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078.一更 安沅未来公婆要回来了
  阎煜的期末考试结束,一如他之前就允诺的,每周有两天会陪安沅打篮球。

  说起来,小女生的球技已经长进不少,除了能投三分球,偶尔还能跟男生来个“抢球”,当然,这是在阎煜故意放水的前提下。

  另外,阎煜其实也有发现,小女生好像比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高了一点点。

  之前是连他的胸口都很勉强,现在好像已经快超过了。

  “潇安沅,你长个了么?”

  这么直白白的问题丢出来,阎煜完全没有觉得小女生会不好意思。

  安沅倒是也真的没有像之前那样别人一问到她的身高问题,她就很气闷。

  因为,她真的是有高了整整六公分!

  于是她抱着篮球,仰头朝着一九一的阎教练一脸自豪地说,“我有一五七了!”

  一五七?

  阎煜之前其实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高,现在听到这数字,再看着安沅笑的特别开心的露出梨涡,那右边的眉毛还小小的挑了一下,彷佛这身高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一样。

  好吧,阎教练不知道自己此时该给什么反应,有点矛盾。

  到底是遵从自己的内心鄙视一番?还是假装替她开心一下?

  艹

  跟女生相处真的是麻烦,还得顾及她是不是会受打击,会伤心。

  安沅见阎煜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腾出来一只手往前晃了晃。

  “阎煜?”

  “你没事吧?”

  怎么突然就入定了呢?说起来,阎煜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发呆了。

  虽然“发呆”这个词跟他很不搭,但是她刚才练完十分钟的三分投篮,转头去看他时,真的有发现阎煜眼神是没有焦距的

  彼时其实阎助理是在想刚被萧二叔解剖的那具尸体。

  “阎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渴了?”

  “还是饿了?”

  安沅又开始发挥她小母鸡似的碎碎念性子。

  阎煜猛地回过神,伸出手啪一下,大大的手掌盖在了她的脑门上。

  小女生的脑袋也没多大,被男生巨大的手掌盖了个正着,那力气不是很小,有点疼。

  “闭嘴,你好啰嗦。”

  安沅被“打”的有点懵。

  这下子轮到她定在那里不出声了,阎煜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发现小女生的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汗。

  “”

  她到底什么做的?

  他都没有用力,只是轻轻。。。轻轻。。。地拍了一下而已啊。

  阎煜憋在嘴里的对不起三个字卡住了,实在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拿过安沅手里的篮球,“走吧,我饿了。”

  被打蒙了的安沅抬手揉了下额头的功夫,男生已经拎着两个人的包大步走远了,都快出篮球馆门口了。

  她赶紧奔快了几步追上去。

  今天下午她早下课,所以这会儿练完篮球晚直接去吃晚饭还有点早,但是既然阎煜饿了,她就提议说要不要先去吃个点心轻食什么的。

  “阎煜,阿想说附近新开了一家米粉店。”

  “好像还不错,你要不要去试试?”

  新店?

  阎煜低头看她,安沅默默地转头,她又问多了。

  “往这边走。”

  阎煜顾念刚才自己动作太大,不小心伤到了人,心里有点愧疚地放慢了脚步,配合安沅这个小矮子的速度。

  两人走了大概有一刻钟。

  “到了,就这家。”

  这么快就走到了,安沅一开始还挺开心,但是看到里面人多到快扑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

  “啊,人有点多。”

  阎煜那海拔,随意地往里头看了一眼就道,“你想吃么?”

  这是一家沿街的店铺,门口不大,里面是长条形的,外面看着人多,还有好几个取外卖的快递员挡着,不过最里面还是有空位的。

  “人多的话,应该味道还不错吧?”

  毕竟李想这个吃货说好吃的话,也不太会差到哪里去。

  “走吧。”

  阎煜径自跨上门口的台阶,往里走。才走没两步,就被人撞了两下,他脸色一黑,边上的其他客人自动闪开。

  跟着他身后的安沅低头,抿着嘴笑。

  阎煜这样子好像海龙王呀,他一出现,海水被劈开,所有虾兵蟹将都会自动分成两列,留出中间的大道只给他一个人走。

  然后,她就是那个跟在龙王身后的乌龟丞相。

  他们这身高差,还真的是挺像的。

  哈哈哈

  安沅被自己的想象给闹的差点偷笑出声。

  阎煜走到最里面的空桌,才发现那里其实已经坐了一对男女,四个人的位子,他们硬是黏糊地坐在了同一边。

  还是算了,换别家吧。

  他一个转身,撞到了跟在他身后的安沅。

  阎煜眼明手快地拉了一把差点被他撞飞出去的小女生。

  “想什么呢?不看路。”

  安沅呵呵一笑,混过去。

  如果让阎煜知道她刚才在想什么,他估计不会太高兴。

  见小女生一脸期待的看着旁边桌上那大碗的米粉,阎煜原本想往外走的脚步停住了。

  “坐进去。”

  安沅很听话乖乖坐到了里面靠墙的位置,等她坐定就发现对面那对情侣一脸好奇。

  男的盯着她看,女的则猛盯着阎煜看。

  这

  刚才两个人明明还旁若无人的搂在一起。

  阎煜也注意到了对面两个人毫不掩饰的视线,他双臂环胸,端坐在椅子上,瞪了两人一眼。

  那个男的几乎是立马低下了头,女的嘛,虽然眼里露出了怯意,但仍旧架不住阎煜这高颜值的吸引力,还是死盯着往他脸上身上看。

  安沅觉得她选错了地方

  她刚才怎么会脑子一抽带阎煜来吃什么米粉的?

  先不论好不好吃,光是这就餐环境,男生到现在还没发火,也是个奇迹。

  好吧,都是医大后街那顿饭给闹的。

  阎煜最近有点好说话,也没有动不动就暴走,所以她有点飘了

  “我们走吧。”

  安沅拉了拉男生的袖子。

  阎煜低下头望过来,“不是想吃么?”

  哈?

  其实她也没有特别想,肚子饿的不是他么?

  不过空气中弥漫的香味,的确有点勾人食欲。

  阎煜注意到小女生的鼻翼小小地掀动了两下,似是在用力嗅闻空气中食物的味道。

  她每动一下,眼睛也会跟着眨巴一下,纤长浓密的睫毛也就跟着一抖。

  这样子,看着有点。。。可爱。

  他拿出手机扫了桌上的二维码,然后点了两下递过去,“点单。”

  “哦。”

  对面的年轻情侣开始咬耳朵。

  “你猜他们是不是男女朋友?”

  “不是吧,看着不够亲密啊。”

  “哪有?明明互动很甜。”

  “但是这女生看起来好小,估计才高中吧。”

  “我擦,未成年啊。”

  “滚,未成年怎么了?”

  “你当年不是在高中就给我塞情书了?”

  “哈哈,那你不是到大学才答应我的追求的么?”

  “我那是被你逼的,有本事,你别动不动就拿跳楼威胁我啊?”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追你的人那么多,我不出狠招,你看不到我啊!”

  “要不是我脸皮厚,我们现在怎么会在一起呢?”

  “嗯嗯嗯,是了是了。”

  情侣越说越大声,最后也不咬耳朵了,直接又恢复了当众撒狗粮的模式。

  不过好在,就算是撒狗粮,也不是特别恶心的那种,听他们讲话反而有种隐隐地甜蜜。

  安沅手里拿着阎煜的手机翻看着菜单,耳朵却是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一直在听那对情侣的对话。

  忽地,手里的手机被抽走了。

  “干什么呢?”

  “磨叽这么久。”

  阎煜终是受不了对面的人了,只想早点吃完早点离开,所以直接拿过手机看着下了单。

  安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谢谢。”

  等米粉端来,安沅吃了第一口,就觉得李想没介绍错。

  汤头醇厚,米粉筋道,怪不得刚开张生意就那么好。

  比那家什么“一间房的后院”好多了,这里的米粉配料最贵的一碗才只要38块钱。

  想到那家店,安沅忽然记起可怜的程律师了。

  她昨天听师父说,程律师的女朋友死了,还是被入室盗窃的恶徒杀的。

  这几天,师父都不让她自己一个人呆在市区的公寓,补习完也都让司机直接来接她回祖宅。

  她跟阎煜都跟往常一眼,默默地各自吃着东西,对面的情侣却是话题一个接一个。

  女的拿着手机倏地骂了一声,“擦,这简直是畜生啊!”

  “怎么会有这种丧尽天良的人?”

  “什么呀?”

  男的拿过她的手机看,然后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别看了,这么吓人。”

  随后,男的把手机屏幕按掉,“以后加班都不要自己走,我去接你。”

  “知道了,刚才视频里那男的是变态吧!”

  安沅不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什么视频,但是估摸着肯定不是什么好的。

  一碗米粉也没多少,阎煜吃完了等了她几分钟,两人就买单出了店门口。

  天气冷了之后,太阳落山特别早,就算是熙熙攘攘的市区,街上的人也没有之前多了。

  “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

  “凉叔很快就到了。”

  “多快?”

  “大概半小时吧。”

  这也叫快?

  阎煜直接道,“打电话给他,让他别来了。”

  男生的表情完全不容拒绝,安沅只能乖乖地掏出手机给萧家的司机打电话。

  小女生的声音很甜,就算是对着家里的工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客客气气的。

  等她挂掉电话,阎煜推了一把她的背脊,“走了。”这次他的动作很轻,很小心。

  男生手里还拎着两个人的包,安沅想拿回来自己背着,他都不让。

  “谢谢你,阎煜。”

  天天被发好人卡的阎大少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老是觉得小女生每次一说谢谢,他就有点烦躁。

  他特么的哪里好了?

  不就是绕道送人回个家?!

  然后怕她背个重的要死的书包被压垮了长不高么?!

  要命!

  女生真的是麻烦!

  阎大少爷这纠结的情绪一直维持到回到自己家。

  冬天山上总归是冷飕飕的,前几日初雪,阎府的院子里甚至还积了点雪。

  平时就显得颇为冷清的大宅子,天凉了之后就愈发显得寂静了。

  宿老夫人这会儿正在自己的暖房里休息,人卧在软榻上,身上还盖着毯子。

  年纪大了,一到冬天就很难熬,这两天宿老夫人还有点咳嗽。

  阎煜一回来就直接来看老太太。

  刚进门,就觉得一阵热气迎面扑来。这房间里面到底是开了多少度的暖气?

  宿老夫人原本半阖着眼睛假寐,听到声音往门这边看过来。

  “煜哥儿呀,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这娃最近天天都在外面忙,说是在兼职。

  虽说阎府现有的财产,足够阎煜败个几辈子都不一定能有本事花完,但是这金孙难得对一件事这么上心,宿老夫人还是挺开心的。

  “晚餐吃了吗?”

  阎煜不答反问,坐到宿老夫人边上,伸手探了一下老太太的额头。

  “吃了,没多少胃口。”

  刚说完,宿老夫人又低咳了两声。

  不等边上随身伺候的人动手,阎煜就起身倒了杯热茶过来。

  “今天医生来看过了吗?”

  “莫医生来过了,说没什么要紧的。”

  阎煜觉得老太太这脸色比起昨天,又差了一些。

  莫医生是阎家的家庭医生,最擅长中医调理。但是阎煜觉得宿老太太这咳嗽声音听着闷闷的,怕她别是有什么炎症了。

  “要不要去苍石医院看看?”

  听他这么问,宿老夫人直摇头,“不去。”

  她最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了。

  “你不要讳疾忌医。”

  宿老夫人丢过来一个眼神,放下刚喝了一口的热茶。

  “做什么?”

  “中医不是医么?”

  老太太又开始故意挑刺回避话题,阎煜看在她人不舒服的份上,没有怼回去。

  “明天早上我再过来,要是还没起色,我带你去医院。”

  不等宿老太太再开口,阎煜速度起身走人。

  “老夫人,还要继续瞒着小少爷么?”

  宿老夫人瞅了一眼一直跟着她很多年的老人,秦嫂。

  “能瞒一天是一天。”

  “煜哥儿虽说从来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那总归是他亲生的爹妈。”

  “这两人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

  “你让我一下子怎么跟他说?”

  也是啊,消失了将近二十年,一直杳无音讯的亲爹亲妈,突然间出现在面前。

  阎大少爷,是绝对不会有什么惊喜的感觉的!

  ------题外话------

  上架爆更四章,一万六千字哟!小可爱们订阅刷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