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254.二更 甜酒儿,我喜欢你!
  “阎煜,你是不是。。。喜欢我?”

  终于,她把这句话给问了出来,她的“毛球”被吐出来了。

  只是,面对着男人一分钟两分钟一直都绷着脸不开口的样子,安沅渐渐地快撑不住了。

  啊嗷嗷!!!

  她为什么要问这种傻缺的问题???

  她真的是疯了!!!

  “我。。。我进去睡午觉了。”

  安沅一个低头,觉得面红耳臊的同时,心里又有点点凉。

  阎煜不说话,那就代表……

  她急切地转身,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同手同脚的走出去了两步。

  “潇安沅。”

  是阎煜唤她了名字吗?

  是的吧?

  安沅停下脚步,定在那里,覆在自己裤腿边的一双小手无措的抠着拇指的指腹。

  这是她一紧张就会有的小动作。

  阎煜叫了她,为什么又不说话了?

  小虎前面也已经窝回去她房间了,偌大的客厅这一刻安静的让人都不敢用力呼吸。

  怎么办。。。安沅几乎是闭着眼睛想要直接逃跑就算了。

  “潇安沅。”

  几乎就在下一秒。

  安沅觉得有黑影兜头照过来。

  她被人从身后环住了双肩。

  这。。。这种拥抱的姿势她在21天里面看到过。

  当时,她就觉得这样的拥抱好暖好甜蜜,是会让人想躲在被子里一个劲儿地傻笑的那种。

  “潇安沅,你在神游什么?”

  头顶带着凉气的男声明显的又降了两个度,不悦之情霍然而出。

  “嘶。。。”

  然后。

  她又被咬了。

  这次的这位置。。。呜呜呜,她好羞啊!

  没脸说。

  “潇安沅,刚才你那个问题的答案。”

  “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

  安沅不自觉地摆正了站姿,原本被身后的人“压迫”的越来越歪的腰挺直了,差不多就是和军训时一模一样的了。

  “我。。。我知道了。”

  阎煜看着小女生那笔挺挺的站军姿,然后甚至还举起手把一边落下的长发给挂到了耳朵后头。

  这超级“听话”的小模样哦!

  zg的一声。

  真的是再一次命中红心。

  自从两年多前去赛车场那次开始算起,潇安沅已经无数次命中他的红心。

  想要无限接近的冲动简直快把他给逼疯了!

  阎煜双臂又加了点力气,脸也更靠过去。

  “甜酒儿,我喜欢你。”

  “田九儿,我喜欢你。”

  安沅的午觉一下睡到了傍晚时分,天边的晚霞都快散尽了她才悠悠地醒过来。

  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远处那姹紫嫣红的丽色安沅躺着就能看到。

  “唔。。。”拉着被子翻个身,安沅忍不住的继续小小声的哼哼。

  她刚才做了一个完全不像话的梦!

  醒过来的瞬间,又觉得梦里的一切真实的不像话!

  但是,怎么可能呢?!

  ……

  阎煜怎么会跟她告白?!

  那个凶起来六亲不认的男人,眼里除了师父再无旁人的阎家大少,怎么会跟她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孤女求爱?

  求爱。。。这两个字眼在脑子里一闪现,安沅就猛地翻身坐了起来。

  她真的是睡糊涂了!

  绝对不可能!

  安沅拉开被子下床直冲外面的洗手间,她得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呼。。。”

  安沅拿过毛巾擦拭着自己布满了水珠子的小脸。

  她的卧室是原来的客房,没有附带的浴室,外面的这个洗手间师父之前就已经让设计师重新布置过了。

  就连洗手台的镜子也换成了带着柔美射灯的椭圆形的。

  安沅擦完脸,手里还拿着毛巾。

  然后。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灵魂又止不住地出窍了。

  为什么她颈子靠近锁骨的地方有个青紫色的印记?

  安沅用毛巾擦了一下。

  不是脏污,擦不掉啊!

  这是什么?

  按上去既不疼也不痒的。

  安沅“?”

  阎煜没有回自己的公寓,还在萧衍这里赖着,前面潇安沅那小傻子“落荒而逃”之后,他就心情无比舒畅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嘴角都是上扬的。

  梦里,他把想做的但是没做完的事情,咳咳,差不多都做了个遍。

  阎煜有点庆幸,此刻客厅里没人,潇安沅还在里面没出来,萧衍也还没回来。

  正当他想要起身去开灯时,就听到走廊那条传来开门声,然后洗手间的门被打开又关上了。

  呵,那小笨蛋也醒了么?

  阎煜恶作剧的心思又升了起来。

  他没开灯,也刻意没穿拖鞋,光着脚就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外。

  候着。

  安沅开门的一瞬间,客厅里幽暗的灯光让她只看到门口堵着一道黑影。

  “啊!”

  她的惊呼声只来得及喊出一半就被人堵住了。

  啪一下,卫生间的灯也被关掉了。

  接近于90的黑暗中,“狭窄”的走廊里。

  安沅狠狠地彻底地体验了一次什么叫做“恶作剧之吻”。

  有过三次经验,学习能力又超级强悍的某人,终于把自家的“甜酒儿”给亲的头皮发麻脚发软。

  情到浓处。

  啪嗒,大门口玄关的灯亮了。

  太投入的结果就是两个人连开门声都没听到。

  “师。。。师父回来了。”

  安沅捂着嘴,拉好自己衣服的下摆,蹬蹬蹬的就要往门口跑。

  “你干什么?”

  阎煜惊了一跳。

  这笨蛋,她现在这幅模样怎么能让萧衍看到?!

  懵呆了的安沅被阎煜一把横抱起来,后者几个大步就把人送到了卧室的门口。

  开门,把人推进去,关门。

  这动作,那叫一个利索。

  萧衍拎着包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阎煜湿着脸关上了洗手间的门,然后往客厅这边走过来。

  “煜仔,你还没回去?”

  萧二叔这口吻颇有点嫌弃的意味。

  阎煜撇了撇嘴,没跟他计较。

  “就走了。”

  萧衍什么时候不能走?非得差不多到这个晚饭点的时候才走人?

  还有,阎煜这虽然洗过脸了,但是那眼里还未褪尽的火光,简直不要太明显!

  臭小子,在他这里就敢乱来了!

  “安儿呢?”

  “在房里。”

  安沅换了套家居服,重新梳了头发,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从卧室里出来。

  客厅里只有萧衍一个人在了。

  “煜仔刚走了。”

  “嗯。”

  “安儿,你过来坐下。”

  “师父有话跟你说。”

  “好。”

  安沅乖巧地走过去,头一直垂着,都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安儿,阎煜这狼崽子。”

  “有没有欺负你?”

  安沅“”

  这问题,她该怎么回答?

  萧衍上下打量着自家的小徒儿,视线堪比x光。

  须臾。

  “安儿,女孩子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

  “知道吗?”

  正坐在隐三开的车,往自己公寓回去的阎煜,没来由地觉得后背一凉。

  这是有人在算计自己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