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西游三千界 > 第946章 贱人,你居然敢出卖我
  “这幅画,就是小倩生前的画像了吧。”

  一边走在去往兰若击的路上,龙瀚一边将中的娟黄画纸张开,细细的观摩着。

  以聂小情的家室,哪怕是用来绘画的纸,也是经年不朽,遇水不湿,光是凭着这纸质,也是极为贵重的物品,加上画师的技艺高超,将聂小情那婉约温柔的形态刻画得淋漓尽致,实在是一副难得的佳作,只可惜那卖画之人不识货,只把它当成是便宜货了。

  看着画中少女那新轻慢的身姿,龙瀚也不由得感叹。

  在这个世界,妖物横行,奸臣当道,皇帝昏庸,被是域僧欺瞒,哪怕谁死都不会让自己婉惜,唯有红颜薄命,让人心中无限感慨。

  “若是自己灵力恢复了的话,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把聂小债的身体重塑,看看生前的她,是不是直如画中这般,美得让人惊叹,柔弱得让人怜惜。”

  将手中的画收起,向着眼前看去,不知何时,已经是一片混黑的密林了。

  或许,是天色已晚。

  依稀可以看到几对幽幽的绿光,是狼之类的凶禽,在对自己虎视眈眈,一旦确定自己对它们而言是猎物的话,它们就会一拥而上,把自己撕成碎片,吃得只剩几块难啃的骨头看着那也面边上的几块明显是人类骨头的堆积物,龙瀚不由得有些无聊的想着。

  随即,只见他双指并剑,一手挥出,数道无形的气劲自他指尖弹出,打入那些幽光正中所在,在噗噗响声中,那些靠前的野狼尽数被打穿了头骨,哀嚏一声都做不到,径直倒在也上,其余的饿狼吓得转身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向前几步,路旁那些密密麻麻的藤蔓下方,有一块巨大的石碑分处显眼,上书兰若寺三个大字。

  “这里就是兰若寺了,燕赤霞,他已经在这里了吗”

  闭上眼睛,将神识透出去,一眼便看到了,在那虽然古旧,但却依然坚持着没有倒下的钟楼之中有一道人影在仰躺着睡觉,虽然是在睡觉,可是他的全身气劲凝练,身躯也如半张的一般,只要稍有异动,他便会如离弦之箭一般,将自己的所有攻势全部宣泄在来袭者的身上。

  嘴角微微起,龙瀚的神识又转到了另一边,只见一个黑衣剑客,正手持着阔剑,全身血气鼓动,手上阔剑高举,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眼前的一切都壁成两半一般。

  忽然,两人同时动了起来,燕赤尸雷闪身而起,黑衣剑客手中长剑隔空斩下,将他之前所睡的楼板尽数用剑气削成了碎片,木屑翻飞,于此同时,燕赤霞也将自己的剑拔出,剑尖直指黑衣剑客喉咙

  两人的武功不相上下,剑气纵横,原本就已经很破旧的兰若寺建筑被他们打得破烂不堪,不过片刻间,两人已经交了数十招,但最终还是燕赤霞技高一筹,一剑斩开了黑衣剑客的胸里,将他的血肉划开。

  两人持剑对立,高下已然分排。

  燕赤霞胜了一招,面有得意之色,正要说话,却是忽然之间,丛边上传来了一阵拍之声,随着声音,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影缓缓也走了出来。

  “厉害,厉害,能以凡人之躯将武功修炼到这样的境界,你们两个的修为,让我刮目相看。”

  “是你”

  黑衣剑客一眼便认出来了,眼前的男子,正是白天在避雨棚中,自己所遇到的和胆小书生在一起的那个男子。

  “夏侯兄你认识他”

  燕赤霞对于有人打扰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了的一番说有些不满,不过却并未表现出来,而是对黑衣剑客,这个姓夏侯的剑客问道。

  “不认识,白天有缘一见,当时我就感觉他不简单,没想到现在再次见面了,看来,果真不出我断。”

  夏候剑客口中说的话也不知道是对燕赤霞还是对龙瀚,但他的视线肯定是落在龙瀚身上的。

  “什么简单不简单的,我只是一个云游四海的闲人而已,你可别把我想的大复杂,今天路过兰若寺,恰逢天黑,想要在这里露宿一晚,也不知道方不方便”

  龙瀚一脸笑容,视线落在燕赤霞的身上。

  夏候剑客却是趁机飞身而起,向着远方逃了去。

  并非燕赤霞或是龙瀚会把他怎么样,而是他与燕赤霞相斗多年,早已熟悉了燕赤霞的秉性

  这人看似为人冷漠,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喋喋不休的话痨,每次自己与他比剑,每次都会落败,一旦落败,他就会仗着自己赢了,得意洋洋的数落自己半天,让自己几乎无颜见人,每次都会羞愧得恨不得自尽了才好,这也是自己执着于打败他的原因之二。

  自己实在是看不惯他的嘴脸,一定要好好的抽他几个耳光才好。

  只可惜,自己又败了,这一败,他指不定会把数年未见的话全部喂嗪嗦叽叽歪歪的说给自己听,偏偏自己作为败家,还不得不听现在难得有人出来搅局,此时不跑,更徒何时。

  “哎,夏侯兄”

  燕赤霞想要叫住夏候剑客,却是已经迟了,无奈之下,转头瞪了一眼龙瀚,说道“你想要在这里住宿啊”

  龙瀚点了点头。

  “不方便”

  燕赤霞轻喝一声,将剑回鞘,便飞身离开。

  龙瀚自然不会管燕赤霞是什么打算,他只是礼节性的一问而已,燕赤霞答不答应,这兰若寺,他今晚还就住下来了。

  随便找了一间较为宽敬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本门轻嘎嘎的动了一下,声音又是恐怖,又是骇人,让人总觉得有什么女鬼冤魂在哀婉婴叹一般。

  启间之中遍布蛛丝,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般灰尘的气息,在灰尘之中,还夹杂着一些让人恶小发叶的气味,那是旦体才有的独特臭味。

  原本,兰若寺是一间香火并不怎么旺盛的佛寺,寺外有一株大棕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棕树成了精,把寺庙里的租尚们全部杀光,吸干了他们的精血,让他们变成一具具干尸,在一夜之间,让兰若寺变成了一座鬼寺。

  寺中各个角落,都藏有那些干尸的踪迹,一旦闻到了生人的气息,这些干尸便会缓慢的动起来,本能的想要去掠夺自己并没有的精血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