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云仙瑶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岑瑶侧过头,目光中满是怨恨的看了莫半云一眼,旋即婉拒道:“还真是不凑巧,我近来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可能没办法与前辈切磋了,当然,修为相仿这种话,都是我这顽徒胡吹出来的,信不得,信不得”

  “果真如此?”他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岑瑶,又看了看站在一旁干笑的莫半云,言道:“那也是没有办法,今后若是再遇到,我定要前来讨教的。”

  “自然会全力奉陪,自然”岑瑶连连点头,总算是将清阙子打发了去。后者摇晃着脑袋,又挤进了人群当中,不见踪影。

  伴随着演武台下众修士的欢呼声,玄灵道人的声音也是淡淡响起:“此番斗法,平。”

  岑瑶转过头望去,就见演武台上,两名修士分别躺在角落处,谁都没能站起来,玄灵真人叹息了一声,也只好抬笔在天书上写写画画。

  “好了,今日的宗门大比就先到这里,诸位可以回客栈好好休养一夜,明日”

  “我来!我来!”玄灵道人话说了一半,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紧接着,一道身影,稳稳站在了演武台上。

  此时,在东玄洲的另一边。

  云夕身着一袭紫色锦袍,眸子清冷,望着眼前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

  “你是何人?”云夕望着他,问道:“从前我可没见过你。”

  “师姐说笑了,像师姐这般深得大长老宠爱的人,怎会注意到我们这群小角色。”对面男子皮笑肉不笑,言道:“走吧,宗主在等着你呢。”

  “宗主?”

  云夕楞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那名随从,下意识问道:“宗主出关了?”

  “不,不是那个宗主。”高大男子摇了摇头:“七绝总本就是由两位宗主所创,后来其中一位宗主一直在闭关修炼,算下来,已经足有百年没有消息,一直到前几日,那位宗主突然出关,一出关就说要见你。”

  就这样,高大男子又将第二位宗主的传闻缓缓说了一遍。

  云夕沉吟了一番,随后点点头,跟随着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同踏入了前方的传送法阵。

  “嗡~”

  眼前只是一晃,紧接着便是再度变暗,突如其来的浮沉感让云夕很不舒服,她费力得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几人正站在一间有些残破的小屋中。

  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张石台,石台之上是一块赤色的蒲团,偷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蒲团上面,正坐着一名男子。

  粗布麻衣,头上还有些奇怪的戴了一个斗笠,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

  虽说自身的实力并不高,但最起码真气她还是能感应到的。而这男子的周身,竟是充满了一股股无比可怕的气息。

  那男子也是感觉到了云夕几人的动静,抬起头,露出了一张无比普通的面庞。

  不过,在云夕对视到那双眼睛时,心头却是不由一震——那平静的眸子中,竟是有一股深不见底的沧桑,这种沧桑更像是看穿了生死,大彻大悟,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使其情绪有一丝波动。

  “你们是何人?”声音亦如眼神一般平静,可就是这平静的声音,让云夕几人如坠冰窟,浑身似乎都变得没了力气一般!

  倒是身后的随从还好一些,依旧站在那里,不过显然也是不太好受,狭长的眸子中挂着一些焦虑的神色。

  “您应该是七绝宗的另外一个宗主了吧?”过了半晌,云夕才舔了舔嘴唇,缓缓开口道:“不是您想要见我么,怎么问我们是谁”

  是了,按照高大男子所说的那样,宗门中相传宗主的确是有着强横的本领,自己身后这影子随从实力已经是强横无比,她还没见过影子什么时候感到焦虑。

  那男子没有理会云禾,目光一一在几人身上扫过,最终停在了影子的身上:“你们几个是宗内弟子吧?我能在你们身上感受到宗内特有的功法。”

  他这副语气,完全不像是专门召见云夕的样子,这也让后者感到无比好奇,但碍于宗主的身份,她没敢开口去问。

  也是直到此刻,云夕才感觉身体中那种格外难受的滋味消减了下去,不由得长长出了口气,小声道:“既然能在此见到您,那弟子便向您说上一说宗内现在的情况以及仙门之地”

  “是不是那几个长老开始有动作了?”宗主缓缓下了石台,又将那赤红色蒲团收了起来,问道:“我还在宗门的时候就能看出他们几个心怀不轨,但却很难猜出这几人的目的,不过也好,这么多年终于是按捺不住了。”

  云夕心头不由得有些疑惑,问道:“宗主既然早在数年前就察觉到了,为什么不尽早铲除这些祸害?”

  “这也是对老七他们的磨炼吧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宗门不是么”

  “可是二长老他们联合骨妖一族,已经将七长老他们逼得节节败退了,宗内前去暗绝之地试炼的弟子,也都不知所踪”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宗主脸色骤然大变,一挥手打断了云夕的话:“联合骨妖一族?你敢确定是骨妖一族么?”

  云禾点点头,回答道:“自然能确定!我有一位梦魇一族的朋友,他的感应,不会错。”

  “好!好一个骨妖一族!好一个二长老!”宗主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两手拳头紧握,云禾看过去的时候,竟然有一种空气都变得扭曲的错觉。

  他盯着自己的拳头,喃喃道:“也亏得你们今日能寻到这里,老夫先行一步,你们只管到宗内大殿寻我!”

  话落,那宗主身形一晃,竟然就凭空消失了去!

  站在一旁的高大男子咧嘴一笑,看着云禾几人说道:“跟在我身后,我带你们出去。七绝宗第二位宗主出现,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你不是说这位宗主亲口说的要见我,怎么方才他”

  “修炼百年没有醒来,应当是他脑袋有些混乱了才对。”高大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摊手道:“而且,这位宗主出关,少不了与现任宗主切磋!你我能见识到两位宗主的真实实力,也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高大男子探手从怀中取出一片巴掌大小的荷叶,在几人疑惑的目光中竟是一口吞了下去!

  “抓稳了!”

  高大男子一声爆喝,云禾也仅仅是来得及抓住身后影子的衣衫,随后便听得耳边突然狂风大作,眼前更是一片昏花,头晕的同时,她也是有些无奈,自己这么久以来,就从没乘坐哪样法器如此过。

  这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个呼吸间周围便安静了下来。云禾定睛一看,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七绝宗的宗门处!

  “你刚才吃的是什么东西?”云禾想了想,问道:“那个荷叶!是什么东西?”

  高大男子摇着头,回答道:“那个荷叶是在其他死去的修士身上发现的,我就知道它能穿梭空间,至于这东西叫什么“

  “死去的修士?”云禾伸手挠了挠头,眼中虽然很是疑惑,但还是把那些问题都留在了心中。

  因为此刻的七绝总内,已经彻底热闹了起来。

  原本铁打不动都要在宗门口把手的弟子不知去向,宗门大殿中更是隐隐约约传来阵阵嘶吼。

  “应该不会是动上手了吧?”

  后边的话岑瑶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莫半云赶忙放下筷子,双手合十说了一句“阿弥陀佛”。

  放下手,他夹了口菜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小声道:“师尊还是不要打趣我了,当初入佛门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还俗。”

  “那你刚才为什么夹肉吃?”岑瑶有些疑惑,指了指盘中的肉,问道。

  “酒肉穿肠过,我这颗心,还是在佛祖那边的。”这话他说的倒是理直气壮,摇头晃脑袋一边吃一边笑着:“先前我在寺庙的时候,住持还会管一管我,如今我离开寺庙,自然是想如何就如何。”

  “可这不是与佛门的‘欲’有了冲突?所谓七情六欲,你如今已经占了其一,又怎么能叫心在佛祖那里呢?”岑瑶也夹了一口菜,问道:“佛门不是最讲究心性么。”

  莫半云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师尊居然还对佛门有一些了解,佛门虽有‘断欲’一说,但事无绝对,我吃鸡肉,也等同于在感受着鸡的痛苦,我在吃肉的时候,心中不断默诵往生咒,也是帮助鸡去往极乐世界,你说,我是不是在普度众生?”

  “”

  岑瑶有些无言,她还真是头一次听和尚把吃肉说的这样理直气壮的。

  不过两人聊了半天,居然没有听到后厨传来掌柜的动静,这让岑瑶有些疑惑,问道:“怎么后边突然没了声音?”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莫半云一摊手:“也许是掌柜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吧。”

  “不对。”岑瑶柳眉一皱,言道;“虽然我们才在客栈住了七日,但在这七日里你们还没看清她的

  “掌柜!”岑瑶试探着叫了一声,但手已经迅速拿住了自己的法器。莫半云也不敢耽搁,一挥手将禅杖握在手心。

  里边没有回应,依旧是风声呼呼作响。岑瑶刚要叫第二声,就听飓风中传来掌柜的一声闷哼:“你们快离开!不要波及到你们!”

  “波及?”岑瑶看了莫半云一眼:“能解决么?”

  “师尊,你就瞧好吧!”

  说罢,他一举禅杖,身体发出阵阵刺目金芒,直接身形一闪,就钻进了飓风内。

  “谁让你凑过来的,快走!”莫半云前脚刚进去,后脚便听到掌柜无比焦急的声音响起:“这不是你们能的,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无比强横的宗派支撑”

  “聒噪!”另一个低沉声音响起,厚重得如同在地下发出一般,无比沉闷:“既然你们掺和进来,就给我一起死吧!”

  风声越来越大,飓风也是瞬间涨了几分,险些将站在一旁的岑瑶也卷进去,后者赶忙退了两步。

  不过飓风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半柱香不到,就已经减弱了去,露出里面的莫半云以及掌柜二人。

  还有莫半云脚下踩着的一个黑衣人。

  “你是何人?”莫半云脚下似乎用了用力,那黑衣人“诶呦诶呦”嚎叫了好几声,这才开口道:“我乃血炼宗弟子,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寻这个女人。”

  一边说着,他还用手指了指躲在莫半云身后的掌柜:“此事与你们没有关系,把我放了,我便不再深究,不然我们宗主若真追究下来,可不是你们能承受住的。”

  说这话的时候,岑瑶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阴狠之色,不由笑道:“就你这一身修为来看,在宗内应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宗主会为了你追究下来?”

  “你不是血炼宗弟子,我不怪你,我便是宗内的五长老,你说,宗主会不会追究下来?”他侧偏过头,望着岑瑶。

  一听这话岑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言道:“你这一身修为在宗内会是五长老?那你们那个宗门可是太弱了,这么弱的宗门,我自然不会怕他追究下来。”她一指黑衣人:“你若再不说实话,我立马送你归西!”

  感受到岑瑶眼中的杀气,男子嘴唇一抖。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叹了口气,他无奈道:“好吧,我说其实是我们宗主看上了她,所以特地让我来抢她回去。”

  “抢她回去?”岑瑶看了掌柜一眼,又问道:“你这点修为,就敢来抢人了?”

  “没有你们,我自然能抢的回去。”那人愤愤然道:“遇上你们也算是我倒霉,把我放了,血炼宗不会找你们麻烦。”

  “你的意思呢?”岑瑶目光望向掌柜,问道。

  “还是你们决定吧。”一边说着,她还伸手抓了抓莫半云的衣袖,只不过此时莫半云心思都在脚底下这人身上,没有察觉到掌柜的小动作。

  “好,那就杀了吧。”岑瑶言道:“此人留了,必定后患无穷,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

  “也好。”掌柜点点头:“那就杀了吧。”

  几人这一番对话,却是结结实实吓住了那黑衣男子,睚眦欲裂,嗷嗷乱叫道:“你们不能杀我!血炼宗的复仇是你们不敢想象的!你们放了我,我保准以后都不来找她的麻烦了,我发誓,我发誓!”

  岑瑶使了个眼色,莫半云手中禅杖一挥,“噗通”一声,黑衣人脑袋骨碌碌掉落在地上,神魂甚至都被莫半云彻底搅灭。

  “好了,也算做了个干净。”岑瑶一笑,转身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笑道:“想来也是,你这番姿色,看上你的人应当不在少数才对。”

  “见笑了”她似乎有些惊魂未定,跟着几人一同来到大堂中,坐在一边的桌前,倒了一盏茶慢慢喝着。

  也许是被客栈内的动静吸引,街道上几名兵士径直走进了客栈,甲胄内唯一露出的眼睛也满是警惕的看着几人:“方才这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诶呦,各位兵爷里边请!快里边请!”掌柜猛地站起身来,一边招呼着,一边把他们让到另外一个桌前。“方才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啊,您几位是不是听错了?”

  “是我发现的!”云破天话未说完,便让突然出现的云夕打断了去。此刻云夕也是一身白袍,看上去甚至与七玄门的道袍很是相近。

  “夕儿,你来做什么!”云破天眉头一皱:“快回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不,让她说。”高瘦男子饶有兴趣的一伸手:“你来说说,是怎么发现信函的?”

  岑瑶视线在云夕脸上扫过,心下不由有些担心,云夕若说信函是在柴房寻到的,那自己肯定是要遭殃,筑基后期对自己来说还是太过强大了些。

  云夕笑着,道:“这信函,是一个道袍男子交与我的,那人说他叫王莽。”

  这两个字一出口,岑瑶手却不自觉一抖---难道王莽没有死,而是亲手将信函交给了云夕?

  又或者,王莽被灭的时候,云夕也在场?

  一瞬间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但似乎都不太可能,如果王莽没死的话,自己腰间锦囊又作何解释?可若真是死了,云夕怎么可能会知道王莽的事?难道还有第三个人?

  “当真是八弟交与你的?”高瘦男子语气有些颤抖:“他可还说了什么?”

  云夕认真的思索了一番,点头道:“王莽前辈说,他正在被太一门掌门追杀,只因掌门知晓了信函的存在,怕他将消息泄露与你,所以他让我把信函交给你们。”

  “不可能,太一门掌门怎么可能杀害八弟?”高瘦男子身后之人一声低喝:“八弟本就是天一门中人,掌门为何杀害自家弟子?怕不是你在胡编乱造吧?”

  “前辈且听我说。”云夕脸上没有丝毫惊慌,仿佛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王莽前辈说,信函中所记载的,就是天一门之秘辛,如果传出去了,会引来所有修士觊觎,所以掌门想将王莽前辈抹杀。前辈自知不敌,提前将信函交于我,同时让我见到你们时转达一句话。”

  “什么话?”

  “天一门内,长青山中。”

  他猛地抬起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莫半云的身后。

  宁羽表情一怔,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的确变了位置,刚才自己还正对着莫半云,此刻已经只能看到莫半云的后背。

  他眉头紧锁,龙头拐杖再度高高扬起,带着他体内所有的灵力,奋力向莫半云的头上砸去。

  “嘭!”

  又是一声巨响,和刚才一样,所有的力气都打在一旁的地上,把演武台的一角砸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坑洞。

  台下,玄灵道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能看得出来,从宁羽急火攻心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

  果然,演武台上,莫半云转过头,笑嘻嘻望着宁羽,道:“这无名业火,还是转给你比较好。”

  语毕,他身子猛地向上一窜,宛若翻海蛟龙,宁羽此刻正是旧力刚去新力还未来之时,根本来不及调动体内灵力来防御,于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莫半云平地而起,一脚狠狠踢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一股钻心的剧痛,宁羽身子一弓,不受控制得从演武台上栽了下去。

  玄灵道人有些无奈,叹息一声,再度飘身上台,毛笔在天书上画画写写,言道:“莫半云对宁羽,莫半云胜出。另外,方才虽然张冲有些犯规,但也同样是张冲胜出。”

  岑瑶眉头皱了皱,看来莫半云把张冲踢下台去,并没有算作这是二人的切磋斗法,也就是说,之后,莫半云可能还会和张冲对上。

  别的她都不担心,只是张冲这功法一运行起来,似乎连命都不要了,岑瑶很担心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莫半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在赢下一场后,笑嘻嘻便从台上跳了下来,回到岑瑶身边。

  “师尊,还好有你提醒,不然我怕是要用全力将他击败。”莫半云感叹道:“看来我最近心性太过浮躁了些,这对我的修炼很不好,我会慢慢调整的。”

  闻言,岑瑶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最喜欢的,就是莫半云这一点,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也知道应该怎么去改正,根本不需要她过多的去操心。

  青麟真人在一旁抿着嘴,抬眼看了看莫半云,又看了看岑瑶,嘿嘿笑道:“前辈,您之前与我切磋的时候,可比现在要厉害多了,到时候你若真用了全力,夺魁是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用你在这里拍马屁。”莫半云淡淡的说道:“好好看着就行,等我参加完宗门大比,不会在你那宗门里停留,到时候名声给你打出去了,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一听这话,青麟真人眼睛一亮。

  的确,莫半云若真是能夺魁,到时候挂着的可是他龙鳞宗的名头,等他一走,自己依旧是龙鳞宗的掌教,但到了那个时候,龙鳞宗可就不是往日的龙鳞宗了!定会有些修士慕名而来,想要加入宗门的。

  这也算是了结了上一任宗主的夙愿。

  想到这,他嘴角咧得更大,好像没有耳朵拦着,就能咧到后脑勺一般。

  莫半云与岑瑶二人自然没心情理会他的神态,目光一直盯着台上,那个一袭粉色纱裙的女子。

  那女子生得格外漂亮,小脸蛋以及身条让人看了都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手中正拎着一条长鞭,一双美目带着几分挑逗的看着下方。

  “我乃东玄洲,柳烟门弟子,祝月灵,可有道友上来切磋?”

  “我来,我来!”说话间,又有一道身影连滚带爬就上了演武台。

  上来这人是一名男子,身上衣衫有些破烂,打满了补丁,脸上也有些发黑,好似常年在外晒着。

  此刻的他,脸上只有一抹激动神色。

  “我是东玄洲内天罗门弟子,我叫广泰。”

  “咯咯那就来吧”祝月灵掩嘴笑着,身形向后退了几步,手中鞭子也是散落在地,虽然看上去是在聊天,但岑瑶看得出来,她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进攻的准备。

  其实这样的对手最为可怕,你不知道她会何时出手,因为每一刻,都有可能。

  果然,那个广泰站在原地,一边笑眼睛一边在后者身上游离着,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咽了咽口水,广泰大手一挥,顿时一柄细长弯刀被其握在了手中。

  “我要来了!”

  提醒了一声,广泰身形暴闪,卷起一股旋风,迅速来到了祝月灵身前,弯刀高高扬起,就势要落。

  可祝月灵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面前的广泰,嘴角一勾,眼神中透出一股无尽的柔媚,粉色纱裙更是轻微摆动,带起一股扑鼻的香气。

  广泰一愣,手中力气瞬间被卸了大半,刀再落下时,已然没了刚才那股子凌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