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 > 第七百零四章 神秘的密报
  ()从见到韩于天开始,庞志高便是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然而韩于天却是兴致缺缺,哪怕庞志高说到蓝齐被捕,他也是一样的波澜不惊。

  庞志高一点儿也不惊讶韩于天的冷静,毕竟这些事情他都在密信中写到,只是王冕珠帘下的君王表情难以看清,庞志高难以揣摩,不免有些心慌。殿内烛光摇曳不定,有那么一瞬间,庞志高甚至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已经故去的铭王墨阳雷!

  “陛下······请您降罪!”他再次恳请道,只听韩于天的声音捉摸不定,一点儿也听不出喜怒哀乐“惩罚你,能换回北郡,换回蓝齐么?”

  “······不能。”

  “那便是了。爱卿,起来吧!本王恕你无罪······”

  德王的旨意,庞志高不敢不遵,只得站了起来“陛下,您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

  “璃冰恶贼素来狡诈,北郡城一战是尔等第一次与紫麒王师交手,判断失误在所难免。现在本王只想知道,紫麒翱雄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

  “微臣回头就增加留守璃冰的眼线!”

  “只怕是来不及了。”韩于天将一封未拆的密信交到了潘志高的手上,又道“你看看吧,这是璃冰那边刚传回的密报。”

  “是。”庞志高恭敬地接了过来,打开信一看,顿时面露吃惊“陛下,信中说璃冰的朝堂上,有人提议双王会面,签属协议,以北郡城换回华炎战俘!”

  “哦?”韩于天嘴角轻勾“信上还说了什么?”

  “还说提出此议论者实乃曙王紫麒翱雄的人,那就是说······”庞志高瞪大了眼睛“曙王是故意的?陛下,这份情报可否属实?”

  说是情报,可上面没有一个署名,印章,庞志高惊讶于这封密信的详细内容,越往下看便越是怀疑起来,心道陛下才刚刚登基,国内尚且人手不足,璃冰那里是何时多了这么一个得力干将?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

  “谁知道呢?”韩于天收回了密信,只道“倘若紫麒翱雄真向华炎提出双王会面,平分北郡,你当如何?”

  “陛下如何想,微臣便如何办!”又道“陛下真愿意以半城换回蓝齐副将么?”

  只见韩于天双目一暗,冷然说道“别说半座城池,就是北郡城墙下的一捧黑土,我都不可能施舍给他们!”

  韩于天的态度正是庞志高所期待的,他抱拳屈膝,朗声承诺“只要陛下下旨,臣必拼死夺回北郡城,带回蓝齐副将!”

  “此事不急,如今国内正需用人之际,你且先替朝中招揽物色些人才。”韩于天如是说道“这事我本想等登基后,交给蓝齐筹办,不想璃冰选在此时生祸。庞志高,你可千万别教我失望才好。”

  “臣,定不辱使命!”庞志高原是武将出身,选拔人才这种事情远轮不到他做主。不料蓝齐被擒,这差事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当然,这也充分说明了韩于天对庞志高,乃至兵家人才的看重!

  想必不用等庞志高费心筹措,华炎等其他国家的有才之子都会纷纷前来投奔!为这个不拘一格,不重文歧武的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连日奔波,你也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再筹备选拔也不迟。”韩于天对庞志高可谓宽容至极,他挥了挥手,示意庞志高可以退下了。

  却见庞志高踟蹰地问道“那蓝大人······”

  “蓝齐,有功华炎!本王会想办法救他回来的。”

  “那臣先替蓝副将谢过陛下了!”庞志高这才喜笑颜开地告退,离开了皇宫。有韩于天这句话,庞志高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因为,德王陛下便是华炎的神!只要是他承诺的,再艰难,再困苦,他也会兑现自己的承诺!

  庞志高如此相信着韩于天,可他却不知道,就在目送他走出殿门口的瞬间,少年的眼底便蒙上了一层阴霾!

  “蓝齐被擒,是你的计划。”宫殿暗处,一灰袍翩翩的书生公子走了出来,与之格格不入的是那张略显得平平无奇的脸。

  “刘盛云,本王的寝宫你如入无人之境,真是好大的胆子啊!”韩于天不用回头也知道,又或者他一直都知道刘盛云在场,将他和庞志高的话完完地听了个遍!

  “不如此,如何能为陛下送来最新消息呢?”说着,刘盛云又将一封密信放到了韩于天的桌子上。

  烛光下,韩于天的脸阴晴不定。

  此时,大概也只有魔教余孽的刘盛云才敢重复追问韩于天不喜欢的问题吧。

  “敢问德王殿下,为何设计蓝齐被捕?”

  “这话问得真奇怪。藏云子,蓝齐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落到了紫瑞狐犹的手上,何以见得是本王的设计?”

  “陛下何必否认呢?您明明早就收到了我的消息,知道紫麒王师的领军不止齐殷一人,还有紫瑞狐犹。可是,您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庞志高他们······”藏云子微微压低了声音,“可以说,北郡城惨败,也是您的手笔呵······”

  藏云子挑了挑眉,要是让义德师知道,他们敬爱,信奉的君王竟为了某些私人目的,竟毫不留情选择了牺牲他们,届时整座凤都城的人心只怕比现在的天气还要恶劣许多。

  “牺牲小我,成大我。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怎么,现在又嫌我学得太快了?”

  藏云子深深看着韩于天,半晌,他的语气平淡而又肯定“不······你一直都是如此。德王陛下,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

  “呵······”韩于天呵出一口冷气,整个宫殿如同冰窖一样冷酷,却没有放上一个取暖的火炉!

  他是这么解释的“本王只是想看看蓝齐的本事罢了。若是就这样丢了小命,本王怎么敢将丞相的重责交到他的肩上?”

  浓密的眼睫毛轻轻眨了几下,韩于天绝不会承认,他如此对蓝齐,不仅是对一名臣子能力的试探,同时还抱着一丝模糊不清的嫉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