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未来之树 > 第两百九十章 崩溃
  骆雨通过杨汉龙释放的似是而非的邀请,不过是缓兵之计,相信这种小把戏是不可能蒙蔽那些比狐狸更精的老油条的,骆雨也没想过能真的与对方对话,他的目的就是争取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时间。

  将后面的事情都交代完,骆雨没有理会正在沉思的安德鲁,微微呼了口气对叶君湘道:“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现在请米露帮忙投影出来吧。”

  安德鲁闻言顿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锋利的眼神刷地一下扫向叶君湘,不过,由于视频是单向的,叶君湘根本就看不见安德鲁此刻的表情。

  叶君湘扭头冲林虹点了点头,林虹挺了挺腰正色道:“请调用本地数据库数据,位置为”

  米露没有立刻执行,而是眨着大眼睛看向安德鲁,安德鲁眯了眯眼睛道:“这是什么数据?”

  林虹鄙夷的一撇嘴道:“是逻辑炸弹!怕了吧。”

  安德鲁哼了一声继续沉默着等待答案,叶君湘白了林虹一眼之后和声回道:“是小蝶的生物电神经造影图,全身的。”

  “神经造影图?这个有什么用?现在杨小蝶的状态也没法接受这些数据,除非退出观想状态,可是”

  骆雨适时的插嘴道:“自然有办法,请米露将造影图投射到我面前,尽快。”

  安德鲁稍微迟疑了一下,冲着米露点了点头,米露笑眯眯的应了一声,手里的魔棒一挥,一个淡蓝色的全身神经组织投影图就出现在骆雨面前,骆雨没有给安德鲁解释,而是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这幅投影图,似乎要将这个复杂的吓人的投影图安全记在脑海之中。

  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了下来,隐藏在墙壁中的扬声器里只能听见微弱的杂音,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骆雨面前的淡蓝色神经投影图粗粗一看像是一个怪物,又像是一个比较另类的水母。叶君湘看着看着忽然有点明白骆雨为什么让杨小蝶观想水母了,说起来,人的神经组织还真的有些像是一个奇形怪状的水母,再结合骆雨当时说起过世界树的检测单元也是以水母形式出现。叶君湘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猜到了真相。

  只是她还没有想明白,骆雨要怎么让杨小蝶将自己观想的目标从水母代换成自己的身体神经组织,而且临急抱佛脚又怎么能将这么复杂的东西完全记住,哪怕不管末梢,仅仅是主干和枝干部分。就已经让人看得头晕眼花了,更别说要一一记住,并且在观想之中将之准确的重现出来。

  叶君湘沉思起来,没有意识到宝贵的时间正迅速的流逝,杨小蝶的生命维持和监测仪上面的数据正悄无声息的一点点的向下滑落,死亡正无可阻挡的向杨小蝶靠近着。

  忽然,米露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沉默。

  “警告!隔离区外壁数据急剧增加!世界树虚拟空间外壁正在形成数据冲击。”

  随着米露的声音落下,扬声器里面的声音也忽然大了起来,仔细一听,甚至能听到客栈楼下打斗呼喝的声音。还有人在大声的指挥齐射,随即客栈窗户外面抱起一阵阵强光和轰向,门户方向也传来了喝骂和打斗的声响。

  众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很显然,骆雨的猜测成了现实,那些人果然没有被骆雨的花招所迷惑,而是选择了强行进攻,他们的想法看来很坚决,哪怕不能控制住住骆雨,也一定要毁了骆雨正在进行的实验。

  同时。他们也加大了对现实世界实验室的攻击力度,两个方向同时发起了总攻,刚才还相对平静的局面立刻就被打破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赵家的防御已经被攻破,又或许赵家已经顶不住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了。

  总之,现在的情况已经大坏,米露的资源消耗占比已经迅速的超过了中位线,从悦目的绿色变成了醒目的黄色,正向着红色区域快速发展。

  安德鲁的眉头皱了起来。再也顾不得仍然稳如泰山的骆雨,将注意力投注到了米露的汇总状态界面。

  “米露,能顶得住么?”

  “如果按照现在的速率继续发展,三分钟内资源占用率将会达到90%的危险临界值,达到临界值之后,计算效率会进入衰减期,如果不能立刻增加资源或者降低外围的数据冲击强度,能维持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

  “如果尽量降低不必要的资源占用呢?”

  “及时关闭所有不必要的资源占用,能释放的资源也不超过2%,对改善目前的状态基本没有什么帮助,父亲。”

  安德鲁看了一眼脸色紧张的赵楹,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估计这时候赵家的底牌都已经出尽了,又或者还有什么压箱底的货也不敢拿出来了,否则情况也不会如此恶劣。

  至于能挤出的资源安德鲁也想不到什么了,现在他手头的资源一共就三大块,一块是防御实验室网络攻击的资源,一块是维持世界树中虚拟空间的资源,另一块则用于维持杨小蝶生命。

  相对于前两者,维持杨小蝶生命这一块的资源非常小,大部分资源生命维持系统已经提供了,米露只需要额外的提供决策和综合分析资源就可以,所耗用的资源不超过总资源的5%,而且这一块也是绝不能节省的。

  剩下的两大块资源中,维持虚拟空间的隔离耗费的资源最大,超过总资源量的50%,这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过滤和修正与世界树环境数据接口所耗费掉的,而随着客栈遭到了玩家的集火攻击,周边的数据量开始呈几何级数增长,米露大量的资源就被消耗在处理这些数据传递和反馈之中。

  至于现实中实验室网络上的数据攻防战,由于数据网络的物理构建已经被最大程度的切断,只保留了连接世界树的网络连接,所以相对来说防守的压力较小。

  但是随着对方投入越来越多的数据连接设备,无线、光通和粒子、量子通讯设备正在无孔不入的渗透进来,米露也必须调用更多的资源来堵截这些偷偷渗透进来的触角。

  安德鲁思来想去,发现除了刚才骆雨提出的方案之外,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应对办法了,安德鲁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已经没有选择了,他也不再迟疑。

  “米露,准备终止虚拟空间,将资源全部投入到现实世界的防御之中,仅仅保留维持正常连接世界树的资源。”

  “是的父亲,切换准备开始,预计切换将会在三十秒后开始,完成时间三秒,资源切换之后,实验室网络成功防御概率将会超过91%。”

  “批准执行。”

  安德鲁的决定同步传达给了所有的人,除了仍然在注视着神经组织投影图的骆雨之外,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骆雨,现在,大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骆雨身上了。

  终于,在米露的倒数声中,资源切换开始了。

  骆雨只觉得周围的幻境莫名其妙的一抖,随即更多的杂音和若有若无的空气、温度等等感知,像是潮水一样的向着他扑来,这就像是将骆雨从平静无波的水塘一下子扔进了怒涛汹涌的大海中一样。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崩溃了!

  只是骆雨此刻根本就顾不得这些,哪怕现在洪水滔天了,骆雨也完全顾不得了,他所有的注意力现在都集中在自己的灵魂之中。

  在他灵魂中,一个跟刚才投影几乎完全一样的神经组织图正在迅速的成型。

  这是骆雨的观想对象。

  那繁复无比的神经枝干和末梢,像是一棵树,又像是一个网,更像是一只诡异的水母,正慢慢的在灵魂的虚空中转动着,像是有一个莫名的力量作用在上面,又像是它主动的向骆雨展示着它所有的秘密。

  骆雨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分别按在了两个丫头的头顶上,他要将自己的观想世界与两个丫头的观想世界打通。

  这时,世界树的感知随着汹涌的数据吞没了客栈的房间,几乎是立刻,两个细小的两点出现在莫名的地方,骆雨感知到的瞬间,这两个两点已经到了眼前。

  这是两只小小的水母,正慢慢的舒展着荡漾着,看似缓慢优雅,实则快速无比的出现在两个丫头的头顶。

  骆雨默默的看着,并不阻碍两个水母的动作,但是当两个水母将那银色的触须伸向杨小蝶的量具虚拟身体时,骆雨却忽地睁大了眼睛闷哼了一声。

  两只银光闪闪的水母顿时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不动了,骆雨嘴角微微一扯,似乎流露出一丝得意,随即,两只水母竟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这个变化看似很慢,实则飞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像是菌丝一样渗透到杨小蝶整个身体上的银丝形状,竟然变得跟刚才的神经组织投影一模一样。

  “小蝶!看着它,记住它的每一个细节,然后将注意力投注在水母的顶端,并从顶端超脱出去,将自己的身体和这银色的水母当做观想的对象。”(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