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101. 一更 攻气十足的煜哥儿
  闫欣茹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和高瘦的男人一路走近小区,精品的公寓是高层,只有寥寥几栋,造价不菲,住的都是有钱人。

  两人进到大厅的电梯,里面有一面是玻璃墙,被清洁员阿姨擦拭的特别干净,清晰地映出男女的身影。

  和谐的身高差,一黑一红的大衣,看起来特别的般配,再往上看到脸。

  女生的妆容妖媚,遮掩了她气质中本来的甜美。

  男人面色清冷,手上的动作却很大胆。

  “盛泽,我爱你。”

  电梯停到高层打开,闫欣茹被男人抱着出去了。

  李骐在外面等了将近两个小时,都不见闫欣茹出来。

  天气很冷,他被冻得不行。

  实在受不了了,才去到不远处的咖啡厅,李骐觉得自己脑子有坑,应该一早就过来这里等的。

  点了一杯热拿铁,李骐坐到窗边的位子看着对面的小区门口。

  夜幕降临前,闫欣茹出来了,还是那一袭红色大衣。男人没有跟着一起出来,她自己在路边等车。

  李骐出了咖啡馆,慢慢的走过去。

  不管怎么样,一个大男人,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闫欣茹看到李骐很惊讶,“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李骐注意到她的妆容变淡了,唇上的色彩也没了,眼角带着一缕红色,似乎是刚哭过的样子。

  “我跟着你一起过来的。”

  闫欣茹张了张嘴,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他。

  “闫欣茹,自从上次一起徒步活动,我就对你有意思。”

  “只是看起来,我晚了一些。”

  说完,李骐也不等闫欣茹说话,转身就准备走人。

  正巧有出租车经过,李骐扬手拦下,打开了车门然后侧身对着闫欣茹道,“你先走吧。”

  闫欣茹眼里有愤怒,有讶异,最后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抿着嘴把李骐猛地推开自己上了车。

  李骐把车门关上,闫欣茹跟司机师傅说到医大北门。

  司机师傅是个热心肠的,看了一眼后视镜。

  “小姑娘,那是你男朋友啊?”

  “年纪轻轻地,吵架常有的事情,不要太在意了。”

  闫欣茹握紧自己的双手,没开口。

  司机师傅见她不搭腔,也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开车。

  李骐回到学校,觉得心里真是挺郁闷的,回宿舍换了衣服打算去运动出身汗。

  一到健身房,人还没进去,就看到阎煜从里面走出来。

  阎煜看到他,只是微点了个头,两人正要擦身而过,李骐叫住了他。

  “阎煜,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闫欣茹有男朋友的?”

  阎煜半侧过脸,从额头到下颚,那线条弧度简直就是艺术品,配着他因汗微湿的头发,特别好看,李骐一个大男人看的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

  被这混蛋妖孽的脸惊得李骐一下子忘记后面要说什么了。

  阎煜前面一看李骐这郁闷傻叉样,跟程律师昨天吞了苍蝇绿色满布的脸很像,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眼瞎怪别人?”

  阎煜颇为鄙视的眼神,惹得李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你不会早点提醒我吗?”

  李骐学长有点委屈,俊逸温柔的样子跟只傻兔子似的。一个大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阎煜:“智商掉裤裆里的人,我提前说有用么?”

  擦!

  这么直白恶毒的话!

  李骐心头简直遭受了万点的暴击,他狠狠闭了下眼再睁开,“不行,陪我去打篮球。”

  “走!”

  李骐没敢拽男生胳膊,于是改为拉住了他运动背包的带子。

  篮球馆里,正好还有人在打球,于是四个人组成了两个队。

  没到半小时,另外两人直接退出,不跟这两个疯子玩了。

  到最后,李骐觉得自己是那颗球,每次不是被阎煜掀翻出去,就是被撞飞,反正别说进球了,连投篮的机会都没有。

  李骐学长委屈的暴吼,“你就不能让我一下么?”

  阎煜丢过来一枚“深井冰吧你”的眼神!

  最后的最后,李骐直接耍懒,抱住阎煜的腰身就不放了。

  “让我投篮,否则我就不松手!”

  阎煜黑脸,一个用力把篮球直接拍在了李骐脸上。

  一小时后,医大后街喧闹的小餐馆里,李骐正往嘴里灌着啤酒,鼻孔里塞着两坨棉花,额头和鼻梁上的红色印子看起来特别搞笑。

  “阎煜,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闫欣茹是个白莲花的?”

  李骐自问看人还是挺准的,怎么说也这点岁数了,又不是高中生或者初入大学的小毛头,再加上他好歹也是处过两任女朋友的人呢。

  李骐喝着酒,絮絮叨叨的没完,阎煜也不理他。

  “还有昨天,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去勾搭她跟她说话?”

  “就是为了让我看到,闫欣茹是个帅哥一勾就走的。”

  “但是,我特么的也不差呀。”

  李骐喝的晕乎乎的,居然拿着啤酒瓶对着自己的脸左照右照。

  真的是个白痴!

  店里的老板娘阿姨过来把桌上的酒瓶拿走一些,像李骐这样因为感情问题来买醉的,在医大后街的小饭馆里,几乎是天天都会上演的戏码,都见怪不怪了。

  今天店里人少,老板娘有空闲,顺势拍了两下李骐的肩膀,安慰道,“帅哥,失恋了?”

  “不要紧,你长得这么帅,明天就可以再找一个。”

  “让那个甩了你的女生后悔去吧。”

  李骐:“”

  大婶,他也没有被甩,好不好?

  但是td真是伤心啊,连被甩都没机会,好像更惨!

  阎煜无语,他是没想到李骐竟然对闫欣茹是真的上心了。

  他本来是不想太过于刺激他的,现在。

  还是让他彻底死心吧,厌恶一个人总比把她当成心里得不到的白月光要好,闫欣茹那种的不值得。

  “别喝了,起来。”

  阎煜用手机快速地买了单,然后拎了一把李骐的胳膊把人拽起来。

  李骐喝了不少,但是还不算太醉,“要走了吗?”

  他顺势倒在阎煜的肩头,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老板娘见状竟然还露出了暧昧的姨母笑。

  阎煜对于这种眼神和笑容并不陌生。

  自从他去了udc兼职,那个何仁喜基本都是这样看他和萧衍的。

  真的是够了!

  “站好!自己走!”

  阎煜一把推开李骐,然后径自往门口走去。

  李骐脚步虚浮地跟在后面,“喂,阎罗王,等一下,你个混蛋妖孽!”

  d,阎煜耐心告罄,转过身一把拽住了李骐的衣领,然后往外拖。

  李骐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跟个小鸡仔似的被拖走了。

  老板娘:“哇塞,看脸还以为是个美受,没想到居然是个鬼畜攻!”

  李骐一出小饭店走没几步,就挥开阎煜的手臂,然后找了个墙角,开始狂吐

  阎煜超级嫌弃的走出去十米开外。

  李骐吐完,还往大衣口袋里去拿纸巾,可惜掏了半天也没有。

  擦!

  他本来没洁癖,学医后养成了爱干净的习惯。

  “阎煜,纸!”

  阎煜身上也没有,于是转回去小饭店里。

  结果等他买了两包纸巾出来时,李骐那个傻叉居然跟人打起来了。

  那几个人一看就是小混混,不是医大的学生,嘴里骂骂咧咧的都是超级难听的脏话糙话。

  李骐酒劲上头骂回去,但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

  骂没两句,就被对方一拳打在肚子上,疼的他弯下了腰。

  卧槽!

  李骐以为阎煜已经走了,抬头看着眼前五个或猥琐或凶狠的混混,心里盘算着自己有多少胜算。

  不等他多想两秒,下巴上又挨了一拳。

  “哎哟,兄弟行不行啊?”

  “盘子,你跟一个醉鬼啰嗦什么,把他钱包手机还有大衣都扒拉了赶紧走人。”

  阎煜:“”

  女人是麻烦,男人也不见得省心到哪里去!

  在李骐被揍趴下之前,阎煜走上前去,然后一脚踹开一个,一拳挥出去一双,三两下就把五个大男人都扔了出去。

  他是练家子,知道打哪里是要穴,对付这些小混混他实在是懒得浪费自己的力气。

  小混混们或趴或卧的倒在地上哀嚎。

  李骐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这样赤手空拳一对多的打架方式,瞪大了眼珠子看向阎煜。

  这也太厉害了点吧。

  阎煜个子高,但是属于精瘦型的,光看体型,对那几个彪悍的混混也不见得多有胜算。

  结果,阎罗王这武力值简直吓人!

  李骐刚开始一对二都没应付的过来,还挨了好几下。

  领头的混混晃着脑袋最先爬起来,小店门口码放着一格格的空酒瓶,好大一摞。他顺手抽了两个出来,对着阎煜就冲了过去。

  李骐离得有点距离,只来得及大喊一句小心,然后就看到阎煜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一个漂亮的转身回旋踢,那混混连人带酒瓶子被踢飞出去两米远。

  擦!帅气!太攻了!

  妈蛋,这种时候李骐居然能想到的都是这些个形容词,都是被他妹给带跑偏的。

  李想接受不了阎煜跟其他人,但是偏偏会粉煜哥儿和二叔这对c。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还不走?”

  阎煜见李骐还傻站在那里,忍不住吼了他一声。

  “哦,来了。”

  李骐屁颠颠跟了上去,酒彻底醒了。

  这酒喝了吐了,架也打了,阎煜觉得李骐的“失恋”流程走的可以了。

  一进医大的校门口,他就停下脚步。

  “想知道为什么我说闫欣慧是白莲花?”

  李骐还以为阎煜不会说了呢。

  “嗯,想知道。”

  阎煜缓缓开口。

  “雁归山徒步那次。”

  “她比章薇,还要早去敲我的门。”

  哈?

  李骐瞬间记起来那天晚上闫欣茹是最早回去房间的,还说要早睡。

  原来

  “穿了件睡裙,跑来跟我说她房间热水器坏了,要借浴室洗澡。”

  艹

  这理由!

  李骐又想起今天下午,真的是滚他妈蛋的白月光,原来真的是朵白莲花!

  简霓小区的物业找到了地下车库那几个固定车位的业主,小周和同事好不容易才在其中一位那里拿到了有用的一份行车记录仪的视频,里面拍到了嫌疑犯。。。们!

  没错,那个视频里显示简霓出事那天,一共有三个人在场。

  闫欣慧、闫欣茹还有史圣泽!

  三个人计划详尽,提前弄坏了地下车库的监控,还找了一个之前放自行车和非机动车的废弃通道出了车库,然后一路躲着小区和周边路口的监控离开了现场。

  怪不得就算叶队长他们开始怀疑后,在所有现有的监控里也一直没找到可疑的人。

  他们这是一早就全部踩了点计划好的。

  至于闫欣慧的包,真的是个意外,简霓家的大门锁有点坏了,要很用力才能真正关牢,当时他们关门的时候没注意,等人都去了卧室行凶。

  那门自己开了一条缝

  幸亏如此,否则那外卖员就肯定看不到闫欣慧的身份证了,那叶队长他们还真的一时半会儿不会怀疑到闫欣慧的身上。

  毕竟现场没有遗留下一点三人的痕迹,做的也真的是到位。

  闫欣慧已经被抓了,史圣泽死了,叶队长他们第一时间赶去医大把闫欣茹给带了回来。

  闫欣茹死不承认自己是帮凶,她二姐闫欣慧还是坚持第一次的口供,人是她一个人杀的,和闫欣茹还有死了的史圣泽没有半点关系。

  这次来警局的律师不再是闫家大姐的老公乔律师。

  而是程浅程大律师。

  “程律师?你确定要替闫家两姐妹做辩护?”

  叶队长不明白了,程律师这么做的理由,他心里难道不膈应吗?

  程浅伸手弹了弹自己衣领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确定。”

  这件案子发展至此,竟然出现了三个嫌疑人,其中一个还车祸死了,实在是让他觉得太蹊跷。撇开简霓死者的身份,程浅就是想搞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现在已经无所谓是不是被简霓带了绿帽子,纯粹就是对这个案件本身产生了兴趣而已。

  所以他主动找到了乔律师,答应让他复职,前提是闫家两姐妹的案子交给他。

  小周在一边咕哝,“闫家那边难道不担心你故意输掉官司?”

  毕竟闫欣慧也算是摆了程律师一道啊。

  小周的担忧不用程浅自己解释,就被叶队长给否了。

  程大律师的金字招牌并非浪得虚名,他是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的。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