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200章 这是拖回合后的剧情杀
  没有胜算。

  皇太一清楚宁安平绝不是在故弄玄虚。

  他身体的变异是真实的,力量的提升也同样很真实。

  “怎么样?要不你先撤退!”

  皇太一退到了梅菲斯特身旁,关切地伸出了手。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有统治世界志向的邪恶组织大首领,怎么能输给区区正义!”

  梅菲斯特勉强笑了笑,抓紧一切时间尽可能的治疗体内的伤势。

  因为是“邪恶组织”所以硬要将敌人归类到“正义”,这着实没有什么道理,基本上只是赌气。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能直接点破。

  “呼……看到了吗?

  宁安平结束了新的变身,愉悦地张开双臂,就像要拥抱整个世界的光。

  他的体型比刚才小了一圈。

  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好的预兆,一般来讲皇太一认为只有巨大化才是败北g。

  构成他躯体的肌肉现在形状变得更加诡异,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脱离于人体之外的“外挂”,一条一条彼此分离,如同巨大植物的根茎,或者说一堆强行扭结在一起的触手强行缠绕而成的形状。

  飞翼,尾巴,獠牙等属于动物的器官依然还在,显得与他的异形身躯格格不入。

  但是,令皇太一疑惑的却不是他的变身,而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大哥哥,知道这是什么吗?”

  梅菲斯特握紧了手中的剑,右手捏着装有怪兽的胶囊向前一丢。

  “是水伊……啊!我懂了。”

  皇太一正要下意识地回答,却突然看到梅菲斯特的脸上好像非常明白地写着某种暗示。

  “那就好,命水王!变大吧!我的怪兽!”

  水蓝色的怪兽耳朵是鱼鳍的模样,只有两条前腿,后半部完全是鱼尾的模样,可是它身上却没有鱼鳞,行动非常迟缓,只能费力地爬动。

  说是巨大化,其实也没有变得特别大,差不多也就是大一点的狮虎的程度,像这样的怪兽远远不能够破坏城市。

  “粗劣的技术制造出来的战斗兵器……这竟然是你们的依靠,真是笑死人了!”

  话是这么说,宁安平的脸上并没有一点笑意。

  好奇怪。

  本来以为刚才可能是错觉,现在,这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令皇太一迷惑。

  眼前这个人是宁安平吗?

  从他身上所能够察觉到的气息似是而非。

  好像还是他,又好像不是。

  一个人再怎么变身,大概也不可能变成另外不同的一个人。

  “有没有用你可以试试啊,鸟人!”

  梅菲斯特已经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了皇太一,开始大肆嘲讽宁安平。

  女孩子还是不要做那个和中指有关的手势比较好,尤其是外表年轻还是小学生的女孩子,虽说皇太一也承认这个动作直接拍下来都能当表情包来用,另一种意义上的萌力十足。

  “哼。”

  宁安平变身之后的模样非常丑恶,性格倒是没有因此而变得疯狂或者凶暴,面对嘲讽,他的回答只是轻轻地一挥手。

  依仗着飞行的能力,居高临下的发动进攻,这是最基本的战斗理念。

  至少他现在不准备和地面上的两个人近身作战,也没有这个必要。

  “去你的!怎么这么大!”

  皇太一从地上以弹跳的姿势飞退出一段距离,这时候已经顾不上什么姿态不姿态,能顺利逃出去才是正经事。

  宁安平以简单粗暴的姿态丢出去了压缩之后的能量球。

  现实中,用光炮来攻击单体,威力不一定就会减弱多少,玩游戏的常识,注定和真实不同。

  经由强力压缩之后的能量虽然只有小小的一颗,爆炸的瞬间却波及了将近百米的范围。

  像空间中硬生生地被挖掉一块,漆黑无声的半球状能量波吞噬了一切被卷入的物体,皇太一确信自己被卷进去的话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尸骨无存。

  可恶!明明那家伙已经使出超级夸张的能力了吧!

  无法使用力量的枷锁阴魂不散地纠缠着皇太一的身心,哪怕稍稍动用一点过量的真气,空间就开始剧烈颤动。

  简直不可理喻,真的要把人逼迫到走投无路然后把整个世界一起干掉啊。

  不过,无法使用力量不意味着没办法寻找到通往胜利的道路。

  “你在看哪里!”

  皇太一很清楚,宁安平对现在的自己并没有看在眼里,但这可能也是个机会。

  “哼哼,你的行动根本不需要去警戒,我只用直觉就能够了如指掌,不信你可以试试,前提是你能够靠近我!”

  宁安平左手五指猛地张开,从掌心中射出许多只有黄豆大小的黑色“弹丸”。

  他非常随意地抬手一洒,一颗颗能量凝聚成的细小弹丸铺天盖地的连续炸成一片。

  皇太一不敢直接平a过去——就算是小一点的能量球也同样不敢,没办法,该怂的时候就不要头铁,这是常胜不败的秘诀。

  那边的准备应该也快结束了,什么时候才能发动攻击呢?

  “久等了!刃马一体!”

  在超级远的方向传来了梅菲斯特的叫喊声。

  “哈?你这是准备放弃了吗?”

  宁安平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甚至连出手攻击的意思都没有。

  某种方面能够理解他此时的想法,因为这实在是……

  真要喜欢坐骑的话,请选择一点比较靠谱的生物,巨大化的水〇布肯定是不行的。

  等一下!

  刚才就发现了!这东西的造型和水〇布完全一样,唯独缺少了背鳍,是因为要骑在上面的缘故吗!可怕!竟然连这一点都算计到了。

  “我现在就把你斩杀在这里!”

  梅菲斯特双手握着剑柄,将长剑在身前竖起。

  水……好吧,命水王开始全力冲锋。

  “全力冲锋”这四个字看上去很能唬人,实际的速度已经慢到还不如三百斤肥宅步行的程度,尽管如此,它也应该算是努力过了,毕竟只能拖着长长的鱼尾用两只脚爬行。

  “真是愚蠢之极——你以为可以趁着这种机会偷袭吗!”

  宁安平从最开始就不觉得梅菲斯特和命水王合二为一的形态有什么真正的威胁,而事态的发展也和他所想象的一模一样。

  真正的攻击来自皇太一,其实这也是个相当白痴的计策,所谓的声东击西是建立在让敌人迷惑的基础之上,那么明显的诱敌根本不会让任何人中计。

  已经技穷了么?

  皇太一现在有效的攻击方式,只有拔刀。

  这一击自然也不例外,宁安平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还相当的远,必须冲刺跳跃到极高的位置才能勉强触及到他。

  宁安平根本不想理睬如此破绽百出的攻击,迎面就是一掌。

  小说中所谓的“掌风”是不存在的,但是,从他的掌心当中爆发的能量球远远不是“风”这样简单的字眼能够形容的恐怖。

  “就知道会这样!”

  皇太一的脚尖点在拔地而起的“冰树”之上改变了方向,用冰制造落脚点,是洒水壶最基本的用法。

  第一刀,只是故弄玄虚。

  “还真以为有用啊?在这边!”

  宁安平一心二用,早就发现了准备夹击他的梅菲斯特。

  “看招!”

  皇太一在看到梅菲斯特身影的刹那间飞速拔刀,非常自然的弧形水流有如一发射出的水枪,并不是刀刃的模样。

  ”去死吧!”

  梅菲斯特的气势非常的足。

  “天真!”

  宁安平左手轻轻一挥,以比梅菲斯特更胜一筹的动作夹住了她的剑,随即眉梢猛地挑起,另一只手再一度喷吐出能量光波,逼迫皇太一不得不后退,看样子已经轻松化解了二人的夹击。

  但皇太一的洒水壶当中喷射出去的水流,或者说水枪依然还在,甚至有点连绵不绝的气势,如果是水刃的话倒也不是没有杀伤力,区区水枪到底有什么用途?

  “嘿嘿嘿。”

  手中的剑被夹住,好像完全处于劣势的梅菲斯特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同时松开了手。

  是那只怪兽!

  宁安平心中立刻浮现出一丝不安,刚才,梅菲斯特是借助命水王当做落脚点进行了二段跳才抵达了这个位置,但是本应该落地的命水王现在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哪里都找不到它的痕迹。

  水流当中闪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无声地锁定了目标。

  “在这里吗!”

  察觉到突然凭空爆发的杀气,宁安平丢掉夹住的剑,双手一合,向水流当中发射出一道光炮。

  啪——

  命水王巨大的鱼尾拍击着水流,从皇太一喷射出去的水枪当中一跃而出,宁安平的光炮穿透了它的身体,看似已经轰碎了它,却没有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因为构成它身体的细胞已经变得和水完全相同,成为了一种液态的生物,不存在碎与不碎。

  “可恶啊啊啊!”

  宁安平不得不两手交叉退入了防守姿态,命水王张开嘴,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难以行动。

  “斩!”

  “你完了!”

  两道颜色不同的刃光在宁安平的背后交叉。

  现在才是梅菲斯特与皇太一真正的攻击。

  “啊啊啊啊你们都去死!”

  宁安平硬吃了二人的斩击,身上的肌肉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这令他勃然大怒,庞大的能量破开身体的束缚,向着四面八方猛烈喷发。

  难办了。

  知道自己的攻击完全无效,皇太一的心已经凉了大半截,彻底被激怒了的宁安平还潜藏着深不见底的力量,接下来要如何是好?

  梅菲斯特的脸色惨白如纸,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剑。

  砰——

  这时,远方传来一声不大能够令人注意到的枪响。

  “区区子弹怎么可能打破我——”

  宁安平的狞笑在脸上凝固,冻结。

  一簇鲜血从他额头正中央的小洞当中喷洒了出去。

  他像一颗熟透了的果实,笔直坠向大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