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108.二更 后院动物被攻击
  安沅觉得今天师父心情特别好,嘴角特别弯,眼睛特别亮。

  萧衍本来就长得好,心情一美丽整个人都很自然地在发光。刚才进餐厅的时候,安沅都看到有人居然看师父看的目不转睛然后直往墙上撞……

  趁着师父去上洗手间,安沅身子往阎煜那边凑过去了一些,“今天有发生什么好事吗?师父好开心的样子。”

  阎煜:“嗯。”

  男生一个嗯字就结束,没下文了。

  然后呢?

  安沅眨巴了两下眼睛,盯着他看,好似在说“你不打算跟我分享具体发生了什么好事么?”

  阎煜:“他被赵老头表扬了。”

  这随口瞎编的说辞,小女生也完全不疑有他,笑的一脸灿烂,一脸的与有荣焉。

  “师父好厉害!”

  阎煜:“”

  坑起人来是挺厉害的,一点不手软,没人性的厉害。

  等萧衍回来,安沅把刚盛好的汤碗往他手边推了一些,“师父,喝汤。”

  “嗯。”

  接着萧衍就跟个大家长似的开始询问小孩最近在学校的情况,一边慢条斯理的喝着汤。

  安沅轻轻柔柔地说着,说到同桌李想的趣事,还会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明明眼睛很大,五官也娇俏,一笑起来却还跟个孩子似的。

  阎煜看得没来由地又一阵心烦意乱。

  “安儿,你那个同桌人不错,好好处着。”

  听到萧衍这么说,阎煜心里暗忖,这明晃晃地就是师父在暗搓搓做心理暗示教坏徒弟,他自己当年就是这么忽悠坑了程浅这个笨蛋同桌的。

  不过,阎煜觉得就潇安沅这小傻子,算计人的伎俩估计永远都学不会萧衍的万分之一。

  饭吃了大半,服务生开始上甜点。

  安沅的视线和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萧衍于是转头对着阎煜说道,“老校长的邀请函你收到没?”

  什么邀请函?

  阎煜还没摇头装不知道,萧衍就轻瞪他一眼。

  “别想假装没收到。”

  阎煜嘁了一声,“收没收到有什么关系?”

  反正他不去。

  萧二叔开始一本正经的劝解模式。

  “煜仔,老校长这些年对你万般宽容,否则你在医大能这么自在?”

  阎煜这么优秀,是难得一见的奇才,老校长对他稀罕的跟个宝贝似的,但是阎罗王只顾自己随心所欲,着实也有点辜负老头对他的期待。

  所有可以给医大带来荣誉的任何比赛,阎煜都一律拒绝参加。

  之前暑假天气很热,阎煜觉得在udc的实验室呆着舒服,然后闲得的无聊,结果就捣鼓出来一个系统,把毒物中毒做了一个分类。

  要知道,在法医学里面,到目前为止由于毒物的种类繁多,所有国家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统一的分类方法。按照毒物的毒作用方式、来源和用途分为腐蚀性毒物、金属毒物、脑脊髓功能障碍性毒物、呼吸功能障碍性毒物、杀虫剂、有毒动植物等等等等。

  阎煜把近30年来所有有记录的非自然死亡的毒物中毒案例做了一个彻底的梳理,利用大数据库设计出来一套自动分类的系统。

  用已经试用过的何仁喜的话来说,“简直神迹,不要太好用!”

  这套系统还只是初版001,萧衍想让阎煜继续完善,但是这臭小子最近犯懒又没兴趣了。

  不过也的确有客观原因在,阎煜这个学期的课程有点多,前段时间又分心帮他。

  前两天,萧衍在医大授完课,特意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

  把这个系统的事情跟老校长说了,那老头子差点没高兴的晕过去,立马说要拨钱给阎煜弄个专门的实验室,还要给他配助理。

  但是萧衍看阎煜现在这个态度,肯定是老校长找他谈了,但是他没同意。

  所以,老校长现在要搞什么私人宴会,他就推脱不肯露面。

  “煜仔。”

  “如果你去出席这次的聚会,我保证,未来在你毕业前,在医大你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束缚你的手脚。”

  “另外,在udc也一样。”

  这两个保证,阎煜听得有点心动的。

  对于毒物研究,他似乎是有点不一样的兴趣,要是能在医大里面有个自己可以任意使用的实验室,好像也挺不错的。

  阎家当然不是没钱自己弄,但是到底在医大会更方便。

  而且有人要投钱免费给他用,他为什么还要花自己的钱?

  阎煜想了一下,默默点头。

  作为社会动物,就算是他,偶尔也可以免俗一下的。

  尤其是宿老太太最近对他的未来开始有所期盼起来了,阎煜觉得弄点这些好的动静出来,哄哄她老人家也挺好,省的她找其他的事情来说。

  老校长接到萧衍的电话,知道说阎煜会来参加聚会,直哈哈大笑。

  老头子年岁不小了,但是精神头比三十多多的壮青年还要好,嗓音浑厚有力,笑声很有穿透力。

  “萧衍,谢谢你。”

  老校长是为数不多几个,敢直呼萧二少名字的。

  说起来,老校长当年也算是对萧衍有教育之恩。

  脑子再好,总归也要有人往正确的方向引导的。

  老校长对于萧衍来说,算是半个向导人。

  萧衍真正的恩师,不是个“真人”,而是已经和他互通了十几年邮件的双木先生。

  两人从来没有互道过身份,一直是以亦师亦友的身份通着信。

  大多数时候都是萧衍分享自己的工作,那位双木先生会给他很多建议。

  那边老校长笑着说,

  “你让阎煜安心,这次宴会也没什么,就是为了欢迎新进的两位董事。”

  绝对不是为了骗他去好让两位董事再多投点钱的。

  萧衍说好就挂了电话。

  他们还在回去祖宅的路上,阎煜已经直接打车回了医大宿舍。

  明天周末,秦夫人让两人回去吃饭。

  车子很快到了,安沅一下车就直奔后院,她许久没有回来,很是想念这里的小动物们。

  当然,她最挂念的是白虎。

  萧衍也跟着一起去了,时间将近九点,整个后院静悄悄的。

  甚是是安静的有些过分。

  “师父,六月他们怎么都没声音?”

  要是以往他们还未走近狗子们就会提前叫唤起来了。

  安沅心里有些隐隐地不安。

  萧衍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安沅也跟着小跑起来。

  萧衍刚走到狗屋的栅栏外,鼻尖已经闻到了一股他很熟悉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

  “安儿,你等在这里。”

  安沅当然也闻到了,她着急,于是踮起脚尖往里看。

  “师父。。。”

  萧衍放轻了手脚打开栅栏,往狗屋里走去。

  越是走近,那股血腥气味就越重。

  狗屋的玻璃门开着,里面的场景让他瞬间猩红了眼。

  半小时后,所有受伤的狗都被紧急送去了宠物医院。

  好在其他的动物都安然无恙。安沅眼睛都哭肿了,如果不是萧衍不准她跟着去,她刚才会陪着狗狗们一起去医院的。

  萧衍人在偏厅,负责看管后院的周然也在。

  “怎么回事?”

  小周苍白着脸,被吓的不知所措。

  “二少爷,我8点多离开后院的时候,都还好好的。”

  萧衍知道小周大约也是懵的,量他也没有那个胆子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管家,保安室那边的监控查到了?”

  管家把手机递过来,点了视频播放。

  “这是什么东西?”

  萧衍看着那样子长得很像鹿,但是明显暴躁凶残很多的动物。

  管家刚才看过了倒是认识的,这东西以前乡下很多,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

  “二少,这东西叫麂子。”

  麂子?

  管家也纳闷,“这动物胆子很小,一般都是夜里没人了会出来活动。”

  “而且还就是个吃草吃果子的。”

  萧衍眸色沉沉,吃素的?那怎么会突然去攻击其他动物?

  更甚者,这里也不是什么原始森林,哪里来的这种野生动物?

  从视频里看起来,那麂子的身型也并不是太大,但是用蹄子踩踏,还有叼起来甩的动作很凶残,就跟发了狂的野牛一样。

  发了狂?

  “管家,把今天晚上的监控都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人去过后院。”

  “小周,你跟我来。”

  萧衍和周然又去了后院。

  安沅跟在他们后面。

  狗屋外面的栅栏都是完好的,墙角那边也不见有什么洞口。

  “那麂子难道还会飞?”

  弹跳力再好,萧衍也不相信那只东西能越过两米的栅栏。

  “二少,我刚看视频,这东西怕不是得了什么病吧?”

  小周喜欢动物,平时没事就喜欢看野生动物的纪录片,加上照顾了后院的动物这么些日子,还是很了解动物的习性的。

  麂子这种温顺胆小的动物,正常情况下怎么会突然发狂去攻击其他的动物?

  “把这里拦起来,先别让人靠近,现场也暂时不要清理。”

  萧衍吩咐,小周点头应下。

  猫舍里,其他猫咪还好,就是白虎有点不太对劲。

  看起来很是焦躁不安的样子。

  “师父,我能把白虎带回房间吗?”

  安沅觉得白虎是被吓到了。

  萧衍点点头,不过还是先抓住猫咪仔细检查了一下,看它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

  安沅抱着白虎回到自己房间。

  猫咪被捡回来后还是第一次离开后院的猫舍,对这个陌生的新环境很好奇。

  安沅看她不是特别害怕,于是就把它放了下来。

  猫咪一下子蹦到沙发上,开始巡视观察。

  安沅跟着坐到沙发上,摸着它柔软的毛发,“白虎,六月他们好可怜啊。”

  “那只麂子到底是怎么跑进来的?”

  安沅蓦然想到一句老话,麂子进门,家里死人。

  她立马正襟危坐地摇头。

  不会的,这些都是迷信,做不得数的!

  ------题外话------

  周五,三更会比较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