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夏争之试后期(一)
  言尽于此,韩月昙不好再深劝,而洛熙泽也默然,已经稍微动摇,妥协地垂下了头。

  从刚才开始,洛熙泽心中就一直存着一个疑惑:到底是谁害了晓晓?韩鸣舞与陶娇娇各执不同的说法。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呢?

  洛熙泽将担忧的目光投射向还在睡梦中洛晓晓稚嫩的脸上。不知晓晓何时才清醒过来?不过即便晓晓醒来了,他也决计问不出口!只因为他害怕晓晓回想起今日的噩梦,会痛不欲生!

  洛熙泽慢慢冷静下来,面容恢复平和,心中已有了决定。

  韩鸣舞不知洛熙泽心中所想,然而她看着韩月昙左右着洛熙泽的心情,香唇内泛起一股苦涩,她扯了扯嘴角,走上前出谋划策道:“上面的人已经快走光了,我们若再停留于此,今晚就出不了昭光台了。为今之计,还是先把晓晓带回家吧。”

  “如何带出去?”韩月昙问道,如今晓晓不醒人事,如此带出去恐会惊动了内皇宫里的铭王,届时晓晓的事情就要曝光于整个华炎!

  “这样吧,熙泽哥哥你背着晓晓出去,就说晓晓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而我去与侍卫周旋,月昙妹妹与韩笑你们就掩护晓晓上马车,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靠近她。熙泽哥哥,你看这样可行的通?”韩鸣舞柔柔道,好似这办法在她心中已经滚了无数遍。

  “还是鸣舞姐姐想得周全。”韩月昙道,韩鸣舞在皇宫里举足轻重,有了她的协助,不愁把这件事瞒的严严实实的!“凰焰,你觉得呢······凰焰?凰焰?”

  只见洛熙泽神色颓然呆滞,似乎还未从晓晓的伤痛中走出来,魂游太虚般不知在想什么,引得韩月昙连连呼唤。

  “嗯,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被唤回魂的洛熙泽点头应道。他既已经点头,那韩鸣舞与韩月昙也不浪费时间,刚才她们已经帮晓晓整理好了衣服,更重新帮她梳了个流云发髻,将额头上的伤痕微微遮挡住。

  洛晓晓身上还披着韩鸣舞的大凤袍,好不惹眼!见此韩月昙连忙道:“长姐,还是让晓晓穿我的衣服吧。”

  “也好。”韩鸣舞点点头,这袍子太耀眼了,再说除了她韩鸣舞又有谁会拥有这样美轮美奂的礼服?晓晓穿着只会引起旁人的注意!

  韩月昙这遍把自己更显淡雅的袍子褪了下来,给洛晓晓披上······

  很快,他们几人就走出了静室。待他们出了秘密通道,未等韩鸣舞出声,守在通道两旁的侍卫一见着韩鸣舞,便单膝跪了下来,头颅低垂,也不敢乱看。

  洛熙泽背着洛晓晓,见此眉毛一挑,心中疑虑更甚。

  反观韩鸣舞仰首挺胸,艳丽似骄阳的瓜子脸上神采奕奕。有韩鸣舞开道,走出皇宫的一路上都风平浪静,宫内侍卫皆无一人敢拦问堂堂明珠郡主的道路!

  一场虚惊中,洛晓晓被洛熙泽抱上了马车,韩笑痴痴望着风尘仆仆飞奔而去的马车,眼中的不舍与担忧就要溢了出来。

  “笑弟,晓晓的事情你可不能和其他人说起,就连吴夫人也不能说,知道吗?”事关洛晓晓的清白,这件事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听了韩鸣舞的叮嘱,韩笑木讷地点了点,心情沉重地走向马车。

  “月昙妹妹,我们也快点回家吧。”韩鸣舞微笑着,说完给韩月昙留下一个妩媚多娇的背影。

  韩月昙看着她莲足一抬,轻轻松松便跃上了马车,心中疑惑不解道:长姐的模样······似乎很开心?

  她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连忙摇摇头道:“一定是我看错了······”

  “小姐,你说你看错了什么?”马车上,天真的桃杏还不知道洛晓晓发生了什么,她早已在马车上等了韩月昙许久,又道:“洛小姐后面找到了吗?”

  “嗯······”韩月昙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说给桃杏,非是她不相信这个小丫头。只因为一是桃杏年龄还小,韩月昙不想说出来吓着她了。二是桃杏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知道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晓晓本人应该也是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的。

  所以,哪怕韩月昙心中憋着再多的愤怒与疑虑,她也要守口如瓶,不跟任何人透露半个字!

  桃杏与韩月昙相处甚久,见她惜字如金,清冷秀美的脸上更难掩为难与犹豫之色,便知韩月昙不想再说此事。

  小姐恐怕是累着了······桃杏识趣地不再多问,忽然她好像想起什么,小脸蓦地一抬,神采飞扬道:“小姐,后面的夏争之试你有看到吗?”

  “没有。”那时候她正被桃夭拉去静室呢,哪能看到后面的武举比试?想了想又问道:“剩下那几个武子,都有谁过关了?”

  “嘻嘻!小姐你可真是问对人了!小姐可要坐好了,听桃杏我慢慢道来······”

  以下全是桃杏的口述的事情经过,原来在韩于天过关之后,剩下的三名武子纷纷站不住了。相貌丑陋的唐勉率先开口挑衅道:“两位机关算尽,可有想到最后还是在下多了些优势?”

  唐勉脑袋歪着,嘴巴咧着,手上三根箭矢依次被抛到半空中,又依次落回他的手里,就和闹事里玩杂耍的小丑一般,让人见了不禁又想嘲笑怒骂,又感受到莫名的威胁与恐惧,不敢发声!

  燕南荣看着唐勉掂量玩弄着手里三支箭矢,两手一摊道:“是啊,反正我就只剩下一支箭,没戏唱了!没戏唱了!”

  “哦?那你还不自个投降早些下去坐着?”唐勉阴森森地笑道,惨白可怖的牙齿露了出来,北郡世子,你是想麻痹我吗?这种老把戏,我才不上当!

  没想到燕南荣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屁股坐了下来,慵懒道:“我可是北郡世子,自个下场未免也太懦夫了一点!你们随意哈,不用管我,我呆一会儿就把箭射出去。”

  燕南荣斜斜躺着,墨发不羁地铺了一地!湖面上风流倜傥的倒影此刻露出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他喃喃道:“吾曰子风,乱我一池清水,花柳迤靡······”

  “那花花公子就在演武台上念着他的花儿柳儿的,好不要脸!都快气死唐勉了······”提起燕南荣,桃杏愤愤不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