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143.一更 家和万事兴
  封冼两家的人来的早,来的时候就没遇到外面的记者。现在这会儿门口可都是记者,猛地别墅大门打开,然后就看到一众人呼啦啦从里面出来,有男有女,穿着打扮都还有些样子的。

  记者们有点方:这些人都是谁?

  封家和冼家能住在东郊山上,当然都算是有些底蕴的大家族,但是。。。今天来的这些人面都很生,外面这些平时混金融圈商圈的财经记者看着没一个眼熟的,还有几个跑社会版的记者就更不认识了。

  一开始记者们还以为是萧家自己的人,就想上去采访,后来看他们出来也都不说话,就默默地兵分两路往不同的方向走。

  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

  直到跟在众人后面出来的管家,对着吃瓜记者们道,“各位记者朋友,你们之前不是都想采访封家和冼家的人么?”

  管家抬手指了指前面还未走远的两拨人,“刚才出来的那一群都是的,还不快追上去?”

  什么?

  封家和冼家那么一大群十几个人突然跑来萧家是做什么的?

  萧匀的事情还未正式曝光,这群记者也根本还未得到任何关于他这边的消息。

  所以,萧二少刚才特意吩咐管家,让他跟着一起出来提醒记者们这群人的身份。

  记者一听那都是久未露面的封家和冼家的人,赶紧招呼了自己的摄像师拍档冲过去追人。

  反正萧家这边等半天也暂时都没戏,那来一趟蹲这么久有点其他的新闻也好的。

  而且,为什么封家和冼家那么多人跑来萧家?难道是说和萧氏刚发布的高层卷款逃逸案有关?

  现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内幕消息,明天周一开市可都是会对萧氏集团的股价产生影响的。

  吃瓜记者们的脑洞无限大,瞬间已经脑补了各种可能性。

  封家和冼家的人被一众追上来的记者摄像师团团围住,噼里啪啦闪光灯什么的都上了。

  n多个话筒也不管是谁,反正先举过去了再说。

  但是,不管记者问什么问题,所有人缄默不言。

  他们能说什么?

  警察还未对外公布的事情,当着记者的面,他们这群在家族里实际上没多少份量的,现在谁敢开口?

  别说是被萧二少刚才一番话威胁到了。

  乱讲话,一会儿回到家里,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萧老爷那边一直忙到下午才从公司回来,连午餐都还没吃,管家赶紧让后厨弄了些清淡的餐食。

  萧老爷神情严肃的坐在餐桌前,面前的碗筷一动未动,他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

  秦夫人和萧衍坐在他两边。

  “封家和冼家到底是什么意图?”

  萧衍还未到之前,萧老爷接到管家的电话时都惊诧了,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素来都没有什么往来也没有恩怨的封家和冼家在这种时候为什么会跳出来唱这么一出戏。

  一个书香世家,另外一个家族势力好歹也是在宁远城排得上号的。

  为了点赔偿金?也不至于这么掉价吧!

  而且,关于萧匀的事情,他们又是怎么这么快就收到风声的?

  萧衍前面思来想去,否定了很多的可能性。

  “一个可能,这次的事件没有我们目前看到的那么简单,除了袁文赋和姚思年,搞不好还有其他的同伙。”

  经侦队的调查小组去找姚思年还没消息。

  袁文赋却这么容易就被警察抓到了,萧衍总觉得这个深谋远虑又心机深沉的男人落网的太顺利了些。

  那个人这么精明,如果真的是他筹划了整个案子,做了那么多详尽的计划,居然会在最后蠢到在绑人的时候忘记没收任朗的手机?

  最后被警察照按着手机定位把他们一网打尽,还附带自己拍摄的手机视频作为铁证?

  萧衍越想就越觉得有些蹊跷不对劲。

  “爸,我们先不管封家和冼家了,静观其变,如果真的还有人在后面,早晚会自己忍不住现身的。”

  闻言,萧老爷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他暂时没有精力分神去顾其他的事情。

  光是明天的临时股东大会,就够他头疼的了。

  “爸,大姐她们今天跟你去公司了?”

  不等萧老爷回答,秦夫人气呼呼地开始骂人。

  “这三对夫妻可是有出息的。”

  一家人有福可以同享,有难就让老子来当!

  四姐妹除了萧惟,其他三个都是公司的高层兼股东。公司遇到这样的事情,不陪着老头子一起想办法,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说,一切会有警察处理的,反正不是他们萧氏集团本身的问题。

  早上为了这个事情,秦夫人和萧老爷把人都训了一通。

  然后,那三对夫妻包袱款款,分别找理由出门了。

  至此,秦夫人也算是看透这群白眼狼了。

  正当三个人说话间,萧惟和杜磊生回来了,甚至连萧凝也跟在后面。

  “爸,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自从在市区购置了新房子,这两夫妻倒是学会了以退为进,只偶尔带着萧凝回来吃个晚饭,平时回来的次数也不多了。

  “妈,你还好吗?”

  “管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跟磊生都吓死了。”

  早上被另外三个女儿女婿气的,秦夫人和萧老爷根本就懒得再打电话通知萧惟。

  管家的那通电话,是萧衍前面吩咐了打过去的。

  这种时候,萧衍不想让自家老头老太觉得除了他以外,就彻底孤立无援了。

  说到底,两位年纪也一把了,别闹的糟心然后身体出问题才是关键。

  至于公司的事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集团的财务状况良好业绩稳定,姚思年卷走的那点钱也就是九牛一毛,明天股价可能会有波动,但是公关危机处理好了,后面也不会有大问题的。

  萧老爷集团董事长的位子,其他大股东就算有想法,也不可能就借着这一个理由能轻易罢免的。

  所以,萧衍摒弃前嫌,主动让管家给萧惟打了电话。之后,就看萧惟是不是真的学乖会做人了。

  还好,萧惟也不是个傻的。

  “阿衍,幸好有你及时赶回来了。”

  “那个封家和冼家,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敢跑来这里闹事?”

  “磊生,那个叫什么冼玉梅的,冼家死的那人不就是她老公么?”

  “我听说她自己就是在申闫中学教书的。”

  “不长眼的东西,你赶紧给他们校长打个电话,是停职还是开除让他自己看着办。”

  医大副校长的这个抬头,在教育圈里面还是很好用的。

  “还有封家那些人,也不想想每年都是谁签字同意采购他们家那些医疗器械的。”

  看着萧惟雷厉风行的啪啪就把今天闹事的人给处理妥当了,萧老爷和秦夫人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其实这些事萧衍也可以做,但是由萧惟来做更合适,她立功,老人家心里还有安慰,简直一举两得。

  萧二少为了大局,这点胸襟还是有的。

  一个家里,功劳不能一个人全领了。

  这次萧匀的事情,不得不说,对于萧衍还是有些触动的。

  安沅其他的忙帮不了多少,但是安慰秦夫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去后厨煮了安神的甜汤,等秦夫人回去卧室暂时休憩时,给她老人家悄悄把个脉,按个摩。

  反正到晚餐的时候,秦夫人已经情绪平稳,拉着安沅的手有说有笑的了。

  萧凝被她妈耳提面命之后,加上这段时间也的确被收骨头收厉害了,所以这会儿看到潇安沅和秦夫人亲近也忍着一句话没说。

  平时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也没有今天的气氛那么平和那么好。

  萧老爷甚至还耐着性子跟杜磊生聊了好一会儿。

  “二姐,萧凝现在上下课是不是都没人接送?”

  极其难得听到萧衍会这样叫她,萧惟愣了一下才道,“是啊,不过这也是为了锻炼她。”

  萧凝低着头,什么话都不敢说,之前因为顶嘴她的零用钱被扣的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现在对于这个掌控经济大权的母亲,萧凝是言听计从。

  “我觉得之后还是让凉叔去接送两位小朋友上下课比较安全。”

  闻言,秦夫人直点头,“阿衍说的对,最近又是临近春节年关,公司又有事,还是让司机接送的好。”

  “管家,你跟老凉说一下。”

  “他以后就负责接送萧凝和安沅,其他的都不用他管了。”

  “好的,夫人。”

  萧凝这时候知道要嘴甜一些,连忙起身扑到秦夫人那边去,“祖母,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萧衍和安沅对视着会心一笑。

  前面萧衍在三楼书房想怎么解决家里这些事,把萧惟一家扯进来,正是安沅提议的。

  萧衍给自家小徒儿夹了一个大明虾过去作奖励,为了礼尚往来,安沅给他师父舀了一大勺的杭椒牛里脊。

  萧二少:“”

  安沅:“师父,医生说了,你要多吃红肉。”

  吃过饭,萧衍带着安沅回市区。

  半路接到了叶队长的电话,他直接把手机连了车载音响。

  “萧医生,坏消息。”

  “经侦队的同事说,姚思年已经逃逸出境了。”

  “还有,袁文赋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你大哥萧匀和姚思年的身上。”

  “在我看来,他可能是故意绑架萧匀然后被抓,目的就是以此来逃脱其他的罪责。”

  “我怀疑,所有的证据可能都已经被他销毁的一干二净了。”

  ------题外话------

  二更下午五点左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