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 第369章 二更 这个院子,有古怪
  谭战看着潇安沅清澈透亮的眼神,突然来了一句。

  “安沅小姐,你跟我家的布袋,长得有点像。”

  布袋?

  安沅直觉就想到了那种性情温顺毛很漂亮的猫咪。

  “谭四爷,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你的病情。”

  这人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

  看到安沅皱起的眉心,谭战从椅子上起身,对着她微俯身就鞠了一躬。

  见状,安沅更是不解了,不过她也连忙站起身,毕竟让一个年长的人给自己鞠躬,感觉也是怪怪的。

  “谭四爷,您这是?”

  “抱歉,安沅小姐。”

  “真正生病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那绕这么大一圈,是为了考验她的医术?

  否则,这也没有其他什么理由可以解释的了。

  谭战见安沅不说话,一张小脸上也平静无波地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安沅小姐,请原谅我刚才的试探。”

  “虽然你的医术名声在外,但是我这人,生来疑心病就重。”

  “凡事没有亲眼见过的,我都不会轻易相信。”

  安沅心里是受了冒犯的,不过听到谭战的这番解释也是挺无语的,还有人会直接说自己疑心病重的。

  “谭四爷,其实,我今天来,也纯粹是为了还您之前甲子图的一个人情。”

  安沅说完,也不再开口了。

  这是把决定权重新交还给了谭战。

  谭四看着面前这位美的出尘,又年轻的完全不像有精湛医术的小女人,最后坦然地一笑。

  “安沅小姐,麻烦请跟我来。”

  因为占地面积太大,谭四直接驾了高尔夫球车带着安沅一路去到了庄园的另外一头。

  车子在一栋独栋的平层小院前停了下来。

  这里似乎是整个庄园内风景最美的地方了,背靠青山,旁边就有绿水小溪潺潺地流过。小院里载满了月季,粉的、红的、还有黄色的,一株株开的煞是艳丽。

  安沅不知道住在这里的是谁,但是看这院落的装扮,应该是谭家的某位太太吧。

  “安沅小姐,这独院里住的是我的未婚妻。”

  “她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大大小小的医生看了无数,却始终不见起色。西医也检查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谭战在进门前,跟安沅做了大约的说明。

  原来是谭四爷的未婚妻。

  怪不得,他这么谨慎了。

  安沅随即微笑开来,一反刚才的严肃。

  谭四见她面色缓和下来,这才有礼地请她入内。

  只有一层的小院,但是空间极大,外面看着像世外桃源,但是里头的装饰还是挺现代的。落地窗,木地板,家具虽然也都是木制的,但是造型是明显的设计款。

  安沅落座的椅子上铺了厚厚的软垫,前面她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气。

  这天气,还未入冬,就已经开了地暖了。

  看来,这谭四爷的未婚妻,身体是真的很虚弱啊!

  须臾,从里间缓步走出来一位娇美人。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身形孱弱,就算是靠在谭四爷的怀里被扶着走的,那虚浮的脚步也让人看的心惊,好像她随时就要脱力软倒在地上。

  这身体得是弱成了什么样子了?

  “咳咳咳咳咳。”

  走了不出十步路,就又急又喘地咳上了。

  谭战随即弯腰把人直接抱了起来,几个大步就将人放到了靠窗的软榻上。

  “咳咳,四爷,我没事。”

  “怎么没事?你咳的这么厉害。”

  谭四爷一同坐在塌上,接过女佣递过去的水。

  好不容易等人缓过气来,安沅觉得时间都快过了一个世纪了。

  “安沅小姐,这是我未婚妻,谭诗韫。”

  “诗韫,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潇安沅,潇医生。”

  “哦,我还以为潇医生颇有年岁了呢,没想到这么年轻。”

  谭诗韫长了一张很是精致漂亮的脸,但是安沅总觉得哪里看起来怪怪的,这跟人说话时,瞥过来的眼神,也不是太友善。

  安沅人还站着,于是就朝着那软榻上的谭诗韫点了点头,微笑着道,“谭小姐,你好。”

  这未婚夫妻,居然还是一个姓氏么?

  先不管那么多了。

  安沅刚才低头看过时间,这么前后一耽搁,这会儿都快3点多了。

  于是,她也不想多浪费时间,直接朝着谭四爷就说可以看诊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安沅给谭诗韫把了脉,看了舌象,也问了她自己感觉不适的地方。

  嗯该怎么说呢?

  安沅不知道先前的医生是怎么说的,但是在她看来,谭诗韫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病。

  这咳喘乏力、精神不振,应该都是心情所致。

  都说无事就喜欢伤春悲秋的人,容易悲则气消,也就是过度悲伤就容易损耗肺气。

  这位谭诗韫小姐,就刚才几分钟短短的交谈,安沅就能感受到她出言就喜欢怼人,好好一句话,被她说出来的时候,那语气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还有明明长了一张精致的玉容,却一直苦着脸,随时都是泫然欲泣的模样。

  “潇医生,我这身体是不是就彻底废了?”

  “我就知道,看多少医生都没用。”

  一扭头,谭诗韫看向谭战,泪珠子一下就滚落面颊,开始嘤嘤哭泣起来。

  安沅“”

  她这什么都还没说呢,这谭诗韫就搞得自己像得了什么绝症一样,哭的梨花带泪,停不下来了。

  那边谭四爷赶紧走了过来,搂着人就开始温柔地安抚。

  安沅不说话,就在边上看着。

  又是十来分钟。

  安沅等着,也特意观察了谭诗韫的哭腔。

  悲悲戚戚,乍听着又愁又苦的,但是仔细听那哭声又很哀婉,就像是戏曲里的伶儿似的,‘哭的比唱的好听。’

  总结来说,这谭诗韫哭的哀而不伤,不是真伤心,而且她这哭了得有十来分钟了,要知道,哭也是很费力的,谭诗韫这哭了那么久,大气都不带喘的,完全没了刚才的气虚气短。

  安沅有点为难,她一会儿得怎么跟谭四爷说她这未婚妻的病症才好。

  谭诗韫哭到最后,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谭战只能把人抱回了房间去,隔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安沅小姐,见笑了。”

  “谭四爷,我们出去再说吧。”

  安沅说完,直接走在前头,谭四爷跟在后头一起出来了。

  入秋之后的临城天气也没有多好,山水多的地方秋冬都容易湿冷,前面院子里还有的阳光,现在都已经看不到了。

  然后这一没了太阳,就特别容易觉得秋风萧瑟,刚才的美景一下子就失了很多的色彩。

  安沅忍不住握紧了医箱包的背带,快步继续往前走,直走到了院外的小溪边上才停下。

  谭四爷一路跟了上来。

  “安沅小姐,你这是?”

  安沅侧过身,借着赏景的姿势伸手指了指那水流还有些湍急的溪水。

  “谭四爷,在说您未婚妻的病情之前,我可以再问几个问题吗?”

  “这对我更好的判断她的病症有帮助。”

  “当然,安沅小姐你请问吧。”

  “谭四爷,这溪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吧?”

  “是,这水的源头是前面的南渝江,夏天时山里雨水多,那水势更大,现在水已经算少的了。”

  “谭四爷,请问你未婚妻,谭小姐是一直住在这院落里的吗?”

  谭战点点头,“是,我们两个是从小就认识的,她七岁就到了我家。”

  “之前住在前面的主院,但是她身体不好怕吵,我就让人在这里单独造了一个院子,她搬过来住应该有小十年了。”

  小十年?怕吵,但是却能听着这流水的声响不觉得闹心?

  安沅前面在屋里都听到这水流声了,更何况夏天这水一急,声响不是更大?

  “那谭小姐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吗?”

  “是,她这身体,稍微出个门回来就要发烧感冒的。”

  “那就是说,她因为从小身体不好,就一直生活在这庄园里,基本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恕我冒昧问一下,那谭小姐平时社交怎么办?她之前也都没有出外念书上学吗?”

  闻言,谭战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诗韫这身体素质,根本就没法儿在学校念书,之前都是请了老师来家里教的。”

  “至于朋友什么的,她不太喜欢跟外人相处。”

  安沅听得简直目瞪狗呆!

  这谭诗韫,比她一个古人生活的还要像古人。

  “我再冒昧问一下,这小院里,没有装网络吗?”

  安沅跟阎煜和师父一起时间久了,再加上自己的特殊体质,平时进进出出不管去哪里,她真的都会多留一个心眼。

  李想说她的鼻子,越来越像狗鼻子了。

  哪里有点不对劲的,她都能嗅出来!

  安沅刚才在屋里等的时候,居然还想到了拿手机测试了一下屋里有没有ifi信号。

  然后,这结果有点惊人。

  没有。

  不光没有ifi信号,连正常的电信信号都没有。

  这小院的位置是偏僻成了什么样子?但是按照安沅前面开车来谭家的路线,这庄园是造在山脚下的,并没有到深山里头。

  一点手机信号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谭战看到安沅狐疑的表情,忽地笑了一下。

  “没想到安沅小姐还会注意这些。”

  “是,诗韫的院子里是没有装网络。”

  “她平时不爱看电视,也不喜欢玩手机刷视频这些的。”

  “就喜欢清清静静地看看书、描摹些山水画。”

  嗯喜欢看书,还喜欢山水画,那么安静的一个人,院子里种的却是一年四季都会浓烈盛开的月季。月季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那就是因为它‘四时荣谢色常同’,不管春夏秋冬哪个季节,几乎每个月都会开花。

  如果真的生性喜静,应该不太会喜欢那么张扬艳丽的花朵吧。

  还有,如果真的如谭战说的,谭诗韫喜欢山水画,还喜欢自己描摹。

  那刚才的厅里,怎么完全不见一点山水画的踪影?

  一般喜欢画画的人,再怎么内敛不外秀的,在自己家里挂个一两幅自己的画作,是不是更正常一些?

  安沅看着谭四爷这一出了院门,就变得格外世故,格外沉着的脸色,心里闪过一丝又一丝的怪异感。

  这对未婚夫妻,一个比一个古怪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