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历史军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1796章 叶凌月身子里的最大秘密
  那张血符就如一张画卷,迅速神展开。

  在方尊血的作用下,血符上的篆文更加密集,血符也变大了几分,就如出海杨帆的风帆,迎风而动,血光宛转。

  血符一成,就呈席卷之势,朝着叶凌月袭去。

  也不知那血符里蕴含了什么神秘的力量,蚀云魂链一碰上血符,魂链哐当一声,落到地上。

  叶凌月大惊,心神一动,乾鼎迅速飞出,人已经落入了乾鼎之内。

  血符将乾鼎包裹住,上面的篆文血光耀动,一时之间,叶凌月和乾鼎都无法动弹了。

  “方才那女子手中的可是实鼎!”

  “不对,若是方仙实鼎,凭我们几个根本对付不了。”

  “可那鼎,似乎还未完全成形,而且防御力不弱,早前那人族猎妖者能够渡过血池,一定也是那鼎的缘故。”

  那五名暗黑方尊也看得分明,人族猎妖者手中有鼎。

  “不管是什么鼎,被血符缠住,此人和那口鼎非死不可。”

  “话说,人族猎妖者出现在北狱司的事,还是要快点禀告族长大人和妖帝大人。”

  几名暗黑方尊见血符中的那一口鼎终于没了动静,都松了口气,料定了对方这次是非死不可。

  鼎内,叶凌月和鼎灵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怪异的血符,也不知到底是什么玩意,被困住后,乾鼎仿佛完全失了控。

  “主人,大事不好,这血符应该是一张‘缚灵’符,我动弹不了了。”

  鼎灵只觉得自己的灵力失控,压根没法子挣脱。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鼎灵的灵力被束缚,意味着叶凌月不能驱动乾鼎,就连鼎息甚至是鸿蒙天都没法动用。

  叶凌月也是一脸的焦灼。

  她能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鼎灵外的血符越收越紧,乾鼎都已经开始微微变形了。

  若是没法子突破,乾鼎很可能会面临像九洲鼎那样,崩分瓦解的噩运。

  乾鼎一旦崩溃,无论是她还是鼎灵都难再有活命的机会。

  无论如何,也要出去。

  叶凌月咬了咬牙,决定拼命一试。

  她于是神识一动,竟将乾鼎收回了掌中。

  意识到叶凌月要做什么时,鼎灵大惊。

  “主人,你这是要干什么!前往别冲动。”

  “鼎灵,眼下情况危急,我只能拼力一试。好在这只是我的元神分身,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也还有恢复的可能。”

  她看了看体内的丹田,对于武者而言,自爆丹田是九死一生的行为,可自爆丹田,无疑是威力最大的一招。

  丹田自爆后,她的元神必定会重创,可若是能将精神力,天地之力全部注入丹田,再用上九转凰身和十重天多重作用,她应该能爆发出不逊色于大神通境的威力。

  叶凌月这主意,换成了古九洲大陆上任何一名武者或者是妖界的妖族至尊们听了,都会觉得叶凌月是疯了。

  自爆丹田,自损元神这般凶残的法子,居然有人敢做?

  恐怕也就只有叶凌月这般的拥有神蚕诀的人才会这般有恃无恐。

  叶凌月当即,就将体内的精神力乃至天地之力,全都朝着丹田涌去,另一方面,叶凌月又同时使用起了九转凰身和十重天神通。

  她的丹田里,一下子注入了大量惊人的力量。

  那些力量,已经超出了凌月如今的丹田可以承受的极限。

  血符之外,那五名暗黑方尊忽然发现,那一个半实半虚的鼎的气息消失了。

  血符迅速收紧,显露出了一个窈窕的轮廓来。

  很显然,那人族猎妖者,把鼎给收了起来。

  愚蠢,鼎不过是方士的工具而已,哪怕是半虚半实的鼎,可终究比不得性命重要。

  这女猎妖者在这时候,居然还把鼎给收起来了,无疑是自寻死路。

  她不可能坚持得了多久。

  可就在五名暗黑方尊都等着叶凌月被血符击杀时,他们的瞳孔俱是一缩。

  血符又发生了变化。

  原本越裹越紧,越变越小的血符,就如吹了气似的,迅速膨胀了起来。

  不断有气流从血符里涌出。

  只听得轰的一声,一阵可怕的轰鸣声,五名暗黑方尊的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

  “丹田自爆!”

  可他们也就只来得及有这个念头,想要反抗时,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叶凌月此时的修为,已经被她硬生生提升到了是大神通境,丹田自爆之后,威力不下于一座积蓄多年的死火山爆发。房间里的那五名暗黑方尊根本来不及逃命,身子就被强大的力量卷了起来,随即又重重地砸落在地。

  五名暗黑方尊都同时遭受了重创,连爬都爬不起来。

  血池也被炸了个稀巴烂,血水四溅,整个场景而是恐怖。

  血符被破后,遭遇了重创的叶凌月的元神直接进入了休眠状态。

  元神就如一片阳光底下的雪花,轻飘飘的落下,看上去随时都要消失。

  “主人!”

  鼎灵恢复了自由后,又惊又怕,它飞身上前,想要接住主人。

  可就在乾鼎即将接住叶凌月的元神时,叶凌月的体内,忽然之间,有什么东西闪了闪。

  就在那神秘莫测的东西出现的同时,大量的生命力从五名暗黑方尊的身上被抽取了出来,不仅仅是那几名暗黑方尊,就连世外,南幽古族里的草木鸟语,甚至是一些靠近这间密室的一些子民们体内的生命力,也在这一刻,被大量的吞噬。

  那些生命力,就如涓涓细流,朝着叶凌月晦暗不清的元神涌来。

  在那些生命力的作用下,叶凌月原本破损不堪的丹田,竟神乎奇迹般,迅速修复塑造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叶凌月的元神已经恢复的和早前差不多了,她的体内,丹田里也再度充满了充足的元力。

  这一切,都被鼎灵看在了眼中。

  主人的元神,或者说主人的元神里,那一直看不清形貌,却始终散发出盎然的生机的神秘存在,正在不断地吸收生命力。

  这种极其霸道的吸收方法,比起早前吸收赤太后的生命力的符剑相比,那符剑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比起来,夕仲正所谓的中级符师炼制的符剑弱爆了好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