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科幻灵异 > 无敌图书馆 > 第五十一章 隐藏在安家的秘密
  石楠仿佛没事人似得,仍旧是一脸面瘫的盯着他,完全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怎么可能,难道自己弄错了药?

  大婶疑惑的将手抽出来,看了看手指。

  没错啊,确确实实是断魂手。难道这年轻人,体质很独特,能免疫毒素?但她当了安家媳妇几十年了,也没听说过哪种人,真能免疫断肠手。这种毒,可比氰化物都要毒多了。

  “既然你已经出招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轮到我了。”石楠少有的笑起来,他懂得解毒,但是对制毒可不了解。

  而且地三实力的他,本就喜欢直来直往暴力解决。

  一个窜步往前一窜,安怡的大婶哪里反映的过来。她除了耍毒以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农妇而已。只见眼睛一花,石楠已经跨过了十多米距离,出现在她鼻子前。

  石楠一抬腿,没用多大力气,农妇便整个人飞起来,被他踢晕了过去。

  又是一个回旋踢,紧锁的大门被石楠踹开。本来撕扯安怡的衣服正开心的侄儿,猛地看到门开了,一个年轻男子走进来。

  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大婶,大婶,你在哪儿。”

  这家伙,好怂。

  “你大婶在外边,你过去陪她吧。”石楠摇摇头,一个甩腿,将这怂男踢了出去。男子跌跌撞撞的倒在农妇身旁,看农妇口吐白沫的模样,吓得眼睛一抽,竟然就那么吓晕了。

  “没事吧?”石楠脱下外套,盖在衣冠不整,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白嫩肌肤的安怡身上。

  安怡抬着漂亮的大眼睛,艰难的说“大婶的腰带。”

  石楠明白了,女孩中了毒,解毒药在大婶身上。

  他点点头,将大婶的腰带取过来。

  “左数三寸,棕色药丸。”女孩仿佛用尽力气,才吐出这几个字。

  石楠找到了解药,塞入她朱红的唇中。

  药丸遇到唾液就化了,化入她的四肢百骸。安怡休息了几分钟,终于感觉气力重新出现在身体内。

  她出了一身的恶汗。

  恶汗能排毒,她周身所有毛孔排出的都是粉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显得柔嫩的肌肤更加吹弹可破。

  “谢谢。”安怡深深呼吸几口气,她在被侮辱前,甚至生起了咬舌自尽的想法。但是教科书上说过,咬舌头,短时间根本死不了。

  “不客气。”石楠仍旧是石楠,话不多,只是站着低头看女孩。

  女孩被他看得脸发红,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那个,你这么看我,我会尴尬的。”

  石楠揉了揉鼻子“我没看你,我在等你。”

  “等我?”安怡迷茫道“等我什么?”

  “等你说话。那两个人,你想让他们怎么死?”一个对自己用毒,想要杀掉石楠的人。在他心里已经画了句号。附近不是有药田吗,那大婶枝繁叶茂体格健壮,那青年满脸流油,青春痘满脸。

  肯定都是上好的肥料。

  “别啊,手下留情。”安怡吓了一大跳。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一开口就是打打杀杀“这件事交给爷爷处理,他会给我个公道的。”

  石楠仍旧皱眉头。

  安怡心脏猛跳,连忙抱住他大腿“千万不要杀人,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了。”

  “切,真麻烦。”他用鼻腔喷出一口气。

  总之自己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人杀了也就杀了,到时候自己屁股都不用擦,没人找得到他。

  反而留下这个会用毒的大婶,才是真的祸害。用毒的人,太防不胜防了。

  “随便吧,总之受害者不是我。”不过最后石楠还是妥协了。毕竟,他需要一个人带路。

  “谢谢。”安怡很有礼貌,再次为石楠留了大婶两人一条狗命道谢后,倒也没做滥好人。

  她有些虚弱,强自撑起身体,来到了晕倒的大婶跟前。从大婶的腰带里取出几种药粉,小心翼翼的混合后,涂抹在两人的额头上。

  大婶俩人额头的皮肤,顿时变得朱红。那些药粉仿佛蠕虫似得,不断蠕动,不多时化为一条恐怖的红线,生生钻入了脑壳里。

  看的石楠不寒而栗。

  这姑娘,才是真正的耍毒高手啊。

  “这是噬脑毒,中毒的人会浑浑噩噩,行尸走肉般听从指挥。只要不解毒,最多三日便会死亡。”安怡羞涩的笑着,打了个响指“起来!”

  话音一落,大婶和她的油腻侄儿,犹如僵尸般顿时从地上弹起。身体僵硬,面目可怖,真的如同死去的活尸似得。

  如果不是石楠看到两人还有呼吸,真的会以为白日见鬼了。

  “救命恩人,您叫什么名字?”安怡通报了自己的名字后问。

  “喔,我叫石楠。”石楠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两个被控制的人,感觉很有意思。

  安怡噗嗤轻笑了两声“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这可是我们安家村直系才会的手段。外人想学的话,除了嫁进来,就只能入赘咯。”

  石楠确实有些想学,不过他可不打算入赘。

  “安家村,你是安家村的?我正打算去那个村子咧。”石楠一听安怡就是安家村的,顿时来了精神。

  安怡有些诧异“你到安家村去干嘛。”

  自己村子与世隔绝,就算是现在,也绝少和外界交流。至今都没有通水通电,就连马路,也不准政府修进来。怕的就是破了周围重重叠叠的老山的生态,坏了风水。

  坏了风水,老山林子中,那独特的各种药草,就再也不会生长了。

  所以晓得安家村的人,真不多。况且安怡的眼睛很毒,她看得出石楠绝对不是什么偶然出现在村子附近的驴友。

  他有目的,而且很明确。

  石楠从来都不是个有自觉的人,甚至没觉得自己的目的需要遮掩。大大咧咧的说道“哦,我是来安家村,买一味比较稀有的药草的。”

  “原来如此。”安怡点点头,深以为然。

  她见过世面,知道有许多特殊用途的草药,除了安家村以外,整个世界都难以寻觅。不知为何,哪怕她考取的大学就是中医系,但是整个中医草本植物体系里,也完全找不到安家村里用来制毒的草药。

  安家村的那些大几百种药草,独一无二,只属于安家村的老林子。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安怡至今都无法解释。

  不要说她,就连代代相传,祖辈传下来的药典里,也没有任何对于此的记载。

  (感谢眠不醒,冲田修椅,wwa2002,青州楼主的打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