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游戏竞技 > 未来之树 > 第两百九十四章 大恐惧
  有些事情即使内心中再怎么不想面对,最终也是无法逃避的。

  叶君湘和林虹等人都有意无意的忽视了病床上那具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的躯体,她们或许在心里都固执的认为杨小蝶还在某个地方活着,但是那具让人看着就心酸的冰冷躯体却会残忍的提醒她们,或许事实还有别的可能。

  当安德鲁鬼使神差的发觉这几个女人的疏忽时,琢磨了好一会之后非常绅士的提出了一个建议。

  “叶女士,病房似乎太小了,要不你们换一个房间?”

  林虹闻言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看了看病床方向,低声嘀咕了一句:“别以为这样就会原谅你。”

  叶君湘扭头看了看病床上的瘦小躯体,皱了皱眉道:“将小蝶的遗蜕火化了吧,就麻烦你代为处理一下。”

  安德鲁肃然点了点头,叶君湘走到病床边上,伸手轻轻的梳理着杨小蝶稀疏的头发,帮她将薄薄的被子掖好,完了站在一旁跟林虹一起注释了好一会,才转身离开了。

  安德鲁忍住想要去解剖遗体的想法,事实上,杨小蝶的身体最后一段时间的数据已经很详±细了,解剖也不会得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了,同时,他也必须顾及叶君湘和林虹的感受。

  不知不觉,安德鲁跟叶君湘、林虹的关系和地位正在悄悄的发生着改变。

  见林虹情绪不高,叶君湘将一杯提神的咖啡塞进林虹手里,温暖着她有些冰冷的手。

  “那只是一副遗蜕。别想太多了。”

  林虹勉强笑了笑,将杯子举到鼻子边上。嗅了嗅杯中香浓的咖啡。

  “我知道,只是心里始终有些不舒服。”说罢。林虹深吸了口气,用力摇了摇头道:“好了,不说这些,说说正事。”

  “什么正事?”

  林虹白了叶君湘一眼道:“你说什么正事,难道我们就一直被困在这里?”

  叶君湘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有问题么?”

  “有!当然有,我见到弟妹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总不能一直瞒着他们吧?”

  “还是瞒着吧,他们知道了只会更麻烦。”

  林虹瞪着叶君湘半晌终于叹了口气道:“好,可就算如此。也不能一直这么耗下去吧?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对策?说起来,那个家伙可真是不靠谱,枉你还这么信任他,就这么跑了,这算什么事啊?”

  叶君湘抿嘴一笑,她知道林虹只是发泄一下心理郁闷的情绪,事实上她也明白,如今这个情况也不是骆雨想要的,他之所以失去了踪迹。肯定是有什么意外。

  见叶君湘笑而不语,林虹无奈的呼了口气,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好你个见色忘义的痴女!”

  叶君湘无辜的摇了摇头道:“这个真没有,不过。他不是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解决困局的办法么?”

  “办法?什么办法?要是有办法我们还用得着困在这里?”

  叶君湘狡黠的笑了笑道:“我们困在这里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林虹眼神一亮,惊喜的追问道:“那什么时候能自由?”

  “这个嘛要看情况。”

  林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咱能不能不这么说话啊,多累啊!”

  叶君湘扑哧一笑。身体向沙发背上靠了靠,语气轻松的说道:“就是自生灵魂的秘密啊。有这个秘密在手,他们不敢轻易动我们的。”

  “什么意思啊?我们哪里知道什么自生灵魂的秘密!咦?难道他告诉你了?真是偏心啊。我知道,我就是个外人。”

  林虹一副自怜自哀的样子实在是太假了,叶君湘撇了撇嘴道:“你想多了,不过话说回来了,他偏心也是很正常的吧,不是么?”

  林虹使劲翻了个白眼:“这么说你还真的知道。”

  “我知道什么了!?我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还”

  叶君湘鄙夷的斜了林虹一眼:“问题是别人又不知道我们不知道。”

  林虹被这句有些绕的话说的一愣,随即脸色古怪的看向叶君湘:“你是说空城计?不,这件事本身就是大忽悠,然后我们还要装作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密,用这个大忽悠再去诈唬他们!?那些人真的有那么笨么?”

  叶君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道:“这跟笨不笨没关系,而是他们不敢冒这个险,万一我们真的知道什么呢?万一我们已经将这些秘密都藏在记忆重生数据库中呢?哪怕他们明知道我们在诈他们,哪怕他们明知道自生灵魂根本就子虚乌有,但是,他们敢用全人类的未来去赌么?”

  林虹怔住了,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如何辩驳,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林虹不甘的挣扎道:“就算自生灵魂真有其事,也未必就像他们想象的一样会是毁灭性的灾难吧?”

  叶君湘嘿嘿一笑:“确实如此,可问题是如果世界树有了自主灵魂,那不是等于给全人类找了个神放在脑袋上?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个,而是既然权柄归于神,那么他们该干什么?谁又愿意放弃手里的权力?哪怕是那些自称是神的仆人的人,难道他们真的希望有个神么?”

  林虹恍然大悟。

  就在距离她们不远的另一个房间里,安德鲁也正在跟米露探讨同一个问题。

  安德鲁比叶君湘和林虹更熟悉上层权力游戏,他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手里拿着什么筹码,也清楚骆雨公开灵魂自生猜想的本质和后果。

  事实上,这件事是关于权力再分配的问题,很不幸。这个事情毫不意外的触动了所有的既得利益者,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第一时间想要将一切掌握在手里,可惜。从一开始,这种想法就是不切实际的。

  如今事实既成,相信各方面都已经明白过来了,那么以这个圈子里的各种老狐狸之能,现在他们肯定已经有了对策,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他们都要做出应对的准备。有了现在这个缓冲,相信他们不会再像之前那么急躁了,可是他们冷静下来重新斗争妥协。对安德鲁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相反,他们惊慌失措时,也许更有利于安德鲁火中取粟。

  只是,机会已经错失了,时间不可能倒流。

  当然,骆雨在这件事中高瞻远瞩,给安德鲁和叶君湘等人留下了一手好牌,安德鲁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将手里的一手好牌换成最大的利益。

  安德鲁皱着眉头仔细衡量着。看起来相当的纠结,这事还需要跟叶君湘、赵楹好好谈一谈才行。

  沐羽凝殇靠在树干上,仰望着头顶的树叶,明媚得有些刺眼的阳光顽强的从树叶缝隙穿透进来。不时从沐羽凝殇的瞳孔上划过,让沐羽凝殇的眼前一片茫然。

  完全下意识的举起手里的酒壶喝了一口,却发现酒壶中已经空空如也。沐羽凝殇懒洋洋的叹了口气。

  “石崖子,没酒了。”

  “我没钱!”

  “我没打算问你借钱。”

  “你打算了。你现在失业了。”

  “我没有!是我辞职的。”

  沐羽凝殇有些恼羞成怒,当然。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满意带来的理直气壮,能为朋友两肋插刀一次,确实值得一贯卖友求荣的沐羽凝殇骄傲的。

  仗剑石崖继续一下一下的练习着高深的剑法,面无表情的撇了撇嘴没出声。

  没人接茬,沐羽凝殇一口气憋得脸有些发红,只好冷哼了一声,视线下意识的汇聚在树叶上。

  “咦?石崖子,你说风吹树叶晃动是凌乱的还是整齐的?”

  仗剑石崖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体,根本就没有回答的兴趣。

  沐羽凝殇却皱起了眉头,神色严肃起来,盯着头顶不远处的树叶道:“我好想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了!”

  这时仗剑石崖似乎也醒悟过来,猛地扬起头向树叶看去,正好一阵风吹过,满树的树叶哗啦啦的摇动起来,仔细观察,树叶真的是凌乱的,但是这凌乱之中又似乎蕴含着某种奇妙的规律。

  “这好奇怪!”

  仗剑石崖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如果这棵树是生长在现实世界之中,两人绝不会如此惊奇。

  可是这棵树是生长在虚拟世界之中的,随便想想一下就会明白,偌大的虚拟世界,如果世界树要模拟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乃至于每一片草叶的运动,这种计算量想想就醉了。

  所以,沐羽凝殇敢用脑袋担保,在今天他们发现这个秘密之前,世界树之中的虚拟世界中的树叶绝对不会被一阵风吹得凌乱不堪,它们只会以一种固定的动态来展现被风吹动的样子,而且这种动态是有固定的模式的,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明显的规律性。

  可见鬼的是,今天这棵树的树叶动作完全没有规律性,两人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重复的情况出现。

  呆滞了一会,两人疯了一样冲进了树林。

  好一会,两人重新再大树下汇合。

  “没有!没有一个重样的!这不可能!”

  沐羽凝殇一脸的惊骇。

  “世界树能力提高了?”

  仗剑石崖提出了一个猜测。

  沐羽凝殇快速的摇头:“不可能,世界树的成长是有规律的,不存在爆发式成长的可能。”

  “或许不是物理成长,而是软件算法之类的进化了!”

  仗剑石崖的猜测算是相对合理的,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管理局高级职员,沐羽凝殇很清楚算法的进化比物理成长更困难。

  首先,世界树本身不具备创新的能力,因此它不会自己研发新的软件和算法,而其他的研发团队也没有听说有类似的划时代的新算法正在研究或者接近成功。退一万步说,真的有新的算法出现,恐怕也难以用现有的资源实现眼下这种吓人的计算量。

  排除掉各种可能,沐羽凝殇很自然的将世界树的变化跟自生灵魂这个可怕的猜测联系到了一起。

  沐羽凝殇的脸色顿时黑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