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全萌娘卡潮 > 102 我先睡了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这帮大佬眼馋关小飞把饕餮这种传说级别的凶兽给弄到手,一个个都当他是踩了狗哔撞了天大的好运。

  为了将饕餮弄到手,他们也顾不得个个都身份尊贵,年龄比关小飞大上一大圈儿,气势汹汹冲过来。

  一个人面对好几十号人的围攻,这样的场面即便是艾露恩、月兔、暗猫等人都有点消受不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并没有后退的意思,连带着司徒狩这个与关小飞有深仇大恨的人,都态度坚决。

  然而在司徒留影以及关小飞的双重警示下,强烈的魂力波动蔓延开来,他们立即退到一边,瞠目结舌。

  伴随着疾速扩散开来的能量波动,偌大的夏侯村瞬间灰飞烟灭,在大作的狂风下空间快速的崩碎。

  他们的视线很快就被一片漆黑剥夺,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大的风呀,究竟发生了什么,什么都看不见,小飞你没事吧?唉?看得见了,这究竟是……”

  月兔寻找关小飞的下落,她左右环顾一通,起初视线一片黑暗,但很快光华流转,眼前总算变得清晰。

  “我们已经回到了夏侯公馆的地下密室了吗?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好像都是在做梦一样。”

  艾露恩看到周围的场景,判断出这里是密室,也正是将他们传送到饕餮所在的须弥芥子的地方。

  “路西法大人,他们都死了吗?这都是跟我们作对的下场,总算领教到了暗猫咒杀的厉害了吧?”

  暗猫看着地上躺满的各大家族大佬,他们全都一动不动,还能站着的唯有他们几个人。

  “唉?全都死了?这些可都是各大家族首脑人物,他们要是死在这里,那可就麻烦了,要毁尸灭迹吗?”

  艾露恩立即提议,这些大佬所在家族虽然大多都只算是地方性家族,可凝聚起来也是不容小觑的势力。

  “他们只是暂时失去意识,昏迷过去了而已,都没有性命危险的,小飞哥关键时候还是留了手。”

  司徒留影微微一笑,他将目光转移到关小飞的身上,后者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疲态,打着呵欠。

  “噢,这些都是路西法大人做的吗?还真是厉害,在路西法大人的神力下,他们果然不堪一击。”

  暗猫气势十足,以一己之力秒杀好几十个高等级的卡牌师,这绝对是非常辉煌的战果。

  “好困呀,我才没这份本事,不过是强行开启了饕餮的力量而已,魂力都给抽干了,我好……困。”

  关小飞身体一软整个人都倒了下去,果然强行借用太强大的力量,身体会支撑不住付出代价的。

  “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现在既然已经离开了空间碎片,回到了现实世界,那约定就已经作废了。”

  司徒狩征询司徒留影的意见,他们不互相争夺的约定仅仅是在空间碎片中有效,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不必了,小飞哥也不是外人,你开车把他送回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他需要好好的休息。”

  司徒留影摇了摇头,虽说现在是夺走饕餮的绝佳机会,可他还有别的打算,不会对关小飞下手。

  “这家伙对小飞虎视眈眈,要是他来送,谁会放心?还是我亲自送他回去吧,嗯,先送到温斯特公馆。”

  艾露恩将关小飞扶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鼾声如雷,任谁也弄不醒。

  “我看小飞落在你的手里才是最危险的吧?你这个食肉系的女人,果然还是得带回诸葛家休养呢。”

  月兔拽住关小飞的另一只胳膊,她笑意盈盈,好不容易才抓住这个机会,她怎会错过?

  “路西法大人的归宿当然是暗猫的巢穴,你们这两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可不要打路西法大人的主意哦。”

  暗猫也加入进来,与其他两人针锋相对,三个人你争我抢,只差没把关小飞胳膊给拽下来。

  “少爷你快看,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沾花惹草到了这种程度了,您还把他当成是一家人吗?不可原谅,这绝对不可原谅,为了未央小姐,我一定要宰了他,一定要宰了他!”

  司徒狩咬牙切齿,手握长刀气势汹汹的打算冲过去把关小飞给捅了,不过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这是之前和饕餮大战所留下的后遗症,摆个气势还行,要是真让他去上,恐怕风都能把他给吹倒。

  “有实力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我想姐姐大人也会接受的,既然她们这么热心,那我们就先走吧,得到饕餮之后的小飞哥接下来会怎样呢,这让我越来越期待了。”

  司徒留影轻轻一笑,他走出了地下密室,这个时候有不少夏侯家的警卫涌了进来。

  “喂,你们站住,没有家主的命令谁都不许离开,你们都给我站住,听见没有?”

  警卫拔出枪朝着司徒留影厉声呵斥,他们才不认识什么司徒家的少爷,只认夏侯家主夏侯申一人。

  “想要让我留下来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问题的关键是,你们是否做好了承受代价的准备呢?”

  司徒留影看向这群来势汹汹的警卫,他诡异一笑,双目中有异样的光芒闪过,昏暗的通道光芒大作。

  “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唉?我的手是怎么了?怎么控制不住了?唉,不要,不要,不要啊!”

  警卫们发出惨烈的哀嚎声,伴随在一起的还有“砰砰砰”接连不断的枪响,很快他们全都倒在了地上。

  猩红的鲜血溅洒在了墙壁上,司徒留影平静的从血泊中踩了过去,一切回归正常。

  “看起来你们并没有做好这个准备,所以只好抱歉了。”

  司徒留影和他身后神情惊愕的司徒狩两人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夏侯家的公馆外月色正浓,虽说在须弥芥子中他们已经度过了两三天的时间。

  可真实世界的时间流转,却只过去了两个小时而已。

  司徒留影抬头看向夜空,很快进了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扬长离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