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清川,余生我都在 > 第三百零五十章、小故事(二百零八十五)
  第三百零五十章、小故事(二百零八十五)

  她从小方包里掏出手机,给妈妈发了条短信,“罗温漪女士,我要趁着大好青春去“环球”旅游,不要找我喔,你知道的你找不到我。”祁苑非尽量装着平时里的俏皮口气说话,不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异样。

  不一会儿,便收到妈妈的回复,只一个字“好”。

  祁苑非勉强笑了笑,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

  “司机,麻

  田沫沫亲昵的挽着祁苑非,笑道,“那我对你就是一日不见如同三秋嘛,这都好多好多秋了。”

  车上,她把手机卡拔出,换上新的,把旧的丢出窗外。

  再见了,和林扬可有瓜葛的祁苑非。

  到了机场,祁苑非坐上了十点整飞往浙江的路。

  她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那个她拼命想要撇清关系的人,正在一刻不停的打着电话,而那张卡,正安静的躺在马路上,被车轮一次又一次的碾压。

  烦先去一趟移动公司”

  “好的”

  祁苑非下了车,进了移动公司,买了张卡就往机场去了。

  她转身,直到进电梯,头也没有回一下。

  她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就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林扬可开了门,走了出来。她在门口犹豫不定的时候,他透过猫眼将她在门口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那张惨白憔悴的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红肿着的双眼失去了往日里的活力。

  直到之后找不到她,他才后悔,为什么自己只注意到她的憔悴,她停在空中的手,却没有看到她手里的行李箱。

  祁苑非拖着行李箱,招了辆出租,“机场”

  田沫沫远远的就看到了祁苑非,便挥舞着手,让祁苑非看到自己。

  祁苑非拖着行李箱走向田沫沫。田沫沫看到祁苑非,拥上去抱了抱祁苑非,“祁祁,你总算是回来了。”

  祁苑非微笑道,“我走了才几天啊,说的我好像走了好多年似的。”

  祁苑非下了飞机,从机场出来。田沫沫和她的表哥田嘉越正等着。

  哪怕她进了电梯,准备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他开了门,仍旧不过以为她又回了房里,她还在自己的对面,那么近在咫尺的地方。

  祁苑非下了楼,和保安打了声招呼,现在小区门口。转身,冲着那幢有他的楼房,说声了“再见了,我的小可。”“再见了,小馨,你要幸福啊,你一定会幸福。”

  田沫沫伸手划了一个大大的圈。

  田嘉越在一旁,看着两个小姑娘打趣道,“沫沫,你不要缠着小非,搞的自己像女同也就算了,别让别人误会小非。”

  祁苑非这才看到田嘉越,她知道田嘉越是大田沫沫三岁的表哥,之前有一次田沫沫生日聚会的时候,田沫沫介绍两人认识过,她有印象,便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然后转向田沫沫,“不是让你自己来就好,怎么还麻烦你哥也过来。”

  田沫沫看着田嘉越,一脸的坏笑,“谁让你打电话是他接到的,我说了我自己来,多了人我的祁祁公主可是会生气的,他还死皮赖脸的非得跟着来。”

  田嘉越在一边听着一脸的黑线,“小非,你不会真的生气吧。”

  祁苑非礼貌的笑着说,“怎么会,只怕会麻烦你。”心下却不是特别高兴,而自己和田嘉越只是一面之缘,并无太多的交集,若非他是田沫沫的表哥,而自己和田沫沫的关系在这里又算得上是最好的,便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转向田沫沫,问道,“我让你买的手机卡呢?”

  田沫沫看向田嘉越,田嘉越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卡,递给祁苑非,祁苑非看了一眼田沫沫,田沫沫解释道,“你打电话说的时候我人在外面,我哥怕来不及接你,就先跑去买好了。”然后低下头不说话,她知道祁苑非是有些不开心了,便不敢再多说什么,她这个朋友她可是知道的,发起脾气那可是怎么哄都没有用的。

  “哦”祁苑非应了一句。拆开手机卡,便装了上去,把旧的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打开小方包的拉链,掏出钱递给田嘉越,田嘉越死活不接,“我们这样的关系,用得着分的这么清楚嘛。”

  “我们这样的关系?哦?不知道沫沫的表哥觉得我们是怎样的关系?”田沫沫看着祁苑非的脸越来越黑,连忙接过钱塞给田嘉越。田嘉越生气的说,“田沫沫,你干什么!”田沫沫立刻瞪了田嘉越一眼,低声说,“别说了!”然后看了一眼祁苑非。

  祁苑非拖着行李箱正往外面走,田沫沫立刻跟上去。拉着祁苑非的手,“祁祁,你不要生气。”祁苑非停下来,看着田沫沫,“沫沫,我们这么久的朋友了,我的性子你该知道的,我不是生你的气,但是我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田沫沫连连点头,说,“好,知道啦,再也不会有一次了。”

  田嘉越赶上来,伸手就来拉行李箱,祁苑非想都没想的就甩开了田嘉越,“我自己可以。”便继续往前走,留下田嘉越一脸的尴尬的留在原地。

  田沫沫已经叫好了出租车等在门口,一出去田沫沫便和祁苑非坐进了后座,田嘉越坐在副驾驶。

  “祁祁,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送你回去。”

  “嗯”祁苑非应了声。

  “哥,你等会就回去吧”

  田嘉越低沉着声音说,“你这是赶我?”

  田沫沫见他好说不顶用,便也没了耐性,“就是赶你怎么了!”又低声嘟囔了一句,“你留在这除了添堵还能干什么!”

  田嘉越气的恨不得朝田沫沫的脑袋狠狠的敲几下,奈何她坐在后座,祁苑非又在旁边,也不好发作,便强忍着怒气,“我要请小非吃饭,然后送她回家。”

  听到这儿,田沫沫真是气的七窍生烟,心下想,自己这哥哥怎么可以笨成这样,自己这样说摆明了是祁苑非丝毫不待见他,怎么还死皮赖脸的腻着,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田沫沫只能扶额,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说破了怕是不仅让田嘉越面子挂不住,就连祁苑非也会因此不开心,毕竟他是自己的哥哥,祁苑非也怎么样也不希望撕破脸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