他们的身份,并收取保护费。

  格拉卡斯看了对方一眼。

  达克,这就是他的名字。

  “达克,我的好伙计,我得很痛心地告诉你,我的供货商就像山羊的嘴一样。”

  格拉卡斯礼貌地回答。

  “只进不出,所以我得自己运些好货。”

  然后,他从腰包里掏出一块盐和几颗牙齿,递给对方。

  达克挥了挥肥硕的手,带着恶心的笑容收下了东西。

  “喔,别担心!我很理解,在这种动荡而艰苦的时候,这种事避免不了。”

  用舌头舔了舔盐块,确定了起纯度后,他更诚挚地看着格拉卡斯。

  “哥们,看来你有门路,是吧?很好,我们未来可以再做交易!我期待收到你的货物。”

  “我永远为你效劳,达克。”

  格拉卡斯低声说道:

  “但现在我得去干正事了。”

  “哦,当然,有机会我请你喝一杯。”

  刀手们让开了路,这里是通往外界的,虽然出去一般情况下免不了吃那些绿皮一刀,但是也有一些幸运儿和外面那些家伙混熟了,可以短时间的出入,他们也是大部分商人的货物来源。

  格拉卡斯试图扮演的正是这样的角色,不过他并不认识看守在外面的近卫,所以他选择了另一条路。7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