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平行时空游 > 第十一章 流氓对流氓
  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灯光,把房间染成一片白光。房间中一片寂静,时钟的嘀嗒声声声入耳。

  郝宇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象不受控制,挣扎、喊叫,但是一切依然如固,好象一切都不能改变。突然之间郝宇宁从梦中惊醒,他这才想起原来这是一场梦。郝宇宁只记的自己被三角眼打下了山崖,之后的时间在他脑海中,完全就成了空白。

  房间不大,摆设简单,但是很是整洁、有序。一张床,床头一个床头小柜,靠着窗户,摆放了两把椅子,整个房间除了这些再就空空如也了。怎么来到这里?又是怎么被绑在这一张小小的床上?这一切在郝宇宁脑海中飞快的盘旋,寂静的环境让他觉的有些莫名的紧张。

  郝宇宁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让他恐慌!遥远时间里的恐慌和无助,似乎永远的在他心灵深处留下了阴影。他是那么的深刻,让人无法忘怀。曾经的好一段时间里,郝宇宁以为自己把那段的记忆已经忘怀,但是这一刻郝宇宁知道,那一段的时间永远的留在了他心里,也许永远会在他心灵深处,不时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郝宇宁需要强迫自己,不要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转移注意力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窗外夜色深沉,各种颜色的灯光照亮了半个天空。努力转动头,郝宇宁让自己的脸部转向窗户,夜幕中迷虹闪耀,迷虹中的一片灯光,吸引住了郝宇宁的目光——宁西市精神病院,这几个字在这杂乱的灯光中,显的是那么的低调,但是这几个字离郝宇宁太近了,他想不注意都不可能。

  宁西市精神病院?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在这里?从山崖掉下来,掉进精神病院了?这怎么可能?如果从山崖掉下来,受伤的话,那也应该把我送到医院啊,怎么会在精神病院?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想不通吗”,郝宇宁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话。

  “你是谁?你在那里?我怎么没有看到你?”

  ………………

  “哎!年轻人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为了天下汉人,我也就只好对不起你了!”

  “你到底在那里?”

  “你也不需要知道我在那里了,知道了也是徒增伤悲,那又何必呢?……,哎!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岳飞谢谢你对天下汉人做出的贡献!你身体的控制权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的用他、保护他、珍惜他的!会用他冲出天大的功劳,一定会让他名满天下!再次代表天下所有汉人谢谢你,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什么汉人,他郝宇宁只知道有华夏人,和众国人、阿拉人……,没听说过有什么汉人,更不知道谁是岳飞!还什么天大的功劳、名满天下,你这话也太大了吧……,随着声音的絮叨,郝宇宁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体慢慢变轻,自己慢慢的,一点一点地离开自己的身体。

  好好上路?突然之间郝宇宁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向自己袭来,当郝宇宁感觉到自己正慢慢的,离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郝宇宁挣扎着想摆脱这种危机感,但是绑在身上的绳子,让他根本就无法挣脱,郝宇宁只好不停的,拼命的挣扎。

  拼命挣扎中,郝宇宁感觉到自己,好象突然进入到一个空间,这是一个密闭的圆型空间,空间中各种齿轮管道密布联接,它们互相配合,快速运转,形成一个巨大严密的机器,机器的轰鸣声,在这巨大空间中回荡。

  在这巨大机器的中间站着一个男人,刚毅英俊的脸庞,五官精致立体,宛如一座精美雕塑。男人已到中年,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到他年轻时,也是能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大帅哥一枚。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的意志力这么坚强!不错!你这样的年轻人,真是让人有一些佩服!虽然你的身体素质,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太差!不过现在看起来,你这有缘人还不错,意志力坚强,虽然身体素质差点,但是只要意志坚强,还是能干成事的吗!再说相信在我岳飞的控制下,你的身体素质也会有一个质的飞跃的!你就放心的走吧!大宋朝不会忘记你,天下汉人更不会忘记你的!我代表天下汉人,大宋朝人谢谢你!”,说完岳飞(中年男人)就给郝宇宁深深的鞠了一躬。

  “别那么多费话,什么乱七八糟的,岳飞,是谁?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呢?这里又是那里?天下汉人?又是什么鬼!你又怎么代表天下汉人?你评什么代表天下汉人,你是领导吗?”,不知道怎么着,郝宇宁就是感觉到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不能和他说那么多的废话!

  “岳飞,你不知道?汉人你不知道?怎么会呢?……”,岳飞瞬间就不好了,对于郝宇宁的问题,岳飞完全没有了反应,完全沉静在自己的情绪中。

  “这怎么会?这怎么会?不可能~不可能!……,哦,对了,一定是你这小子在骗我?或者你小子就是个文盲?不然你怎么会不知道岳飞,不知道大宋朝,更不知道汉人呢?不对!不对!你小子看起来象是个当差的,那应该多少识点字吧!怎么会是文盲呢?是了!一看你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人,当差的队伍中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有后门?一定是的!败类啊!败类!…………哎!算了,什么时候,社会总是免不了,会有一些蛀虫,我还是办正事吧!为你一个文盲在这纠缠,也太对不起我岳飞了!”,说完岳飞向机器的控制台走去。

  “我是文盲?……”,郝宇宁都要被气笑了,我一个硕士研究生,在你眼中就是一个文盲?我如果是文盲,你们祖宗十八代都是文盲!

  “唉!唉!你给我站住!”,那种危险感,更加的强,郝宇宁知道他必须想办法,挡住这个男人。

  郝宇宁脚上加快了速度,快要追上岳飞的时候,飞脚向岳飞背踢去!脚尖就要踢到岳飞的时候,岳飞身后就象长了眼晴一样,轻轻一侧身体,伸手抓住了郝宇宁的脚踝,岳飞那轻蔑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的表情,让郝宇宁心里懊恼。一个单脚起跳,借着岳飞抓在手中的脚力直跃而起,双臂为棍,狠狠的向岳飞头上砸去。

  “嗳,想不到你小子还真是有两下子呢!呵呵,但是就这么点本事,也想和我斗?”,岳飞在说话的同时,身体急速后退。

  “啪”,郝宇宁一个一字马的摔在了地上。

  痛!痛!这时候,郝宇宁只能用这个字,来表现自己现在身体的感受,郝宇宁痛的呲牙咧嘴,屁股都要被摔开了一样。

  “小子怎么样?还和我争吗?还敢挡我吗?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天高地厚。再次替天下汉人谢谢你,早点投胎去吧!这回就算我岳飞,对不起你了!”

  说说不过,打也打不过!

  “哎呦!哎呦!……,你~哎呦~你让我投胎,我也的起的来啊!起不来,起不来,错过时间,那我不成孤魂野鬼了?……”,郝宇宁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张牙舞爪,脸上透出凄苦表情。那表情,那声音,让岳飞心生愧疚。

  “你怎么样?没事吧!这次我岳飞对~对不住!”,岳飞这时心中是天人交战,这有缘人的身体要还是不要?不要?天下汉人怎么办?要?看这家伙好象也挺可怜的!

  “啊~啊~……”岳飞相信自己一生都没有吃过这样的痛!痛,真是痛!

  “怎么样?感觉怎么?舒服吗?要不我加点劲?这声音真是嘹亮。哎呦!你还挺硬气,不服气?那到是,我相信再加点力气,也把你老人家没办法了!……,不过,我还真有些不信呢!要实际一下我这想法,是否为真,我就只好在你这命根上,多加点力气了!”,原来应岳飞天人交战的,要把郝宇宁从地上给拽起来,一不留神,郝宇宁就紧紧的抓在了他的胯下。

  鬼孙子不服气!岳飞感觉到自己都快要哭了,那钻心的痛,耻辱感,他岳飞一生没受过这样的气。

  “小~小子,你这样不算什么英雄?”

  “英雄?什么英雄?英雄值几个钱?”

  ……

  “我只知道,谁让我不舒服,我就让谁更不舒服!十部的不舒服,百部的不舒服!”,

  ……

  “咳~咳~,你小子牛!把这么无耻的话,说的这么流畅,我岳飞服你!”

  郝宇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吓住了,平时也会这样的想法,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还真是第一次。

  “别那么多废话,你还和我抢那机械的控制权吗?”

  ……

  “不说话?看来我的力气还是不大啊!”

  “啊~……”

  “好,好!我不和你抢控制权了,还不行吗?”

  “真的?”

  “真的!”

  “不反悔?”

  “不反悔!”

  “谁反悔,谁是小狗!”

  “哦!”

  ……

  “啊~!啪~”,郝宇宁刚放开抓住岳飞的命根子,岳飞一脚就把郝宇宁给踢了出去。

  “你~你不是英雄!你是小狗!”

  “呵呵,小子,什么是英雄?”

  ……

  “我是小狗吗?”,

  “……”,看着岳飞杀人的目光,郝宇宁很清楚,只要现在自己说是,他肯定又得再飞一次。老天啊!妈呀!我这是遇到怎样的一个老流氓啊!打骂都不行,老天啊!妈呀!我该怎么办呢?小流氓对上大流氓,看来还是小流氓要差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