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全萌娘卡潮 > 032 组队就这样决定了
  卡牌历史源远流长,已达数千年之久,它不是凭空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之中,而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

  它的原理是将力量封存,等到使用的时候释放出来,既然是封存,那就需要类似于囚笼的东西。

  足以吸附力量的材料、将卡灵禁锢住的阵法结界是两个必不可少的基本要素。

  虽说在现代的技术水准下,有垄断性的大企业能够提供卡牌的流水线生产,但那仅限于低级卡牌。

  要想制造出高品质的卡牌只能由制卡师手工制造。

  制卡师这个职业神秘而又稀少,如果说卡牌师是大海上漂泊的一艘战船,制卡师绝对是船上的风帆。

  历史上流传下来的高品质高星级卡牌无一不是出自鼎鼎有名的制卡师之手。

  欧冶子、徐夫人、蒲元这些都是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的制卡师。

  而制卡的对象则是飘散在世间的“魂”,这些魂分为两种。

  一种是战死的古代英雄的英灵,又称为英魂。

  另一种则是古代的神兵利器之魂,又称为器魂。

  当然这只是大体的划分,传说中的某些灵兽凶兽,也同样归属在英魂的范畴之类的。

  制卡的过程就是将这些魂聚拢起来,将它们限定在卡牌之中,继续发挥它们的力量。

  关小飞见过的那名铁甲覆面的武将便是英魂,死后的英魂被制卡师聚拢起来,在时隔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后,再次出现在战场,而唐葫芦显然也是归于此类的。

  只不过由于制卡师的特点不同,有些人温和,有些人残暴,这直接体现在了制卡的过程。

  英魂或多或少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导致出现不完成品。

  历史上就发生过多次英魂暴走事件,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这还与英魂生前的性格有关,残暴的英魂即便被制卡师重铸,也不会屈从于任何人。

  这直接导致世上还存在着大量无主的高品质卡牌,这让无数卡牌师跃跃欲试。

  要得到这些卡牌就必须得到英魂的认可,其中有最基本的一条就是要击败他。

  某些古代英雄在生前还会将自己的必杀奥义封存在卡牌里。

  这是他们怕自己的技艺失传而传承下去的手段,比如司徒未央的“燕返”。

  这一招就是佐佐木小次郎在与扶桑剑圣宫本武藏决战之前,怕自己有所不测,提前将奥义封存的。

  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制卡师是将遗失在历史中的东西再度重现。

  给了这些英灵一个重现辉煌的机会。

  司徒未央之前将关小飞的卡组拿去进行测试,其实是好心的想进行一次维护。

  因为优秀的卡牌师必须随时掌握清楚自己卡组的情况,一点瑕疵都不能出现。

  一旦上了战场,这是非常致命的。

  可司徒未央根本就没想到过了两年的时间,他的卡组早就换了,这一套临时的低品质卡,经不起维护。

  卡牌被破坏也就是破坏了禁锢英魂的囚笼,它们自行飘散消弭于世间。

  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就算是给他们放一个假吧,好歹也跟了我一段时间,唉,不管别的卡牌师是怎么看待英魂的,但我是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包租公来着,为他们提供一个休息的场所,不至于在世间飘荡。”

  关小飞双手枕头,看着天花板,窗户外边繁星璀璨。

  今天忙碌了一天可把他累个够呛,而且尽做一些奇葩的事情。

  这要搁几个月前,打死他也不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呀。

  “其实那些卡灵也够可怜的,遇到一个合格的卡牌师还好,要是遇到不良卡牌师,那就糟糕了,也不知道以前那些伙计怎么样了,反正我的印记谁也消不了,真期待能够重逢的那一天。”

  他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

  然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被子里鼓起了一大片。

  “我说唐葫芦,你能不能适可而止,你就不能到隔壁房间去睡吗?”

  关小飞没好气的喊了一句,他可不是萝莉控,她挤到床上来实在也太奇怪了。

  “什么?”

  唐葫芦抱着枕头推开门进来,非常嫌弃的看了关小飞一眼。

  “唉?不是你?”

  关小飞愣了愣,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鼓起的那一大片,他就说这感觉怎么有点不大对劲。

  唐葫芦这么小个,不至于冒这么一大块起来呀。

  而且触感也……

  “主人天亮了吗喵?”

  两只猫耳从被子里冒了出来,化宿猫妖揉着惺忪睡眼显得有些迷离。

  “我去,这是前有豺狼后有饿虎的节奏?话说你怎么也自作主张跑出来?究竟有身为卡灵的觉悟吗?”

  关小飞立即跳了起来,那无良大叔究竟给他都寄的什么奇葩卡牌。

  英雄级的英灵不听指挥也就算了,这明明是张一星级的普通卡,怎么也擅自行动?

  原本想要过点舒坦好日子的他,似乎离初衷偏离得越来越远。

  ————

  “哟,小飞老大早上好,昨天你上新闻了,难道不庆祝一下吗?”

  恶棍三人组立即凑了上来,对着他一阵撒花庆祝。

  “你是谁啊?”

  关小飞顶着俩黑眼圈打着呵欠,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是高成呀,老大,你叫我把头发染回黑色,怎么就不认识我了?”

  高成感觉自己很受伤,为了蜕变成真正的恶棍,他连那头最自豪的金发都放弃了。

  “那你就是……”

  关小飞指向他旁边的小平头,看起来好像是非常眼熟。

  “我是蒲洋啊老大,话说头发剪了还真是清爽呀。”

  蒲洋摸了摸他的脑袋,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你是刘壮我知道,你还是那个样子没变。”

  关小飞看向依然有一双肥厚嘴唇,矮胖矮胖的刘壮。

  他也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想到那俩货就真的改变形象了。

  为了能够成为真正的恶棍,他们也是下了挺大的决心。

  “小飞老大你昨天和那个慕青霜一起去医院干嘛?该不会是……”

  “你是白痴吗?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说出来,他们才认识几天而已,这不是让小飞老大难堪吗?”

  “万一他们之前就认识呢?”

  他们三个在那儿窃窃私语,唧唧歪歪,关小飞实在没闲心理他们。

  爱怎么想随他们去,他大出风头的新闻没把他给认出来,丢脸的新闻倒是一戳一个准。

  “关小飞!”

  他刚刚坐在座位上,教室外猛的传来一个声音。

  “是!”

  他条件反射的立即坐了起来,看到慕青霜站在教室门口。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搭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