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141章 做反派请自重一点
  在印象中,皇太一觉得应该是没见过银色杀手真正的相貌,头套比他本人有存在感多了。

  而且对他的印象其实还算可以,完全联想不到现在这个内心已经被百合之火烧糊了的变态。

  “小心,还没打倒。”

  皇太一顾不得吐槽梅菲斯特的恶劣行为,即刻出声提醒道。

  不愧是等级不低的c级英雄,即使被攻击到身体上相对虚弱的地方也不会怎么受伤,看样子不变身的话恐怕没有胜算——前提是敌人的脑子能够正常运转。

  “可……可恶!不过人家是姐姐所以没关系!因为是姐姐所以才要包容妹妹的一切任性要求!没关系!没关系的!和大姐姐一起前往禁断的百合花……呜啊啊啊啊!”

  银色杀手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马上起身,再一次以惊人的速度和惊人的愚蠢方式冲向梅菲斯特,完全无视了还有皇太一这种人,结局当然是和刚才一样。

  而且这一次梅菲斯特的拳头上缠着火焰,力道肯定是更大一些。

  银色杀手落地的时候直接压塌了医院边缘的围栏,倒在一堆残砖断瓦当中。

  “接下来……先烧掉上面还是先烧掉下面呢?必须提一下这里指的是衣服而不是什么其他东西,这种心里面住着幻想少女的变态只要衣服被烧光的话就会羞耻得躲起来吧,大哥哥一定期待着福利。”

  梅菲斯特一脸恶人的模样,掌心托着熊熊燃烧的黑炎,一步步逼近。

  “不要!”

  这可能是皇太一有生以来头一次不想去确认爆衣这种福利行为的程度。

  “你们等一下,这样打他很可怜的啊,先控制住他算了,别太暴力。”

  宁安平果然站出来“打抱不平”,直接跑了过来。

  “你竟然打人家!打了人家两次!父亲大人都没打过人家!”

  银色杀手以被情敌打了一巴掌坐地不起的女主角经典姿势坐在一堆灰尘当中,捂着脸上被打伤的地方,极其委屈地大声叫喊。

  唔……怎么说呢……

  看到了脸。

  这家伙居然意外地适合女装,即使是脸已经被泪水血迹和尘土弄花了也是如此,可惜身材实在是太壮实,只能变成金刚芭比或者龙〇兰姑娘。

  “你也看到了,这就是个失去理智的变态呀,我们也很绝望,不打他又能如何?”

  皇太一向着宁安平摊了摊手。

  他这个人固然不能称之为圣母,但是有些时候想的事情还是太高大上了。

  “不……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银色杀手固然还没有失去战斗力,但也许是被梅菲斯特的言论吓到了,居然喊出了某种当梗来用的台词。

  居然还在瑟瑟发抖,你这家伙是c级的英雄……

  “那个,我觉得……”

  “你行你上。”

  梅菲斯特果断远离了抖成一团的银色杀手,任凭走过来的宁安平去接近他。

  同时没有忘记给皇太一甩一个眼色,用游戏比喻的话宁安平就是队伍里的唯一奶,这人要是真挂了,后果十分严重,团灭都不是说着玩。

  都说了不是女乃大就能在治疗上奶起来。

  “请不要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

  宁安平的姿态已经和救助野猫的义工差不多了,当一个人温柔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还是微妙的会有些恶心。

  这只是皇太一的个人观点。

  “啊啊啊男人去死!好脏好脏好脏!大猪蹄子!”

  银色杀手歇斯底里地抓起丢在脚边的单手斧,毫无目标地来回乱舞。

  嗤——

  因为力量很大,斩击形成的风刃在宁安平过于池面的脸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巨大伤痕。

  在皇太一的概念中,颜值越高的人好像越忌讳脸上受伤,刚才那一击不仅划破了宁安平的脸,甚至都隐隐看得见牙齿的形状,肯定很痛。

  不愧是擅长回复能力的英雄……等等,他是英雄还是怪人来着?大概是怪人才对,总之伤口迅速开始粘连愈合。

  “你在害怕吧,我明白的,不被别人理解,害怕别人的歧视,心中隐藏秘密的痛苦……但这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我能理解你,但不能纵容你,住手吧。”

  宁安平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虽然不知道一边受伤一边愈合该怎么算,估计敌人会很绝望,他对伤害到自己的银色杀手依然报以了绝大的善意,想要用态度和言语说服他。

  “不可能说服的。”

  梅菲斯特顺便单手按住了即将冲出去的皇太一。

  “哎?”

  “大哥哥你是关心则乱,不能说服还可以用别的办法,你看他像是没有办法的样子吗?”

  的确如此。

  就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当中,宁安平身上的伤已经多达几十处,最可怕的甚至差点把他的右臂砍掉,不过,一直在害怕,在疯狂叫喊的,始终只有银色杀手一个人。

  他显然什么都没听进去,就和一开始所预料的一样。

  “被内心中的自我所侵蚀,不再拥有人类的自制力,将身心全部交给潜藏在最深处的恶魔吗……不行,这样不行。”

  宁安平的笑容终于渐渐消失。

  “啊啊啊想要百合有什么错!人家只想抱着可爱的小妹妹听她倾诉青涩的恋爱话题!只想穿着睡衣拥抱着纤弱的肢体迎接日出!你这种肮脏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

  终于,银色杀手似乎也被逼到了不得不孤注一掷的程度,毕竟从一开始所有的劝说其实都起了反作用,他用力握住沾血的单手斧,两眼当中燃烧着狂热的目光,杀气毕露。

  “不要过来!”

  宁安平这时也知道梅菲斯特和皇太一都在守株待兔,可他却用带着几分严厉的口气阻止了二人。

  两个人也就没有继续动手,静观其变。

  “你给我去死!阻挡别人恋情的家伙都应该去死!看招!残虐电……呜……”

  银色杀手疯狂的举动好像被石化了一般,身体停在距离宁安平只剩区区几步的位置。

  手中高举的单手斧,无论如何用力都不能落下。

  宁安平体内藏着许多专门负责手术等精密动作的触手,此时,这些触手突然暴涌而出,死死缠住了银色杀手的手臂,双脚和身体。

  糟了怎么好像开始向着奇怪的方向展开?

  “人当然会有自己的志向,为了远大的志向当然也能够付出一切代价,可是!你的志向真的值得你不惜杀人也要完成吗?很好,那么我要说——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志向!只有私欲和任性而已!别小看治疗的力量啊!”

  宁安平的上半张脸完全被阴霾覆盖,这个善良的老好人终于现出了佛的愤怒之相。

  “咕……何等的……快杀了人家……”

  连颈部也被缠住的银色杀手满脸通红,吐出屈辱的话语。

  既视感x2

  “我拒绝!超限治疗嘟啦啦啦啦啦啦——”

  宁安平开始双拳齐出暴打被触手缠住的银色杀手,雨点般的一顿拳头捶过去,触手同时松开,于是银色杀手的身体就在空中画出了非常有力的飞行轨迹。

  这里面绝对不止一个梗,皇太一看得有些触目惊心。

  看上去银色杀手是被猛揍了一顿,但是当梅菲斯特和皇太一赶过去之后,却发现他连脸上的伤都已经被治愈了,眼神空洞,好像被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如果是说被打了之后伤势反而痊愈的事情,的确挺奇怪的。

  “这有什么意义?”

  梅菲斯特不大看得懂宁安平的所作所为,如果能凭借这种办法感化他人也就算了,貌似应该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这种沉重感……欲罢不能的弹性……不管多么精良的仿造品都比不上……难道……难道这就是现实中的巨〇……”

  银色杀手安然无恙地躺倒在地,却陷入了另一种奇怪的形态,开始做奇怪的动作并且自言自语,这动作绝对是要打马赛克的,难道是精神攻击或者类似的招式?

  超糟糕的,脸上那两团红晕,分明就是精神当中被〇〇xx的样子。

  “我能够通过力量来使伤口痊愈,然而,超出极限的过度治疗也是很可怕的,就像营养过剩的胖子总是容易生病一样,只要在某一个部位施加这样的治疗,就会让人感到沉重,无法行动,我只能让敌人的身体变重失去战斗力,这是我唯一的战斗方式。”

  宁安平并没有表现出胜利的喜悦,平静的脸上只有同样平静的悲哀。

  “难……难道说……”

  皇太一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想明白的时候却大惊失色。

  “将过剩的治疗施加在胸部,制造出巨〇的沉重感吗……太可怕了吧喂!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梅菲斯特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赶快挪开了视线。

  “啊……未曾体验过的幸福……不会后悔……没有干劲……了……”

  银色杀手的笑容渐渐变得柔和,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和刚才的那一系列行为接连起来看的话,总觉得是进入了贤者时间。

  总之顺利失去了意识,原来世界上还有因为这种原因而成佛的亡灵……好吧这是个普通人类。

  “过半天左右就会彻底痊愈,不会有后遗症。”

  宁安平的情绪还是没有回复,低落得很。

  “说起来……这是什么缘故?怎么咸鱼突然就暴走了呢?”

  皇太一依然迷惑不解地看着梦到了幸福的银色杀手。

  “如果推测一下的话,或许这个世界当中被影响到的人症状在不断恶化,从一开始只满足于自己渐渐变得想要波及他人。”

  梅菲斯特也没有任何确定的答案。

  “这个可能性很高,必须抓紧时间行动才行,听那孩子说真的有变态,这还是昨天的事情。”

  宁安平点了点头道。

  “说起来,最危险的那家伙竟然没出现呢,还以为黑胡子大姐她绝对会来直接袭击的。”

  皇太一见现在的气氛有点不妙,于是想开个小小的玩笑。

  “请等一下,那个不断叫着基石的怪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难道说天空上其实……”

  宁安平的脸色陡然一变。

  “不好!”

  梅菲斯特双眼的瞳孔骤然紧缩到像针尖一样锐利,冷冷地抽了口气。

  轰——

  医院内部响起了无慈悲的爆炸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