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情剑止乱 > 五十章 入忘忧谷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无酒和扎尔烈相约的三日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第三天,可能花一眉给他们讲的故事冲击太大,蝶已经忘了自己衣衫不整躺在杜一平床上的事,杜一平也省的解释了,最后一天了,扎尔烈将杜一平和无酒聚到了王庭。

  王庭之中四道身影站在一起,前面两道是扎尔烈和铁牛,后面两道是杜一平和无酒,铁牛已经将杜一平的剑鞘做好,典籍的拓本也准备妥当,那蚕丝内甲以及几件合身的衣服也取了回来,杜一平把玩这手中的剑,而扎尔烈则呆呆地看着杜一平,他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他多希望杜一平再他的庇护下,与世无争的成长,但是他的命运生来就已经注定了,不可能风调雨顺的过一辈子。

  “大师,你们何时动身?”扎尔烈最不想说出这句话,但是又没有理由阻止杜一平的离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王上,我们现在就走了。”

  “大师可否告知,你要到平儿所去何处修行啊?”扎尔烈期待着能去看望杜一平。

  “王上,这个恕我不能告知。”既是修行,无酒自然希望带他们到与世隔绝的地方,让他们彻底静下心来悟道。

  “大师,我多久才能再次见到平儿?”

  “少则三年,多则五年,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造化。”无酒此言不虚,习武看的是天赋和毅力,杜一平常年进行药浴,自身筋脉已经极为坚韧,那就要看他的毅力如何了。

  “走吧。”无酒话音一落便率先向外走去,他知道没有人迈出第一步,那今日怕都是难以迈出这个大殿了。

  扎尔烈牵着杜一平的手,缓缓相送,生怕走快了,下一刻就看不到自己的外孙了,但再慢也到了宫殿门口,一辆马车早已备好,车上装的是食物和从酒坊搬出来的酒。

  “外公,千里相送,终有一别,待孙儿学成归来,查明在真相,便陪您安享晚年。”

  “保重。”扎尔烈没有表现得过于伤感,外孙外出修行这是好事,一句保重涵盖了他所有的关怀与一个老人的慈祥。

  无酒带着杜一平上了马车,马车渐渐远去,扎尔烈站在远处,看着远去的马车,久久不愿离去,马车离开王宫来到酒坊,酒坊门口蝶与花一眉站在门口等着,花一眉不舍得女儿离去,但是女儿跟着他太危险了,这次剑宗没有派出长老级的强者,不然他怎能以一敌三,送走蝶,他也该回魔宗拿回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父亲,你多保重,我走了。”

  蝶坐在马车上不停的向花一眉挥手,花一眉也在挥手,舍不得女儿又能怎么样,他再回魔宗,定然是龙潭虎穴,带着蝶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不能让蝶和自己去冒险。

  马车终究还是驶离了西域王城,马车颠颠晃晃,向前走着,三人就这样白天驾车而行,晚上找就近的客栈歇脚,喂马,补充干粮,这样走了五日,第六日的正午马车到了一个名叫忘忧谷的地方,只见这地方也是很热闹,只是这忘忧谷外立了一块碑,碑上写着“外人入内者,死”,简单的七个字为这忘忧谷营造了一副肃杀的氛围,内外两番景象,外边草木稀少,尘土飞扬,而谷内则是一片生机枉然,绿树成荫,商铺药铺,看上去什么都有。

  “师傅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忘忧谷吗?”花雨蝶问道。

  “不错,这忘忧谷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师傅这是哪里啊?”杜一平再马车上走了这么久,即使记忆力再好,也记不住走到了哪里。

  “这里是西域与中原的交界地带,多拉斯雪山的忘忧谷。”无酒简单的介绍给两个徒弟,是想告诉他们这里已经远离西域了。

  “师傅,那碑上写着,“外人入内者,死”,我们要不还是不进去了。”花雨蝶毕竟是个女孩子,见到这样的字眼难免会被吓到。

  “那是我写的,怎么样,吓人吧。”无酒说这话时有点洋洋得意,花雨蝶听到这句话有点想打人的冲动,这话如果是师弟说的,她定然一个巴掌扇过去。

  “这么说,师傅这是你的地盘了。”既然这碑都是他写的,那这忘忧谷还不是他的后花园了。

  “里边的人都是我收留的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其中不乏一些高手,厌倦世俗,或者经历了什么大的事情,便来到我这谷中,回避世事的。”

  忘忧谷,忘忧谷,无酒建立这忘忧谷的目的是希望来到这里的人能够忘却忧愁,开始新的生活,这里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他不管他们在外边干了什么,只希望在这里边他们能像寻常人一样过平凡的生活,杜一平牵着马,三人走进了忘忧谷,一路上很多人像无酒打招呼问好,路过酒店的时候,无酒将自己的酒卸了下来,存在了酒店的酒窖之中,三人来到了忘忧谷的最里面,这忘忧谷之所以称为谷还是有道理的,这尽头便看到了悬崖,悬崖上有瀑布飞下,虽然有雪山之称,但是这里显然离中原比较近,气候温暖许多。

  这里确实适合养老,或许也适合修炼,杜一平这样想到,不然无酒也不会带他来这里啊。

  “今日就给你们自己点时间,去给自己找屋子住吧,好好休息,明天我教你们调气炼体。”杜一平一脸懵,这师傅也太放心他们了吧,都不给他们安排一下,他们初来乍到,让他们自己找地方住,可恨的是无酒直接回屋里睡了,他的楼有两层,但里面好像只有两间屋子,显然没有他和蝶睡觉的地方。

  “师姐,这里只有一间多余的屋子,我们两个人住不下啊,虽然我们都在一张床上睡过了。”后面这句杜一平说的声音很,但是还是被花雨蝶听到了。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想起,“你要是敢让别人知道,我和师傅学成了就杀了你。”

  “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杜一平可惹不起这姑奶奶,虽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相信就算她知道了自己是西域未来的王,也不会手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