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88章 他化自在天魔王剑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肯定很糟糕。

  皇太一现在力量被世界的瓶颈所限制,不意味着他的战斗经验和战场直感也受到了限制,他能够轻易察觉到能够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东西,以及威胁的来源。

  人到了紧张的时候就会冒冷汗。

  超人也是如此。

  皇太一早就忘了自己上一次冒冷汗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不小心吃了那个堂妹藏起来的糖浆薯片被追打……等等这不是八岁时候的事吗?那时候都是小孩子也不大懂事,于是就不小心见识到了那家伙的全力。

  嗯,还真是这辈子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候,要不是差点波及到了路人,搞不好真的会死……

  所以说!老子既然能在那么恐怖的情况下活下来,现在怎么可能败!你是哪根葱啊!

  皇太一已经开始跑走马灯的大脑,在这一刹那强行冷静。

  周围的世界仿佛变成了慢放的镜头。

  攻击的方向?

  确定是头顶。

  攻击的轨迹?

  确定是垂直下降。

  攻击的类型?

  确定是强烈的能量,没有实体。

  威力,推测完毕。

  直接防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应对措施……

  有,但是有点微妙,到底该不该用?

  人活在世上总是要留点节操的,虽然皇太一觉得自己应该属于不大在意节操的那一种人,但不意味着可以无下限地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但是……不这么做不行啊!

  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时间,皇太一咬牙放弃了节操,双手将抱起来的司命用力高举,同时掌心将真气尽可能地输送到包裹着司命躯体的风衣上,给它加固。

  好耀眼!体会到了蕉哥哥的心情——这是在这个瞬间皇太一最真实的想法。

  没有什么震耳欲聋的巨响,白色光球像融化在了空气中一般爆发了。

  好沉重的风……

  皇太一的双腿差点被直接压到地面上,不仅沉重,而且灼热,如果不用真气护体的话,想必皮肉早就干涸开裂了,不,甚至可能比这还严重,搞不好真的会死球的。

  不知道还会持续多长时间的沉重压力大概是能量爆炸的时候引发的冲击,按理说应该四散的冲击波现在竟然没有马上散开,像一个具有了实体的铁球,一直停留在原地。

  不过……能挡住!

  皇太一承受着千钧重量,慢慢地直起了腰。

  只要用司命当做盾牌,就能挡住!

  节操已经完全崩溃了。

  没关系,既然可以用长老当武器,为什么不能用司命当防具?这家伙现在何止是刀枪不入,连从天而降的能量冲击都能直接抵消一大半,简直吓死人了,哪来的宝具级别的盾牌。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道理。

  一般可以称之为等价交换。

  得到了什么,就要支付相应的代价才行。

  现在皇太一就要面临等价交换的代价。

  不,已经不想看了。

  完全曝露在空气中的感觉……嗯,凉嗖嗖的,尽管周围的空气已经被烤得灼热,但还是凉嗖嗖的。

  上衣,不存在了,烧光。

  裤子,不存在了,烧光。

  啊……四角裤还在。

  皇太一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诅咒安全裤的发明者,也不会埋怨圣光和马赛克。

  还好还好,勉强剩了最后一件。

  没办法,司命现在也不能用神力制造出衣服,基本上只能靠那一件风衣。

  拿司命当盾牌抵挡能量冲击,那就不可避免要考虑到衣物的损耗,本来就已经很没节操了,总不能连件衣服都舍不得。

  绝大部分真气拿来防御风衣的结果,当然就有交换的代价,也就是皇太一自己身上的衣服,这很合理。

  “这家伙……”

  勇者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继续抱着司命跑路的皇太一,重新将精力放在了战场上。

  天灾在偷袭皇太一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这边的战斗。

  它能够对两个战场的战况同时进行思考,某种意义上也是非常厉害。

  和连反击手段都没有的皇太一不同,勇者并不会因为天灾的攻击而中断自己的战斗。

  勇者的影子已经彻底消失。

  就算是皇太一这样的强者,也同样难以捕捉得到勇者发动这一招时所移动的轨迹,虽然也不是完全看不到,但这种速度几乎不可能有任何反击的可能性,抱头蹲防说不定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天灾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非常庞大了。

  三座雕像虽然和本人相貌相同,但体积要放大了许多倍,再加上铸造材料本身不明,本身的重量和防御力都非常优秀。

  在天灾周围响起了许多乒乒乓乓的声音,一刻都不停。

  好强……

  勇者从来没有小看天灾的真正实力。

  当一剑斩在天灾表面上之后,除了响声以外,什么效果都没有。

  甚至连一个火星都碰不出来,更不要说将它穿透。

  哪怕对这一个点攻击几十次,上百次,最终的效果还是完全相同,只不过响声多了一些而已,杀伤力依然是零。

  普通攻击奏效的可能性……没有。

  勇者已经做出了判断。

  天灾看上去刀枪不入非常威武,但它同时也对勇者没什么办法。

  速度的优势,从来不是闹着玩的。

  天灾本身拥有强大的能量,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到处释放光炮攻击,所以它唯一的应对方式就是用饱和的火力企图炸出勇者来。

  饱和这两个字绝不是夸张。

  光炮的轨迹都已经完全模糊了,一道又一道的光束彼此之间已经融为了一体,天灾本身更是直接爆发出球状的光芒,身体周围数百米的范围之内都被强烈能量所侵蚀,这倒也是个不错的应对方案,至少让勇者无法接近。

  还在专心跑路的皇太一心脏忽然没理由地颤了一下。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回过了头。

  因为觉得有些事情如果不回头看看的话,搞不好会错过什么——当然这些都是直觉,即使是现在也想不明白到底搞什么灰机。

  沉默了一秒之后,明白了。

  勇者铠甲上冒出的气息,曾经是非常热血的红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各式各样的同款超级英雄,估计这世上的英雄都对红色情有独钟,可以称之为正义的颜色。

  红色变成黑色,看上去就没有那么正义了,当然,黑暗英雄的人气显然比传统英雄要高,肯定不是说黑色不好,黑色很好的也很流行,同样也能够体现正义。

  然而勇者身上所冒出的缕缕黑气,貌似和“正义”二字已经没有了什么缘分。

  这还是皇太一第一次亲眼看到能够真正凝结成实体的杀气,虽然前些日子和堂妹皇珠仙聊天的时候听她说她们社团加入了一个能把负能量实体化的人而且对他颇有好感,但那个最多只能称之为性质异常的真气或者能量,不难做到。

  勇者身上的黑气,几乎没有真气的性质。

  就是最为纯粹的杀气,想要斩杀敌人的强烈意志。

  如火焰般的黑气浓得化不开,缠绕在勇者的周身,这种状态,大概用一个字就能形容。

  魔。

  这时候天灾当然不会闲着,像什么“变身的时候不能出手攻击”这一类行规,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生效。

  天灾的学习能力相当了得,一边持续释放出能量防止被勇者接近,一边操纵七彩光球全力攻击,它终于找到了勇者的坐标,大量足有手腕粗的“细小”能量束乱七八糟地全都集中在了那一点。

  嗤——

  最先擦过勇者肩膀的光束竟然穿透了她的铠甲。

  皇太一虽然看得不是非常清楚,但从勇者那极其庞大的气息上能够感觉到一部分的缺失。

  受伤了?

  不应该啊?

  皇太一皱起眉冥思苦想。

  “杀障……”

  勇者的气势连同声音一起迅速降温,毫无情感的两个字犹如杀出去的尖刀,冷酷,锐利,一往无前。

  好几道血迹从勇者的肩部,腿部等不算要害的地方喷出,出血量巨大。

  左臂上的伤口甚至已经明显看得出凹陷,缺失了一大块血肉。

  鲜血淋漓也不能阻挡她的冲击,皇太一只看到一道神枪突刺般的黑色光芒贯穿了天灾的正中央。

  “恶欲……”

  勇者的身影在天灾背后忽然浮现,左手反握着利剑,回身斩向天灾。

  巨大的弧形刀光深深刻刻在了天灾的身体上。

  “不可能……”

  天灾已经释放出了威力强悍的能量当做防御,然而在勇者的两剑之下,任何防御都变得好像薄纸一样,毫无效果。

  “乱法……”

  勇者的第三剑到来了。

  看上去好像只是正面斩出去的一剑,却在天灾的正面留下了x形的剑痕。

  三次攻击留下的剑痕,其实都在。

  “不可能……演算错误……更正……无法更正……”

  天灾似乎已经混乱了,不断地响起各种提示音。

  同时,一团黑色的半透明光芒紧紧束缚住了天灾,将它固定在勇者剑所能及的位置。

  “他化自在天魔王剑。”

  勇者背对着天灾,缓缓收起了手中的剑。

  她的攻击,其实已经奏效。

  天灾庞大的躯体斜着分成了两截,冒着熊熊烈焰坠向大地。

  身为唯一的一个现场观众的皇太一,此时目瞪口呆ing。

  因为他还是没看到勇者究竟如何发出的最后一击。

  他化自在天魔王剑是什么样的招式?完全看不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