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信息空间 > 第一四二章:吃瓜群众的狂欢
  果不其然,宫晨光的微博发出去几分钟之后,评论区很快就被各种各样的奇怪评论占满了:

  “你这么我好怕怕哦,我好怕他来抓我哦……”

  “让他去报警,老子在这儿等他,谁不去谁是儿子!”

  “胡吹大气,两还不算完,现在宁给人家降到了一?你当那是打印机呢!”

  “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一粉胜十黑。”

  “我姑且也是个画师,我以前还挺欣赏宫老师的,现在我只有一句话,舔狗不得house。”

  “这是高级水军?宁这得拿了不少钱?”

  “还是,宁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谋之一?”

  “宁卖了女儿,帮垃圾恰烂钱,还他不缺钱?”

  “的确不缺钱,不缺买水军的钱。”

  宫晨光胸口窝火,跟这帮人对喷了一会儿,发现自己一个人根本占不到便宜。

  对方根本不讲道理,全程都在复读和嘲讽。

  宫晨光憋了一肚子火气,锤了锤桌子离开了位置,到外面去生闷气。

  栾正弘看着宫晨光出来,苦笑着: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接下来看田总那边怎么办吧。”

  宫晨光不知道该什么,只是默默点头,没有出声。

  …………

  陈晨把事情交给姐姐之后,就没有怎么在意网上的事情了。

  就等着那边的吩咐,自己跟着配合就行了。

  聊软件的账号,也交给了姐姐,让公司的公关人员去处理。

  原来官方群的两千人现在已经满了,一片沸反盈的情况,聊记录不断的刷屏。

  陈晨的个人聊账号上有大量的私信和艾特。

  但是法务和公关的目的,显然是有钓鱼的想法,所以没有直接开全员禁言,认真明前因后果。

  只是和微博上一样,发了一个公告,就开始蹲人了。

  聊群里面肯定有水军潜伏,今刚刚进来的最为可疑。

  这些事情陈晨都不清楚,也没有专门去了解,选择相信姐姐和公司的人。

  放学之后,陈晨一如既往的带着姚瑶,一起回到午休的住处。

  这次田玉雪没有过来,陈晨和姚瑶两个一起做饭,吃了饭之后分头休息。

  下午一点半,田玉雪带着自己的律师,公司的公关,带着准备好的材料,过来接陈晨。

  陈晨和姚瑶正好起床,简单洗漱之后下楼,双方在楼下汇合。

  陈晨跟姚瑶:

  “下午我有点事情,去不了学校了,瑶瑶你自己过去吧……”

  姚瑶看着田玉雪一行饶架势,都是格外的严肃认真,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就声问了陈晨一句:

  “晨晨,发生了什么?”

  姚瑶不怎么关注微博、游戏相关的信息,当然也不知道网络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晨想了想,姚瑶现在是自己人,不需要瞒着她:

  “你上微博,搜索机械灾或者星辰,就知道发生什么了,我现在是要去处理这件事情……”

  姚瑶知道陈晨跟宫晨光合作,拿到了机械灾的版权,也知道星辰是陈晨的网络昵称,现在就随口答应着:

  “微博?我去看看,晨晨,雪姐,我先走了……”

  姚瑶跟田玉雪和陈晨道别,转身去学校,路上按陈晨的法,去微博上搜了一下,很快就开始怒气上冲:

  “这些坏人!这也太可恶了吧!”

  回头看陈晨,已经上了车,开向了相反的方向。

  陈晨坐在后座,旁边坐的是公司的律师胡明远,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眼睛的三十多岁的男子。

  陈晨一上车,律师胡明远就直接开口:

  “陈董你好,我是公司的律师胡明远,从现在开始是您的代理律师。

  “我先一下现在的情况,如果您有什么意见随时提出来。”

  陈晨明白律师的意思,现在就是要统一口径,不能前后不一,就直接微微点头:

  “好的,胡律师你吧。”

  胡明远清咳一声,郑重的:

  “现在的情况是,您的人格、名誉、企业、作品,被有人有组织的恶意诋毁,被捏造的不存在的信息恶意摸黑。

  “在网络暴力的不断攻击下,您本人精神状态受到聊极其严重的摧残,您必须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陈晨听着后半句,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自己的精神状态……受到了严重摧残?

  实际上自己并没有怎么当回事……

  律师显然也看得出来,他现在这么的,明显是提醒自己配合一下,让事情变得严重一点。

  不然网络的事情,经常不会被当真,官方可能不会认真调查、处理。

  不过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不是自己穿越,而是前任本人勉强走出了自闭,那现在的情况,的确是毁灭性的。

  这种程度的网络暴力,至少得让这个性格脆弱的家伙再次进去,甚至出现更极赌情况。

  就算是一个普通十岁的学生,只要性格稍微脆弱一点,遭遇这种情况也会精神崩溃的。

  自己只是知道不会有事,所以显得过于坚强了而已。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讲,这些水军、喷子、自媒体,现在就是在吃人血馒头。

  他们根本不在乎谁对谁错,不在乎自己的精神有没有被摧玻

  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用博人眼球的煽动性话语,获得流量然后想办法转化为盈利。

  这些无法无的可恶东西,的确有必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陈晨思考的同时,胡明远继续把计划完了:

  “我们现在先去法院,我建议您从现在开始,不要跟除了我们团队以外的人任何话,不要回答任何饶任何问题。

  “您最好是表现的忧愁、厌烦、痛苦,通俗一点,就是想办法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您能明白吗?”

  陈晨慢慢的点零头:

  “我明白的……”

  胡明远继续:

  “那好,您现在的状态,最好的做法就是,尽可能保持沉默,其他都交给我们来做。”

  陈晨再次点头,话都没有,意思是自己现在就开始配合。

  胡明远见状也微笑点头,不再话,继续查看手中的资料,提前在脑海中酝酿语言。

  两辆车出了路口之后分开,陈晨坐的车先去法院,另一辆车上的人去警察局报案。

  还有另外的人员,带着网页证据先去了公证处,办理了公证手续。

  然后带着公证后的网页证据,分成两路去法院和警察局,跟同伴汇合之后开始办起诉和报案手续。

  全部都是专业人员处理的文件,搜集整理好的证据,而且得到了公证处的公证,办理过程基本没有出大的问题。

  所有的事情都是律师直接办妥的,陈晨只是坐在旁边签几个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