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 第八十八章 预备工作
  萨卡站起来,感觉到身体无比的通透光明,神奇之极。无边的力量在肉体中涌动,似乎能一拳打塌一座山脉。比起这个,这具身体与魔的结合程度更是惊人,可以说,只要略微懂一些法术的原理,传奇法术是可以一天施展十个以上。

  在整个神国的体系中,圣徒是仅次于圣灵的,位于第三阶。第一阶自然是神本身,第二阶的圣灵,则是完全依靠信仰之道,走上了不朽之路的存在。比起圣徒是神灵使用神力封敕的存在,圣灵们的形成要难上千百倍,因为这个过程,神是完全不能掌控的,只能依靠信徒本身。

  如果一个信徒,对于魔法之神的教义了然于胸,并且身体力行,始终走在神所显示的道路上,那么有那么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是会在自己死之前,成为圣灵的。圣灵必须是在生前成就,没了身体,在神国中经过再多的岁月,也很难成功。

  神说过要与信徒共享永生,这话自然不假,但是其中又有细微的限制和差异。

  信徒死去之后,灵魂会脱离身体,来到神国,利用神的力量重塑身躯,还是有寿命限制的,哪怕这个限制可能是千万年。每到寿尽,就会直接在神国中转生,再次拥有身体。但是每转生一次,就会有一部分本质融入到神国本体中,若是不能成为圣灵,就会在某一次死亡之后,彻底融入神国的基石。

  而一旦成为圣灵,那么其实就可以视为神的一种化身。圣灵们对于神的道路的把握,是空前绝后的。这么说吧,若是神灵陨落,所有的化身都被消灭了。可只要还有一个圣灵存在,就可以直接在其身上复活,这种复活是没有丝毫后患的,远比所谓的神子神女更容易和安全。因此,神若争斗,第一时间会消灭其神的本体,以及所有的圣灵,带着神的血脉反而放在其后。

  苏云成为神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圣灵一个没有,就连圣徒都是刚刚敕封的一个萨卡,再没别人。

  看着萨卡从祭坛上面飘下,与欢呼雀跃的众多鱼人以及信徒一同庆祝,苏云心念一动,在那片巨大的湖中,一座郁郁葱葱的岛从水中冒出,精美的宫殿从虚无中漂浮出来,蓝色的月光如海,从其中飞出许多新生的蓝月神使,落到了岛上,这是为圣徒配备的居所,自然跟一般的虔诚信徒不一样。

  一道蓝色的海浪从地球上涌起,划破空间,落到了神国大地上,显出了手执三叉戟的海神。

  他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半山腰,然后一步跨过一里,短时间就出现在了苏云的跟前。作为神,自然有着特权,不必像是一般人一样一步步走上来。

  波塞冬是个天生的大嗓门,人还没到苏云跟前,声音就已经隆隆地传来了,“你知道雅典娜回来之后,做了什么吗?”

  “听你这么说,不会是跟宙斯闹翻了吧?”苏云来了兴趣,随手一抬,一个巨大的白玉石桌在山顶上浮现,周围的魔法妖精们赶忙联手端来两个杯子,以及一壶他们自己酿造的蜜酒。这些东西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花海中嬉戏,偶尔的正事就是采集神国中各种花朵的花蜜,用来酿造这种酒。因为用料考究,时间也很长,是难得的珍品。

  “没闹翻,但是也差不多。”波塞冬抓起酒壶斟满一大杯,一口灌下去,然后咂摸一下,觉得味道不错,再斟了一杯,把空中的妖精心疼得不行。

  “在被盖亚找回来之后不久,雅典娜突然对宙斯提出,要放弃战争神职,交给阿瑞斯。”波塞冬哈哈笑了一声,在妖精心疼的目光里再倒了一杯蜜酒,将酒壶放到桌上。妖精们一拥而上,连忙托起酒壶,放到苏云的跟前,往他的杯子里倒,这个拿鱼叉的喝了好几杯,神国之主一口都还没尝呢!

  “放弃战争神职?祂脑子没事吧?”雅典娜最为人所知的,就是战争和智慧,其他像是工艺、明眸这些虽然也有名,但是终究比不上前二者,这样干无异于自掘根基。

  “先听我说。”波塞冬说道,“雅典娜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不是没有条件的。”

  “条件是什么?”苏云很好奇,战争可是一个真正强大的神职,而且因为这个神职,战斗力在众神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在争斗中存在着极大的天然优势。雅典娜放弃这个神职,难不成是为了更加紧要的领域?

  “条件就是宙斯剖开自己的脑袋,”波塞冬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戏谑的笑容,带着深深的幸灾乐祸,“放出第一任智慧女神!”

  “墨提斯?”苏云怔住,这个身为大洋神俄刻阿诺斯和海洋女神泰西斯的女儿,在宙斯推翻自己父亲的残暴统治中出了大力,是宙斯的第一任妻子。只是这个功臣却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因为有预言说,墨提斯生下的长子,会是比其父还要强大的神。于是乎,在墨提斯怀孕还没分娩的时候,宙斯就将其吞下,囚禁在自己的脑中,让其继续为自己出谋划策。

  谁知道一段时间过去后,宙斯忽然头痛难忍,感觉生不如死,在请当时还没被囚禁的普罗米修斯看过后,说是要劈开脑袋才能检查病因。赫维斯托斯领命制造了一把神斧,将宙斯的脑袋劈了开来!

  一位披坚执锐,手执长枪,明眸善睐的女神从中跳了出来,这就是雅典娜出生的过程。

  因为是宙斯自己生出来的(同样的还有酒神狄俄尼索斯),又不是儿子,与预言不符,所以宙斯对其万分宠爱。毫不夸张地说,在众多的子嗣中,最得宙斯喜爱的,不是光明赫奕的阿波罗,也不是能言善辩的赫尔墨斯,更不是直来直往、横冲直撞的阿瑞斯,而是这位多智多谋的女神雅典娜。

  “宙斯怎么说?”苏云好奇道。波塞冬虽然脱离了奥林匹斯,但是血脉的联系不断,总有各种道消息,在第一时间被祂知道。苏云魔延伸不进奥林匹斯,消息还真的没有海神灵通。

  “先不说宙斯肯不肯,阿瑞斯本人和祂的母亲赫拉是千肯万肯。”波塞冬撇撇嘴,“再加上一个跟阿瑞斯缠杂不清的阿芙洛狄忒,这就有三个主神同意雅典娜的提议了!”

  赫拉贵为天后,但是影响是很有限的。没办法,祂是一个善妒的女神,曾经迫害过众多宙斯的子女,而十二主神之中,偏偏又是这些神占了绝大多数,祂们对于天后通常都是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赫拉早有不满。借着扩大阿瑞斯的神职,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祂不愿意才怪!

  而阿芙洛狄忒与阿瑞斯关系暧昧,再加上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换,会有这样的表态也不稀奇。

  “宙斯答应了?”苏云心里直觉不信,将墨提斯囚禁在自己的脑中的宙斯,应该明白,智慧的可怕之处。祂将一个地位尊贵的神女囚禁在脑中,对方难道一点不恨,心平气和地接受?

  “宙斯不肯,但是别忘了,俄刻阿诺斯前不久才救过祂们!”波塞冬说道,“现在宙斯一推这件事,不明确表态,跑到人间去了,赫拉跟着追了下去,可能是怕祂又找女人吧!”

  苏云眼神一凝,“你说祂们是真的这样干了,还是做戏,引导我出手呢?”

  奥林匹斯神域自成一体,平日里悬在地球的奥林匹斯山上空,苏云又没吃多,跑到对方的主场去找祂们打架,这跟攻打神国有什么区别?哪怕时空宝石在手,但是还有个俄刻阿诺斯在,未必讨得了好。

  可一旦离开奥林匹斯,这就跟离开神国的神没两样,防护力以及战斗能力都下降了一大截。君不见,在魔的托瑞尔宇宙中,多少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凡人杀死,成为了对方登天的阶梯。

  “我还是觉得雅典娜的提议太突然了,”波塞冬思索道,“安菲特里忒也说,这不像是平日里的雅典娜,倒像是着了魔似的。”

  “为什么非得是这个时候?”苏云心里疑问重重,“祂要是真的想救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之前毫无征兆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祂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到底遭遇了什么,让祂有胆子对着自己的父亲,神人之父宙斯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保险起见,还是就让宙斯自己乱跑吧!”波塞冬可能是以前在自己的这个弟弟的手上吃的亏有点多,总认为对方是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苏云点头,“先看看再说!”

  ……

  托尼·斯塔克在陪了半月的心不是,大把的钱撒下去,总算是将自己的老婆哄得回心转意,再次踏入了实验室。他迫不及待地开始按照那组印在自己脑中的坐标,计算打开超远距离传送门的能量所需。

  “这么多?”斯塔克有些牙疼,这庞大的能量供应,已经从武器转行到新能源的斯塔克工业倒也拿的出来,但是肯定也得缓个一两年才行。花费这么大代价获得一个新星球的资源,应该是值得的,但是怎么总感觉一个人入伙有点亏呢?

  “去拉几个人入伙?”斯塔克打定主意,“把那些著名的法师组织请来,再把神盾局也叫上,最好和队长他们一起去那个世界。”

  风险大家一起分担嘛,这样才是正确的新世界打开模式。

  很快,包括三贤会、万里长城、不死鸟等等法师组织,以及神盾局、复仇者们,甚至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的美国政府,一些欧洲的大财团,都想办法进了斯塔克的法师塔!

  辣椒本来想要发作,认为他才消停一个月不到就又故态复萌,幸好这一次黑寡妇劝住了这个女人,不然恐怕这次会议也组织不起来。

  “哇喔!”斯塔克震撼地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人头,感觉跟以前回母校麻省理工演讲的场景没啥两样,不同的是,下面坐的不是学弟学妹们,而是一个个狐狸,一只只狼。

  “诸位,下午好!”作为极度自我的代表,托尼·斯塔克半点不怯场,声音在法术的作用下传播到每一个人的耳边,“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既然来了,也就说明是对新世界的开发感兴趣,对不对?”

  无人应声,一时间有些冷场,斯塔克的脸僵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下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想上船,那么总得买张船票吧?”

  说着,斯塔克向上一挥手,法师塔会客厅石质的天花板瞬间隐去,出现了一片漆黑的虚空,星星点点的星辰从四面聚合,汇在一起,形成了璀璨的光之海洋,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螺旋形状的星云体系。

  在场的,不乏许多对天文学有很深了解的人,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银河系的星图,而是属于临近的仙女星云。难不成,这个新星球,是在仙女星系中吗?

  斯塔克证实了他们的猜想,星云慢慢地放大、挪移,最后一颗火红色的星球,以及周围的天体情况,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首先被人注意到的,毫无疑问还是那颗蓝色的月亮。当然,跟斯塔克有着相似猜想的人,也不在少数,认为这可能就是魔之神的故乡!

  尼克·弗瑞坐在神盾局长菲尔·科尔森的旁边,这次的事情太大,这个特工之王被特地请了来。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坐标?”尼克·弗瑞最先开口问道,显然不认为斯塔克具备游览星际的能力。地球的科技文明,在接受了来自众神的冲击,以及外星人们的打击之后,发展迅猛。但是现在最先进的航空舰队,可能也就是到月球上去遛遛,连到达太阳都十分困难。而月亮,自然不是他们随意浏览的地方。星际旅行最为关键的空间跳跃技术,也即是人工虫洞制造技术,依旧横亘在众多科学家的面前,犹如天堑。

  “来自于一次意外试验的所得!”斯塔克没有将魔之神的存在讲出来,是因为他也不知道魔之神交给他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怕会错意。

  在场众人能量都很大,自然知道前段时间斯塔克失踪的事情,闻言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的地球具备到达彼方星球的技术条件吗?”有个人站起来提问,外貌看起来像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但是眼神阴鸷,看上去颇有城府。托尼看了他一眼,心里一哂,认出这个是欧洲某个王国的国王,真实年龄其实已经七十多岁了,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年轻。

  魔法和众神的到来,整个世界和万物固然受到了莫大的助益,但是那些原先就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却也没有完全被时代抛下。他们利用自己庞大的财力,获得了远远超出常人极限的寿命、青春、力量。特别是这些老头子,在魔法出现之后,为了活命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有相当一部分试图利用法术的力量变成巫妖。只不过,这是六级法师做得成的事,他们年老神弱,精神已经无法架起冥想世界,只能另外想办法。

  血族、病毒、诅咒,就没有这些家伙不敢尝试的。

  要是自己可以长命百岁,还要什么继承人啊?这样一来,许多的组织、王国,都发生了严重的争斗。面前的这一个,就是一个王国的胜利者,托尼老远,就能闻见对方身上那浓厚的死灵味道。

  虽然十分不舒服,但是托尼还是回答道,“科学技术没有这样的能力,法术传送倒是可行,只不过需要很多的能量罢了!”

  而这,也是托尼·斯塔克愿意找这些人来的主要原因。

  接下来,一个个的问题被抛出来,都被托尼解答。这个探索异星球的过程,注定是个漫长的时期。不说别的,光是修建一座稳定庞大的传送门,就不是十天半月可以办到的事情。

  ……

  随着牧师的手在斯特兰奇的手臂上划过,一种温润的力量从肩至肘,皲裂的骨头慢慢地愈合,破损的肌肉、神经,在圣力的滋润下迅速地愈合如初,甚至是变得比之前更好。手臂上的纵横交错的伤疤,在圣力的作用下变、消失,平复如初。

  克里斯汀赞叹地看着这一切,而斯特兰奇则是内心中满是震惊。因为心里的排斥,他下意识地将魔法的一切都屏蔽在自己的世界之外,这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超凡的力量。他从这种力量中感觉到一个新的世界,那个世界与他以前的世界截然不同,充满着对立,但是从这对立中,有那么一丝引人入胜的神秘风景一晃而过,让人忍不住投身其中。

  最后,随着圣力的收敛,斯特兰奇从床上站起来,感觉神清气爽。他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灵活如意,彻底恢复了那个纽约第一外科医生的技艺。

  “多谢你了,萨特斯牧师!”克里斯汀对着这个中年牧师道谢,对方对克里斯汀回以微笑,然后看了一眼直愣愣站在旁边的斯特兰奇,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这间房间。至于贷款,在魔之神见证下签订了契约,没有人敢欠钱不还。

  一路走出神殿,斯特兰奇都异常沉默。克里斯汀有些担心,他对于魔法的排斥,她是知道的,生怕他拧不过这个弯。

  “克里斯汀,要怎么才能学到魔法?”在车上坐稳之后,斯特兰奇忽然问到。

  “啥?”克里斯汀一激动,车在路上打了个圈,差点撞上路边的树。自从车祸之后,斯特兰奇是暂时不想再开车了!

  “你说什么?”克里斯汀愕然。

  斯特兰奇又将自己的问题说了一次,克里斯汀目瞪口呆,这变得也太快了吧!她理了理思路,“你怎么忽然想起学习魔法来了?”

  “要是学会了那种治愈身体的法术,”斯特兰奇的面上一片狂热,“我能治好多少疑难杂症,说不定医学史都会被我改写!”

  克里斯汀翻了个白眼,半晌后说道,“具体的我不太知道,但是听说有一款游戏,是适合那些法术初学者的,我回头帮你去问问。”

  当医生的克里斯汀经常去做义工,为那些老人、孤儿看病,碰到同样做义工的牧师们,这才混得熟了。不然你以为,光是一个斯特兰奇,能请得到给他治伤的牧师。

  “好!”斯特兰奇回想起那种在手臂中涌动的力量,心里满是向往。对比之前的心境,简直就是大型真香现场。

  ……

  在中央公园的中央,高耸入云的真理之眼高塔,整个塔身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整个纽约城都清晰可见。这座高塔哪怕是从太空里,也是一眼可以看见的地标建筑。三三两两的法师,在走近真理之眼的时候,会激起其本身的鉴别机制,只有法师才可以被接引走入其大门外的广场。普通人看得见却摸不着,只能像是穿过幻影一样穿过去,互不干涉。这样一来,反倒是激起了许多人对于魔法之道的向往。

  每天,都有许多的人从世界各地赶来,只为看看这座高大的白塔。每次有法师走入真理之眼,都会引来周围人的惊叹,这可比什么红毯吸引人得多。

  一个身材高大,金色头发中长着一缕缕白发的中年男子,混在人群中,周围许多女子都在偷眼偷眼地看他。这人虽然有些年纪,但是面容英俊无比,嘴角噙着一丝坏笑,眼光流转间,跟他对视的女人都脸色一红,像是触电一样。

  他一路走来,沐浴着众多女子带着爱慕、渴望的目光,以及众多的男人的嫉恨的眼神,直接走到真理之眼周围的幻影边界,一步从真实走进虚幻,出现在了广场上。

  周围的人一阵惊呼,那些女子的目光更加亮了,似乎想把这个人的衣裳都扒下来。中年男子回过头,对着众人一笑,那种纯粹成熟的男人魅力,迷倒了不知道多少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