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饮了这碗孟婆汤 > 第一百零二章 伥虎
  从绵延数十公里的仙居古镇往北看,群山之中雾气缭绕,传闻这里是活佛济公的故乡。

  仙居话,即吴语,属于台州片吴语。

  黄昏时分。

  赤城峰上,丹霞地貌裸露的红岩将苍苍林地映上一片迷幻的玫瑰色。

  玉京观与济公书院人头攒动,赤城栖霞梁妃塔下香火不断。

  在山峰的顶端,三百余米的高峰之上,天枢十余位探员戴着墨镜,宛如土豪包场,围住了顶峰的小凉亭。

  苏星辰与一位壮年汉子斟茶对饮,相谈甚欢,两人的体型是天壤之别。

  星辰身前,大汉毛发肮脏,结了泥团,他不修边幅,身上披着一件黑红相间的袈裟,隐隐能看见胸口的破甲片上的家纹,为四片棱形横置,能确定是武田家纹。

  大汉背上挂着一口大刀,足有五尺长,隐隐从刀鞘中透出点点妖异的紫芒。

  “武田先生,你喜欢喝茶?”星辰笑道:“我们有茶师,已经在路上了。”

  “我喜欢茶艺,但是不喜欢喝茶。”武田大人举杯敬道:“回来的感觉真好!”

  苏星辰脸上笑嘻嘻,心里只有p——黄金周这档口,武装组蹲点的成员在山脚下看见个舞刀卖艺的脏汉子,没想到就是正主。

  这家伙身上不带半点妖怪的特征,四灾罗盘也没有任何反应,着实让情报组员吓了一跳。

  苏星辰壮着胆子往这耍刀汉子身上撒了十来枚粘弹,对方才稍稍提起兴趣,应邀前往旅客较少的赤城峰顶一叙。

  现在只等太阳落山,等游客更少一点,就能试出这武田大人的深浅了……

  苏星辰眼里透着机灵劲。

  他开始谈及文物案的事。

  “武田大人,你不光爱茶艺,也爱刀吧?”

  大汉不带半点犹豫地答道。

  “不,我不爱剑,我爱用剑之人,睹物思人时,才觉得外物不值一提,人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是妖刀呢?”苏星辰此话一出,只觉武田大人浑身透出一股杀气,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睛,牢牢锁住了自己。

  武田大人喃喃道。

  “星辰阁下,我曾经很在乎妖刀,可是现在……要另当别论。”

  这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岁的武将,慢慢将身上的衣袍褪下,直至露出身上残破的甲胄。

  “阁下已表明来意和身份,是巡狩,猎杀妖物鬼怪的军队,我也应该说明来意——我确实为了妖刀而来。”

  苏星辰闻言,表情一喜。

  “能否告知姓名?”

  武田大人直言不讳,“武田太郎。”

  “哦……”苏星辰点点头,太郎是长子未成年时,父母赐的乳名,而战国时代的甲裴之虎武田信玄,也用太郎之名。“友邦是发达国家,怎么干起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呐?”

  苏星辰一副无辜无助的样子,嘟着嘴在责怪对方,讥讽着武田大人毫无大将之风。

  “御子神典善作三剑,传甲裴源氏一刀流,小野一刀流,沟口一刀流。我的子孙本该得到这些遗产,我替他们来拿。”武田大人语气平静,义正言辞。

  “强盗进了别人家门,丢了凶器,还要光明正大的偷回去,改口说是拿?”苏星辰笑意更盛:“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嘛?”

  “阁下巧舌如簧,是人才。”武田大人不作正面回答,端着茶杯,看他满头苍白的长发落在健壮的臂膀上,跟着山风一块轻轻浮动。

  苏星辰:“哪里来的巧舌如簧,我可是句句属实,不过武田大人这混淆是非黑白的功夫倒是有几分巧舌如簧的意思,怎么就主动来仙居自投罗网了呐?”

  “啊……”武田太郎佝下腰,撑着下巴,他看着这绝美的景色,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羡艳,“这山,这水,真美呀……”

  大汉缓缓站起身来,小亭之外,拥上来五六位武装组组员,对恶客突然起身的行为一惊一乍。

  “阁下,我还有多少时间?”武田太郎问。

  苏星辰内心默数着太阳落山的时间。

  “还有很多时间,我明白你的意思,一般你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要开始讲故事了。”

  武田太郎张开双臂,拥抱着夕阳,在寒风中感受着它的温度。

  “你相信,我活了四百多年这个事实吗?”

  苏星辰拿出速写本,开始对大汉的身姿写写画画,另一手掐住粘弹的遥控开关:“接着说。”

  “有一只孔雀,在我临死时飞来,它需要霸王的血,来养育儿孙,于是我把身体交给它,让它在我的身上产卵。”

  武田信玄于天正元年因胃癌逝世,史书也有肺痨之说。

  “我隐姓埋名,在假死三年之后才敢发丧。”

  尸身三年秘不发丧,甲裴之虎的墓地分散在全国十余处寺庙禅院。

  “我用移魂剑,换了一个又一个身体,鬼孔雀跟了我一世又一世,为了保护它的孩子,它也必须要保护我。”

  鬼雀——是传说中的妖鸟,会将蛋产在人的身上,这种鸟的蛋比毛孔还小,出生之后,会将人肉吃光才飞出人体。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它在我死后才来到我身边。”武田太郎转过身,脸上有点点落寞遗憾,“我为了一场战争,杀死了我的儿子,赶走了我的父亲,娶了我的侄女,让我的士兵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是我还不够疯魔?还不够冷血吗?我丢掉的东西不够多?所以才不够强大?”

  “我在人间流浪了很久很久,直到踩上这片土地,听见熟悉的吴语……才知道我以前追逐的,是多么地可笑。”

  武田太郎笑了。

  笑容中有洒脱和快意。

  “我得到了好多好多……也失去了好多好多……在十万多个日夜之中,每一次被鬼雀盯上,都会经历剜心之痛,每一次和爱人和友人分开,都是生离死别。”

  “我托御子神典善的后人来取妖刀,要把身上的鬼雀和灵魂分开,可没想到……这狼心狗肺的道场主居然生了歹心,早就把魂魄卖给了妖怪,更没想到……击败我的不是什么剑术高明的大师,也不是你们巡狩,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她为了自己的孩子敢向妖魔举剑相抗,敢生二心,居然敢带着剑逃跑。”

  武田褪下甲胄,露出一条结实的臂膀,手臂上爬满了湛蓝的妖卵,像是一颗颗眼睛。

  一头蓝孔雀,落在武田太郎的肩上。

  他一步步往亭外走,巨大的身形之下,影子让夕阳拉得老长。

  “阁下,移魂剑和分魂剑已经被你们拿走,我手中还剩下这柄夺魂之剑……”

  苏星辰:“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活够了……想看看神州的大好河山。”武田太郎眼中只剩死相:“鬼雀每过二十五年就会破卵而出,我会在它的孩子出生之前,换去另一个身体,然后杀死上一个肉身,免得妖物跑出来为祸人间。”

  很像是妖刀杀死前任主人的传闻。

  蓝孔雀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它口中发出尖锐刺耳的悲鸣,拍打着翅膀,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

  苏星辰:“来,放下武器,我给你个痛快。”

  “不……”武田太郎缓缓拔出妖刀,刀剑相向,指向在场的所有武人。

  他看着山腰山脚,旅客渐渐变少了,像是松了一口气。

  吴子兵法有云。

  “师出之时,有死而荣,无生而辱。”

  从起兵出征的那一刻起,宁可光荣的战死,也不会为了苟全性命而投降。

  苏星辰:“非暴力不合作?”

  “来吧,我愿背上鸡鸣狗盗的骂名,也不愿束手就擒。”武田太郎摆好了架势。“让我死得像是樱花一样美,让我见识见识,神州的剑!”

  苏星辰当即引爆了粘弹。

  听壮汉身后响起噼里啪啦的响声。

  数以千计的钢珠扯开他半个身体,一条条肌肉裂成了肉沫,后腰的伤口又让一片片深蓝色的诡异翎毛填上,妖雀强行用灵力给这位剑士延续着生命,也在保护着它的孩子。

  苏星辰一个猛子炸进了凉亭侧面的灌木里,往外逃去,与此同时,武装组的哥哥们亮了兵器。手中纷纷掏出枪来,对着这剑客一通爆射。

  看武田身上的创口越来越多,却不见半点血迹,羽毛也跟着长出体表,不论是灭灵弹还是普通的子弹,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让开!”

  从人群中跳出一名武僧,手中双刀带着火势。

  ——是如一。

  枪声戛然而止,组员皆是面面相觑,一时失了分寸,看如一罗汉金身护持,两手菩提院的少林刀舞得虎虎生风。

  武田做了个深呼吸,乌黑的眼睛里让灼人火光映出金身倒影。

  铛——

  夺魂之剑,剑势沉重,刃长五尺的野太刀只在一息一合,以极为老辣的中段振打撬开了如一的中线。

  一式破尽禅师的身体重心,见武田高高举起妖刀,鲜亮的紫色刀光在残阳之下透出一种朦胧又诡异美。

  孔雀攀上了武田的脊梁,护着他周身妖卵,宛如一副万法不侵的甲胄。

  如一禅师两手崩出血来,眼中失神。

  武田怒吼,挥剑斩下!

  “喝!”

  惊人的声势将赤峰顶上一片片老树吹得秃头,狂风卷叶四散纷飞,杀意极寒——刃还没到,空气中已经化了一团霜气。

  禅师身后的武装组员叫妖刀狠厉的剑击掀得人仰马翻,还有几个倔强的小哥试图拿出法器,咒语念了一半,嘴里卷进树叶,话都说不清了。

  铛——

  “看来刚刚好。”

  叶北用武寰接下这一刀,两只脚扎进了一片片丹霞红岩之中,硬生生被砍得矮了十来厘米。

  “喂!大爷,看这里,我才是你的对手。”

  “喔……”武田太郎眼神一变,仔细观察着眼前古怪男人的身体。“你……身上也有妖怪。”

  叶北笑容灿烂,提着如一禅师的西装领,把这丢人武装组前辈扔开,留了一段安全距离。

  “初次见面,不用指教。看你一副很多故事的样子,别说了,我也不想听,毕竟我的小领导和我说,这次的任务只需要砍人,其他的都不用管。”

  穷奇小声嘟囔着。

  “喂,奴才,你要小心他的刀,那玩意可以吞掉你的魂,想想下水道那条死鲎鱼半疯不癫失魂落魄的样子,你不能中剑,我才刚吃了你两口,可不许别的妖怪吃了你。”

  武田太郎挪着步子,重新调整架势,他的身形缥缈,仿佛肩上的孔雀也给了他轻巧的步伐。

  “原来,你也是一头活在人间的恶鬼。”

  叶北抹了抹鼻子,满脸嫌弃。

  “他们这种蹦台词的方式能稍稍接地气点儿吗?生怕我能听懂似的……”

  武田太郎像是在叶北身上找到了共同点,他迫切想要同伴来认可自己,想要分享自己心中的苦难与经历,原来这世上不止他一人被妖魔缠身。

  “喂……恶鬼,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叶北:“不,我不听,我聋。”

  “为什么?”武田太郎眼中满是不解:“你也背负着被诅咒的命运!难道你的内心没有怨恨吗?”

  穷奇:“你算是问对人了……”

  叶北叉着腰,神气活现地哈哈大笑。

  “只不过肩上多了只动物,你在放什么狗屁呀?”

  武田太郎兀然失神。

  叶北振振有词。

  “看看你那只杂毛鸡,还是我家主子比较可爱,你一副盼着我理解你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你也算个剑客?你就不会感到羞耻吗?美惠子老师和我说过——剑客,能用剑识破对手了解对手,往往在两人的剑互相碰触时,就已经明白了对方了心。”

  大汉的内心脆弱得好比妖卵,轻轻一碰,这鸡蛋就碎了。

  叶北眼神凛然。

  亮出武寰,咬开拇指。

  穷奇嫌恶道:“我答应你,只有这一次……真的!只有这一次。”

  武田太郎脸上带着愠怒。

  “恶鬼……”

  “不!”叶北同样眼中有怒,“我本来可以舒舒服服放个假,在黄金周旅游区看看美女,晒晒太阳,还有,我的名字不叫恶鬼。我问你,你杀过多少人?”

  “生前四十九胜十一负,杀敌过万!死后杀三十三人!”武田太郎大手一挥,长刀划过红砂岩,紫刃迸出火星,有一条条怨灵隐隐透出刀身,吸收了无数生命的妖刀开始显凶,听他厉喝:“报上名来!”

  叶北握住了猫主子的爪子,按上武寰石。

  一瞬间——

  ——霜雾盖住了整座赤城峰的峰顶。

  如一禅师身后一干武装组员只觉浑身凉透,纷纷裹住了衣装避寒。

  下雪了……

  等雾气散开,头顶阴云之中一片片鹅毛雪落下。这才十月,居然下雪了?

  众人听见萧萧风声之中,雾里隐有紫电雷光生灭,一道道匹练白虹迸射而出,叶北好像往武寰石中,取了一件东西!

  惊人的声势带着狂风打下不少枯枝,切口光滑如镜。

  离赤城峰最近的玉京洞府之中,游客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山顶的异像,可是一片浓郁的霜雾盖住了顶峰,仿佛人间仙境。

  穷奇的音调变形,不似孱弱猫咪那般乖巧,有低沉的虎啸。

  它看着异邦的鬼,念着前人的诗。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众人再看雾气渐散时,惊讶地盯着。

  叶北身侧匍匐着一头粉红色的老虎,身长两米有于,它本来像是白色,就像是掺了红墨水一样,毛发变得粉扑扑的。

  见它攀上叶北的肩,脑袋挂在奴才的左膀上,护着心脏,两只前爪互扣,妖身化作一张虎皮大氅,变成衣袍,身上的血肉在霎时像是气球漏气一样,一身磅礴的灵力,尽数灌注于奴才的伥鬼之身中。

  叶北:“我不叫恶鬼。”

  武田太郎步步后撤,一片朦胧雾气之中,他看不见了,也感受不到半点暖意,肩头的孔雀在发出声声哀嚟。

  武田不解:“为什么?为什么……你在害怕吗?鬼雀?”

  叶北从武寰石中拔出了一柄剑,剑身两刃通体纯白,像是穷奇的尾巴,有一条条白毛拉丝纹理,透着一种诡异的韧劲,剑柄为漆黑的武寰石——与其说它是拔出来的,不如说是武寰变形而成。

  “你应该叫我凶兽。”

  叶北轻掂脚尖,垫步使上十二分力气。

  冲向武田太郎。

  “滚出我的祖国!”

  穷奇的虎皮大氅发出怒吼。

  “滚出我的故乡!”

  武田两脚咬住地板,眼中霎时失焦。

  好快的步法!

  ——刹那芳华,一瞬之间。

  大汉的瞳孔跟着叶北的身形变了三回,空气中流转着突破音障时的炸响。

  剑光一闪而过!

  他接下了叶北的第一剑——

  ——可柔韧的武寰剑身仿佛猛虎灵巧的爪击,绕着弯挠瞎了他一只眼睛!

  鲜血四射,羽毛纷飞。

  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仓促间武田以妖刀撑住魁梧的身体,一步步往后退去,要避开叶北的正面攻势。

  凌厉多变的剑光时而柔韧无骨,时而刚猛无匹。

  听好似白玉的长剑霎时发出叱咤之音。

  叮——

  武寰剑从叶北手腕脱出,狠狠射进敌人的另一只眼睛里!

  叶北:“这大好河山——

  穷奇:“——劝你还是少看两眼。”

  武田死而不僵,妖刀脱手,没了主人落在地上成了凡铁

  听他自言自语,神智涣散。

  “啊……忘记了,都忘了……”

  这大汉像是一口气咽不下去,还不愿归西,肩上的孔雀吓得丧胆,灵力殆尽,隐隐有溃逃之意。

  “为什么……我明明放弃了那么多……为什么……同样是恶鬼……”

  叶北一记凶悍的右拳打穿了武田的脑袋,见武寰透颅激射,钉在庭院的立柱上。

  “你害怕得到,害怕失去,已经拿不起任何东西,内心脆弱得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你的妈妈在哪儿呢?美惠子老师还说过……”

  叶北从裤兜里掏出雷风恒,将猫主子大氅从身上扯了下来,一头粉色大虎落地,它扑着翅膀,神色兴奋,刚想去吞鬼孔雀。

  砰——

  “犹豫,就会败北。”

  叶北打散了那只鸟形妖物,孔雀之身化作满地鸡毛,武田太郎跟着力竭而亡。

  叶北收了枪,拔出武寰剑,平复着心情,武寰石慢慢化为板砖原形,穷奇变回了娇小玲珑的小猫咪。

  “哦!拜托!”穷奇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也不给吃!?”

  叶北:“西湖大闸蟹?”

  “哇哦……”穷奇听得两眼发直,主动跳上了奴才的肩。

  云雾散去,月光洒在赤峰山顶。

  叶北逗着大猫,往武装组几个哥们那头走去。

  “以后咱们可以多合体几次嘛!你看你多可爱呀!”

  穷奇听了没什么好脾气。

  “我不要死亡芭比粉配色!太可怕了!”

  叶北嘟着嘴:“我那件大白兔睡衣没了,好不容易才找到粉色大猫来填充我的少男心,要知道一般的根本就驾驭不了粉色……你就不能让奴才我稍稍开心一会儿嘛?”

  “咳咳……”如一禅师打断主仆之间的对话,他身旁几个武装组哥哥像是见了鬼似的,对着四灾灵盘碎成几节的指针,皆是退了几步。

  叶北还算人类吗?

  不……

  他早就不是人了,问题是,他还算鬼吗刚才他可是和凶兽合为一体了。

  苏星辰从草丛里冒出个头来。

  “完事儿了?”

  叶北举手致意,“唷!领导!收工啦!”

  星辰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上来拍了拍叶北的肩。

  “干得漂亮!我的好兄弟!加班费和绩效奖金,过完节假日,财务上班了就立马打给你。”

  叶北两只眼睛里冒着星星,抓着领导的手,说什么也不想放开,苏星辰要掏枪时叶北才收敛了点。

  “还是你懂我。”

  几个武装组的兄弟见着叶北这副财迷德行,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没错是他……视财如命。”

  “刚才老吓人了,我还以为他被穷奇控制了。”

  “我想好好放个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