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237.一更 故事讲得很精彩
  虽然李伟进说的这个“故事”让人听着感概良多,但叶队长和小周办案当然不是光靠他一位疑犯的口供就做既定事实的。

  尤其这位嫌犯李伟进还是个有两次诈骗前科的人,更何况,他这忽然的自首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要保住那真正的“凶手”!

  叶队长让小周给李伟进倒了杯水,后者一口气全喝完了。

  小周见他喝的那么急,就问他是不是还要再喝一杯。

  李伟进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周警官。”

  小憩片刻后,叶队长他们继续审问。

  “李伟进,关于这次周凯文和桂仙枝密谋绑架勒索的事情,你知情吗?”

  李伟进眼神闪了闪,点点头。

  “你是只知情,还是说你也有参与其中?”

  叶队长紧盯着不放,只有从李伟进这里把他们想知道的一切都挖出来,之后再去审讯桂仙枝的时候,他们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叶队长,这次的绑架事件,我、周凯文和桂仙枝一共三个人。”

  “不过这主谋是我。”

  “哦?主谋是你?”

  叶队长很是诧异。

  这个李伟进想要保住桂仙枝,叶队长完全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还有一个女儿李绮梦需要人照顾,但是周凯文的生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从冼星海和阎煜包括潇安沅这些当事人的口供分析来看,那周凯文明明才是犯事的主谋,李伟进跳出来担这个罪责做什么?

  “叶队长,我没有必要骗你们。”

  李伟进表情显得极为的坦然,只是他眼神里的情绪还是太过于复杂,这可没有逃出叶队长的眼睛。

  “行,那你倒是说说,你们是怎么策划的,这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是不是主谋,当时到底有没有在场,就看李伟进怎么复述整个案情了。

  “好,今天让两位警官受累了,还得继续听我再讲一个故事。”

  不得不说,李伟进和其他大部分的刑事重犯真的不太一样。

  话说的不光漂亮又有礼貌,这态度也是好的没话说。

  “我和周凯文之前都不认识,一个月前,他突然跑来镇上找我。”

  “当时我还吓了一跳,但是他一上来就表面了自己的身份。”

  “说想要跟我大女儿李绮雨复合。”

  “他们之前在音乐学院时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这个周凯文是真的喜欢我女儿。”

  “只是两个人都年轻气盛,难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吵架,吵着闹着就分了手。”

  想要复合?

  那周凯文之后想方设法的跑去冼星海身边又是什么操作?

  “李伟进,你知道周凯文之前对冼星海有不一样的想法吧?”

  李伟进淡定的点头,“知道,那些都是假的。”

  “那孩子是气不过,他受不了绮雨对一个偶像明星比对他这个男朋友还要上心。”

  “他们本来也是因为这个分的手。”

  “你的意思是,周凯文因为觉得冼星海的缘故,导致了他和李绮雨的分手,所以就跑去做他的化妆师?还伺机想要猥一亵他?”

  这解释的通么?

  不是李伟进瞎扯,那就是这个周凯文脑子有问题啊!

  李伟进见叶队长和小周都是满脸的狐疑,就慢慢地解释道,“周凯文这孩子很有才华,音乐天赋也好,但是。。。他这里。”李伟进指了指脑袋,“好像是有些问题。”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什么事情都往最坏的地方想。”

  “嫉妒心极重,也没有安全感,这样的人很容易走极端。”

  走极端。。。这个倒是挺符合他这次绑架潇安沅时莫名其妙的把人推下楼,最后还自杀的行事风格。

  “绮雨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受不了他了,但是作为我这个父亲来说的话,我不能只是简单的拒绝。”

  “周凯文既然能找到我,那就是他已经知道了我和绮雨的身份了,如果他去报警。”

  “那我们的一切就全都完了。”

  “所以周凯文威胁你了?”

  “让你这个父亲出面去说服李绮雨跟他复合?”

  “是的,周凯文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没得选择,只能暂时先稳住他。”

  “但是,我怎么可能去勉强绮雨?”

  “加上,我一直在想办法弄钱。”

  “所以,最后,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说到这里,李伟进还停顿了一下。

  “其实桂仙枝最早去应聘公寓管理员,也是为了之后有一天做准备的。”

  做准备?

  闻言,叶队长直接道,“你的意思是说桂仙枝去那栋公寓做管理员,一早就是有目的的?”

  李伟进抠着手里没喝完的水杯。“是,那栋公寓住的都是有钱人。”

  “我们想着多了解一下这些人的情况。。。有一天。。。可能会有用。”

  擦!

  小周差点跳起来骂人。

  不知道当时是谁应聘了桂仙枝在那里工作的,真的是放了只有异心的狼呢!就想着哪天把里头的肥羊给宰了。

  李伟进似乎是豁出去了,甚至还把原来他们看中的绑架对象给说了出来。

  “我们本来是想绑架五楼7室,就是卖房子给阎大少爷的那对老夫妻的。”

  “整体观察评估下来,桂仙枝觉得他们是最容易下手的,她去他们家里窜门肯定不会被怀疑,我这里又可以弄到安眠药。”

  “给那对老夫妻下了药,之后把人绑起来,等他们醒了,我们再想办法让他们把银行卡密码说出来就行了。”

  李伟进说的有板有眼的,似乎这就是他们之前的计划。

  “可惜,还没等到我们来得及动手,那对老夫妻就把房子卖给了阎大少爷。”

  “那个人,我跟桂仙枝胆子再大,也不敢去惹他。”

  “所以这事情就一拖再拖,直到后来我们发现冼星海住进了一楼1室杨书远的家里。”

  “原来一楼的业主,是杨书远的父亲,后来这个杨书远也成了冼星海的经纪人。”

  “这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所以,当周凯文一个月前来找我的时候,我就想到了绑架杨书远,然后威胁冼星海的计划。”

  “周凯文想要找冼星海和杨书远报牢狱之灾的仇。”

  “而我和桂仙枝又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可以索要赎金。”

  “冼星海是公众人物,如果我们拿到需要的衣物还有果照,再加上杨书远,他肯定愿意支付不少钱的。”

  李伟进说的这计划,听起来还是挺有可实施性的。

  “那你们最后怎么又把潇安沅给扯了进来?”

  “不是说,你不想惹到那阎家大少爷的吗?”

  李伟进摆出了一副很无奈的苦相,“冼星海的行程太紧张了,很难下手,本来我们那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等他和杨书远都要回去公寓的。”

  “但是,谁想到他们还带了个小女生回去。”

  “桂仙枝说那个女孩子和阎大少爷关系匪浅。”

  “周凯文当时死活不肯改日子,非要在那天动手,所以。。。我们就铤而走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